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一章令狐之邀


    第七百二十一章 令狐之邀

    “雖然韓道友所說大有可能,但畢竟還是猜測之言。所以除了元嬰期同道外,諸位還是將今日商議之事暫時保密,以免引起不要的混『亂』。不過,若是慕蘭人真決心要和我們大戰一場的話,對方最高級別的神師肯定也會出動的。這些元嬰後期的法士,不是我們這些人能對付的,我會通知敝盟的魏無涯長老,看看能否讓三大修士聚齊,好應對此事。”戚夫人思量過後,也開口建議道。

    “戚夫人所說有理,事不宜遲。我等回去後,就馬上就給門內傳信吧。”一名麵目有些愁苦的枯瘦老者,點點頭,表示讚同的說道。

    其他修士也知道事關重大,也沒有意見的紛紛同意。

    接下來,眾人又議論一些相關的細節,並決定先派出一批援兵拖延下慕蘭人的推進速度,好給天南各大勢力整備人手的時間。

    然後眾才結束了此次殿議,匆匆的開始離去。

    韓立和呂姓修士、火龍童子並肩而走的,但剛走出殿堂大門時,忽然神『色』一動,眉頭皺了一皺。

    “怎麼,師弟有事?”呂姓修士扭頭看見韓立這般神情,不由得有些驚訝的問道。

    “沒什麼。有位故人想見見我,恐怕要去應付一下了。師兄和藍兄先走吧。小弟去去就回!”韓立雙眉一挑,但馬上若無其事的說道。

    “嗯。韓師弟自行其事就是了。我先回去給天道盟的同道說下此次商議之事,再將消息傳回給師兄。看看我們天道盟各派,倒底如何處理此事。”呂姓修士點點頭,笑了笑後說道。

    火龍童子卻嘴角翹了下,臉上『露』出笑嘻嘻之『色』。

    韓立見此拱了拱手,就向另一方向緩步走去,似慢極快的漸漸遠去。

    呂姓修士出了大殿門口後。走了沒幾步,就向韓立消失方向望了一眼。

    “怎麼,呂兄有些擔心?”旁邊的火龍童子看到此幕,似笑非笑的問道。

    “擔心,有何擔心的?”呂姓修士心中一動,但麵上不動聲『色』地反問道。

    “在下不說,呂兄自己也應該猜到。這位韓道友以前出身黃楓穀。而令狐老怪似乎和貴師兄一樣,都是壽元將盡之人。現在黃楓穀除了令狐老怪外。並沒有第二位元嬰修士,恐怕令狐老怪早就心急如焚了吧。畢竟若是小宗派也就無所謂了。但像黃楓穀這般大的門派,若沒了元嬰修士坐鎮,不但會一蹶不振,就是出現滅門之禍,也是大有可能的。而剛才分明有人傳音給韓道友,若不是令狐老怪,才是怪事了。”火龍童子一撇嘴的說道。

    “藍兄如何知道韓師弟昔日出身的。在下好像沒有和道友說過此事吧。”呂姓修士沒有直接回答,反而沉『吟』了一下,反問道。

    “這何必要呂兄相告,貴宗內突然出現了一位如此年輕的新進長老,我們古劍門自然要調查一番了。又不是什麼隱秘之事。一查就知了。”童子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坦然的相告。

    呂姓修士聽到火龍童子如此一說,倒不好就此說什麼了,但思量了一下。還是搖搖頭地說道:

    “韓師弟去見往日的舊人,不是什麼奇怪之事。他當初若想回黃楓穀,自然早就回去了。何必才等到今日!”

