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三十八章破陣大戰(三)


    第七百三十八章 破陣大戰(三)

    “是,主人。小婢還像上次那樣,隱遁在暗處,在合適時機再出手相助。”小狐身上白光一閃,一個打滾後化身為美豔的少『婦』,衝韓立拜了一拜後,狐媚態畢『露』的說道。

    “不錯,還是如此。上次對付掩月宗大長老,你出手時機選的很好。”韓立點點頭,難得的稱讚幾句。

    “多謝主人謬讚。小婢還會盡力的。” 將手中兩件寶物一收,銀月抿嘴一笑,然後黃光一亮,在韓立身前憑空消失,化為了無形。

    見此情形,韓立目光閃動幾下,然後抬首朝遠處的看了幾眼,臉上厲『色』一閃而過。

    青光一閃,人沒入一側的霧氣中不見了蹤影。

    與此同時,眾多法士深入了霧氣中不久,霧海中的殘餘禁製,紛紛發動了起來,殺機頻頻浮現。

    好在大部分修士,都是緊隨在前麵麵開路的巨犀而走,這些禁製都讓此獸滿不在乎的承受了。

    無論是火球冰錐,雷火土刺各種屬『性』攻擊,擊到巨獸身上都如同撓癢一般,絲毫效果沒有,被其身上烏黑戰甲輕易一彈而開了。

    而這隻巨犀也毫不在意這些攻擊,隻是悶頭向前狂奔。

    無論何種禁製屏障出現在麵前,都被它用龐大身軀一撞而開,勢如破竹的一口氣衝到了第一個被火流星砸開的空曠之地。那有百餘丈之廣,所有霧氣『蕩』然無存。

    而此時,跟在巨獸後的眾法士,也一人未損。

    但奇怪的是,這群法士中修為最高的隻是四名結丹期的,元嬰期的大上師,竟一人未見。也不知綠衫女子三人進入霧氣後。都隱匿到了何處,還是另有什麼詭異打算。

    到了這霧氣全無地方,這些法士都稍鬆了口氣,幾名結丹期法士甚至聚到一起,準備商量下一步的舉動。

    但就在這時,突然從前麵地濃霧中,飛『射』出兩口銀光閃閃的長戈,上麵雷弧纏繞。轟鳴聲不停。

    眾法士一驚,其中兩名結丹法士,更是馬上手一揚,各放出一藍一紅兩道驚虹,直接迎了上了長戈,想要擋下它們。

    誰知道兩柄銀戈沒有直接和法士兩件法寶,交織爭鬥到一起,反而一個盤旋後。一下速度倍增的斜『射』向那頭巨犀獸。

    這一下,幾名結丹法士先是一驚,但隨即又放下心來。

    以巨獸防禦力,普通法寶怎可能傷得了它。

    但讓他們愕然的一幕出現了。兩柄銀戈並沒有直接攻擊巨犀的身子,反而飛『射』到了巨獸上空時。忽然一頓。接著兩柄銀戈毫無征兆的交叉猛然互擊一下。

    頓時一聲雷鳴巨響傳出,隨後一道奇粗電弧,從兩柄銀戈交擊出爆『射』發出,狠狠劈下。正好擊到了巨獸的頭顱上。

    巨犀身上藍『色』護體靈光一閃,就被銀弧毫不客氣的擊地粉碎,結結實實的擊到了烏黑甲片上。

    轟隆隆之聲傳來,電光閃過後,巨犀安然無恙的站立著。但是此巨獸卻似乎被激怒了,仰天一聲巨吼後,驀然一張嘴,一道丈許長雪白冰錐激『射』而出。向空中的銀戈擊去。

    兩柄銀戈卻沒有一絲戀戰的意思,稍一側身避過了冰錐,又放出了一道銀弧後,竟向濃霧中飛遁而回。

    巨獸見此,眼珠中的血『色』更濃了三分,二話不說的抬蹄狂追而去。

    幾名結丹法士吃了一驚,急忙一招呼身後的其他法士,就紛紛發動遁光打算追去。

    但是未等他們動身。忽然四周濃霧中各『色』光芒閃動。上百名法士一下從四麵八方現『露』出身形,並放出眾多地法器。鋪天蓋地的向中間眾法士狂攻而來。

    慕蘭法士自然驚怒之極,同樣祭法器的祭法器,放靈術的放靈術,頓時『亂』成一團。

    就這片刻的耽擱,巨犀獸就已經追入濃霧中不見了蹤影。

    那幾名結丹法士,則被修士中地幾名高階修士一時攔的死死的,竟毫無辦法。

    這一下他們自然勃然大怒,正想依仗人多招呼身後法士一哄而上,將這些修士全都滅掉時。那些修士卻又同時將法器一收,毫不猶豫的轉身逃進了霧海中去。

    見此情景,眾法士麵麵相覷,不知是否該追,有些遲疑起來。

    “人太多,全都分開行動。附近地大部分禁製都已被破壞掉的差不多了。隻要留心一些,不會出什麼大事的。他們既然存心『騷』擾我們,就追上去,一口氣將這些修士全滅了。至於巨獸,憑結丹修士根本無法傷及它的。我們滅殺了這些修士後,再去找回也來的及。”一名結丹後期老者,顯然是他們中的為首之人,略思量一下後,就冷靜的吩咐道。

