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三章兩儀環


    第七百二十三章 兩儀環

    韓立單手把玩了下手中的玉簡,若有所思的思量了一會兒,手中青光一閃,玉簡不見了蹤影,然後他辨認了下方向,大步離開了此地。

    一連穿過大半的闐天城,韓立到了偏僻些的巨城一角,在一處看似普通的雜貨鋪前停了下來。

    在這件帶店鋪的大門上,掛著一個黑『色』的木製招牌,上麵寫著“玉和軒”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韓立打量了幾眼,緩步走了進去。

    麵不大,隻有間六七丈大的小廳,所賣的貨物也大都是符籙、原料之類的普通東西,一側還有一個小巧的偏門,直通向後堂之處。

    麵對大門的地方,有一名灰袍中年人坐在櫃台後麵,正看著賬簿似的一本小冊子。

    韓立神識在對方身上一掃,就看出此人修為極低,隻有煉氣期的境界而已,並且這位掌櫃相貌普通平凡,放到人群中絕對不會注意到的那種常人。

    中年掌櫃一見韓立走了進來,立刻滿臉堆笑的站起身來,急忙迎了過來。

    “前輩,想看些什麼,本店各種貨物應有盡有,絕對能滿足前輩的需要。”中年人口中說著所有店鋪掌櫃都會說的話語。

    韓立聽了微微一笑,手掌一翻,那塊綠『色』玉簡出現在了手中,直接塞到了中年人的手中。

    掌櫃一見手中玉簡,神『色』變了一變,連忙講玉簡一收,恭敬的問道:

    “請問前輩尊姓?”

    “韓!”韓立不經意的回道。

    “原來真是韓前輩到了,祖師早就說過前輩會來的,隻是沒想到來的如此之快。韓前輩請跟我來。”中年掌恭謹的說道,隨後一側身請韓立從那個側門進後堂去。

    韓立點點頭。不言語的走了進去

    有點出乎他地意料,麵竟是一個倉庫似的地方,全都是各式各樣的箱櫃,擺放在四周,將牆壁遮擋的嚴嚴實實。

    中年修士山前幾步,走到了一隻木櫃前麵,伸手在往一角輕輕一按,頓時另一側緊挨著的兩隻櫃箱自行分離開了。『露』出了一麵赤『裸』的牆壁。

    “因為害怕布下禁製,被一些偶爾進來的客人感應到,所以表麵的機關,都是用世俗地方法作出來的。”中年掌櫃一邊向前,一邊口中解釋道。

    韓立聽了神『色』平常,並沒有覺得有什麼意外。

    中年人用腳在牆壁前的一塊青石上一踩,牆壁發出了“嘎吱”一聲悶響後,緩緩分來。『露』出一個斜下陰森的通道出來。

    “麵晚輩沒有資格進去了,就需要前輩自行下去了。”中年掌櫃讓到一邊,一臉陪笑的說道。

    韓立眉頭一皺,神識往麵輕一掃,通道內有著若有若無的靈氣波動。非常微弱,再往深處仔細探查時,卻被一層禁製擋了下來。不過以韓立的陣法造詣,一眼就判斷出來。這隻是個簡單的靈覺遮蔽屏障罷了。雖然可以強行突破,但是麵地人肯定也會察覺到的。

    韓立有點躊躇起來。

    雖然他相信那天極門老者不會蠢到在闐天城眼皮底下,動什麼手腳。但是他也不想因為不知是敵是友之人的約見,一頭紮進一個不知深淺的封閉之處。

    就在韓立這稍一猶豫之際,麵的人絲毫猜到了韓立地疑慮,轉瞬間,忽然將阻擋韓立神識的屏障撤了去。

    韓立心中一動,知道對方為了取信於他故意如此的。

    當即也不客氣的。用神識將下麵情形重新探查個一清二楚,結果臉上閃過驚訝之『色』。

    “原來是他!這倒有點意思了。”

    韓立口中喃喃自語了兩句,沒有再遲疑,走進了漆黑地通道中去。

    中年掌櫃見韓立身形引入通道中不見了蹤影,這才重新將入口合上,又將箱櫃複原,才若無其事的回到前麵的廳堂去。

    通道很長,足通向地下數十丈處。顯然是為了保持隱秘『性』才故意如此的。

    韓立走了一會兒後。見到漆黑的前方一點白光閃動,知道到了出口。稍微快步幾下,走進了一個四方的石屋中。

    屋子很大,但空『蕩』『蕩』的,除了擺了幾個蒲團外,什麼東西都沒有。

    而麵對入口處,正有兩人盤膝坐在蒲團上,含笑望著韓立。

    韓立並沒有說什麼,而往屋子一角的蒲團上同樣盤膝坐下。

    “在下萬萬沒想到,竟是道友找我。能在這見到閣下,真出乎在下地意料之外。”韓立衝著其中一人輕笑的說道。

    而那人頭帶高冠,身穿藍袍,見韓立如此一說,不由得苦笑起來:

