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九章火靈化蛟


    第七百二十九章 火靈化蛟

    另外兩名高階法士湊在一起低聲說著什麼,似乎在商議如何破陣之事。

    片刻後二人商量完畢,其中奇高無比的法士一搖一晃之下,就在一團青光裹動下,到了黑袍人身邊。

    “天哭先生,是不是開始了。此地的修士大陣,似乎比前一個還厲害三分的樣子。而且聽說這的元嬰修士也不少,恐怕要多花費些時間了。”這名元嬰法士麵帶笑容的衝黑袍人說道,客氣異常。

    “不用我們先出手,他們已經要出來了。先試試這修士的神通如何,再說吧。”黑袍修士搖搖頭,聲音嘶啞而生硬,還有含糊不清,竟仿佛沒有舌頭一般。讓人聽了極不舒服。

    但這話一出口,那竹竿般的瘦高法士就一驚,急忙向霧海方向望去,似對黑袍人之言極為信服。

    果然下方原本靜止不動的霧海,就在說話間一陣翻滾不已,突然一分為二後,顯出一道數丈寬的通道出來。

    隨後麵光芒閃動不已,飛『射』出來了七道長長的遁光出來,在霧海上方一陣盤旋後,顯出幾個人影出來,正是韓立等認。

    在禿眉大漢意見下,這次出來根本沒有帶低階修士,除了那兩名遠天台穀的結丹修士外,就隻有衝虛道士跟在其後。

    韓立身形定下後,目光朝上邊一大片黑壓壓的法士望去,為首的十幾名法士,自然也引起他的注意。特別是那名陰森妖異的黑袍人,更讓韓立一看之下,目光不禁一縮。

    這人給他的第一個感覺,竟馬上想起了命喪他手的玄骨上人。

    難道對方真是鬼修不成?韓立心中一凜,警惕心大起地想道。

    那玄骨上人尚未奪舍曲魂身軀時。也是同樣的陰氣森森,一身的鬼氣。但和這人的氣息好像又有點不同,具體區別在那,韓立一時也無法說清楚。

    就在韓立等人注視著天上之時,上邊的法士一陣『騷』動後,那名怪蟒纏身的法士,忽化為一團巨大火球飛『射』而下。

    禿眉老者幾人見此,全都目光冷冷的注視不語。沒人『露』出什麼驚慌之『色』。

    這名法士隻要不是存心找死,否則決不敢一人主動動手的。

    果然就在眾修士不善地注視下,巨大火球在離他們足有五六十丈的高處停了下來,但那熊熊燃燒的熱焰,即使相隔如此之遠,還是讓眾人眉頭一皺,暗自心驚。

    “在下拜火部大上師窟耀。既然出來了,你們就是打算先比試下神通再說了。你們打算如何比試。一對一,還是不論人數混戰一場。”火球中一個淡淡的人影晃動幾下,打雷般的巨大聲音就從中驀然傳出,直震得附近的空間都嗡嗡作響,讓禿眉大漢等人麵『色』微變。

    “一對一。生死各由天定。”禿眉大漢瞪著火球中的人影,想都不想的冰寒回道。

    “哈哈!好,這正合本上師之意。本上師就是你們第一陣地對手,你們誰先上。”火球中的人一陣狂笑後。竟直接肆無忌憚的叫陣起來。

    禿眉大漢等人自然大怒,那馬姓老者更是麵『色』一沉,臉現殺機的化身白光,飛遁而出。

    陸姓大漢見此猶豫了一下,並沒有出口攔阻,就默認了讓馬姓老者來鬥法第一場。

    畢竟在他心目中,出來的四名元嬰修士中,除了韓立這位新進階地修士外。他們三人間實在說不出誰的神通更大一些。

    空中火球中的窟耀,一見白光飛出,二話不說的往高處飛『射』退後,片刻後兩人就一前以後地到了霧海和法士大軍最中間位置,雙雙停下了遁光。

    如此一來二人都可以肆無忌憚的放心出手,不用怕對方有人突然『插』手大戰。

    “這名慕蘭人的大上師神通如何?有什麼特別的手段沒有?”禿眉大漢忽然一轉臉,衝一側的馬臉修士凝重的問道。

    “火屬『性』功法威力非常大,特別他身上的那隻火蛇尤其靈活。根本防不勝防。和我們一起駐守天台穀的另一位結丹同道。就是被對方那隻畜生纏身,化為灰燼地。”馬臉修士口中回道。臉上同時閃過一絲憤恨之『色』。

