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四章火蟾古獸


    第七百二十四章 火蟾古獸

    “很簡單,我和璿璣子道友,想和韓道友再聯手一次,就我們三人前去墜魔穀取寶。等找到了寶物,我們自然實力大進,不再用畏懼誰了。”南隴侯目光閃動的說道,神『色』平靜非常。

    韓立聽了這話,沒有馬上回答什麼,而是雙目一眯,盯著對麵二人不語起來。

    在一聽到黑『色』指環就是傳聞中的兩儀環後,他馬上想起了從南宮婉師姐手中得到的另一枚指環。

    若是沒有猜錯的話,那件應該就是其中的陽環了。

    真沒想到,自己這邊剛將兩枚指環都湊齊了,就馬上得知了它們的用途。

    韓立暗自苦笑了幾聲,覺得冥冥之中還真是巧合之極。

    “聽南隴道友的意思,已經得到了墜魔穀的進入之法。就不知即使有兩儀環相助,道友大概有多少把握可以找到寶物,並全身而退。墜魔穀號稱天南第一險地,可不是說笑之事。韓某可不想落個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下場。”韓立歎了一口氣,話充滿了猶豫之意。

    聽了韓立此話,南隴侯和璿璣子互望了一眼,結果片刻後,南隴侯沉聲說道:

    “既然韓道友如此問了,在下也不會存心隱瞞。據蒼坤上人所留言語來看,墜魔穀中的確危險重重,一不小心就會被吸入了變化無常的空間裂縫中,而許多區域殘留的上古禁製,也是防不勝防。老實說,帶道友進去倒不成問題,最起碼有八九成的把握,可以安然入穀。但是若是尋寶,這其中的分寸就不好說了。因為越是危險的地方,有寶物的可能『性』也越大。會在麵遇到什麼。別說本侯,就是蒼坤上人自己也說不清的。因為蒼坤上人他因為修為大損,當年並沒有過於深入墜魔穀中心處,隻是在外圍找了下寶物而已。不過,這也說明穀中地真正寶物,從蠻荒時期到現在,可從來沒人得到過。稍微冒些風險的話,肯定能夠滿載而歸。”

    說著說著。南隴侯話語中漸漸有了一絲誘『惑』之意。

    “當然,道友若真不願冒此風險的話,也可以將兩儀環賣給我二人。別的沒有,一些靈石我二人還是能拿出來的。但老夫實言相告,上古修士有許多丹『藥』,效力神奇的不可思議。若是得到了,突破元嬰中後期隻是指日可待之事。甚至說不定,還能找到有關化神期修士消失的秘密呢。畢竟這修士一進入了化神期後。是真的飛升傳說中地靈界了,還是另出了什麼變故。我們天南修仙界早就無人知道了。道友難道不想尋個究竟。”一旁的璿璣子,這時也忽然開口了

    韓立目中精光閃動不已,沉『吟』一會兒後,說出了幾句大出對麵二人意料的話語:

    “韓某若沒理會錯的話。兩位似乎非常想讓在下加入墜魔穀之行,不知能否告知緣由嗎?畢竟元嬰修士大有人在,何必一定要拉上在下。”

    這話一出口,南隴侯和璿璣子麵上神『色』一凝。接著『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南隴侯抿了抿嘴,苦笑了兩聲後,『露』出無奈的表情:

    “其實就是道友不問,在下也要提到此事的。那墜魔穀中除了禁製、空間裂縫等危險外,麵還有幾隻蠻荒古獸一直存活至今。其中一隻是早該滅絕的火蟾古獸。這隻火蟾雖然靈智未開,但活了不知多少萬年了,一身天麟妖火,厲害之極。據那蒼坤上人遺言所述。比我們元嬰修士的嬰火尚厲害數籌。而我當日見道友施展出來地藍『色』寒焰,竟能瞬間凝結元嬰修士的法體,遠非普通冰屬『性』功法可比。應該能克製這隻火蟾才對。”

    “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那隻火蟾擋在了你們入穀的路上?”韓立一愣之後,麵『露』古怪的問道。

    “這倒不是。而是這隻古獸和一具古修士的遺骸有關。這具古骸所在位置極其安全,附近既沒有上古禁製,也沒有空間裂縫出現在那。可偏偏那隻火蟾在其附近做了一個窩,正好在那遺骸附近。當年蒼坤上人也想打這具遺骸注意,但隻和那火蟾略一交手。就自知不敵地急忙退去。但就這樣還是受了火毒,差點沒能活著走出墜魔穀。”璿璣子也恢複常『色』的說道。

