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七章指環


    第七百一十七章 指環

    南宮婉的赤紅圓月顯然有些追之不及,黑白長虹劃出一道長弧,就瞬間到了大廳頂部,狠狠的向一擊。

    “砰”的一聲悶響,紅光一頓之下竟沒有洞穿而出,隻有一些石屑飄然落下。

    冰冷女子一怔,尚未明白怎麼回事時,就隻見頂部光芒一閃,一群群的三『色』飛蟲從上麵飛躥而出,然後一聲嗡鳴後,飛快往中間一聚,一麵三『色』巨盾出現在了那。

    冰冷女子心一驚,不及多想的單手一晃,手指間多出一張銀紋符籙出來。

    南宮婉在下麵看到此幕,自然知道她這位師姐的打算。當即玉容一沉,也不問那輪回神光,反而單手往腰間一模,一麵紅濛濛的小旗就出現在了手中,毫不遲疑的往腳下地麵猛然甩出。

    “滋溜”一聲,這麵小旗化為一股紅煙飛快鑽進了地麵之中。

    冰冷女子此刻玉手一揮,激發了手中符籙的神通,被一團黃濛濛光華包在了其中,流星趕月般的往上麵一衝。

    “噗嗤”聲傳來,黃光若無物般的洞穿巨盾而過,直接遁向了後麵的廳頂。

    但幾乎與此同時,南宮婉咒語聲出口,同樣發動起了洞府中的隱秘禁製。

    整間大廳紅光一閃,一層紅光耀目的光幕浮現在了牆壁上,就連屋頂和青石地麵也同樣閃耀不止。

    紅光似乎正是那冰冷女子所化黃光的克星,其一撞到光幕上非但沒能馬上遁出而走,反而黃紅光芒一交織後,如同磁石一般,大片紅光一下蜂擁而上,將黃光團團包裹在了其中。

    南宮婉師姐心中大駭,但她也是見多識廣之人。心中略一思量,就立刻知道這是何種禁製了。

    當即黃光中的她臉『色』凝重的手指一彈,一道冰寒刺骨的白『色』劍芒脫手『射』出,並在外麵一回轉之下,紅光立刻七零八起來了。

    冰冷女子大喜,黃光一閃,人就從紅光中破禁而出,直接遁入了廳頂中。

    但誰知其身形方進入一半。就眼前紫光一閃,忽見什麼東西一罩而下,竟將其困在了其中。並猛然一拉的將他從大廳頂部強行拽了出來。

    隨後咯咯的輕笑聲傳來,白影一閃,一名身著白衫地嫵媚少『婦』,緊接著從頂部浮現了出來。

    此女一隻玉手中牽引著一根晶瑩異常的紫線, 而紫線的另一端則接通向冰冷女子身上。

    這時,這位掩月宗的大長老才發現。罩在身上的是一張散發紫『色』瑩光的網兜。

    此寶若有若無,忽隱忽現!

    冰冷女子驚怒之極,想也不想的手中十指連彈,十餘道黑白劍氣激『射』而出,隨後還不放心的一張嘴。一團碧油油火焰從口中詭異噴出,先後擊在了紫網之上。

    淡紫『色』光華大放,無論黑白劍氣還是綠火,全都紫網安然無恙地接了下來。竟絲毫無損的樣子。

    這一下,冰冷女子真『露』出慌張之『色』,正想一咬牙,再施展什麼大損元氣的秘術脫身時,那白衣少『婦』卻輕笑之下,一拉手中的紫線,香唇微啟的吐出一個“收”字。

    原本有些寬鬆的網兜,一下收縮勒緊了起來。

    網中之人更是被禁錮了起來。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女子臉上血紅一片。自從她凝成元嬰之後,一向都隻受其他修士仰望,什麼時候遭遇過這種情形,更別說如今已是元嬰中期修士。

