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六章黃龍山


    第七百二十六章 黃龍山

    大半個月後,虞國離州邊上的黃龍山山頂,一片瓊台樓閣中,一名年約四十餘歲的禿眉大漢,正在某間大廳中來回走動個不停,臉上隱『露』一絲焦慮之『色』。

    過了一小會兒,大漢一屁股坐在一張藤椅上,拿起桌上一杯清茶喝了一小口,讓煩悶的心情剛靜下來片刻時,突然從外麵飛『射』進了一道紅光,在大廳頂部盤旋飛舞起來。

    大漢見此,神『色』一變,伸手衝紅光一招,頓時紅光往期其手心處一落,化為一團烈焰熊熊燃燒起來。

    大漢心神沉浸在烈焰中,但馬上臉『色』就難看起來。

    默然了一會兒,麵容有些鐵青的大漢,忽然伸手往懷中一『摸』,一個青『色』小鍾出現在了手中。

    他二話不說,伸出一根短粗手指往鍾上一敲。

    “當”的一聲,悅耳悠揚的鍾聲響徹了整間大廳,並隨之回音不絕的遠遠朝四周傳去。隨之,整座黃龍山頂,到處都有同樣的鍾鳴聲響起,瓊台樓閣群中更是各『色』光華升起,一個個服飾各異的修士,全都匆匆的從麵飛出,並又訓練有素的向四麵八方分散了開來。

    不久後,整座黃龍山四周,彌漫了起來濃濃的綠『色』怪霧,將方圓數十範圍內都化為詭異的碧綠霧海。

    這時,禿眉大漢所在大廳中多出了幾名修士出來,三男一女,全都是結丹期的修為。

    其中有兩名三十餘歲的男子,長的一模一樣,竟是一對同胞兄弟。另外一名男子則一身道袍,手拿拂塵,是一名中年道士。

    唯一一名女修。身材嬌小,五官非常秀麗。

    他們四人分站在大漢左右,全都麵帶凝重之『色』。

    “陸前輩,當真法士大軍如此快就到了。上次接到消息,不是說朝這來的那一隊法士,還被擋在了卜前輩那嗎!難道才短短七八天工夫,卜前輩所守的“天風玄波陣’就給破掉了?是不是什麼地方弄錯了。”那名女修有點遲疑的問道,麵上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弄錯?我倒是想發傳音符地家夥。弄錯了。可這傳音符是卜駝子親自發過來的,並且他也受了重傷。潰敗的修士連同追兵,不久就會到了我們黃龍山。不要再存僥幸之心。我們等不到援兵,隻有先獨自迎敵了。”禿眉大漢冷笑一聲,陰沉的說道。

    身前的四名結丹修士一聽此言,也隻能互望一眼,麵『露』苦笑的口中稱是。

    就在大漢口中接連發出了數道命令,吩咐四人分頭行事。以應付即將到來的大戰時,忽然又有一道紅光飛『射』進來。這讓大漢等人一怔,有點驚疑起來。

    大漢也呆了一呆,但手中卻絲毫遲疑沒有,一探手就將傳音符抓到了手中。

    結果火焰在其手中閃動不已。他將傳音符中的話語聽地一清二楚,麵上竟『露』出古怪之極的表情。

    “陸前輩,出何事了?法士經殺到這嗎?”那名女修見此,終於忍不住的問道。其餘三人聞言。麵『色』同時一緊,目『露』凝重表情。

    “不是!是我們的援軍來了。三位元嬰期的道友,就在大陣外麵了。紅綾,你們四人快出去迎接下三位前輩,將人請到這來。”大漢展顏一笑,強自按捺住心中的興奮之情,緩緩說道。

    頓時這四名結丹修士,紛紛大喜。當即領命後向大漢施了一禮後,就出了大廳,前去迎接三位元嬰期的同道。

    ……

    而在綠『色』霧海外圍,正有三人浮在高空,不停打量著眼前的禁製大陣。

    這三人自然就是日夜兼程,連夜趕來地韓立和其他兩名元嬰修士了。

    因為就要依靠此大陣和慕蘭法士周旋,這三人放過傳音符後,各自一語不發的審視著霧海。想從中看出奧妙出來。

    先別說此法陣真的厲害與否。但一眼望去,仿佛沒有邊際的霧海。就讓身前人感到一股非凡的氣勢了。

    而韓立獨自一人倒背雙手,目中藍芒忽隱忽現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三人沒等多久,麵前的綠霧忽發出一陣白光,綠霧一陣翻滾後,顯出一條清晰地通道出來。