    “我明白了。兩位道友是想讓在下對付這隻火蟾。好趁機取寶。”韓立苦笑了幾聲,喃喃的說道。

    “對付火蟾獸,總比麵對上古禁製和空間裂縫安穩的多。隻要方法得當,再加上道友地冰屬『性』功法,完全不成問題的。況且又不是讓道友滅殺此獸,隻要將其引開,也同樣可以得到寶物的。隻要得到古修士的儲物袋,麵的寶物足夠我們分的了。”南隴侯有點興奮的補充道。

    “照兩位說法,隻要入穀後光是對付那隻火蟾,不『亂』闖其它區域話,應該還是較安全的。”韓立歪頭想了想後,不置可否地問道。

    “若是運氣好的話,遺骸的寶物也許就足夠了,自然無須另冒風險的。”南隴侯點頭,肯定道。

    “就算這樣,你們完全可以借助天極門勢力去做此事,以一門之力,總比我們三人單打獨鬥強的多了。我就不信,天極門內中找不到其他會冰屬『性』功法的修士。”韓立嘴角一翹,泛起似笑非笑的表情。

    “咳!看來道友還不知道北極元光的厲害,縱使我們三人擁有了兩儀環,但憑其威力也頂多庇護三人而已。就是再多一人,也力所不及地。至於天極門,道友更應該清楚了。經曆過了鬼靈門等人地事情後,本侯怎還會再輕易相信他人。就是韓道友,若不是在慕蘭草原時並未向我動手,並還在臨走時助了我一臂之力。本侯也不會找你合作的。”南隴侯原本無神地雙目,忽然寒光閃過,有些發硬的說道。

    “這麼說,南隴兄竟然較相信在下了。韓某真是倍感榮幸!”韓立聽了這話,未『露』出異『色』,隻是含笑不語。

    “韓道友,我二人已經將什麼事都交待了。道友是不是也該有所決定了。”璿璣子輕吐了口氣,然後盯著韓立,眼也不眨的問道。

    “兩位道友打算什麼時候去墜魔穀取寶,難道就在最近不成?”韓立沒有直接回答,反而多問了一句。

    “這倒不是,那墜魔穀的空間裂縫雖然大半開啟無常,但是每隔五十年,會有一段較穩定時期,足有一年之久。而在進慕蘭草原之前,我特意觀察過了一次。到下一個穩定期,最起碼還要三四年。在此之前,我們倒有足夠時間準備一二的。”南隴侯沒有遲疑的回道。

    “既然還有如此長時間,在下必須仔細斟酌一下的。這樣吧,在離墜魔穀空間穩定的前一年之前,在下會給兩位準確答複的。到時即使在下不去墜魔穀,還是會將兩儀環借給兩位。”韓立『摸』了『摸』下巴,終於心中計定的說道。

    聽到這種模棱兩可的答複,南隴侯二人自然不太滿意。

    但韓立也不會將話說死了,貿然答應一定去如此凶險的地方。

    畢竟他和這二人不同,南隴侯和璿璣子一看就是到了壽元將近的年紀,為了最後的機會,他們當然願意冒險一搏,而韓立則自恃年紀尚輕,是否同樣冒此奇險,實在有些躊躇,自然能拖就拖了。

    畢竟世事變幻奇快,等到時看看情況再下決定也不遲。

    好在韓立總算答應了將兩儀環到時肯定交予二人。這兩人倒也不好再強迫什麼。當即又聊了一些墜魔穀的事情後,韓立就識趣的開口告辭。

    結果在離開前,璿璣子交給了韓立一塊令牌。

    說隻要憑此令牌,就可讓任何一名天極門弟子聯係到他的。

    韓立沒有客氣的收下了此物後,就離開了地下石屋,回到了地麵上的雜貨鋪中。

    然後在中年掌櫃的恭送下,韓立走出了鋪子,站到了街道之上。

    他相信自己離開不久,那兩人也不會在此地久待的。

    特別是南隴侯身上重傷未愈,更急於找個安全之處療傷回複元氣。

    不過負傷如此之重,南隴侯恐怕很難在寥寥數年內就痊愈的。說不定元氣大損之下,掉落一層境界也可能的。

    韓立暗自搖頭的將此事暫時擱置腦後,不慌不忙的往住處而去。

    墜魔穀的事情離他還有些遙遠,到是慕蘭法士的入侵就在眼前。

    這可不是他可以一走了之,就能避開的事情。韓立心中思量著此事,漸漸遠去了。

    

Snap Time:2018-04-23 19:22:02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