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四章名聲漸起


    第七百四十四章 名聲漸起

    “那如何是好,主人就是施展血影遁也不過一次能逃出百之外,仍在那神師神識籠罩中。無法擺脫鎖定的。”銀月也發愁的喃喃道。

    對於韓立對救命之恩,銀月口中雖然沒說什麼,但心中還是有些觸動的。言語中,不覺真關切了幾分。

    “一次當然不行,但一連施展兩三次血影遁,再靠剩餘的辟邪神雷施展雷遁,應該有七八成把握擺脫掉的。不過如此的話,即使我比一般元嬰初期修士法力高深一些,虧損精血如此之多,還是有一定風險的。即使安然無恙,也少不得好長一段時間都會虛弱無比。可如今看來,其他方法是無法逃出生天了。不得不用了。”韓立似乎早已考慮過此問題,嘴角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自嘲。

    “主人你……”銀月似乎還想說些什麼。

    “哼!那家夥又追來了。跟的一次比一次緊。不能再拖了。隻有冒險一試了!” 韓立忽然神『色』一變,抬首朝身後的昏沉沉天空望去。臉『色』陰沉的自語道。

    銀月見此,自然不再說下去了。

    隨後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兩手十指快速晃動,晃出了一連串古怪手印。同時周身青光閃動,一股驚人靈氣驀然從身上冒出。

    一張口,一團赤紅精血從口中噴出,馬上迎風而散,化為死死血霧混入了青『色』靈光之中。

    靈光瞬間變成了青紅的妖異之『色』。

    同時韓立『裸』『露』出來雙手和臉孔,開始異常殷紅起來,轉眼間就鮮紅似血,無數血絲要從皮膚上噴『射』而出一般。嚇人之極!

