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九章天極門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極門

    “你和呂師兄都沒有按約定離開這,我能不回來嗎?”韓立歎了口氣,有點無奈的說道,但隨後多瞅了慕沛靈幾眼後,他又輕笑了起來:

    “不過,我還真沒想到,你竟然在此期間突破了瓶頸,進入了築基後期。還真是可喜可賀之事!”

    “妾身半月前,才僥幸突破的。這要多虧公子的丹『藥』之功。否則,沛靈無論如何也不會如此短時間進入到此境界的。”慕沛靈也興奮異常,說話間花容更顯嬌豔嫵媚。

    韓立看了心神為之一晃,但隨後『摸』『摸』鼻子的心境又回複如常。

    “你和呂師兄未離開這,是不是因為慕蘭法士入侵的緣故。”韓立不置可否的隨意一問。

    “公子已經猜到了。我和古前輩的確原本是打算等交易會一結束,就回去的。但誰成想交易會末尾時,就傳來了法士入侵的消息。古前輩作為天道盟在闐天城的元嬰修士,不得不留下和其他勢力商議一些對策,妾身也就滯留下來了。”慕沛靈微咬紅唇,小心的說道。

    “如此說來,的確不怪你們。不過古師兄他如今……”韓立正繼續問下去時,忽然麵上微『露』詫異之『色』,一下停下了口中的問話。

    慕沛靈一怔,尚不明白韓立用意時,忽然閣樓禁製外傳來一年輕男子的大叫聲。

    “慕道友,在嗎。在下白書君,請慕道友出來一見。”

    “這人是誰?你最近認識的!”韓立神識向外一掃之下,就發現了一名相貌儒雅的結丹期青年,正站在禁製外麵向閣樓平靜站著,不禁若有所思的淡然問道。

    慕沛靈聽到這男子聲音的那間,臉『色』就瞬間白了一下。此刻聽到韓立一問後,急忙開口解釋道:

    “公子別誤會了。這人是天極門一位長老的門下弟子,前些天無意中見到我,就一直糾纏不休。我已經說了自己是公子的侍妾了。可這人還是緊追不舍。我這就將其趕走。”

    “有這樣地事情?呂師兄知道此事嗎?”韓立雙眉一挑,神『色』淡淡的問道。

    “我對呂前輩說過此事了,可呂前輩似乎認識那位天極門長老,而且還有些顧忌的樣子。讓我暫時先虛以應付一下的。要一切都等公子回來再說。”慕沛靈見韓立並沒有動怒,心暗送了一口氣回道。

    “哦!天極門。不是正道盟四大派之一嗎?怪不得呂師兄如此小心了。不過,一位小小的結丹期修士也敢如此放肆,膽子似乎太大了一點。你跟我下去一趟,看看這位小輩倒底是何用意的。”韓立默然了一會兒後,忽然冷笑的說道。

    “遵命,公子!”慕沛靈一怔之後,恭敬的答應一聲。

    韓立這時不言語地悄然出了屋門,向樓下走去。慕沛靈香風一起。婀娜的緊跟其後。

    “慕道友,你總算……,咦!前輩是……”見閣樓中有人走出來,那自稱白書君的青年原以為是心儀的女子,但一見韓立時先是一怔。接著看出了韓立修為深不可測,立刻神『色』一變的問候起來。

    而這時,慕沛靈也從韓立身後轉出出,緊挨著韓立站在一側。

    白姓青年見到此景。若有所悟的神『色』變了數遍。

    “你是天極門弟子,韓立臉『色』一沉,衝青年聲音不客氣問道:

    “不錯,晚輩是天極門魯長老門下。前輩莫非就是韓前輩了!”白書君倒也真有些不同凡響,即使麵對韓立這位元嬰期修士,臉上慌『色』也隻是一閃而過,隨後就彬彬有禮的問道。

    “說吧!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什麼糾纏我的侍妾不放。做這種不用大腦地事情,應該有其他目的吧。”韓立聲音冷冷的。

    而慕沛靈聽到此話。玉容上『露』出了一絲愕然之『色』。

    “前輩明見!其實是家師想要見前輩一麵,但又見韓前輩一直杳無音信,才讓晚輩如此做的。不過,在下也是真心喜歡慕道友的。前輩若是肯成全晚輩,晚輩一定感激不盡地。”白姓青年笑了笑後,文縐縐的說道。

    “感激不盡,我要你的感激何用。不要白日做夢了。韓某侍妾可沒有讓人的習慣。倒是我和你們天極門沒有交往過,為何要找我出來。”韓立眼睛一眯。朝一側地無人處。似看非看的瞅了一眼,麵現詭異的一笑。同時身上放出衝天的驚人靈壓。

