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八章紫羅極火


    第七百二十八章 紫羅極火

    韓立盤坐在閣樓二層的一間靜室中,雙目緊閉,渾身青光琉璃,十指掐出一個奇怪法決,手掌間一團雞蛋大小的紫『色』火焰,輕輕漂浮在那,閃動不停。

    這正是韓立用乾藍冰焰和六翼霜蚣噴出的寒氣,修煉成的魔焰。

    此火威力明顯比乾藍冰焰勝上一籌,算是韓立如今最大的殺手了。

    當日發現此火後,韓立以後每煉化一絲乾藍冰焰,就立刻在將其轉化為紫『色』魔焰,將其真正的收為己有。

    而韓立為了將其與修羅聖火相區別,將之稱為“紫羅極火”。

    他相信,就是元嬰後期修士被此火沾染上身,也絕對會無法消受的了。至於能否就此滅殺元嬰後期修士,韓立從未真正見過後期修士出手,一時倒也無法預測。

    可惜的是,此火威力固然大的不可思議,但受乾藍冰焰的煉化數量所限,如今也隻能『操』縱如此多的紫羅極火。否則此極火數量翻上幾翻,就是光明正大的對上元嬰後期修士,也未始沒有一拚之力的。

    “恭喜主人!這紫羅極火似乎小婢初見之時,好像威力又大了三分。看來此火還有許多潛力可挖的!”韓立腦中傳來了銀月嘖嘖稱奇的悅耳聲。

    韓立聞言,嘴角泛出一絲淡笑,二話不說的一張口,一呼一吸之間,那團紫羅極火瞬間化為一縷細細的線焰,被吸入了腹中。

    他這才十指鬆開,收了功法。

    “這紫羅天火雖然犀利,可惜數量太少,並不足以完全視為依仗的。我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能打開那件“虛天寶鼎”。若是你所言通天靈寶威力沒有虛假的話,有此鼎在手應該足以橫掃天南了。到那時在這一界才真的高枕無憂了。”韓立睜開雙目。緩緩說道。

    “主人盡管放心,虛天鼎的神通之大,隻在小婢所言之上,絕不在其下地。”銀月嬌笑一聲,信心十足的說道。

    韓立聞言點點頭,正想再說些什麼時,忽然一道白光從外麵飛『射』而來,。纓寧清脆的聲音從白光中匆匆傳出。

    “韓師伯,快到大殿來!馬前輩他們已經回來了,慕蘭人也馬上要到了。”

    此話一說完,白光一個盤旋後,又飛『射』出了靜室。

    韓立臉『色』一沉,目中寒光閃動幾下後,起身來向外走去。

    ……

    韓立到了大殿中時,穀雙蒲和禿眉大漢都已到了。

    而前去接應的馬姓老者和另一名背部微駝、臉『色』蒼白的錦袍修士。正和二人說些什麼。

    慕容兄弟、纓寧等人正和另外兩名陌生的結丹修士,站在旁邊聽著,臉上全是凝重之『色』。

    不過纓寧見韓立進來,望過來一眼,並嫣然笑了一笑。

    “韓道友也來了。我介紹一下。這位是主持天台穀的卜雲鶴道友。這位是落雲宗的韓道友。”禿眉麵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故作輕鬆地介紹道。

    見此情形,韓立心中微微一沉。

    看來形勢比想象的還要不太妙啊!

    “在下早聽陸兄說過卜兄大名了。道友能夠安然脫身,真是喜可賀。”韓立嘴角『露』出一絲善意。客氣的說道。

    “在下這副狼狽模樣,真讓韓道友見笑了。這次多虧了馬道友出手接應。否則還真的有些危險。”卜姓修士也從其他人口中知道韓立的存在,因此臉上沒有『露』出驚訝之『色』,反而苦笑的說道,並『露』出對馬姓老者的感激之『色』。

    “沒什麼,隻不過舉手之勞罷了。倒是那些追兵,我還未出手便主動退去了,還真讓我有些鬱悶呢!”老者嘿嘿一笑的說道。

    “這是道友地那件古寶。聲勢太驚人了。那些追來的慕蘭人沒有把握下,自然不肯硬碰的。不過這次法士入侵,真的和以往幾次大不相同。不但訓練有素了許多,而且其中攜帶的上古巨獸,更是厲害之極。不但皮糙肉厚,身披戰甲,體形龐大地驚人。而且加上被加持了多種古怪禁法在身上,一旦被棄闖入大陣中。大陣被破隻是遲早的事情。”。卜姓修士說著,臉上竟現出一絲心有餘悸神情。