    但馬姓老者和那穀雙蒲,卻猶若未睹的沒有任何表示,一個人仰首望天不語,另一人則仍盯向一側的霧海,眼也不眨一下,仿佛要看出什麼蹊蹺似的。

    隻有韓立一人麵上掛著淡淡微笑,平和的望向通道口處。

    片刻後,從通道深處飛『射』出四道驚虹,光華一斂,三男一女在韓立等人麵前顯出了身形。

    “晚輩參見三位前輩,敢問三位前輩尊姓大名。”儀表堂堂的中年道士修士,幾步上前衝韓立等人恭敬一禮。

    “韓某是落雲宗長老。這兩位是浩然閣的馬道友和禦靈宗的穀道友。後麵本還有七八位結丹地同道,我們三人因為怕耽誤了支援,所以先走了一步。現在既然大陣禁製都打開了。是否慕蘭人就快到了!”韓立見那二人沒有開口的意思,微然一笑後,主動開口詢問起來。

    “原來是韓前輩,在下清虛門衝雲子。這兩位是黃楓穀的慕容兄弟和化刀塢的李姑娘。”中年道士連忙指著身後的同胞兄弟和那名嬌笑俏麗的年輕女修,給韓立介紹道。

    “慕容兄弟?”韓立目光在那對同胞兄弟臉上轉了一圈,嘴角泛起一絲似笑非笑之『色』。

    “聶道友還好吧。”韓立輕笑的問道。

    “前輩認識聶師姐?我二人因為一直看守此大陣,已經數年沒有見到師兄弟了。”慕容兄弟聞言,臉現驚喜神情。

    “當然很好,我不久前才剛見過的師姐。倒是你二人似乎真地不認得我了。這也難怪,當年和你二人隻是匆匆一麵,沒有什麼印象倒也是正常之事。”韓立望著這對幾乎絲毫無差地這對同胞兄弟,抿了抿嘴,笑眯眯的說道。

    這二人變化極大,但他仍從對方兩人身上看出了

    一聽韓立此言,慕容兄弟吃了一驚,

    聽眼前這位“前輩”所言,竟似乎是他二人地舊識。可他二人怎麼一絲印象都沒有那呢。

    但話說回來了。現在重新打量了一遍韓立,慕容兄弟真有了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之感。這讓兩人互看了一眼後,驚疑起來。

    “!既然兩位道友一時不記得了。那就以後再說此事吧。現在是不是可以進去了。”韓立歪頭瞅了馬姓老者和穀雙蒲兩眼,不置可否的說道。

    “當然可以。三位前輩請隨我來。路前輩正在大廳內恭候大駕呢。”衝虛子剛才被韓立和慕容兄弟竟認識之事,弄的有點糊塗。現在聽韓立如此一說,急忙精神一振的答應道。

    然後四人在前麵引路,韓立三人不慌不忙的飛遁進了霧海中。通道隨著韓立等人飛進去不久,就在綠霧一陣翻騰下,重新彌合了起來。

    片刻時間後,韓立等人在那大廳內,見到了禿眉大漢。

    “歡迎三位到此處支援奔盟。這兩位不是馬兄和穀道友嗎?這位年紀甚輕的道友,不知又是哪位。能否介紹給陸某聽聽。”禿眉一大漢一見三人,有些凶惡的臉孔上滿是笑容,並一口叫出了馬姓老者和穀雙蒲的名諱,竟似認得這二人。隻是對韓立,大漢就陌生的很了,目光好奇的在韓立身上一轉之後,驚訝的問道。

    “!陸兄不認識並不奇怪。韓道友是近幾年才凝結元嬰成功的,以後前途無量啊!”馬姓老者見到禿眉大漢,並沒有『露』出意外神『色』,反而嘿嘿一笑的說道。

    “哦,原來是新進的同道啊。怪不得以前從未見過道友呢!不過不管怎麼說,在下都要感謝三位鼎力相助的。要是在沒有支援,在下實在沒有信心能支撐幾天的!”陸姓大漢一聽韓立是剛進階的元嬰修士,麵上閃過一絲失望,但隨後就回複如常的連聲感謝起來。

    禿眉大漢的這點異『色』,自然逃不過韓立的雙目,但他隻是含笑不語,臉上絲毫不快之『色』都沒有顯『露』。

    禿眉大漢又和穀雙蒲聊了幾句往事,然後神『色』一正,說起了當前的險峻形勢來。

    

Snap Time:2018-01-18 23:54:57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