《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六章義妹


    第七百四十六章 義妹

    “呂兄,貴宗還沒有收到韓長老消息嗎?”一名坐在呂洛對麵的鶴發老者,忽然衝呂洛客氣的問道。

    這位叫徐長景的元嬰初期修士,是天道盟“水影宗”的長老,昨日才到的天一城。以前倒和呂洛有過數麵之緣。

    “暫時沒有。怎麼,徐兄對韓師弟之事也很關心?”呂洛先是一怔,但隨即含笑回道。

    “!這是自然的。聽呂兄意思,似乎還有其他道友問過同樣的問題了。這也難怪,我尚未到天一城時,耳中可就塞滿了有關這位韓道友的傳言了。嘖嘖!以元嬰初期境界,竟然能從慕蘭神師手中逃脫掉,這可不是我等能做到的事情。而且我還聽說,有人說這位韓道友,竟然是近幾年才剛剛凝結元嬰的。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倘若如此,那就更驚人了。”徐長景笑著回道。

    一聽鶴發老者此言,其餘幾名修士互望了一眼,也紛紛『露』出感興趣之『色』的望向呂洛。

    有關韓立的傳聞,這些人自然也或多或少的聽說過一些,不過有關韓立是新進元嬰修士的事情,他們倒還真沒有誰聽說過。

    “這個?韓師弟的確是才進階元嬰期不久的。”呂洛躊躇了一下,但隨即思量此事早有其他人知道了,也就不隱瞞的承認道。

    “唏!”

    廳堂中其他都不禁動容起來,有兩人甚至倒吸了一口涼氣。

    “韓長老如此年輕就有如此神通了,想必以後大有可能進階後期罷。許某先恭喜呂兄了。落雲宗興盛可是指日可待啊。到時候,我們天道盟也會增添一位大修士呢!”徐長景同樣暗暗吃驚,話語中更帶出一絲羨慕之意。

    其餘幾人也都差不多,羨慕之餘,同樣說了幾句恭維的話語。

    呂洛心中有些自得。但口中自然謙虛了幾句。

    “不過,呂兄。韓長老雖然在神師手下逃脫。恐怕受傷也不輕吧。否則怎會如此長時間都不見『露』麵。呂兄是要多派些人手,去找一下的好。要是人手不足,本門可以派些弟子,協助一二的。”另一位長著一雙吊喪粗眉的中年人,卻眉頭一皺的說道,聲音略微有些冷淡。

    “這件事呂某不太清楚了。不過,想來是元氣肯定會虧損一些的。潛藏那靜養了吧。”呂洛聽心中不由得一緊。但隨即神『色』不變地淡淡道。

    呂洛也是活了數百年的人精,難能聽不出對方的嫉妒之意。

    這位吊眉人是天道盟第一大宗“鸞鳴門”的長老。天道盟那可以和三大修士相抗的聯手雙修夫『婦』,就是鸞鳴門的兩位長老。否則,鸞鳴門又如何一枝獨秀於天道盟各宗門之上。

    現在聽說,落雲宗長老有可能以後進階元嬰後期,這位自然有些不舒服的暗潑了一些冷水。

    但表麵上看起來,吊眉修士卻似很關心的樣子。讓人無法說些什麼地。

    就在氣氛有些尷尬之際,忽然從門外飛『射』進來一道紅光。一個盤旋後,『射』向了呂洛。

    眾人一見,為之一愣。

    呂洛自己也是滿臉驚訝。但仍然衝紅光一招手。

    頓時紅光化為一團烈火,跌落到了呂洛手中。

    呂洛將神識沉浸了其中,但片刻後麵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本宗韓師弟。已經進城了。現在正在本宗駐地。呂某就先告辭了。”呂洛強壓住心中的興奮,對他人解釋了一句。就從匆匆離去。

    看著呂洛匆匆離去的身影。在座其他修士一時間大眼瞪小眼,各種神『色』都有。

    誰都沒想到,這才提到那位傳聞中的韓長老。對方馬上就出現了。

    徐長景撚著胡須,臉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吊眉中年人,神『色』如常,但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在其目中深處有陰沉之『色』閃過。

    ……

    天一城雖然是新建石城,但四大勢力無論宗門大小,都有駐紮之地。

    正好按照勢力範圍,平劃化為了四大區域。

    至於中間的區域。則自然是公共區域。一些知名散修可以入住這。

    天道盟就在石城西區,落雲宗又在西區的最南邊。占了數十畝的一大片地方。

    這次前來支援的落雲宗弟子足有二百餘人,全都是築基期以上弟子,結丹修士也有六七人之多。幾乎占了落雲宗大半地實力。

    如今在落雲宗駐地大廳內,韓立坐廳堂中間的一把木椅上,單手托頷的一臉淡然之『色』。

    在其左右各站有一男一女。正是那位火雲峰的峰主紅衫老者和白鳳峰的宋姓女子。

    紅衫老者一臉恭謹,宋姓女子同樣束手而立,但臉上隱含一絲複雜表情。明眸流轉地不知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時。呂洛從大廳外匆忙走了進來,一眼看見木椅上的韓立。當即麵上大喜的幾步上前。