    “難道連道友的元嬰期修為都無法傷及巨獸?”韓立聞言一怔。不禁臉現古怪的問道。

    雖然早就知道這次法士大軍,攜帶地巨獸不同一般,但竟厲害如斯,還是讓他有些難以相信。

    “以我修為再加上法寶的全力一擊,倒也能夠傷到此獸,不過當時我被兩名高階法士聯手攻擊,根本分神無暇。這才導致大陣被巨獸所破的。陸道友這有馬道友等援軍,應該不會像在下的天台穀那麼容易丟失吧。”卜雲鶴稍一思量下,臉『色』緩和了不少。

    “卜道友,這隊法士中有多少大上師級別的法士。若是人數不多的話,我們五名元嬰修士一齊出動過,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就算不能滅掉一兩名元嬰級別的法士。但重傷他們也是不錯的。”穀雙蒲有些陰沉地建議道。

    “這恐怕讓穀兄失望了。雖然沒有一一和他們交手過,但除了兩名『露』麵的大上師外,我還見到過另外一名,後麵傳信過來,讓我們多加注意的陌生法士。那人雖然一直沒出手,但身上的氣息的確詭異之極,可能真是什麼異類所化。況且除了這三人外,我也『摸』不準是否還有其高階法士暗藏沒出。”卜雲鶴歎了口氣說道,不太讚成樣子。

    “這樣啊。看來還是先掂量下對方實力再說。若是對方實力過強,我們還是依靠大陣和對方對峙,反正現在的任務隻是給後麵爭取些時間罷了。”禿眉大漢聞聽此言,也點頭的讚同道。

    穀雙蒲眉頭皺了皺,『露』出無所謂之『色』,沒有再堅持下去。

    韓立和馬姓老者更沒有其他意見。

    於是下麵,禿眉大漢先讓衝虛道士帶卜雲鶴去靜室療傷,並又吩咐凝嬰等修士,去將潰敗的天台穀修士都安排一下,並隨即命令增添看守大陣地人手。

    看著陸姓大漢將這一切都那排地井井有條,韓立暗自點點頭。

    看來九國盟派這人獨守一麵的鎮守此處,倒也不是沒有道理地。

    就在這時,殿內的眾人忽聽到一陣“轟隆隆”戰鼓聲,隱隱從遠處傳來,並且聲音越來越響,如同晴天雷鳴一般。

    殿內眾人臉『色』為之一變。

    “看來慕蘭人追的倒挺急,我們前腳剛回來,他們後腳就跟到了。”馬姓老者臉罩寒霜,目『露』殺機的說道。

    “也好,我們先會會對方,看看這隊法士中有什麼厲害人物再說。這一次要辛苦三位道友了。你們兩人也跟我們一起出去一趟,畢竟你們和他們交過手了,對方有些什麼陰毒手段,也能提前提醒一二。”禿眉大漢先是衝韓立三人一抱拳,然後一扭頭顱,對那兩名跟隨卜雲鶴一齊敗退的結丹修士,隨後吩咐道。

    那二人一名濃眉大眼,臉『色』黝黑,一名馬臉細眉,有些陰沉。

    此刻聽陸姓大漢如此一說,互望了一眼後,他二人當即抱拳的滿口答應。

    而韓立這時,卻往鼓聲傳來之處,悠悠的望去,臉上麵無表情,不知其心理正想些什麼。

    ……

    在黃龍山的南麵,一大片黑壓壓的慕蘭法士,正乘坐著數種奇形怪狀的飛行法器,整齊的在高空排列著,俯視著足有數十寬廣的碧綠霧海。

    在法士大軍的最前邊,有十幾人並肩而立,身上各種靈光寶氣閃爍不定,正是慕蘭人的高階法士。

    而在這些人中,有三人最為的惹眼。一人紅光罩體,一條怪異的碗口粗火蛇,纏繞其身體四周,猙獰可怖。一人枯瘦奇高,如同竹竿一般,似乎一陣風鬥能吹到。

    還有一人則黑袍罩體,看不清麵部,但全身泛出妖異的黑氣,並隱隱有鬼哭聲從其袍中發出,讓人不寒而顫不敢靠近。

    實際情況也是如此,其他人都簇擁在另外二人身邊,唯有這黑袍法士孤零零一人浮在人群前,仿佛和其他法士不是一路人一般。

    而其他法士望向黑袍人的目光也躲躲閃閃,飽含敬畏之『色』。但若是仔細看一下就會發現,這種敬畏中,竟還隱含著一絲厭惡之『色』。

    

Snap Time:2018-01-21 18:33:13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