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二章初見玉符


    第七百二十二章 初見玉符

    令狐老祖聽完韓立這番話,眉頭皺了起來,一時不再說什麼,而是緩緩的拿起茶杯,咂了一口。

    “韓道友說的這些話語,老夫怎能不知道。但是我和道友不一樣。老夫在黃楓穀已經呆了千餘年,對其的感情遠非常人可比。自然不希望這邊一坐化,那邊黃楓穀就斷了傳承。看來,道友對名利之類的東西的確不動心。不過,道友若是肯答應繼承黃楓穀長老職位的話,老夫願意在坐化後將自身的一些家當相贈。麵不乏老夫多年收藏的重寶。對道友以後的修煉大有用處的。”令狐老祖突然大出韓立意外的說道。

    “道友的家當留給我?我若沒記錯的話,道友不是有門人弟子嗎!”韓立聞言,心中先是一跳,但下意識的眯了一下雙目,才平靜的問道。

    “我的弟子修為最高的才不過結丹中期修為,留給他們隻是招災引禍罷了。就是沒有道友出現,我也會將大部分寶物另行處理的,不會留在黃楓穀內的。”令狐老祖冷笑一聲,說道。

    韓立『摸』了『摸』下巴,沉『吟』起來。

    要說他對令狐老祖剛才的話語不動心,當然不可能的。但他同樣也很清楚,一旦接受了黃楓穀長老職位,恐怕馬上就會麵對六派和九國盟等一係列的棘手問題。這些事情可不是短時間內可以擺平的,況且作為黃楓穀唯一的長老,他固然大權在握。但同樣不會象在落雲宗如此逍遙自在了。

    更重要的是,還參雜了南宮婉和掩月宗的一些難以麵對的問題。

    “多謝道友美意了。韓某還是覺得加入黃楓穀之事不要提了。”思量了好大一會兒,韓立還是搖頭的拒絕了。

    令狐老祖聽聞此言,並沒有動怒,隻是臉上滿是無奈之『色』。

    “如此條件道友都不願答應,看來韓道友是真心不想趟我們六派的渾水了。若是這樣地話。我就將條件改動一下如何。”令狐老祖歎了口氣後,說道。

    “如何改動!”韓立神『色』一動,好奇起來。

    “這樣吧,道友無須做我們黃楓穀的長老,但是我付道友三件重寶,換取道友在有生之年對黃楓穀相助三次如何。當然這種援手隻限於道友力所能及的範圍。”令狐老祖苦笑的說道。

    “在能力範圍內,出手相助三次。這個條件不算過分,我倒可以答應的。”對於這個令狐老祖的這個要求。韓立略想了想,就很快的點頭應下;餓。

    令狐老祖臉帶『露』出的一絲笑意,隨後伸手從腰間『摸』出了三樣東西來,放到了桌上,竟似早已準備好地一樣。

    韓立沒有說什麼,目光落在這三樣東西上,稍打量了一二。

    一件藍濛濛的晶亮小盾,一個紅『色』玉瓶。一張烏黑的玉佩般東西。

    韓立沒有客氣,先拿起那麵藍濛濛的小盾。

    小盾一入手中,溫軟的,輕輕的,猶若無物一般。這讓韓立吃了一驚,仔細凝望之下,以他如今的見識,竟不知是用何種材料煉製而成。

    “這是我早年得到的一件古寶。跟隨我時間不短了,我叫其為“藍光盾”。此寶神通不小,尤其在麵對火屬功法『性』攻擊時,更是神妙之極。你以後一試就知道我所言不虛了。”令狐老祖望著韓立手中地盾牌,隱『露』一絲不舍的說道。

    韓立單手在盾麵上撫『摸』了一二,就將此物放回了桌上,但心知此寶的確不同尋常,對方應該沒有虛言的。

    接著。他拿起了那個紅『色』玉瓶。

    “瓶中是我當年獨身一人潛入慕蘭草原深處,滅殺了一隻七級鐵翅雕妖獸,猜得到的一隻妖獸內丹,可算是珍稀之極地材料了。不論是煉丹還是另作他用,都用途不小的。”令狐老祖見此,又介紹道。