    “的確,就是本侯也覺得原本在劫難逃的。我和你分手後,本以為逃掉了。誰知竟被對方在身上施展了追蹤秘術,在慕蘭草原邊上,被他們追上了。但是天無絕人之路,後麵竟遇到了一隊尋找我們的高階法士,結果趁著混『亂』,總算僥幸逃了回來。對我出手的這幾人,以後自然會慢慢算賬的。”

    說道後麵,這位元嬰中期修士聲音中隱『露』狠厲之『色』。

    此人竟是當日被其他探寶修士追殺而遁的南隴侯,如今他臉『色』灰白,雙目無神人,氣『色』實在夠差,應該元氣大損不少。

    旁邊地一人,自然就是天極門那位約他而來地白袍老者了。

    “在那種情況下,南隴道友仍能脫身而走,在下佩服之極。不過,南隴兄不回洞府好好養傷,為何如此急著見我,甚至不惜讓這位道友派弟子『騷』擾在下的侍妾。這讓韓某有些不解了。”韓立臉上笑容一收,話語中隱隱透出不滿之意來。

    “!韓道友誤會了。本侯不得已才如此做地。道友是否知道,你現在情形和我差不了多少,都是那幾人必追殺之人。在下生怕道友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遭了暗算。這才出此下策的。而這位是在下的生死之交,天極門璿璣子道友。原本上次探寶,本侯也想請他一齊去的,可惜這位摯友恰好門內有事,沒有分身之術。”南隴侯先出言解釋了幾句,接著一指身旁的白袍老者介紹了一二。

    此時的南隴侯對韓立的態度,可和初見那會兒大不相同,話已經透著一種客氣異常的語氣。

    這自然是韓立一舉滅殺了一名元嬰修士,對他有了幾分忌憚的緣故。

    這時,白袍老者則笑了笑後,衝韓立一拱手,略帶歉意的賠禮道:

    “在下的手法的確有些得罪,還望韓道友不要見怪了。,才如此做得。實在多由得罪了。”

    “算了,既然事出有因。在下就不追究了。不過,南隴兄剛才所言,是因為我取走的那隻玉盒嗎?”韓立擺擺手後,忽然的問道。

    “道友所猜沒錯。據我所知,為了收買一同探寶那幾人,鬼靈門花了不小代價,對蒼坤上人進出墜魔穀路線圖和方法,幾乎勢在必得的。而韓道友手中恰好就有進入墜魔穀必須的物品之一。隻有和南隴兄手中的路線圖合在一齊使用,才能避過穀中絕大部分危險,有可能取到寶物的。”璿璣子神『色』一正,凝重的說道。

    “進入墜魔穀必須之物!你說的是那個黑『色』指環嗎?”韓立聞言怔了一下,但想起什麼似的緩緩說道。

    “兩儀環果然在韓兄手中,這真是太好了。”南隴侯精神一振,臉上竟升起一絲殷紅的說道。

    “兩儀環?” 韓立皺了皺眉,覺得好像在哪聽說過的。但略微思量一下,他猛然一驚起來,盯著南隴侯,有些驚疑的問道。

    “就是昔年玄黃老人用天外隕鐵,煉製而成的兩儀環?聽說此寶平常時候,絲毫神通沒有,但是一碰到北極元光時,則可『操』縱元光,殺人於無形。算是修仙界非常雞肋的一件法寶。”

    “韓道友果然見過識廣。不錯,就是此物。這兩儀環分為陰陽二環,陰環在身可不懼元光傷身,陽環在手才可『操』縱元光攻敵。而道友手中的就應該是陰環才是。當年蒼坤上人就是借助陰環,才僥幸穿過穀中的元光之地,得以全身而退的。而據我所知,雖然也有其它方法和寶物同樣可以避開北極元光,但不是必須大量修士布下防護大陣,就是其它寶物不知所蹤,已無法追尋了。”南隴侯冷靜了下來,給韓立解釋道。

    “道友的意思是……”韓立看著二人,心中卻暗自思量利弊的問道。

    

Snap Time:2018-04-23 23:18:20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