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二十章殿議


    第七百二十章 殿議

    令狐老祖看到韓立時,神『色』如常,沒有一絲異樣『露』出,不知是沒有認出昔日的一介築基期弟子,還是心機夠深沉,可以做到喜怒不形於『色』。

    韓立目光一轉。

    除了這幾人外,在大殿正中間位置的,坐有一名紫臉膛的老者和一名雍容華貴的宮裝美『婦』。

    韓立神識稍一探測二人時,心中一凜。

    這兩人都是元嬰中期的修為,應該就是九國盟的主事之人了。

    就在韓立掃視殿內眾修士的同時,殿內其他修士也同樣打量著這名新進大殿的青年。

    大部分人顯然對韓立容貌的年輕,略感驚訝。畢竟適合男修,還可以永駐容顏的功法,的確不太多見的。

    “韓師弟,你終於來了。入做吧。我們正和吾宗主等人在商量慕蘭人的事情。”呂姓修士含笑的招呼道。

    一旁的火龍童子也麵『露』一絲笑容,和善的點點頭。

    韓立平和的笑了笑,向殿內其他修士略一拱手,就坐在了呂姓修士旁邊的木椅上。

    “這位是落雲宗的韓道友吧。在下貝葉宗吾鵬。我等從呂兄口中得知,道友竟然二百多年時間就進入了元嬰期,真是我們天南修士中的奇才。說不定,大道真的有望可成呢!”紫臉修士等韓立安坐後,就衝韓立一笑的說道。

    雖然韓立現在修為還低其一籌,但論潛力,他可不敢輕視的。

    “吾宗主客氣了。在下隻是僥幸才進入元嬰期的,哪敢談論什麼大道可成的事情。”貝葉宗可是九國盟中和化意門並列的另一大派,韓立不敢托大,客氣的謙遜幾句。

    不過說完這話的同時,韓立目光在老者旁邊地中年美『婦』身上略一掃過。

    既然這紫臉老者是貝葉宗的宗主。那這位美『婦』十有八九是化意門的修士了。

    果然韓立心念才如此轉動一下,吾鵬輕咳一聲後,就說道:

    “這位是化意門的戚夫人,和吾某暫時負責九國盟事務。另外幾位道友是……”

    老者將殿內其他修士,全都一一給韓立介紹一二,介紹到黃楓穀的令狐老祖時,這位老祖麵無表情的回應一下,沒有什麼特殊的表示、。

    韓立心中微動。但同樣麵『色』如常的一點頭而已。

    介紹完眾人後,吾鵬才神『色』一正起來:

    “韓道友來地正是時候,我等正在商量法士勢大,遠超乎原先預料之事。聽說前方的餘長老他們又大敗了一場。甚至有兩地要處的禁製大陣,都被對方驅使巨獸強行破掉了。我們死傷了不少修士的。甚至暗影宗的桓道友還戰死在了此役中。這已是和法士開戰以來,隕落掉的第二位元嬰期同道了。可見這次慕蘭人來勢洶洶。奔盟迫切需要諸位同道大力協助一二了。”

    聽這位貝葉宗此番慎重的言語,眾修士臉上的笑容全收斂了起來,一絲凝重地氣息立刻出現在了大殿中。

    “吾宗主。此事我們也收到了一些消息。畢竟在前方和法士作戰的,也有我們各派在貴盟輪值的弟子。但是風道友隕落的具體情形,我等還真的不甚清楚。吾兄能否詳細講一下此事。要知道如此短時間,就連連折損元嬰修士實在有些不可思議。難道對方高階法士如此早就大批出動了。“”一位綠袍鳩麵地老者,陰沉的問道。聲音有些嘶啞。

    韓立聽到此言,多看了此人幾眼。剛才聽吾鵬介紹,這位是魔道禦靈宗的一位長老。不知道和柳玉和菡雲芝是什麼關係。

    “對方高階法士是否全部出動,我倒沒有收到此消息。但是風道友和先前隕落的鋅道友全都是在和對方一對一交手中陣亡地。並沒有遭到圍攻。”吾鵬聽到綠袍老者此言,麵帶古怪之『色』的說道。

    “不可能。即使麵對元嬰中期法士落敗,逃命還是能夠做到的。難道出手的是慕蘭人中的神師?”綠袍老者聞言,驀然一驚道。

    “不是,隻是兩名元嬰初期法士。但是這先後出手的兩人,有點古怪。不但靈術威力奇大,遠超同階法士,而且使用一種古怪之極的寶物。兩位道友大敗後元嬰剛一出竅。就被對方用此寶困住。甚至無法使用瞬移神通,這才隕落掉的。”吾鵬似乎早料到會有人問起此事,歎了一口氣地講道。

