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四十二章破陣大戰(七)


    第七百四十二章 破陣大戰(七)

    青『色』燈花一離女子玉手,放出耀目的青芒。

    接著滴溜溜的在頭頂一陣旋轉後,驚人一幕出現了。

    白蓮外原本洶洶燃燒的青白火焰,一見燈花出現,立刻化為縷縷火絲萬川歸海般投入了其中。

    轉眼間,紫兜上玉陽真火就被吸納的一幹二淨,燈花仍平靜的漂浮在那,隻是其上青光更加的刺目起來。

    綠衫女子不慌不忙衝燈花一點指,頓時燈花『蕩』漾之下,忽然向銀月輕飄飄飛去。

    銀月臉『色』大變,不及多想的衝紫兜一點指,頓時整張紫網光芒大放,密密麻麻的網絲擋在了其身前。同時手掌一翻,花籃古寶也出現在了手中。

    這時,青『色』巨劍帶著雷鳴聲飛至了女子上空,在法決一催下,當即憑空落下。

    而銀月自然配合之極,剛將手中花籃化為一團白氣護住自身,就兩手一掐訣,籠罩白蓮的紫光忽然在上空開了一大大口。

    巨劍裹帶著金弧和藍焰,順勢向下方的白蓮狠狠斬下。

    一見巨劍聲勢如此驚人,綠衫女子神『色』微變。臉上首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她猶豫一下,顧不得先攻擊銀月,全身靈力猛然流轉,通過雙足大半頭流入到白蓮之上。頓時原本就蓮瓣一下暴漲了數倍,層層蓮影同時朝上伸展而去,化為凝厚之極的光幕。

    這時她又猛然衝飄出去的燈焰一點指,其立刻飛一晃之下飛回了女子頭頂。然後此女又將手中銅燈高舉,略一揮動。

    一陣青光幻影後,兩朵一樣大小燈焰之花,和原先那朵並排著浮現在此女上空,瞬間聚到一起。化為一顆頭顱大小青『色』火球。

    這時巨劍終於站到了蓮瓣所化的光幕上。

    “轟隆隆”一陣巨響。

    雷鳴、爆裂聲同時發出,白光金弧、藍焰等不同的光芒更是交織在了一起。

    白蓮的十幾片蓮瓣固然神妙之極,但在辟邪神雷和乾藍冰焰更是非同小可。

    單獨一種也許無法奈何得了蓮瓣,但兩者同時附加在巨劍表麵,再借助七十二口青竹蜂雲劍的巨劍神通。結果一斬之下,蓮影雖然苦苦支持了片刻,但還是崩潰散開,化為漫天星光。

    巨劍一下沒有阻礙地猛壓而下。但這時那青『色』火球卻慢悠悠的迎了上來。

    韓立目中森然之光閃過。

    雖然有些畏懼對方青焰的詭異。但也心中存了一試乾藍冰焰和燈焰威力大小的心思。

    頓時巨劍毫不遲疑的隨之落下。

    這一次的碰撞無聲無息,無論淡金『色』的電弧,還是極寒之至的乾藍冰焰,瞬間都被那青『色』燈焰吞噬了進去,接著整隻巨劍也席卷了進去。

    青竹蜂雲劍是韓立地本命法寶,自然感應靈敏之極。

    在青『色』燈焰一將巨劍全部包裹的瞬間,頓時心頭一震,一股難受之極的炙熱從心頭驀然升起。隨後全身溫度急升。連血『液』仿佛也沸騰了起來。

    韓立大駭,不及多想的急忙兩手掐訣,衝巨劍一點指。

    巨劍發出了一聲嗡鳴,隨即青光狂閃,化為了數十口青『色』小劍。四濺飛『射』開來。

    原以為憑此應該可以擺脫那古怪燈焰,結果韓立再定睛一看後,臉『色』大變。

    這些飛劍同樣青焰點點,隨即每一口飛劍再次被燈焰包在了其中。

    韓立麵『色』陰晴不定。感覺身體的不適越發的厲害了,全身都開始冒出虛汗出來。他心中驚駭的一咬牙,十指如車輪般的飛快掐訣,神識更是化為數十股瞬間『操』縱所飛劍,或衝天而起,或盤旋狂舞,試圖擺脫劍上地燈焰包裹。

    他親眼見到銀鍾古寶被煉化銀汁毀的一幕。說什麼也不敢讓自己本命法寶也被毀掉。

    若是如此的話,元氣神識非得同時大損不可。

    這時。原本被毀的白蓮葉瓣,重新從綠衫女子足下蓮盤中生出,再次將護在了其中。

    此女一直冷冷的看著韓立飛劍被燈焰罩住,隨後眾漫天飛舞地狼狽模樣,嘴角泛起一絲譏笑之『色』。

    下麵她可不急的動手,靜等對方本命法寶被毀,修為大損的情景出現。

    但片刻後,此女嘴邊的譏笑之『色』就凝滯住了。目中反『露』出了驚訝地表情。

    她手中的這盞銅燈可不是普通古寶。嚴格說來,甚至不屬於此女自己的寶物。而是整個是慕蘭族兩大傳承之寶之一。

    樂姓女子之所以能保管此寶。除了是因為其修為高深,是慕蘭族的第一女法士外。最重要的,還是她有另外一個幾乎和突兀人的”天瀾聖女“差不多的崇高身份,倍受其他高階法士的尊重。

