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三章破陣大戰(八)


    第七百四十三章 破陣大戰(八)

    韓立一見此景大喜。而綠衫女子“唰”的一下,臉『色』瞬間蒼白無比,隨後『露』出驚怒之極的神情,兩手一揚,大片白霞席卷而去,同時身下白蓮狂轉,瞬間蓮影如山的狂湧而上。

    可是頭頂紫雲光華一閃,讓過了白光後,現出一張紫濛濛大網一落而下。

    頓時紫光白霞和隨之而至的蓮影猛然撞擊到了一起。空中又傳來了銀月咯咯的嬌笑聲。

    紫網後,光華一斂,現出了銀月高挑的身形。

    其笑『吟』『吟』的手托著花籃古寶,麵白光閃動,青銅古燈正被困在白光之中,無法動彈分毫。隻要等回去後,消去了綠衫女子留在燈上的一絲靈識,此古寶任誰都可以驅使了。

    韓立自然同樣欣喜之極,可還未等他剛『露』出興奮之『色』。那名跌跌撞撞,剛剛闖進此地的人也看清楚了鬥法的韓立和綠衫女子,當即一扭首衝韓立慌張的大嚷道:

    “韓道友,快跑。慕蘭人的神師來了,陸道友已經被滅殺了。再不走就遲了。”

    這人竟是那馬姓老者,隻是此刻他劈頭散發,一隻手臂不見了蹤影,一臉的惶恐之『色』。

    “慕蘭人神師?”韓立一聽此言,同嚇了一跳。剛想要問個仔細時,老者卻周身白光一起,就打算飛遁而走,竟不敢作片刻停留。

    但就在這時,一聲淡淡的男子聲音緊隨傳來。

    “晚了!本神師已經找到這了。剛才舍棄一條手臂,才讓你逃過一劫,這一次,我看你還有何種秘術可用。不會將另一條手臂,也煉製成了替身傀儡吧。要真是如此的話,本神師倒還真有幾分佩服的!“咦”這不是我們慕蘭的‘元明燈’嗎?小狐狸。膽子不小。竟敢拿我們慕蘭人的傳承之寶。這也是你一名妖孽能碰的東西。”那男子地速度好快,剛開始的話語似乎還在原處,但轉眼間就仿佛近在咫尺一般。而最後一略帶詫異的話語,竟一眼看出了銀月的白狐妖身。

    隨後一道銀芒從霧海飛『射』而出,看似不快,但轉眼間到了銀月身前。

    銀月俏臉煞白,急忙手一揮,一麵紫『色』大網憑空浮現在了身前。同時身形想也不想的倒『射』而出。

    可那銀虹隻是略微頓了一頓,就馬上化為銀『色』大手,一把將那紫兜硬生生抓了過去,同時隔著十餘丈的距離,銀手五指握拳,虛空向銀月逃遁方向憑輕輕一擊。

    銀月所化黃『色』遁光,被一團憑空出現的銀『色』光團,後發先至的一擊而中。當即慘叫一生,遁光一散地掉落下來。。

    不過她也聰慧之極,一咬牙,強忍劇痛的猛然將手中古寶,化為一道白氣拋向了遠處的韓立。

    “找死!”銀手中的男子聲音似有有些動怒了。

    光芒閃動。銀手一分為二的竟變化出另一隻出來。結果其中一隻向那花籃古寶席卷而去,瞬間就將花籃一把抓住。另一隻則直接向高空跌落的銀月狠狠抓去,大有要把此女捏成粉碎之意。

    兩者動作如同電光火石一般。

    銀月大驚失『色』。急忙想要提動靈力,施展遁術而逃。

    但身上銀光一閃。竟然無法提動絲毫法力。對方那虛空一擊,在重創她的同時,竟然在其身上下了一道簡單的小禁製。

    雖然破解很容易,但眼下卻根本沒有時間去做此事。

    眼見銀『色』巨手小山一般地向其抓下,銀月心中一涼,美目一閉的隻等死。

    可就在這時,其身後雷鳴聲一響,一隻手臂從她身後出現。一把將她攔腰抱住。

    “走!”韓立的清冷的聲音驀然出現,然後轟鳴聲再起,銀月和韓立又同時消失。

    銀『色』巨手僅差少許的一撈落空。

    下一刻,韓立一手摟著銀月柳腰,一手提著那口青紫兩『色』地巨劍,浮現在了數十丈遠的濃霧邊上,一臉的陰沉重。

    “咦!雷遁術!”

