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五章回歸


    第七百四十五章 回歸

    當日黃龍山一戰後,在法士三大神師率先出手情況下。法士大軍僅花費了半個月的時間,就出其不意的一下推進到了闐天城下。

    措手不及的九國盟,驚怒之極的隻得獨立迎敵。

    好在盟中的大長老,天南三大修士中的魏無涯剛剛聞信趕到了城中。依靠闐天城的禁製大陣,倒也在法士大軍的狂攻之下,堅持了一個多月之久。

    但三大神師最終齊聚,並在一些黑袍修士幫助下,一口氣出動了了七八頭體形龐大的巨獸。

    如此一來,沒有多久大陣被破,闐天城淪落到了法士手中。

    但好在九國盟大部分主力未損,匆忙間,提前將所有修士撤到了相鄰虞國的北涼國。

    而這時,正魔兩道和天道盟的支援修士也趕到了。

    天南四大勢力聯手,經過幾番小型會戰後,暫時抵擋住了慕蘭人的鋒芒。

    但雙方都很清楚,一決生死的真正大戰,還未曾開始呢。

    而慕蘭人占據了闐天城後,立刻將其當作了法士在天南的第一個據點,從慕蘭草原上源源不斷的開來了大批的各部落法士聯軍。

    除了慕蘭第一大部落“金陽部”,在監視著突兀人舉動無法分身外,其餘部落精銳盡出,將希望都寄托在一戰占據天南之上了。

    慕蘭人隻等所有聯軍到齊,就展開生死一戰。

    天南方麵身居地利之便,自然更不會示弱。

    除了四大勢力全體動員,一些四大勢力外的門派同樣派人參戰。甚至一些散修,自知此戰非同小可,甚至牽扯到了燕族在天南的根本問題,不用動員。就主動紛紛趕來助戰。

    四大勢力見人心可用,當即在北涼國靠近虞國的邊界處,施展了大神通,一夜之間修建成了一座大型石城,當作對抗法士的臨時據點。

    他們同樣需要整備編排各宗門散修人手,才能就一舉開戰,將慕蘭人趕出天南。

    法士修士間暫時停下了戰火,如同暴風雨來臨前一樣。一時間雙反顯得格外平靜。

    就在這期間,韓立卻隨著一些事情的傳開,名聲大起。

    他並不知道,當日從黃龍山霧海中生還的元嬰修士,除了他之外還有馬姓老者。

    隻是這位浩然宗地長老,麵對樂姓女子的風遁術,隻能舍棄了軀體,僅僅元嬰逃回了九國盟。

    除了老者外。結丹期的纓寧和慕容兄弟見勢不妙,也提前逃脫了出來。安然返回。

    如此一來,韓立瞬間擊殺了黑袍元嬰修士的事情,就被他人知道了。

    聲名漸起!

    至於他和陸姓大漢等人,抓住了禦靈宗『奸』細並出手滅掉之事。隻有幾大勢力的高階修士知曉了。這倒沒有被外傳開來。

    但真正讓韓立聲名赫赫的,除了此事外,則是從慕蘭人那傳來的韓立從慕蘭神師手中逃脫的消息。

    當日仲姓儒生返回法士大軍時,沒有成功滅殺掉韓立。在法士中還真引起一陣『騷』動。

    儒生為了不至於麵子上過於難堪,自然給了韓立很高地評價。

    說韓立的神通甚至稍勝普通元嬰中期修士一籌了。

    一位神師如此評價韓立,自然沒有人懷疑此言真假了。

    再加上韓立和樂姓女子交手時展現的各種神通,更在慕蘭草原時毀掉了天風部穆姓法士的肉身,其名頭在法士大軍中甚至比在修士中還要響亮三分。

    如此一來,天南方麵知道此事後,頓時又是一番轟動,韓立聲名又盛了三分。

    當然除了韓立外。其他一些名氣不顯的元嬰修士,也在和法士大軍的接戰中名氣大響。

    畢竟但隻有在鬥法中,才能看出一名修士神通的真正大小。

    而就在這種情形下,閉關了大半年的韓立,在虞國某處山溝中,元氣盡複,終於走出了山腹中地密室。

    ……

    “奉托”是慕蘭族某一小部落的築基期法士,雖然他在本部落中是人人敬畏的仙師。但是一到了如今闐天城後。卻屬於可有可無的普通一員。

    如今他從靠近北涼國邊界處的某一據點出來,帶著一小隊煉氣期法士。沿著綿延數百地路線巡視。以防天南修士突然襲擊。

    自據點出來已巡視了小半日,算算時辰,應該下撥法士過來輪值了。隻要往前再飛行個數十,也就差不多可以返回了。

    峰托心思量著。

    他一想起前兩日剛剛發下的數十塊靈石,覺得自己困在築基初期的瓶頸,似乎大有希望衝破了。不由得更想快些回去打坐修煉。希望能趕在大戰前讓修為更進一層。若是能在大戰中立下功勞,想必事後獎賞的靈石更不少吧。