    就是慕蘭族地三大神師,見了她也要以禮相待,並不敢有絲毫怠慢之意。

    而這件古寶自從到了她手後,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和此燈本身的使用限製。她可以使用的次數並不多,輕易不會動用此寶的。

    一旦超過規定次數,此寶就必須馬上收回,靜等交付下一位符合身份的主人。

    由此可見,慕蘭人對此寶的重視了。

    不過銅燈的最重要作用,並非是用來和人爭強鬥法用的,而是另一種對所有慕蘭人都重要無比地特殊用途。

    當然用此寶來和人拚鬥,也是無往不利地。曆代手持此寶的主人都憑此擊殺過強敵,煉化過無數寶物。

    無論古寶還是法寶,隻要被此燈生出地青『色』燈焰罩住,絕對無法支撐不毀的。

    至於木屬『性』寶物,自然更是被此焰所克,眨眼間就會被化為無有的。

    可韓立這明顯是成套法寶的木屬『性』飛劍,已經被燈焰包在其內如此之久了。竟連一絲化為灰燼的跡象都沒有。

    這怎不讓女子愕然了好一會兒。

    就在此女震驚的那間工夫,其頭頂紫光一閃,一片紫雲絲毫征兆沒有地浮現出來。

    樂姓女子一驚,回神一看,竟是銀月趁此機會發動了紫兜禁製,將原本放開的口子重新堵了上去。

    然後一扭柳腰,紅唇微張,一股粉紅『色』香霧從檀口中噴出。瞬間將白蓮淹沒其內。

    綠衫女子冷哼一聲,看了看手中銅燈,一陣的躊躇後,還是沒有再動用此寶。

    而是另一隻手一揚,一麵淡黃『色』玉佩浮現在手中。

    她正想激發此寶,給銀月一些厲害時,那些粉紅『色』香霧忽然一陣晃動,異香大起。幻化出了無數的俊男美女,個個摟摟抱抱,做些大膽之極的親熱動作,讓此女先是一怔,接著麵紅耳赤。

    “妖女。找死。“女子麵『色』隨後鐵青,手中玉佩黃芒一閃,一片黃霞席卷而出,一下將這些粉霧吹的支離破碎。不見了蹤影。

    可是原本銀月站立之處,早已人跡全無。

    樂姓女子冷笑一聲,正想發動神識將對方找出,卻忽然間想起什麼似的,麵『色』一變的急忙朝韓立那望去。

    隻見銀月這片刻工夫地打擾,韓立早已將眾飛劍從新凝結成了巨劍,並召回到了自己身前。正麵『色』凝重的盯著其眼也不眨一下。

    見到飛劍仍然沒有被煉化掉,樂姓女子心一陣駭然。但自然不會再繼續等下去了。

    當即他一托手中銅燈。正想拚著連下一次機會都浪費掉了。直接將用燈焰,將韓立也煉化掉時。

    韓立卻忽然兩手往胸前一合,一隻手掌蒙上一層白『色』寒光,一隻手掌浮現了藍焰閃動,然後口一張,一團青氣罩住了兩手。

    “噗嗤”一聲,一團雞蛋大小的紫『色』火焰浮現在兩手之間,隨後韓立衝其手指一點。

    紫焰在輕微的爆裂中。化為一隻栩栩如生的紫焰小鳥。一展翅下,衝向了懸在半空中被燈焰包裹的青『色』巨劍。

    “砰”的一聲輕響後。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紫焰和青焰同時在巨劍表麵燃燒起來,並兩種光焰晃動後,在劍上互不相讓地交織一起,並拚命的互相吞噬。

    一時間,竟無法看那一種火焰站到了上風。

    韓立固然眉頭緊鎖,臉『色』陰晴不定,樂姓女子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這紫火是什麼來曆,竟然能不懼自己古燈的寶焰。要不是親眼所見,她實在難以相信看到的一切。

    但此女馬上就清醒過來。

    心中滅殺韓立地念頭,更加強烈了三分。

    此人隻是元嬰初期,就有如此多逆天神通。若是讓其進階到了中期甚至後期,豈不是橫掃慕蘭草原也沒人是其對手了。

    想到這,此女玉容一沉,將手中銅燈往上一拋,此寶穩穩停在頭頂丈許高處。接著此女麵『色』鄭重的盤膝坐下,兩手掐訣,明眸一閉,口中念念有詞。

    身下白蓮馬上白光奪目,頭上銅燈則青光閃閃,兩者有所感應的上下呼應起來。

    樂姓女子這次真下了狠心,就是一次將銅燈以後的所有使用次數,全都用掉。也一定要將韓立從天南修士中抹去。

    韓立同樣注意到了綠衫女子地舉動,當即心中一沉,暗暗叫苦,終於退意大生。

    他雖然還有紫羅極火、血魔劍等殺手,但可沒有絲毫在這和此女死拚的意思。

    眼前的綠衫女子絕不是普通的元嬰中期修士,他可不願真和對方同歸於盡。

    就在韓立此念頭剛生之際,忽然一側霧海中猛然人影一閃,一人闖了進來。

    韓立和女子一見此人都不禁一怔。

    可就兩人都一分神之際,子頭頂紫兜所化的紫雲,突然左右一分,一道白光迅雷不及掩耳的直衝銅燈飛去,白霞一閃,竟轉瞬間將此燈卷入了光內。

    然後一個盤旋後,白光呼嘯一聲向紫雲激『射』而回。

    

Snap Time:2018-01-19 21:32:14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