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三十二章雙尾蛇


    第七百三十二章 雙尾蛇

    韓立眼中寒光一閃,『操』縱金『色』電弧的雙手猛然間一抖,金光乍『射』,電網爆裂了開來。

    無數的電弧跳躍彈『射』,一張比遠原來猶嚴密三分的電光之網驀然出現。瞬間又急劇收縮了起來。

    如此一來,那些黑絲『射』出去後,自然紛紛撞到了金弧之上。

    “茲啦”之聲大響。在金弧痛擊之下,黑絲化為無數股黑煙在網中升起,並伴有慘叫哀嚎之聲不時傳出,淒厲之極。

    隨後黑絲重新畏懼的退回到了金網中間,並聚成了一個烏黑油亮的妖異嬰兒,臉上全是驚駭懼怕之『色』。隨後一張嘴,一股股墨黑陰氣從口中噴出,將其飛快的包了一層又一層,來拚命抵擋已經近身的辟邪神雷。

    韓立神『色』冷漠,嘴角譏諷之『色』閃過,手中噴『射』的金弧驀然一下粗大了三分,電弧刺目耀眼,讓人難以直視。

    電光中的慘叫再起,隨之在巨大雷鳴聲中又漸漸變小,片刻後就無聲無息起來了。

    見此情形,韓立心中鬆了口氣,手中金弧一卷一縮之間,包裹著一隻烏黑『色』儲物袋到了其手中。

    然後他抬首望了天上一眼後,麵無表情的身形微微一晃,青『色』靈光再起後,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回。

    從韓立和黑袍人說了寥寥幾句話,到韓立放出辟邪神雷滅掉對手,其過程隻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

    不但下麵禿眉大漢和馬姓老者等人,看的目瞪口呆、就連上麵的高瘦法士和窟耀兩名慕蘭大上師,也同樣四目發直,猶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要知道天南修士不知道黑袍人的底細,但他們可是知道個七七八八。

    這些神秘的修士可是來自慕蘭草原另一邊地龐大帝國。雖然不知他們為何突然來帶慕蘭草原,並和慕蘭三大部落中的神師達成了什麼條件。竟會出手相助。

    但毫不疑問,這些人無論功法和神通都遠超過了天南修仙界的同階修士。

    甚至尚未開始真正的戰,就有兩名天南元嬰修士先後被他們所滅。讓兩位慕蘭大上師對黑袍人們頗為的信服。

    而這第二場打鬥法,之所以會讓黑袍人出場,也就是覺得這個禁製大陣駐守的元嬰修士有些太多,最好出其不意的先滅掉或重傷一個再說。

    可誰知道,對方冒出個看似修為普通的青年,竟然三下五除二地就將黑袍修士給滅了。甚至連元嬰都未能跑出去。這怎不讓兩人大吃了一驚!

    高瘦法士和窟耀終於清醒了過來,驚駭的互望一眼後,麵上現出躊躇之『色』。不知是該繼續派人挑戰,還是幹脆指揮身後法士一哄而上。

    就在這時,兩人的耳中突然傳來了幾句若有若無的話語聲,幾乎細若無聲。

    “今天銳氣已挫,暫時退卻吧。我們明日再來。到時候,此陣說不定已經……嘿嘿!至於天哭身死之事恐怕有些麻煩。但我自會向神師們解釋一二的。”那聲音不知是男是女,但話語竟暗含三分命令的口氣。

    高瘦法士和窟耀聞聽此言,雖然一怔,但二話不說的馬上依言行事,返身向伸手的眾法士大聲命令道。

    身後地眾法士一陣『騷』動後。但沒人提出異議,前隊變後隊,緩緩向後退去。

    這兩名大上師自然殿後。隻是飛走前,兩人臉『色』陰沉的瞅了眾修士幾眼。特別狠狠的瞪了一下韓立,才轉身而走。

    “我們要追殺過去嗎?”穀雙蒲望著遠去的法士大軍,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

    “算了。慕蘭人雖退未敗,我們幾人衝過去,一不小心反可能被對困住。還是依靠大陣,以逸待勞好了。我們黃龍山地‘千音幻化陣’可不是這麼好破的。慕蘭人就是能拿下來,不添上這些法士中的一多半,是休想的事情。”禿眉大漢略微沉『吟』一下。搖頭地說道。

    隻是說這番話的同時,他忍不住的扭頭瞅了旁邊的韓立一眼。

    因為韓立滅殺黑袍人的一幕太出乎眾修士的意料。結果韓立飛遁而回的時候,眾修士間竟一時冷場,不知說什麼好。

    如今大漢望來,韓立神『色』如常,隻是將手中一直把玩的黑『色』儲物袋一收後,衝眾人微微一笑而已。

    韓立原先這般微笑,其他人原本沒覺得什麼。但現在生生滅殺了一名元嬰修士後。再見韓立此笑容,眾人卻同時有了一種高深莫測地怪異感覺。原本心中存有的輕視之意。『蕩』然無存起來。