    韓立對此卻仿佛毫無知覺,手中手印,捏掐的更加快了。

    又兩口精血噴出,韓立徹底被血霧罩在了其中。身影若有若無的起來。

    這時,遠處天邊光芒閃動,有三團銀光出現在了那,徐徐飛來。

    麵人影閃動,正是那仲神師和兩個化身。

    三人同樣儒衫飄飄,不緊不慢的飛向韓立,但速度驚人,轉眼間就掠過數百丈的距離。可以肉眼看見韓立的情形了。

    “咦!”其中一人麵現異『色』。目光一閃下,眉頭一皺。

    “噗嗤”一聲輕響,遠處地青虹血霧爆裂了開來,一團刺目血光出現在了原地。

    韓立正筆直的站在其內,冷冷的望了一眼趕來的慕蘭神師。轟隆隆一聲雷鳴,背後的風雷翅一展而開。

    下一刻,附近空間一陣扭曲,韓立身形一晃之下。驀然從原地消失。

    刺耳的尖鳴聲,馬上從遠處隱隱傳來,轉瞬間就低不可聞起來。竟仿佛一下遁離了附近。

    三名儒生的麵上同時閃過吃驚之『色』,互望了一眼後,三人忽然往中間一聚。

    銀光閃過後。三人又化為了一人。

    僅剩一人的儒生,立刻閉上雙目,將神識放出,向那尖鳴聲消失方向飛快探去。

    “竟跑到了百之外。這是什麼遁術,和魔道血遁有些相似。但距離實在駭人了。”儒生望了望了韓立消失之處,麵上現出一絲意外之『色』。

    通過這幾天地追逐,韓立讓他著實吃驚不小。

    竟可以不眠不休的,一直逃遁至今。

    要知道普通元嬰初期修士,即使身懷雷遁術,也早應該法力耗盡,束手待斃了。看來不是有能瞬間恢複法力的天材地寶。就是大損元氣的施展了什麼密術。

    而對方身懷如此詭異遁術,現在才施展出來。看來先前竟一直未盡全力。

    不過沒關係,雖然現在已遁到了百之外。但是仍然在他神識掌控之像卡。隻不過再多花一些時間罷了。

    儒生冷冷的思量著。雙目一眯,神識再次鎖定了遠處的韓立。

    嘴角掛起一絲冷『色』後,他身上白光一閃,就要再次動身追去。

    可就在這時,儒生忽然發覺感應中韓立氣息再次詭異的消失,這讓他一怔之下後。身形為之一滯。

    但馬上他想起了什麼。急忙將神識範圍擴大了一倍終於又找到了韓立。

    儒生心中尚未來及冷笑,韓立氣息一閃之下再次不見了。

    這一次。儒生一臉愕然,真的怔在了那。

    他神識雖然強大,但頂多籠罩二百餘地範圍。超過了此範圍,雖然勉強可以感應到大概東西,但卻無法轉瞬間鎖定某個人了。

    除非對方在原地不動,靜等他用神識一一找過。這自然是不可能之事了。

    而對方實在夠狡詐的,一察覺還被他神識感應到,竟一連施展那詭異遁術數次,真從其手中溜走了。

    這讓多少年來,幾乎從未被人如此戲耍過的儒生,麵『色』一陣紅白交替。

    他堂堂一名慕蘭神師,竟追掉了一名元嬰初期修士。此事一傳開來,麵子可丟大人了。

    不過,他也沒有馬上動身去追的意思。。

    沒有神識鎖定,以對方詭異手段,依靠其他秘術再追上的希望,實在渺茫。

    而他這次出來已經為此人浪費了數日時間,不可能再為一個不大地機會繼續追殺下去了。

    畢竟他們這邊神師一現身,天南的幾名元嬰後期的修士,同樣不會坐視不理。 他必須回去和其他二人會和,提早做些準備才是。

    萬一被對方元嬰後期修士圍攻,拿他可就危險了。

    這位慕蘭神師心情大糟的思量了好一會兒,還是麵『色』一沉,化為一道銀虹而向來處掉頭飛去。

    轉眼間,蹤跡全無。

    ……

    三百外地地方, 韓立正化為一道青虹朝另一個方向飛遁而行。

    遁光中,他不停的從身上取出各種『藥』瓶,將一些煉製的大補元氣丹『藥』。不停的朝口中狂倒。

    如今他麵『色』蒼白,目中黯淡無聲。一副元氣大損的樣子。

    “主人,沒事吧?一連三次施展血影遁,果然有些太冒險。要不是主人在途中拚命服下眾多丹『藥』,第三次施展地時候,恐怕就……”韓立腦中傳來銀月的關切言語。

    “沒事。精血雖然虧損不少,好在以前煉製的丹『藥』還有一些。隻要服下丹『藥』,好好靜養數月。就能修為盡複了。”韓立緩緩回道,聲音都有些萎靡。

    “要回闐天城嗎?”聽韓立如此說到,銀月鬆了一口氣後,但又遲疑地問道。

    “當然不去。我現在狀況如此糟糕,最起碼也要恢複了修為後,才能回九國盟。否則那龍蛇混雜,和鬼靈門更是結仇不小,很容易被人暗算的。我不會冒此風險的。好在我是用丹『藥』療傷。並不需要什麼靈脈之地療傷。隨便找一處無人之處,先閉關一段時間再說。況且,青竹蜂雲劍還沾染著那些青『色』燈焰。雖然用紫羅天火強行將它們包住。但在體內仍是個後患,必須想辦法去除才可。”韓立歎了一氣,無奈的說道。

    “那銅燈是慕蘭人的傳承寶物。自然有些鬼門道在麵了。不過,小婢相信。隻要主人多花些時間,總能將它煉化掉地。畢竟主人的紫羅天火,也是非同小可的神通。”銀月輕笑一聲。寬解了韓立兩句。

    “事情已經至此了。也隻有慢慢設解決了。”韓立苦笑一聲,不置可否地回道。

    隨後韓立不再說什麼廢話,一提體內殘餘靈力,法決一催,青虹又快了三分地朝遠處飛遁而去。

    一直飛遁了一天一夜,韓立才停下了遁光,在一處不起眼的小山溝落了下來。

    如此遠地距離,就算那慕蘭神師再不甘心。也不可能追過來了。

    韓立朝四周打量了幾眼。

    這正好處於兩座荒山之間,不但靈氣微不可見,而且四下光禿禿的,全都是一些滾圓地山石,堆的山溝中到處都是。

    韓立用神識謹慎掃描下方圓百內的一切,並沒有修士或法士蹤影。

    這讓他心更安,袖袍一抖,將銀月放了出來。並吩咐了一句。

    銀月所化小狐二話不說。身形滴溜溜一轉,黃『色』霞光驟起。一下將韓立席卷在內。

    然後光華一閃後,帶著韓立直接鑽入了一側的山壁中。

    山溝中,人影全無。

    韓立被銀月用土遁術帶到山腹中部時,青『色』劍氣密密麻麻的噴出,飛快劈出了一間數丈大小地簡陋石室。

    身形一閃,韓立進入了其內,盤膝坐下。

    沒多久,韓立雙目緊閉,身上青光流轉,麵前放著十餘個大大小小的『藥』瓶。

    他必須先將危機時服下的那些丹『藥』煉化掉,才敢接著吞服其他丹『藥』。

    如此一來,韓立在這山腹中,靜靜的閉關回複元氣起來。

    但韓立沒料到地是,其虧損元氣之厲害遠超其原先預料,所花的靜養時間自然也更加漫長一些。

    時間就在枯燥的服『藥』、打坐中,慢慢的度過。

    不知不覺,半年時間過去了。

    韓立仍在山腹中,未曾出關。

    但是這時的外界,則更是風起雲湧,變化無常。

    修士和法士之間的生死大戰,就要一觸即發了。

    更讓他想不到的事,落雲宗韓長老的大名,此刻無論在天南修仙界中,還是在法士大軍中,都已經大名鼎鼎了。

    任何一名高階修士或法士,一聽到他地名字,都會立刻聯想到運營中期的神通和實力,不敢有絲毫輕視之意。

    而這一切,僅僅是這半年中發生的事情。

    

Snap Time:2018-07-19 08:25:59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