    然後他率先化為一道驚虹,直接飛『射』入了前邊霧海中,朝一名結丹修士撤離的方向追去。

    其他法士聞言,也立刻數人一組地一哄而散,四處追去。

    濃霧一陣翻滾後,片刻後平靜了下來,此處一時人影全無。

    但又過了一會兒後,綠霧中人影一閃,一人倒背雙手的走了進來,一臉從容之『色』。

    看他道骨仙風的樣子,竟是馬姓老者其人。

    此刻他臉『色』略有些蒼白,但雙目卻精光四『射』,絲毫不見法力虧損的樣子。

    走到空曠之地的中心處後,老者向四周打量了幾眼後,臉上忽然『露』出古怪神『色』,

    “既然我都已經出來了。道友又何必躲躲藏藏的。這點隱匿遁法,還是無法瞞得過老朽的。”老者不緊不慢的說著,目光停留在某個空無一人地位置,麵上平靜之極。

    “哼!想不到,你地神識倒還不弱。本上師原本打算給閣下一個驚喜的。看來無法如願了。”那個位置傳來一聲男子地冷哼,接著烏光一閃,高瘦法士的身形顯『露』了出來。

    隻是此人『露』出身形的那間。二話不說,兩手一搓後猛然衝老者一揚。

    頓時數十道拇指粗細的黑芒,如同驟雨般激『射』而出,將馬姓老者身形全都罩在了其中。

    ……

    在離馬姓老者和高瘦法士二人僅僅數百丈遠的濃霧中,禿眉大漢麵無表情的瞪著眼前之人,身處一團烈火中的窟耀。

    此人身上的火焰之強,竟將附近濃霧都漸漸地化為無有。讓這附近三十十餘丈範圍內,清晰晴朗起來。

    “哼。你以為攔下我。就能就救下你那位同伴?溫上師的靈術厲害,你們這些修士怎會知道的。”窟耀原本想偷偷潛到老者身後,和高瘦法士成合擊之勢,攻擊老者的,卻沒想到竟被眼前的禿眉大漢半途攔下,自然心中惱火之極。

    “閣下有工夫關心他人,還不如想想如何自救吧!昨日一戰,固然馬道友元氣未複。你恐怕也損耗不少靈力吧。區區一個晚上,再加上剛才主持靈術大陣同樣消耗大量靈力。除非有逆天級寶物幫你,否則你應該虛弱的很吧。”大漢根本不為所動,反而雙目半眯的說道。

    然後一張嘴,一根白濛濛短棍口中噴『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在其身前微微一抖後,此寶白光大放,開始刺目耀眼起來。

    誇耀見此,臉現不屑之『色』。正想也施展神通應敵時,忽然臉『色』驀然大變起來。

    隻見對麵的靈光顏『色』竟開始轉換起來,由白濛濛之『色』竟漸漸化為金黃之『色』,同時一隻淡金『色』地怪獸影子,憑空浮現在那根短棍上麵,看形象竟仿佛一隻巨大的金黃巨猴。

    身形雖然沒有巨犀如此誇張,但也有五六丈高大。並且細看之下,此猿猴竟然生有四隻『毛』茸茸耳朵。相貌醜陋凶惡異常,一現形出來,就雙手捶胸的仰天咆哮一聲,接著低頭狠狠瞪著對麵的窟耀。

    “器靈!你的法寶竟是器靈之寶了!”窟耀一看清楚此怪獸影子,終於失聲叫出聲來。

    “嘿嘿!這是陸某收取四耳金猿器靈後,第一次在人前顯『露』。閣下若是斃命與此,倒也沒有什麼可抱怨地。”陸姓大漢臉上殺機一閃,兩手一掐訣。

    巨猿的身形越發清晰起來。那根短棍也瞬間暴漲十餘丈之巨。那巨猿竟如同真實存在的妖獸一般。毫不遲疑的一伸手把大棍一把抓在了手中,然後一個騰身後。化為一團金光,向對麵地大漢惡狠狠撲去。

    ……

    綠衫女子並未和高瘦法士與窟耀在一起。她目標很簡單,就是憑借自身神通,直撲大陣中心,將法陣樞紐破壞掉,此大陣自然輕易被破了。

    當然在此之前,她還必須解決掉一名修士才行。

    自從一進入濃霧中,她就清楚的感應到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神識纏繞在自己身上,憑她幾乎不下於元嬰後期的強大神識都無法徹底屏蔽掉。

    這讓此女心中一凜的同時,對那名青年修士的殺機大盛。

    此種身具數種詭異神通的修士,若不除掉,很可能會在日後的大戰中另生出料想不到地意外。好在,那名修士似乎對自己的神通似乎也頗為自信,竟然毫不掩飾自己的位置,大有引她這名元嬰中期法士過去的意思。

    這讓此女心中冷笑幾聲後,直奔此人飛遁而去。

    當感應到那名青年修士離自己不足百丈距離後,綠衫女子身上白光一斂,放慢了遁速,駐足不前起來。

    雖然她對自己信心十足,但也絲毫沒有在不明對方所地方有無圈套情況下, 冒然和對方交戰之意。

    此女單手往儲物帶上輕輕一拍,一顆青濛濛的拳頭大圓珠,驀然浮現在了手中。

    

Snap Time:2018-01-22 04:41:27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