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三十三章暴露


    第七百三十三章 暴『露』

    “不可能。令牌呢?明明看見其收進儲物袋的。”片刻後,這人低呼一聲。

    然後他還不甘心的將手中儲物袋往地上一倒。

    一片白霞從袋口噴出,一堆低劣法器和寥寥無幾的低階靈石,出現在了地上。

    一看清楚地上之物,這人臉『色』一下變得煞白無比,身上綠光突然一起,一言不發的化為一道驚虹,向殿門處飛遁而去。

    大殿中響起了一聲長長的歎息聲,隨後四壁驀然銀光閃動,一層接一層的銀『色』光幕,波浪般的浮現而出,並形成了一個巨大光罩,將那人罩在了其中。

    這人冷哼一聲,遁光絲毫停下之意都沒有,反而單手往腰間一隻袋子上一拍,一隻烏黑的穿山甲般靈獸從袋中飛撲而出,一頭撞上了前方的罩壁上。

    “砰”的一聲悶響發出,銀『色』罩壁晃都不晃一下,就將那隻靈獸反彈了開來。

    這人見此心一涼,但隨即一咬牙,張口噴出一麵藍『色』飛叉出來,瞬間法寶遁光合二為一,化為一道粗大藍虹,也狠狠擊到了罩壁之上。

    又一聲“轟隆隆”悶響傳來,藍光被毫不客氣的反彈出數丈遠去,一個盤旋後,差點掉落地上。

    “穀兄不必費心了。這座大殿其實才是整座黃龍山大陣的中心之所,也是禁製最厲害之處。既然墜入了此中,就別想再出去了。”大殿中響起了一聲淡淡的話語聲,熟悉之極,竟仿佛是那禿眉大漢的聲音。

    “你果然沒有真死,剛才的死人是具肉傀儡吧。我早就聽說,九國盟有一位神秘修士,善於替人煉製和本人一模一樣的血肉傀儡。讓人無法分辨出真偽出來。沒想到此事竟是真的。”藍罩中光華一斂。現出了一個人影出來,正是那禦靈宗的穀雙蒲。

    隻是他如今麵『色』蒼白,雙目陰沉,但仍勉強保持著鎮定。

    “穀兄果然對我們九國盟地事情,了解甚多。連替身傀儡之事也知道一二。不錯,你剛才滅殺的,的確是在下剛才『操』縱的一具替身罷了。連你這麼一位元嬰修士,都未能發現其中的區別。可見從外表上看,的確可以以假『亂』真了。”

    殿外白光閃動,禿眉大漢的身形『露』出了出來。他其望著光罩中的穀雙蒲,又望了望已經化為一灘汙血地替身,淡淡的說道。

    “哼!外表再像有什麼用!若不是為了怕你疑心,不敢用神識仔細掃視你這具替身,憑一副虛殼也能欺瞞過我。況且我早就應該能想到了,雙尾翡翠蛇經過我數百年精心培養。固然奇毒無比。但也不可能輕易滅殺一位元嬰修士的。原先也隻打算用此蛇重創你罷了。隻是一擊得手,誤以為將靈蛇的毒『性』低估錯了。看來我果然有些自大了。”穀雙蒲麵沉似水的說道,目中隱現一絲懊悔之意。

    “嘿嘿!陸某請人煉製這麼一具替身出來,也隻是一時興起而已。當然不會真以為這麼一具死東西,能和身外化身那種東西相媲美。不過就是這麼一具傀儡。就吊出穀兄這麼一名勾結慕蘭人的叛徒出來,倒也沒有白花我如此多的靈石。”陸姓大漢不怒反笑的說道。

    穀雙蒲麵皮抽蓄了一下,一時默然了下來。但半晌後,又冷冷地問道:

    “聽你的口氣。似乎知道我會來找你。竟早準備好了替身。難道我一到火龍山,就被你發現了不妥。”

    “這倒不是。我怎會無緣無故懷疑禦靈宗的長老,我也是接到別人的提醒罷了。原本陸某對此事還是半信半疑的,但如今是確信無疑了。韓道友、馬兄都出來吧。”禿眉大漢搖搖頭地說道,接著朝左右大喊了一聲。