    “哦!這樣。穀兄!沒記錯的話,浩然閣的“浩然正氣決”,似乎水火不侵的,克邪辟鬼的。對上這名法士,應該能稍占一些上風吧。”禿眉大漢將臉孔轉向另一側,有些不自信的問道。

    “這個不太好說,要是普通的火屬『性』功法,浩然正氣決對付自然毫無問題。但是我看對麵法士火氣透體,分明已經得了天地靈火的三味真諦。恐怕浩然正氣決也不好克之地。不過,我們幾人中也就隻有馬道友最適合對付此人了。竟浩然正氣決即使無法克敵,但也不會受對方魔火地影響。更不虞有心火攻心之憂。”穀雙蒲目中遲疑之『色』一閃,緩緩說道。

    禿眉大漢聞言,頓時印證了心中所想,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神『色』放心了一些。

    韓立卻對那火球中的火蟒上多看了兩眼,心中一動之下,目中藍芒閃動了幾下,麵上忽然現出古怪神情,但隨即就若無其事恢複如常。

    這時,高空中馬姓老者雙手一掐訣,一層柔和地白光浮現在了身上,同時一張口,核桃大小銀光從口中噴出,迎風便漲,化為一隻銀白『色』的戒尺。

    微微一顫之下,戒尺銀光千幻,清『吟』之聲猶如鳳鳴九天。

    對麵的窟耀則一反開始時的猖狂,什麼舉動都沒有,隻是雙手抱臂的在火光中冷眼相望,臉上隱現譏諷之『色』。

    馬姓老者見此,心中惱怒無比,鼻中冷哼一聲就想搶先動手。

    可就在這時,他耳中傳來一陣輕微的傳音之聲,聲音幾乎低不可聞,但卻又清晰異常。

    馬姓老者先是一驚,接著驚疑的向下望了一眼,目光在下方觀戰的幾人身上一轉後,落在韓立身上。麵現古怪神『色』。

    韓立見此,衝其輕輕的一笑。

    馬姓老者心中一陣愕然,然後將信將疑的一抬首,望向窟耀身上的怪蟒,麵上漸漸換上了凝重之『色』。

    “你身上的火蟒,不是普通的靈獸吧!”馬姓老者目光閃動幾下後,陰沉的向對麵窟耀問道。

    “咦!你倒也有幾分眼力。我身上火蟒乃是天地火靈凝化生成。哪是什麼靈獸可比的。”火光中的窟耀微微一呆,但隨後獰笑的起來。

    接著身子一抖,身上的火蟒紅光大放,突然飛舞上天,並在紅光中頭生出獨角,腹添利爪,竟化身為一隻紅磷閃閃的火蛟,在窟耀頭頂張牙舞爪起來。

    “火靈化形!”

    下麵觀戰的禿眉大漢一驚,不禁脫口叫出聲來。一旁的穀雙蒲,臉『色』也一下難看起來。

    馬姓老者心中更是一沉。對方火屬『性』功法上的境界之高,竟到了煉化火靈的地步了。這絕非普通的元嬰法士能做到的,恐怕要麵臨一場惡仗了。

    想到這,馬姓老者原本隻想拿出七分實力對敵的打算,『蕩』然無存。而是深吸了一口氣,大袖一甩,一件五『色』霞光包裹的東西從袖口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在其身前數尺處停下,憑空漂浮不動起來。

    頓時下方的修士,遠處的法士全都好奇的望了過來。

    要知道無論是何寶物,一旦能夠閃動五『色』霞光,多半都不會是普通等階的寶物。

    韓立同樣雙目微眯,凝望向那物。

    隻見那物細長滾圓,竟是一件數尺來場的淡黃『色』卷軸。

    此卷軸麵向對麵的窟耀,在馬姓老者神『色』鄭重的口訣一催之下,緩緩朝下的打開了。

    結果麵竟畫著一副看似普通的八卦圖。

    這一下,所有人都是一呆。

    可就在這時,馬姓老者一道看似簡單的法決打到其上,卷軸五『色』霞光大放,一股驚人非常的巨大波動,頓時從圖中發出。

    對麵的窟耀一見此動靜,似乎也知道不對勁,當即想也不想的衝對麵老者一點指。

    其頭上盤著的火蛟一揚脖頸,大口一張。

    無邊的赤焰就從蛟口中源源不絕的噴出,瞬間就將馬姓老者連同那幅八卦圖一起淹沒在了火海之中。

    

Snap Time:2018-07-16 07:15:46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