    這位慕蘭地中階法士,一邊帶隊緩緩禦器飛行,一邊心不在焉的想入非非了。

    此時他們正好飛到了一處平常罕有人來的『亂』石坡上,正想看也不看的一掠而過這片區域時,忽然下麵『亂』石中青光閃動,接人影一閃,一名青袍青年憑空浮現在了地麵上。

    這名看來隻有二十餘歲的男子,抬首向他們一幹法士,冷冷的望了一眼,臉上毫無表情。

    “天南修士!至少是結丹以上的,根本看不出對方修為深淺。”奉托一看清楚那青年,並用神識一掃後,心中作出了判斷,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快撤!這人不是我們能對付的。”

    奉托倒也算機靈,急忙招呼身後五六名低階法士一聲後,就忙把身上一隻小巧靈獸袋往空中一拋。

    頓時一道紅光從袋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要往奉托出來地據點激『射』而去。

    但就在這時,空中白光一閃。一名白『色』衣裙的豔美少『婦』,在紅光附近驀然出現,其笑『吟』『吟』的一張口,一團粉紅香霧從口中噴出,一下將紅光罩在了其中。

    一聲清脆鳥鳴傳出,急著紅光一散,一隻火紅小鳥從空中墜落而下。

    少『婦』伸手一招,小鳥就老老實實的飛『射』到了玉手中。

    見此情形。奉托的心一下沉了下來。他也顧不得其他人了,急忙兩手掐訣,身上黃光大放,就要施展救命靈術瞬間遁出數之外。

    但就在這時,低下地青年望著他們雙目一眯,忽然鼻中冷哼了一聲。

    聽起來隻是平常之極的鼻音,但是奉托一聞此聲,卻隻覺兩耳轟隆隆一響。腦子一沉,一陣天旋地轉的翻身栽落。

    其他幾名煉氣期法士,就更不濟了。在聽聞青年灌注法力冷哼地那間,兩眼一黑地從空中掉落,生死不知了。

    至於奉托。被那名白衣少『婦』身形一晃之下,到了其下墜的身體旁,一把將其脖頸衣領抓住,輕飄飄地向下落去。

    “主人。這人是為首之人。應該知道的東西較多一些。”一落地後,少『婦』甜甜一笑,衝青年說道。

    這兩人自然是一出關後,就發現虞國已經失守地韓立和銀月了。

    韓立隨便抓了一名低階法士,知道了大概的情形。當即帶著銀月悄悄潛入到了這靠近邊界之處。

    原本想直接穿過邊界的,卻正好發現了巡邏的奉托等一行法士。

    韓立心中一動,當即決定再活捉一名法士,問下邊界處的具體情形。再向前去。省得一頭再撞進了某個神師駐守的地方。那可就倒了大黴了。

    在銀月的『迷』魂幻術配合下,韓立使用“夢引術”很容易的得到了想要地東西。

    韓立大鬆了一口氣。

    邊界處確是三大神師輪流駐守的,但他前麵的這一段邊界,遠離神師所待據點。隻有一名慕蘭的大上師士駐守而已。

    以韓立的修為,瞞過去完全不成問題地。

    看了看還昏『迷』不醒的俘虜,韓立眉頭皺了一州

    為了快速得到情報,韓立自然使用了較霸道的手法,這位俘虜的神智被毀地七七八八了。就是醒來也是個廢人了。

    韓立輕歎了一聲。手指一彈。一顆火球將這人化為了灰燼。

    然後身上青『色』霞光一起,將銀月席卷在內後。化為一道青虹,破空而去。

    ……

    北涼國邊界一側,天南修士新建的“天一”石城中。在城中一角,某間不大的廳堂內,韓立那位呂師兄,正和幾名天道盟高階修士閑聊著什麼。但神情有些恍惚,一直處於心神不寧之中。

    說起來,原本他既然先前已經參加了拖延法士先鋒的大戰。是可以就此返回落雲宗的。

    但如今落雲宗,一共就隻有他和銀發老者兩名元嬰修士在,不可能讓元氣未複的銀發老者,帶領落雲宗弟子來參加此次大戰。就主動要求留了下來,以照顧本宗弟子一二。

    當然另一個不肯離開的原因,自然是最近聲名赫赫的落雲宗韓長老,至今下落不明。他對此心中焦慮,不知韓立是否出事,也無法就此抽身而走。

    話說回來,韓立竟然能擊殺其他元嬰修士,甚至能在慕蘭神師手下逃脫。這至今讓這位呂長老有些難以全信。

    畢竟別人不清楚,但他可是親眼目睹韓立剛剛凝結元嬰數年地。怎麼可能如此短時間,就有這種逆天的神通。甚至還被慕蘭神師評價,神通還勝元嬰中期修士一籌。

    難道他們落雲宗這次真的撿到寶了。這位韓師弟竟是萬年一件的修仙奇才。

    現在呂洛雖然坐在廳堂中,但心思不覺又回到了此事上,耳中雖然聽著他人的話語,但根本心不在焉。

    

Snap Time:2018-01-21 18:14:53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