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三十五章將計就計


    第七百三十五章 將計就計

    一聲尖叫後,金芒中的蛇怪元嬰化為一團青煙,嫋嫋散去。

    說起來這附靈術,也是魔道中一種歹毒異常的上古秘術,自然被辟邪神雷克製的死死的。連瞬移術都沒機會施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遠處的禿眉大漢,嘴巴張得老大,半天合不攏去。

    馬姓老者神『色』還算鎮定,但目中震驚之『色』自然不用說了。

    見兩人這般震駭,韓立心中早有所預料,並沒有『露』出異『色』。而是伸手將地上掉落的儲物袋和那杆藍『色』飛叉,單手吸起,略用神識掃視了一下後,忽然將兩物拋扔給了大漢。

    “雖然人我們殺了。但其法寶和儲物袋中的東西還是原封不動的交給禦靈宗吧。這樣禦靈宗就更不好說什麼了。”韓立望向二人,緩緩說道。

    “韓兄所說大有道理。就依道友所言!”也許韓立剛才瞬殺附靈蛇怪的表現,讓禿眉大漢還未曾從駭然中回過神來,口中絲毫反對之意沒有,下意識的馬上同意道。

    老者則嘴唇動了幾下後,也沒有說出什麼反對的話語出來。而尷尬之『色』閃過的將戒尺法寶收了起來。

    韓立一開始滅殺那名黑袍人,還可能說是對方大意,有僥幸運氣在其內。那現在這次赤手空拳、單手滅掉一名修為可比元嬰中期的附靈之怪。則給二人的衝擊太大了。

    兩人幾乎不約而同的猜測,這落雲宗的新進長老,難道道法神通竟已不再元嬰後期修士之下了。

    這種想法一浮現出來,就難怪二人表現如此失態了、

    “既然事情解決了。韓某就先回去歇息一二了。當法士再來時,道友盡管喚我就是了。”韓立臉上神『色』如常,平靜的說道。

    “韓兄盡管去就是了。這自然有我和馬道友盯著。”禿眉大漢的話語中不覺帶了一分敬畏之『色』。

    韓立聞言笑了笑,一拱手。轉身向殿外走去。

    剛才使用乾藍冰焰和辟邪神雷擊斃那附靈蛇怪,韓立也是迫不得已之事。他心知若不主動出手,單憑禿眉大漢和老者很難攔住已經脫困而出的此怪。畢竟附靈後地怪物修為太高了,若逃走的話,肯定後患無窮的。

    況且他凝結元嬰後,實在沒有必要繼續隱瞞自身所有神通了。

    現在和其身處『亂』星海的情形,可大不相同。

    那時他修為低下,身處陌生之地。自然對實力多加隱瞞,以防過於惹眼而招惹殺身之禍。

    但如今元嬰已成,已躋身這一界的高階修士之中,除了寥寥幾人外,其他人等都無法對其造成太大的威脅。此顧慮自然大減了。

    況且以現在法士大軍入侵的情形看來,就是他想繼續隱瞞神通下去,也是不可能之事。

    最起碼,上次慕蘭草原尋寶之行後。鬼靈門和南隴侯等人就應該知道他的實力非同小可了。如此一來,還不如光明正大地將自身實力提前『露』出部分的好。這樣還能震懾一些宵小之輩。

    否則真被其他同階修士認為神通低下軟弱可欺的話,反而會惹出一些不必要的事端。

    當然幾種救命用的殺手,韓立還是輕易不會在人前顯『露』的。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感應著身體“紫羅極火”包裹著元嬰的奇異感覺。

    剛才因為麵對那附靈怪物。他可是將此火中的乾藍冰焰全數盡出,才堪堪瞬間凍結住了此妖。如今此火回歸重新化為紫羅極火,卻有些不穩起來。看來如此大威力魔焰地催使,果然還是和一定的修為境界有關的。

    臉上現出一絲自嘲之『色』。韓立向小樓處緩緩走去。

    “陸兄,我二人真是卡走眼了。這位韓道友的神通深不可測,實力遠非我等可比啊。”馬姓老者等韓立走出了大殿,身影漸漸遠去後,才麵帶苦笑的說道。

    “不錯。雖然修為隻有元嬰初期,但光憑那金『色』電弧和不知名藍焰,就是元嬰中期修士遇見,恐怕都要退避三尺吧。”禿眉大漢臉上閃過一絲羨慕之『色』。

    “不過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一件啊。有這麼一位強大同道。外麵那些來犯地法士,說不定就不足懼了。”馬姓老者笑著說道。

    “此話有理。不過那種藍『色』冰焰雖然一點印象都沒有聽過,但那金『色』電弧卻隱隱聽說過似的,卻一時無法想起。馬兄是否有什麼印象?”禿眉大漢略一點頭,又眉頭一皺的問道。

    “沒有,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金『色』的電弧,這到底修煉地什麼功法,竟如此犀利。連近似無形的元嬰都被困在其中都無法瞬移而出。”馬姓老者喃喃的說道。回想起剛才的情形。心中隱隱有了一絲寒意。