    “韓師弟,你終於回來了。這大半年沒有『露』麵,可讓我和師兄擔心之極。”

    “有勞師兄掛心了。當日損傷了點元氣,不得已隻能等靜養一段時間。倒是我聽說闐天城失守的消息,著實擔心了師兄一二。”韓立從椅子上站起,笑笑後,輕描淡寫地說道。

    “沒出事就好。咦,其他幾位師侄呢!怎麼不出來給韓師弟見禮?”呂洛臉上『露』出寬心的申請,不過目光一掃左右後,臉『色』一沉的問道。

    “啟稟師叔,宇師弟他們今日輪值,現在去整合那些散修去了。”紅衫老者恭敬的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這倒不怪他們。”呂洛聞言,這才臉『色』一緩。

    這時,韓立卻微笑的開口道:

    “我這次回來,才發現。我竟然還成了一個名人了。有關我的傳翁,好像不少啊。”

    他在半路上。湊巧聽到一些修士對自己的議論之言。不禁大感意外!

    “哈哈!這件事,我正想和師弟細說呢……,你二人下去吧。我和你們韓師叔要單獨聊一會兒。”呂洛哈哈一笑,正想說下去。但眼神在紅衫老者和女子身上一轉後,淡然的吩咐道。

    這二人自然敢違抗,急忙答應著退了出去。隻是那宋姓女子在出去前,又目光閃動地看了韓立一眼。

    而韓立心有些納悶,但神『色』未動。仿佛毫無察覺地樣子。

    宋姓女子自從見到他後,神情有些不對,仿佛有什麼話要和他說。但又一直猶豫不覺的樣子。

    韓立奇怪之餘,也沒有打算主動問起的意思。

    “師弟,你瞞的我和師兄好苦。有如此大神通,為何不早透漏一二。”一見兩名師侄褪下,呂洛未說其它,就先苦笑的抱怨兩聲。

    “我的確才凝結元嬰的。師兄又不是不知道,哪談地上什麼大神通。傳言誇大了些罷了。”韓立搖了搖,無奈地說道。

    “好了。師弟不用過謙了。雖然慕蘭神師是敵對之人,但其對你的評語,決不可能差太遠地。不過讓我和師兄更驚訝的是。師弟竟能從掩月宗拐來一名元嬰女修來,這才讓師兄我佩服之極。”呂洛嘿嘿一笑,臉帶詭異笑容的說道。

    “怎麼,師兄見到婉兒了。”韓立一聽此言。臉上神『色』一動,有些關心的問道。

    臨分手時,他送給了南宮婉一枚說明身份的玉簡,略微將南宮婉的身份含糊地說了一下。但如今聽呂洛話的意思,卻似乎全知道的清清楚楚了。

    “是啊!南宮仙子已經將所有事情都說給程師兄聽了。而師弟現在也無需擔心什麼了。”呂洛似乎看出了韓立的擔心之意,含笑說道。

    “呂師兄這話意思是……”韓立眉頭一皺,有些領悟還有些不解。

    “師弟不知道吧。掩月宗早在數月前,就突然傳出南宮仙子因為修煉功法走火入魔。突然隕落而亡的消息。和化意門魏離辰地婚約自然解散了。而程師兄卻認了一名叫婉兒的女修做義妹。並且打算將其許給師弟做雙修伴侶,不知師弟意下如何?”呂洛眨了眨眼睛後,笑嘻嘻的說道。

    “婉兒拜程師兄做義兄?”韓立聽的目瞪口呆了。

    “不錯。師兄已經說了。隻等擊退了天南修士,就光明正大地給你和其義妹舉行雙修大典。到時候就算一些人有心懷疑。但生米做成熟飯了,他們還真敢得罪整個天道盟,找上門來不成。就算魏無涯本人知道此事,在我們天道盟剛聯手拒敵的情況下,也隻能捏著鼻子認了。更何況。如今師弟的名聲也非同小可。化意門和掩月宗的人。多半會故作不知此事的。”呂洛胸有成竹的說道。

    聽完這番話,韓立臉『色』複雜的默然了一夥兒後。半晌後,他才輕歎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這一次,為了韓某事情,讓兩位師兄費心了。此情我會記在心中的。”

    雖然韓立隻簡單地寥寥幾句話,但讓呂洛聽了心中大喜。他和師兄費盡了心機,總算讓這位韓師弟承他們情了。

    有這句話在此,黃楓穀再想將韓立拉攏走,估計多半不可能了。

    “!韓師弟和我等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見外。對了,南宮姑娘聽說師弟失蹤之事有些焦急,原本想親自趕來這的,但總算被程師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勸了下來。畢竟這掩月宗和化意門的修士不少。在沒有正式和師弟舉行雙修大典前,南宮仙子還是不要和這些人照麵的好。至於師弟的那位侍妾,我也叫其他弟子護送她回去了。這大戰將起,實在有些太危險了。”呂洛話透著親熱的又說道。

    

Snap Time:2018-06-20 01:58:11  ExecTime:0.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