    “這次,韓道友一下斬殺對方一名高階法士。真是可喜可賀。陸某回去一定會向盟內報之此事的。本盟一定會重酬道友的。”禿眉大漢報之一笑,口中說著恭喜的話語。

    馬姓老者和穀雙蒲這時也反應過來,同樣臉『露』笑容的說了幾句稱讚的話語。但對韓立的神情自然和原先有些微妙地不同了。話語間,隱隱流『露』出對韓立地敬畏之『色』。

    韓立仿佛絲毫感覺沒有,同樣神『色』彬彬有禮的客套了幾句。隻是在說話地同時,韓立的目光卻朝其中一人不經意的多瞅了兩眼,並且等沒人注意到其神情時,嘴角泛起了若有若無的譏諷笑容。

    等法士大軍的身影終於消失不見後,禿眉大漢做法從霧海中打開了一條通道,幾人迅速沒入通道中不見了蹤影,霧海重新合上了入口。

    黃龍山附近重新寧靜了下來。隻留下一望無邊的綠濛濛霧氣,無聲無息的安然不動。

    ……

    韓立等人回到大殿中,並沒有什麼可說的。稍微議論一下今日的大戰,眾人就紛紛告辭離去,回住處休息一下。

    特別是那馬姓老者,不但寶物被毀,而且元氣大損了不少。更加需要服『藥』靜坐,好恢複法力。

    轉眼間,大殿中眾人散去,就隻剩下禿眉大漢一人了。

    他坐在主座上低下頭顱,臉『露』沉『吟』的陷入沉思中,不知再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他突然雙眉一跳,臉上異『色』一閃的低聲喝道:

    “誰在那,出來吧。”

    “!陸兄果然道法高深,在下剛一進來,就被察覺了。怪不得,九國盟會讓道友獨鎮一方呢。”原本空無一人的大殿入口處,光華一閃,一個人影含笑顯出了身形。

    “是你?道友不去休息,為何隱匿身形去而複返。”禿眉大漢眉頭一皺,臉『色』古怪的問道。

    “沒什麼,在下隻是忽然發現一個秘密,覺得應該和道友商量一下才行。”

    “秘密?什麼秘密?”禿眉大漢聞言一怔,上下打量了此人幾眼,臉『露』出一絲疑『色』。

    “落雲宗的韓道友,很可能是慕蘭人的『奸』細!”此人口中毫不遲疑的說道,並緩緩走上前來。

    “『奸』細?道兄莫非神智不清了。韓道友今日才剛剛滅殺了一名元嬰期的法士。這話可實在太可笑了。”禿眉大漢聞聽此語,臉上抽蓄了一下後,啞然失笑起來,麵上全是不信之『色』。

    “我就知道陸兄不信此事,但是我有證據,道友一看就知在下所言不虛了。”那人歎息了一聲,麵『露』苦笑之『色』。然後他單手一翻,光芒一閃,一枚綠『色』玉簡出現在了手中,又上前幾步,靠近了大漢。

    大漢目『露』訝『色』,微一躊躇後,還是起身相迎,並伸出一隻手臂前去接。

    對麵那人見此,神『色』平和的一抬手,仿佛要遞過去的樣子。

    就在大漢手指將要接觸到玉簡的同時,那人神『色』驟變,凶厲之『色』一閃即逝,玉簡綠光一閃,猛然化為一條翠綠的小蛇,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口咬住了大漢的手腕。

    陸姓大漢滿麵驚詫之『色』,張口想要呼喊什麼,但是瞬間麵孔烏黑發紫起來,接著整個人無聲無息的癱軟到了地上,一動不動起來。

    “雙尾翡翠蛇果然名不虛傳,單以毒『性』而言,恐怕不比傳說中的十絕毒差到哪去吧。被咬之後,元嬰連遁出之力都沒有了。若是有翅膀能飛的話,絕對是犀利之極的修士殺手啊。”那人臉上喜『色』一閃,喃喃的說道,上前一步,仔細打量著已經開始漸漸融化的屍體。

    而那條碧綠小蛇,鬆開了要在屍體上的毒牙,尾部一甩之下,竟然『露』出兩條一般大小的纖細尖尾。接著兩條尾巴一敲打地麵,”嗖“的一聲,此蛇飛『射』回了其主人的手掌上,然後揚頸盤起,吐出紫黑『色』的毒芯,眼珠碧綠沉森之極。

    這時偷襲之人一手托著這小蛇,另一隻手輕輕一招。

    屍體上的儲物袋直接飛『射』到了他手上,然後略顯激動的將神識一沉,仿佛在尋找什麼似的。

    

Snap Time:2018-01-24 07:52:45  ExecTime: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