    “七級妖丹!”韓立一聽這話,麵上絲毫神情未『露』,但心歎了一口氣。

    雖然七級妖丹在天南算是罕見異常的東西。但對他來實在是個雞肋般的存在。

    於是他一笑地略微打開『藥』瓶。瞅了一眼,就將瓶蓋重新蓋好。隨手放回了原位,目光最後落在了最後一件東西上。

    但這次,那令狐老祖卻詭異的笑了笑,並沒有主動開口介紹什麼。

    而韓立卻目光閃動的凝望這酷似玉佩的東西,一語不發。

    “這莫非是上古修士煉製的玉符?”韓立凝望了一會兒,有些不太肯定的終於開口道。

    令狐老祖聽到韓立此言,臉上一絲訝『色』閃過。

    “韓道友以前見過此類玉符?據老夫所知,這種上古時期特有的符籙,在天南早已經失傳許久了。本地的修士更沒有幾人知道地。”老者好奇的問道。

    “隻不過偶爾認識一位知道此事的道友,聽其說過一些罷了。”韓立微微一笑,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張玉符是老夫九死一生的一次冒險中得到的。此物絕對非同小可,雖然我至今沒掌握使用此物的正確方法,隻能發揮出玉符的一點點威能罷了。但就是如此,玉符地神通也怕地嚇人,我曾經數次用此物擊敗過強敵。應該是精通符道的哪位古修,精心煉製地精品。”令狐老祖一邊說著,一邊衝桌上的黑『色』玉符一招手。

    那玉符“嗖”的一聲,被老者吸到了手中。然後口中幾句古澀低沉的咒語聲發出,接著手一揚,玉符化為一團黑光,接著冰寒刺骨的陰風吹過,一隻妖異的黑紅大手,驀然浮現在了令狐老祖頭上。

    此妖獸烏紅發亮,五指展開,足有數尺許大小,並不時有黑『色』陰火閃動,一股莫名的陰森之氣,隨著此怪手的出現,充斥著整個酒館。

    韓立麵上一驚,心中一凜。

    “這是我得到此玉符後,鑽研了數百餘年才能使用的唯一神通,用它所化的玄化鬼手,除非至陽至剛的之類的寶物,幾乎無物不抓。而隻要被它抓住,稍次些的法寶古寶,立刻神通盡失,乖乖就擒。頂階的寶物,也會靈『性』大失,威力大減。”令狐老祖一邊說著,一邊神念一動之下,黑『色』大手突然暴漲倍許,向附近的一張木桌輕輕一把撈去。

    黑『色』陰火無聲無息的一掃而過,那隻木桌尚未接觸就瞬間就化為無有,仿佛從來沒有過一樣。

    見到此幕,韓立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東西看起來有些像魔道分神化形攻敵的玄妙神通。但黑手乃是出自玉符之上,自然就沒有了分神受損的後顧之憂,而看那陰火詭異的樣子,應該另有其神妙之處。

    “此玉符肯定還另有其他神妙之處。可惜我時間不多了,是沒有機會參悟此秘密了。道友年紀輕輕,倒還大有希望的。不過符內所含的威能已用去了大半,韓道友以後要仔細使用了。”令狐老祖說著,衝那黑手一點指,大手重新化為一道黑光,飛回到了桌麵行,顯出了玉符的原形。

    韓立臉上含笑,但對最後一件玉符很感興趣。

    就算此符籙不像令狐老祖說的這般厲害,是他也可以從這張上古符籙中,另行參悟古修士的符道心得來。這對他以後的幫助肯定不小的。

    於是韓立看令狐老祖都介紹完了,當即袖袍往桌麵風雲流水般的一拂,三樣東西頓時消失不見。

    但桌麵上卻多出了三麵白玉晶瑩的陣盤出來。

    “這三麵陣盤都是我親手煉製的法器,別人無法仿冒的。以後黃楓穀在道友坐化後,真遇到了什麼我可以解決的麻煩,我自不會推辭的的。”韓立抬首望著令狐老祖,冷靜的說道。

    “好,有韓道友這句話就行了。我也算為身後的事情盡力了。”令狐老祖笑了笑,坦然的說道。

    不過既然談完了正事,韓立也沒有在此多待的意思。當即起身告辭了。

    令狐老祖也沒有多加挽留,客氣了幾句,就目送韓立下了樓梯,不慌不忙的離開。

    然後他臉上笑意一收,盯著桌上的茶壺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韓立離開了茶樓後,並沒有馬上返回住處,而是抬首看了看天『色』,隨意找一僻靜角落取出先前天極門白袍長老給他的玉簡,用神識仔細掃視了一遍後,臉『露』一絲遲疑之『色』。

    

Snap Time:2018-04-23 23:27:58  ExecTime: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