    “元嬰無法使用瞬移,哪是什麼寶物。是古寶還是法寶?”一人聞聽此言,倒吸了一口涼氣,有點不信絲的問道。

    包括韓立在內的其他人聞言,也為之『色』變。

    要知道元嬰修士之所以很難隕落的原因,就是因為元嬰出竅後。就可以施展瞬移的逃之夭夭。如今竟出現了可以克製此神通的寶物。怎能不讓這一幹修士人人大驚。

    “具體是何種寶物,前麵觀戰的本盟弟子也不清楚。隻是說那兩人一揚手。就一道黑紅之光,來去無蹤,防不勝防。而且……”吾鵬沉『吟』了一下,麵現猶豫之『色』。

    “吾宗主,事到如今,還有什麼不便明言的?”綠袍老者見此,麵『露』不快神情。

    “吾兄不是不便明言,而是覺得有點不太可能。所以才吞吞吐吐地。此事就由妾身來說下吧!”化意宗地戚夫人展顏一笑,突然出口替吾鵬解圍起來。

    兩者皆屬九國盟宗門,她自然要幫襯一點了。

    韓立聽道這,心中好奇心大起。

    殿內其他人也都差不多,皆打起精神的注視著戚夫人下麵地言語。

    “事情是這樣的,前麵觀戰的一些弟子發現, 那兩名元嬰期法士,相貌非常古怪,似乎還直接吸食戰死之人的生魂,而且無論法士還是修士,皆不放過。故而吾宗主有些懷疑那兩人並非人類,而是什麼異類所化。但這二人身上並沒有明顯妖鬼之氣出現,那些弟子也無法做出準確判斷。但說起來,這次法士中突然多了這麼幾頭厲害異常蠻荒巨獸, 應該也和這些陌生法士有關吧。因此我們懷疑慕蘭人可夠勾結其他勢力,所以才能大舉進犯我們天南的。”戚夫人輕歎一口氣的講道。

    “異類!夫人指的是可以化形的妖獸?”一聽戚夫人此言,殿中之人全都大吃一驚,驚駭之餘,令狐老祖沉聲問道了。

    “應該是吧。不過即使不是妖獸,也是修煉一些妖鬼之道的邪修。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情願碰上的還是妖獸,否則就更麻煩了。”吾鵬臉『色』陰沉的說道。

    “這個消息,吾宗主是什麼時候得到的。”一直沉默不語的韓立,神『色』一動的緩緩問道。

    “此信息是隨著上次的戰報,一齊傳過來的。韓道友此問,是何用意?“吾鵬怔了一怔,撚了下頷下的長須,有點奇怪起來。

    “沒什麼。我隻是覺得不管那些陌生法士是人是妖,但是既然敢肆無忌憚的如此早就出手了,也不怕我們識破他們的身份,看來慕蘭人不會像以前那樣打持久戰了。多半會雷霆一擊,尋找我們修士主力,一舉定勝負的。難道慕蘭草原出了什麼大變故了。”韓立一托下巴,若有所思的講道。

    一聽韓立這分析的言語,吾鵬和戚夫人臉『色』大變,震驚的互望一眼。

    其他修士也同樣心中一沉。韓立所說意思,他們這些老怪物們自然都明白的。

    以前慕蘭人的多次入侵,打的都是持久戰,基本上每次大戰短則持續年許,多則綿延十餘年。

    無論九國盟修士,還是慕蘭法士,雙方都極力避免一次『性』主力決戰的出現。

    因為如此做的話,不是一方徹底被滅掉,就是雙方兩敗俱傷,而基本上還是後者居多。

    天南修士和慕蘭法士都無法承受如此沉重的元氣大損。

    特別是慕蘭人是由眾多部落組成,天南修士也是大大小小宗門聯手,雙方都無法做到齊心的。

    但現在看慕蘭人如此氣勢洶洶的來勢,的確大異於以往的入侵。

    再加上那些蠻荒巨獸和詭異法士的出現,怎麼看,怎麼都是慕蘭人那麵起了什麼變故似的。

    “韓兄所說有理,看來慕蘭人的確有些不對勁。不能馬虎大意了。必須天南所有宗門都動員起來,馬上就要派上第二批援軍過來。否則萬一被慕蘭人各個擊破,那就糟糕了。希望幾位同道回去後,向各個宗門說明此事,必須抓緊行動。單憑我們一盟之力,是支撐不了多久的。”半晌之後,吾鵬苦笑一聲,沉重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9 08:26:26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