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七章昔日纓寧


    第七百二十七章 昔日纓寧

    “三位道友來的正是時候,我剛才接到消息,有一隊法士已經攻破了卜道友所守的天台穀,正順勢向這邊殺來。頂多再有小半日時間,天台穀潰敗的同道就會到此地了。這還要三位道友去接應一下才好。”禿眉大漢倒也沒客氣,稍微解釋兩名,就提出了請求。

    “這好辦,不過小事一樁。就交給我一人即可了。無需韓道友和穀兄出馬!”馬姓老者一臉不在意的樣子,滿口包攬了下來。

    這讓韓立和穀雙蒲都有些意外的望了其一眼。

    “兩位道友不要奇怪,不是馬某想出風頭,而是前段時間新得到一件異寶,正想一試威力大小?兩位不會和在下相爭吧!”老者一撚胡須,麵『露』神秘之『色』的說道。

    “嘿嘿!馬道友如此有把握,穀某當然不會多此一舉的。”穀雙蒲打了個哈哈,淡淡的說道。

    而韓立也在一旁,笑笑而已。

    “也好,就讓韓道友和穀兄先休息一下。就有勞馬道友了。不過,我讓慕容兄弟陪道友一同走上一趟。他二人修煉的雷係法術,威力倒也不小。”禿眉大漢隻是略思量一下,就點頭同意了,並讓那對同胞兄弟一塊前去。

    老者這次沒有反對的意思,畢竟初到此地,有之人陪同也好行事的。

    於是接下來,浩然閣的老者和慕容兄弟陪立刻出發了,前去接應敗退的九國盟修士。

    而韓立和穀雙蒲則在李姓女子和衝虛子引領下,出了大殿,給他們二人安排下休息之所。

    半路上,韓立就和鳩麵老者分開而走。在那嬌小女修帶著下,韓立到了一處幽雅僻靜的小樓前。

    “韓前輩,這平常嚴禁低階弟子到此。應該是最好的靜修之所了。前輩就在這樓中安歇吧。”這俏麗嬌小的女修,衝眼前的閣樓一點指後,側身站到一旁說道。

    “的確不錯。”韓立點點頭,臉上顯出一絲滿意之『色』。

    “前輩,聶盈道友真地沒事嗎?我也好久沒見聶師姐了。”這名女子並沒有馬上離開,反而猶豫了一下後,問道。

    “怎麼,你和聶姑娘也很熟?”韓立有點意外。仔細打量了此女兩,不動聲『色』的問道。

    這時韓立才發現,雖然此女是第一次見到,但是秀眉明眸之間竟有些眼熟,給他一種麵善的感覺。

    韓立目不轉睛的凝望之舉,到讓這李姓女子有些忐忑不安,雖然心暗惱,但臉上還是緋紅了起來。

    “小女子能拜在化刀塢門下。當年多虧了聶師姐引薦的。晚輩怎會不熟?”嬌小女修略微低下頭,垂首解釋道。

    “纓寧!李纓寧?”韓立溫聽此言,臉上忍不住的『露』出了驚訝表情。

    “怎麼,前輩以前也聽過晚輩名字?”李纓寧聽出韓立口中的異樣,不禁重新抬首。有點愕然的問道。

    “你母親叫什麼?以前是哪國人?”韓立沒有回道此女,反而深吸了一口氣後,反問道。

    “家母墨玉珠,出身越國。前輩為何有此一問?”此女遲疑了好一會兒。覺得實在沒有什麼好隱瞞地,並隱隱想起了什麼,才吞吐的回道。

    “那件通靈玉佩,還在身上嗎?”韓立默然了一會兒,說出了這嬌小女子心中一跳的話來。她心中頓時有些恍然。

    “在,晚輩從小就一直貼身收藏著。”此女立刻回道,然後在韓立目光注視下,臉上一紅的轉過身去。

    往懷內一陣『摸』索後。她掏出一塊白濛濛的玉佩,雙手捧著它又轉回過來。

    韓立瞅了一眼,伸手一招,玉佩如同長了翅膀一樣飛『射』過去,到了手中。

    用兩根手指撫『摸』了一下玉佩表麵的滑潤,韓立長歎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悵惘神『色』。

    半晌後,他才又開口道:

    “想來你也應該知道我是誰了。你母親當年如何給你說的?”