    “話是如此說沒錯。但是那令狐老怪可老『奸』巨猾,既然肯邀韓道友去,自然有幾分打動其的把握才是。”火龍童子卻不以為然的講道。

    呂姓修士默然了下來,半晌後,臉上終於『露』出一分憂之『色』,並長歎了一聲。

    “一切隨緣吧。若韓師弟真要回黃楓穀。我和師兄還真能綁住他,不讓其回去嗎?”他苦笑著說道。

    ……

    這時,韓立正走在一處有些偏僻的小街上,不停向左右打量著什麼。忽然他身形一頓,目光落在一處兩層閣樓上。

    此閣樓不算太高,隻有六七丈左右,在門前有個小幡,上麵寫著一個巨大的“茶”字。

    這竟是一處茶樓。

    而在樓外正站著兩名築基期的黃衣男修。正望向韓立。

    韓立微微一下笑。就走了過去。

    “見過韓前輩,師祖正在麵恭候前輩呢!”這兩人一見韓立過來。立刻恭敬的束手說道。

    “知道了!”韓立點點頭,不動聲『色』地走了進去。

    整間閣樓靜悄悄的,似乎空無一人的樣子。

    韓立略猶豫一下後,就上了二樓。

    結果一『露』頭,就看到二層除了一人外,同樣冷清之極。

    而唯一端坐之人,身著黃袍,臉『色』焦黃,正是在大殿中才剛剛分開的令狐老祖。

    他此刻坐在二層正中間的一張八仙桌邊,端著一杯清茶,正慢慢品味著。

    韓立目光閃動了幾下,沒有遲疑地走了上來,幾步到了令狐老祖對麵,默不做聲的穩穩坐下,身前同樣有一個早已準備好的青『色』茶杯。

    令狐老祖沒有說什麼,而是單手一招,桌上放著的一個沏好地茶壺,輕飄飄的浮起,壺嘴一低,給韓立身前的茶杯穩穩倒上了半杯。

    然後茶壺又自行飄落桌上。

    “這間茶館自製的靈茶倒也不錯,不訪先品嚐一二。”令狐老祖微眯著雙目,看了韓立一眼後,緩緩說道。

    韓立一笑,沒有反對的將眼前茶杯拿起,稍望了一碧綠清澈茶水。

    “果然不錯,比一般靈茶的確高上一籌。”韓立品了一口後,神『色』如常的說道。

    “!看來韓道友也是喜歡品茶之人。老夫約道友到處聚會,倒是來對地方了。”令狐老祖將茶杯輕輕放下,悠悠的說道。

    “閣下約韓某來此,不是隻為讓在下品嚐此處地靈茶吧!有什麼話,就直說吧。”韓立沒有多繞圈子的意思,平靜的說道。

    這位令狐老祖,顯然早已認出他了,而他也隱隱猜到了對方約他的用意。

    “既然道友如此『性』急,在下也不兜圈子了。不知韓道友,願不願重新回到黃楓穀擔任長老一職。”令狐老祖不慌不忙的說道,仿佛隻是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樣。

    “回黃楓穀?”韓立心臉上絲毫異『色』不『露』,隻是低首看著手中的茶杯,麵無表情的沒有說什麼。

    “當年事情無論對錯。老夫都不想多說什麼。隻是告訴韓道友,在下壽元沒有多久。頂多再過二十年,老夫就要坐化了。隻要閣下肯回去,這黃楓穀其實就是道友地。閣下不會因為當年地一點小事,就懷恨至今吧!”令狐老祖目中精光一閃,緩緩說道。

    “往日之事韓某早就不在意了。我若處在道友的位子上,說不定也會如此做地。但是如今在下已經加入了落雲宗,並沒有改投貴穀的意思。令狐道友還是另找其他修士吧。”韓立抬起頭來,盯著令狐老祖,搖頭的講道。

    “老夫自然知道,你如今就在落雲宗。但是落雲宗如今還有兩位長老早。你在那豈不處處受製,哪有獨掌大權來的痛快。”令狐老祖冷笑一聲,說道。

    “我想道友弄錯了一件事情。在下並不是為了弄權才加入什麼宗門的。韓某隻是想找一處合適的修煉之所罷了。對執掌什麼宗門大權,並沒有興趣的。”韓立抿了抿嘴唇,嘴角泛起若有若無的譏諷之『色』。

    令狐老祖聽到這,眉頭皺了一皺,但隨後就回複如常了。

    “韓道友想必還不明白,掌握一派大權對修煉上的助益有多大。不但珍稀靈『藥』、材料不用你費心去找。你在修仙界的地位也會因此截然不同。況且,就算你真的一點興趣沒有。但你就不念一點昔日的師門之情。要知道,在黃楓穀中還有眾多你以前的同門。若是沒有元嬰期修士坐鎮的話,本穀很可能會一夜之間,就被其他宗門聯手滅掉。他們的下場,就可得知了。”令狐老祖開始動之以情了。

    “靈『藥』,材料,我在落雲宗做長老,同樣不缺這些東西。至於修仙界的地位等虛名,在下更不會在意了?至於宗派的起落,原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就是那些傳承久遠的門派,還不是大部分斷絕了傳承,就此消失了。至於昔日的同門,各有各人的造化,在下更不會過問的。”韓立淡然一笑後,沒有一絲被說動的意思。

    

Snap Time:2018-04-27 12:50:22  ExecTime: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