    白姓青年麵『色』大變的“”倒退數步,接著雙肩一沉的猶如泰山壓頂一般,雙膝一軟的就要直接跪下。

    他心中大驚,急忙想抗拒巨力幾下,但身子顫抖幾下後,還是身形一矮。

    就在其似跪未跪之際,突然一道白影從一側驀然冒出,然後一閃即逝到了白姓青年之前,並將一隻手掌在其肩上輕輕一拍。

    頓時原本要下跪的白書君,壓力驟減,一下又站了起來。

    這是一名頭發灰白地白袍老者,慈眉善目,五官端正。在韓立注視他的同時,老者也微微一笑的衝韓立說道:

    “韓道友莫要動怒,其實事情是老夫讓小徒如此做的。否則在下至今無法相見道友的!”

    “閣下如何稱呼。為何要見在下。韓某沒記錯的話,似乎第一次和貴門打交道的。閣下更是從未見過。”

    一見白袍老者現身出來,韓立身上的靈壓頓時一散而空,同時神『色』瞬間恢複如常。仿佛剛才一切都未曾發生過一樣。

    “!老夫魯衛英,添居天極門長老職位。至於要見道友原因,在這不太方便細將。若道友想知道根由地話,今晚就到此處一聚吧。到時韓道友自然知道詳情了。”這位魯長老毫不動怒,隨後單手一揚,一塊早已準備好地綠『色』玉簡飛『射』而來。

    韓立麵部表情的大袖一甩,一片青霞飛出,將玉簡席卷進了袖中。

    神識朝袖中之物,略一掃過,地確麵有個地址似的。

    韓立沒有細看,抬首想說些什麼時,那天極門老者卻直接雙手一抱拳,帶著白姓青年飄然而去。

    他眉頭緊鎖起來。

    對方如此神兮兮的,似乎知道些但又誤會些什麼。仿佛錯以為前一段時間,他一直就在闐天城,還故意隱身不見的樣子。

    韓立『摸』了『摸』下巴,一時也有些『摸』不清頭腦,故而也沒有再出手攔截。但思量一下後,就帶著慕沛靈返回了閣樓內。

    “古師兄現在何處?”韓立一進入閣樓內,就平靜的問道。剛才之事絲毫不提,仿佛瞬間就忘置了腦後。

    “聽說前方戰事再次吃緊,古前輩前去和他們商量對策了。”

    “商量對策,在什麼地方?”韓立有點興趣的問道。

    “就在闐天城的議事大殿。聽說隻要修為到了元嬰期的各大勢力修士,都可以參加的。公子莫非想去看看?”慕沛靈輕聲的說道。

    “議事大殿?”韓立喃喃的說道,但腦海中已經浮現出了建在闐天城中間位置的一處巨大殿堂。那附近禁製重重,應該就是所謂的議事大殿了。

    “好,我正想了解下法士的情況。先去那看看再說了。你在這待著,不要隨便出去了。”韓立心中早有定計,一知道那位古師兄的下落,當即囑咐此女了幾句,就離開了閣樓。

    所謂“議事大殿”,其實修建在城市正中間位置上的一座巨大高台之上,惹眼異常。

    但除了有關九國盟生死存亡的大事外,這處建築一般隻是個象征意義的處所,很少有人會來。

    但隔了百餘年,慕蘭人再次入侵的消息傳來後,九國盟高層毫不猶豫的開啟了此巨殿,並召集其他勢力修士一同議事。

    畢竟這一次法士來勢洶洶,似乎光靠九國盟一家,很難抵擋的樣子。

    韓立到了議事大殿前時,把守在門口的守衛一看出韓立修為,並詢問了姓名後,就立刻向麵通稟了一聲。

    韓立很輕鬆的就獲得了進入的允許,然後在一名修士恭敬的帶領下,進入了大殿中。

    在殿中議事的元嬰期修士不算很多,隻有十幾人的樣子,這遠遠低於韓立的想象。

    不過,他在略一細想也就明白了。

    雖然這闐天城聚集了眾多元嬰修士,但是大部分都分屬於幾大勢力的,自然無須都到此了。隻要派幾名代表即可。

    那位呂長老就坐在左側的一張椅子上,正含笑望著他。緊挨著的一位他也認識,竟是火龍童子。

    至於其他的人,除了一位黃袍老者外,他就陌生的很了。

    而韓立多看那黃袍老者兩眼後,心中不禁歎了一口氣。

    這老者正是昔日黃楓穀的令狐老祖!

    

Snap Time:2018-07-19 21:49:39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