    銀『色』巨手中傳來驚訝之語。然後另一隻銀手抓著眨眼間飛回。兩隻巨手撞到了一起,爆發出刺目銀芒。

    光華一斂。一名中儒生模樣的法士出現在了銀芒中。其一隻手抓著紫兜,一隻手提著花籃古寶。神『色』淡淡地打量著遠處的韓立。

    馬姓老者一見這人出現,麵如死灰,身上的靈光雖然閃動不停,但竟然不敢破空而逃。

    韓立則目光閃動,仔細打量自己見到的第一次元嬰後期修仙者。有了這等修為的人,除了那些根本不會在世俗中走動的化神期修仙者,他們幾乎可以算是修仙界最頂尖的存在了。

    中年法士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在樂姓女子身上略一停留後,一抬手,將花籃古寶連同其內的銅燈,全扔給了此女

    “多謝仲神師出手相助。否則,仲兄如何會來地。”綠衫女子青銅古燈失而複得,心中自然驚喜之極,大鬆一口氣的連聲謝道。

    即使她本『性』再怎麼冷傲,麵對本族的三大神師之一,神『色』間不敢有絲毫慢待之處。

    “沒什麼。我隻是聽說天男人又派了一批修士增援各個地方的大陣。而你們這邊叫天哭的家夥,又詭異的隕落掉了。所以有些擔心,所過來看上一眼。最好能給那些大晉國來的家夥,一個合理的解釋。現在我們可離不開這些修士。不過,對方既然還有使用雷遁地家夥。難過連樂上師,都不易對付了。”儒生神『色』如常,平靜地說道。

    隨後他又一扭首,衝遠處的韓立淡然問道:

    “這隻小狐狸,是你地人。膽子不小。連我們慕蘭的傳承之寶都敢動。你既然是她的主人,那就一齊上路好了。”

    “哼!口氣不小。就算沒拿那銅燈,你會放我離去?想我命。就不知道閣下有沒有這個本事了。”韓立目光一縮,深吸了一口氣。冷冰冰的回了一句。

    儒生聞言,目光在韓立那把巨劍上一掃而過,見到青紫兩種火焰並存地詭異景象後,眼中一絲異『色』閃過,但隨即若無其事的說道:

    “嘿嘿!敢在我麵前如此說話的修士,仲某還真是好多年沒見到了。樂上師,那邊隻剩了一條手臂的修士,就交給你了。這位會雷遁術的小友。就交給我處理好了。不知他能支撐多長時間?”

    儒生臉上殘忍之意一閃即過。也不見其使用什麼法寶,身形一陣模糊後,左右銀光一閃,突現出兩名和儒生一模一樣的人來。同樣的衣衫,同樣的表情,三人如同看死人般地一齊望向韓立。

    韓立倒吸一口涼氣,神識掃過後,竟無法分辨出那兩名化身和本體有什麼區別。無論修為氣息。竟都完全相同。

    心中雖然震驚,但韓立,單手往銀月肩頭輕輕一拍,飛快的低聲說了一句什麼。

    銀月乖巧的點點頭,已經將體內禁製解開的她。一片白光閃過現出了小狐的本體,“嗖”的一聲,乖巧的鑽入了韓立袖口中。

    這時對麵的三名儒生,則大袖一擺。三人緩緩向韓立飄來。

    明明動作緩慢從容,但兩三步間,將瞬間離韓立隻有十餘丈遠了。

    韓立臉『色』大變,想也不想地背後銀翅一展,人驀然消失不見。

    “想走,你能逃到哪。”中間的儒生嘿嘿的說了一聲。隨後和左右之人同時銀光閃動,不慌不忙邁步追去。虛空兩步之後,他們同樣在此處消失不見了。

    一見此景。原本麵『色』死人般的老者,突然動作奇快的縱身而起,二話不說地化為一道白虹,朝相反方向破空『射』出。

    樂姓女子見此,冷笑一聲,身兩手一掐訣,化為一股輕風追了過去。

    有神師去追韓立,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而這名天南修士可不會什麼雷遁術。決逃不出她手心的。

    至於這個大陣。沒有了元嬰期修士,破除它自然易如反掌了。

    ……

    天『色』有些灰暗。在一處看似荒野的無人之地上,一聲霹靂傳來,銀弧閃動,韓立麵『色』蒼白地顯出了身形。

    他一穩住身形後,急忙朝身後之處望了幾眼。神『色』顯得有些惱怒。

    “銀月,我們逃了多少天了。”

    “大概四天四夜。此人不虧為元嬰後期修士。主人一旦停下來休息不到半刻鍾,那人馬上就會趕感到了。真的無法擺脫神識鎖定嗎?這就太危險了。雖然有萬年靈『液』支持法力。但是你體內的辟邪神雷,已經不足了。沒有雷遁的神通。你根本無法逃過對方的‘縮地術’追蹤。這種高深神通,可一點都不比瞬移差哪去去。甚至在某一方麵講,還有過之而無不足。要不是主人夠機靈,根本不和此人正麵交手一次,一直悶頭而逃。一旦被接近纏住。恐怕就是用雷遁,也不好脫身的。”銀月在其腦中擔心的回道。

    “元嬰後期的神識足可以鎖定數百內地某一任務氣息。我雖然自問神識遠超元嬰中期修士,但是和真正的後期修仙者相比,還是有一定差距的。畢竟大衍決並沒有學完全,還有幾層功法沒弄到手。這次的事情一結束,我馬上去極西之地,將後麵的口訣一定弄來。以前神識總比對手強大,倒沒有覺得怎樣。現在一不如對方,可馬上就束手束腳,有許多手段都施展不出來了。”韓立苦笑一聲後,恨恨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21 21:52:43  ExecTime:0.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