    韓立又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女修。這一次因為心中有數。終於從其麵容上找到了幾分墨玉珠地影子。此女容顏比其母年輕時的豔美,要稍遜一籌。但細看之後,卻另有一種英姿颯颯的英氣美。

    “當年母親說的不多,隻是說是她一位修仙好友,送我的賀禮。其他地就沒有多說了。我進入了修仙界這些年,也找人辨認過幾次玉佩。但並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沒想到,原來此玉佩竟是前輩所送,而前輩竟是落雲宗修士。”李纓寧喃喃的說道,臉上陰晴不定,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我加入落雲宗是近幾年的事情,不過以前同樣不在越國等地修煉。你沒有我地消息,倒也是正常之事。不過,你怎會加入化刀塢。按理說,你出現在禦靈宗我倒是一點不奇怪的。”韓立『摸』了『摸』鼻子,苦笑著說道。

    “為何晚輩加入禦靈宗,就不奇怪了。”李纓寧聽了這話,一愣起來。

    “你對你父親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韓立聞言,有點一怔。

    “家父的事情,晚輩的確知道的不多。我剛記事不久,全家就出了意外,外祖父和父親都出事早早的亡故了。隻有母親則帶著我離開了越國,漂泊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在九國盟定居下來的。”此女神『色』黯然下來,勉強一笑地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多半牽扯到了魔道內部的爭鬥,你父母才遭了魚池之災的。畢竟現在執掌越國的不是禦靈宗,而是鬼靈門修士。”韓立點點頭,仿佛有點明白的說道。

    “魔道內鬥……”對麵女子卻滿臉『迷』『惑』之『色』,有些不解的模樣。

    韓立見此,也沒有打算加以解釋,將手中玉佩交還此女後,微然一笑:

    “這通靈玉跟你這麼多年了,我自然不會再收回去了。當年在世俗,未進入了修仙界之前,我算是你母親的半個師兄。你以後叫我一聲韓師伯,就可以了。”

    “韓師伯!”

    李纓寧聞言有點躊躇,大眼閃動了幾下後,還是小聲叫出了聲,麵上微微發紅。

    但憑空多出一位元嬰期長輩,此女一番不好意思後,自然是樂意之極,甚至還有一分若有若無竊喜。

    “你既然叫我一聲師伯,我也不能什麼表示沒有的。這有兩瓶丹『藥』,正好對結丹期修士突破瓶頸有用,你就拿去吧。”韓立『露』出一絲親切地笑容,一翻手掌,手心處多出了兩個玉瓶,含笑地送給了此女。

    對韓立來說,能幫故人之後一把的,他倒不會小氣地。

    “多謝師伯。”女子接過『藥』瓶,麵容上滿是驚喜之『色』,這一聲倒叫得誠摯清脆。

    “你現在用的是何法寶。難道就是你禦器出來的那口飛刀,是用什麼材料煉製的?”韓立想了想後,又問了一句。

    “不錯,就是此法寶。飛刀是用烈焰鐵外加玄英晶煉製而成的,威力還算不錯的。”李纓寧呆了一呆,有點不解的回道。

    “若是平常時期,那口飛刀倒也夠用了。但是現就要和法士交上手,單憑此寶恐怕有些危險的。”韓立搖搖頭的說道。

    “可是現在,就是師伯重新給我一件法寶,我也沒有時間煉化了。”李纓寧無奈的說道。

    韓立聞言,麵『露』思量之『色』的沉『吟』下來,

    但片刻後,他一拍腰間的某隻靈獸袋,大群的三『色』噬金蟲從袋中蜂擁而出,並在一陣嗡鳴聲中化為丈許大的蟲雲,漂浮在韓立頭頂。

    韓立目中精光一閃,用手指衝蟲雲一點,一小塊蟲雲脫離的單飛了出來。然後手一揚,一道青『色』法決打在其上。

    小群噬金蟲在青閃爍下凝聚到了一起,轉眼間,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三『色』圓球,光燦燦的,緩緩落到了韓立手中。

    “你將此物收好,這是我精心培煉的靈蟲所化。隻要碰到難以對付的敵人,將圓球扔出後,應該能救你一命的。”韓立將圓球拋給了此女,臉『色』鄭重的說道。

    “多謝韓韓師伯厚愛!”李纓寧早已看的目瞪口呆,現在聽韓立如此一說,大為感激的連聲稱謝,然後才接過那個三『色』圓球。

    此女心中的最後一點疑慮,也在韓立贈寶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時,她這才真的相信韓立先前之言不虛。

    否則,沒有一點關係的話,誰會贈送如此貴重東西。

    “好了,你先下去吧。我要打坐一下了。”做完這一切,韓立將剩餘的蟲雲重新收好,衝此女擺擺手的說道。

    這麼長時間的連夜趕路,他的法力還真不充盈了,必須恢複一下。

    “韓師伯,你好好休息吧。 若是法士大軍來了,纓寧自會通知師伯的。”如今李纓寧的話,已經透著若有若無的親近之意。

    

Snap Time:2018-07-16 07:19:27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