    穀雙蒲聞聽此言,再也無法保持陰沉了,臉『色』大變起來。

    結果在大殿兩側石壁中,黃光一閃。各自浮現出來一人出來。正是神『色』淡然的韓立和表情沉重的馬姓老者。

    “真沒想到。穀道友你竟會做出如此事情來。不知慕蘭人倒底許給了你多少好處,竟然喪心病狂如此。”馬姓老者一臉痛心,話中滿是惋惜之意。

    “哼!喪心病狂?我原本就是慕蘭人,算什麼喪心病狂。”穀雙蒲盯著老者,冷冷的反譏道。

    “你是慕蘭人?”這一下,禿眉大漢等人愕然了一下,都有些出乎意外。

    “當然。你以為什麼好處能拉攏我這麼一位元嬰修士?你們這些天南修士,如何知道我們慕蘭草原修煉資源地貧乏。每年都不知有多少原本可以進階的低階法士。都因為沒有丹『藥』和靈石輔助。而不得不錯過了最佳的修煉機會。隻能在百餘年後化為一堆白骨。憑什麼,你們修士就可以占據如此好的地方。我們法士就必須一塊塊靈石的計算使用。隻要給我們天南的修煉資源,我們慕蘭不出百年,法士數量就可以翻上一番。有了如此雄厚的實力,我們就可以擊潰‘突兀人’的仙師。稱霸整個慕蘭草原了。”穀雙蒲說著說著,目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

    聽了穀雙蒲此言,禿眉大漢幾人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擊敗‘突兀人’。我怎麼聽到地,好像是你們慕蘭人主力,在和突兀人的決戰中大敗了,如今大半個慕蘭草原都已經被突兀人占據了。所以你們才如此孤注一擲的圖謀我們天南。”韓立忽然麵無表情的開口道。

    “你……你怎麼知道此事的?……你偷聽了我和樂上師的傳音。”穀雙蒲一聽韓立此言,先是一驚,但馬上若有所悟的想到了什麼。立刻滿臉凶厲的狠狠盯向韓立,一副恨不得吞了他地模樣。

    “看來穀兄倒也明白地很快。這可無法怪韓某。誰讓你和那位隱藏的法士,如此肆無忌憚地在韓某麵前使用傳音之術。而韓某的神識卻恰恰比同階修士強大了那麼一點。你們的傳音之語,正好讓在下聽進了耳中,自然就點醒了陸道友一下。”韓立表情不變,不動聲『色』的說道。

    “好,很好!百密一疏!枉我在天南潛伏如此之久,竟在臨發動前出了如此紕漏。穀某載得倒是不冤。但是神識隻比同階修士強大一點?哼!閣下也太自謙了吧。我和那人的傳音密術,你以為是普通的傳音嗎?除了元嬰後期的強大神識,穀某倒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聽到我們之言。”穀雙蒲死死的盯著韓立,臉『色』灰白,但口中卻仍不甘心的冷冷說道。

    “元嬰後期?”馬姓老者聞言,頓時嚇了一大跳。

    禿眉大漢同樣一驚,驚駭的看了韓立一眼。

    韓立則眉頭一皺。沒有想到,此事無意中暴『露』出神識的強大。但隨後就雙眉舒展,麵上『露』出不置可否的神『色』,讓人看不出深淺出來。

    這反而讓禿眉大漢和馬姓老者有些將信將疑起來。

    畢竟一名元嬰初期修士,竟然擁有不下於後期修士的神識,這怎麼想也是有些太誇張了。

    “既然你承認了『奸』細身份。那就別我等心狠手辣了。雖然陸某想留下閣下一條『性』命,交給盟內的執法者處理。但是眼前大戰在即。也隻能讓你形神俱滅了。”禿眉大漢好不容易從韓立那邊收回了震驚之『色』,轉過臉來後,冰寒異常的衝光罩中的穀雙蒲說道。

    隨後,他也不等對方再多說什麼,單手一翻,一麵銀光閃閃的令牌出現在了手中。

    高舉此令牌,對著光罩輕輕一晃。

    “噗嗤”一聲,大片銀『色』霞光激『射』而出,擊到了罩壁中不見了蹤影。

    光罩內銀光閃動,憑空生出了無數的銀花,朵朵豔麗異常,從上之下的飄飄『蕩』『蕩』而下。

    穀雙蒲一見這些銀華卻如同見到毒蠍一般,神『色』難看之極。想也不想的雙手往身上急拍數下,數層各『色』光罩浮現在了身上。同時再點指身前的藍『色』飛叉,其滴溜溜的一陣旋轉,往頭頂一遁,化為一麵藍『色』光幕,擋在了其上。

    “走吧。沒有什麼可看的了。他就算修為再高,也不可能在此禁製中支撐多久的。過不了多久,就會雷火擊的形神俱滅的。我們還是商量一下善後之事吧。此人雖然是慕蘭人的『奸』細,但畢竟還是禦靈宗的長老,有些事情要仔細向盟內他人解釋才行。否則恐怕還有些後患啊。”在銀花爆裂開來,充斥著整個光罩後,禿眉大漢似乎沒有興趣多看下去,轉首對韓立二人凝重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6 05:40:39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