    “算了。不管韓道友修煉的是何種大神通,但對我們來說都一件好事。我們還是商量一些明天之事吧!”禿眉大漢眉頭皺了皺。似乎不願再多提此事,輕輕將話帶過了。

    “明天之事?陸兄此話是何用意?”老者一怔,有些奇怪的問道。

    “既然慕蘭人讓『奸』細動手破壞大陣,我們也不訪將計就計。”大漢目中寒光一閃,陰陰的說道。

    “陸兄的意思是……”馬姓老者立刻明白地若有所悟起來。

    “很簡單,我們……”

    大殿中老者和大漢的聲音,忽然低了三分,隱隱約約的,說著什麼話語。

    片刻後,殿中響起了禿眉大漢的狂笑之聲,似乎對自己的計劃頗為的得意。

    第二日中午,正當驕陽當空,炙熱難耐之時,轟隆隆的戰鼓聲響起,黑壓壓的法士大軍。由遠及近地接近了此處。

    隻是這一次,其隊伍中間地位置多出了一隻龐然大物出來。

    這是一隻高三十餘丈,長二十餘丈的棕『色』巨獸。

    乍一看,仿佛一隻放大了數十倍地巨犀,在巨獸鼻子前端,一隻足有丈許長的藍燦燦巨角,格外引人注目。此破那個大無比的身軀上,披著一層烏黑發亮的戰甲。上麵隱隱有各種符籙咒文浮現閃動,一看就知價值不菲。

    別看此巨獸如此龐大,卻精通飛行之術,其四足所踏之處全都有藍『色』怪雲托起,讓身形靈活之極,絲毫不見笨拙之處。

    在巨獸的身上,盤坐著一名年方雙十的妙齡女子。

    此女雙足手臂赤『裸』,麵容清秀。但美目之間一股煞氣若隱若現,明眸流轉中不時有冷光閃過,一身墨綠簡短地衣衫。

    而那昨日出現過的高瘦法士和窟耀,則一左一右的在巨獸兩側緊跟,仿佛對此女恭敬有加。

    “咦!”尚未接近黃龍山上空。巨獸上綠衫女子臉現訝『色』的輕咦一聲。

    “怎麼,樂上師有什麼發現?”窟耀一此聲,不禁開口問道。

    “嗯!是有點古怪。”妙齡女子美目中異『色』閃動,緩緩說道。

    “難道事情有變?那人沒有得手。”高瘦法士一呆。有些擔心起來。

    “這不一定。你們自己看看吧。”此女淡淡說道,隨後閉上雙目,不再言語了。

    高瘦法士和窟耀互望了一眼,有點奇怪的同時放出神識,向前方緩緩探去。

    片刻後,這二人麵現愕然表情。

    窟耀更是吃驚的說道:

    “怎麼回事,那些霧氣已經散開了。不是和那人說好的。等我們到地方攻擊到一半時,才突然扯去禁製。好將這些修士全滅的嗎。如今這些禁製大開。難道另生出什麼事端出來了。”

    “不知道,等到跟前,我們仔細看看再說吧。”高瘦法士遲疑地說道。

    聽了兩人言語,巨獸上的女子麵無表情,一言不發。

    於是法士大軍,繼續前進。隻是在高瘦法士的喝斥下,所有法士馬上提高了十二分的小心。

    剩下的短短路程,並沒有什麼異樣發生。

    法士們順利地來到了昨日所待的高空。隻是這一次。看到下方的情形,所有法士都忍不住的一陣『騷』動。

    原本應該無邊無際地碧綠霧海。已經『蕩』然無存。『露』出了清晰異常的黃龍山山峰,及山頂處的那一片瓊台樓閣。

    隻是這些原本精美異常的建築,全都烏黑焦爛,並有幾處青煙嫋嫋升起,仿佛被大火燒裹,看起來淒涼之極。而整個山頂寂靜無聲,仿佛人去樓空一般。

    法士大軍左右一分,妙齡女子驅趕著巨獸緩緩向前,其他法士全都麵現恭敬之『色』的望向巨獸上的優美身影,『騷』動頓時平息了下來。窟耀二人緊隨此女同樣跟出。

    女子看著眼前的情形,明眸流轉,默然了一會兒後,素手一拂肩頭秀發,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不行。雖然濃霧扯去,但麵還有禁製能隔離我們的神識,無法仔細探查麵地情形。”高瘦法士臉帶驚疑的說道。

    “不錯,我們現在的看到的情形,也可能隻是幻像而已。否則,那人真要得手了。怎會到現在不聯係我們。”窟耀也疑心的說道。

    “那照兩位上師的意思,我們就幹站在這,什麼事情也不做嗎?”女子聲音清冷的說道。

    “當然不是,隻是我們需要多加小心一二。也可能是那人隻成功了一半,被人發覺後被追殺的逃離了此地。而其他修士幹脆放棄了此地,就此撤走了。”高瘦法士猜測地講道。

    

Snap Time:2018-07-21 10:23:06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