    羞怒之下,此女目中寒光一閃,周身靈光驀然大盛,竟一下狂漲了倍許,目中隱隱有血『色』赤芒流轉起來。

    銀月見此情景。臉上笑容頓止。心知大叫不好,正要催動“紫兜”所含的“玉陽真火”時。南宮婉的聲音卻急促傳來。

    “不要害她『性』命,交予我就行了!”隨著此聲響起,一輪火紅圓月從下往上地一躍而出,一下將冰冷女子罩在了其中。

    圓月隨之急速旋轉起來,一圈圈紅暈以紅月為中心『蕩』漾開來,『迷』光月影,一時間充斥著整間大廳,

    韓立在下方稍一注視流轉動不定的圓月,頓時覺得心神晃動,頭暈目眩,不禁心一驚。

    怪不得,冰冷女子對南宮婉所謂的“輪回神光”如此顧忌,看起來的確厲害非常的樣子。

    圓月旋轉了足足一盞茶工夫後,終於在南宮婉麵『色』一陣蒼白情況下,停了下來。

    接著她單手一揮,“砰”地一聲輕響,紅月憑空潰散消失,化為了星光點點。

    其師姐身影重新顯『露』了出來,漂浮在了半空中

    隻見她仍被“紫兜”禁錮的結結實實,隻是身上的驚人靈氣已經回複平靜,整個人也頭顱一歪的昏『迷』不醒,臉上帶著一絲詭異地笑容。

    “這是?”韓立有點驚訝起來。

    “被我的輪回神光困住的人,即使元嬰出竅也無法逃遁而走的,而且此神光附帶極厲害的『迷』魂神通。師姐神智已經被神光暫時『迷』失了,這樣就可以留下其一條『性』命了。”南宮婉臉上稍回複了一下血『色』,才含笑說道。

    “能讓修士無法元嬰出竅,怪不得你師姐對這功法非常忌憚。不過,若不是非要留她一條『性』命,完全可施展霹靂手段,滅殺她了。又何必如此麻煩的束手束腳。‘韓立『摸』了『摸』鼻子,有點無奈的說道。

    “滅殺我這位大長老師姐,這可不行!我既然打算跟你走了,掩月宗本來就會實力大損。若再讓你滅殺了她,那本宗非得支離破碎不可。當年的掩月宗大長老對我有過一定恩情。雖然我不會為宗門犧牲自己,但也不會讓掩月宗真出現什麼滅門之災地。”南宮婉輕歎一聲,勉強一笑的講道。

    “嘿嘿!不過你這位師姐對你出手,下禁製時,可並沒有手下留情的!”韓立苦笑一聲,喃喃的說道。

    “這無所謂的。留下師姐一條『性』命,也算我報了師門大恩。跟你走後,也不用過於與心不安了。不過剛才的鬥法,還真夠危險的。我竟然不知道師姐手中還有‘血魔劍’這等逆天魔器。差點就害的你出了大事。早知如此,我就……”南宮婉明眸流轉,臉上滿是歉意之『色』。

    但韓立卻早已知道了其意思了,當即韓立笑了笑,不以為意:

    “沒什麼!血魔劍還奈何不了我地?還是快將禁止令牌取出,及早下山地好!”

    南宮婉這次點點頭,並沒有反對之意。

    一旁的銀月則乖巧地手中一抖,“紫兜”立顆鬆散開來,將冰冷女子抖了出來。

    南宮婉幾步上前,也沒有客氣的上前玉指連點,在冰冷女子身上一連下了數種禁製,才伸手從對方身上『摸』出了一隻碧綠『色』的儲物袋,並袋口朝下的輕輕一抖。 霞光閃過後,一大堆東西掉落了出來。

    韓立見此,也好奇的走了過來。

    那困心術的令牌,自然非常好找,被南宮婉一下就翻了出來,並馬上滿臉喜『色』的撿了起來。

    而韓立的目光在那堆東西上一過目後,突然伸手一招,一樣東西徑直的飛到了其手中,竟是一個小巧玲瓏的指環,烏黑無光。

    韓立眉頭一皺的將此物放置眼前,翻來覆去的看了數遍。

    “你拿此物做什麼,這東西看起來好像隻是普通的法器。”南宮婉訝然的說道。

    韓立聞言輕笑一聲,突然單手往腰間一拍,一個玉盒憑空浮現在了手中,青光一閃,盒蓋被打開,麵竟放著一個一模一樣的烏黑指環。

    “咦!”南宮婉見此,麵『露』詫異之『色』。

    韓立則將兩件指環放到了一起,略一對比之下,果然一般無二。

    略想一下,韓立也沒有客氣,將兩件指環一同放進玉盒中,然後收進了儲物袋內。

    南宮婉嫣然一笑,不在意的沒有說什麼,而是想了想後,沒理會那一大堆東西,反而走到一動不動的冰冷女子身前。

    手上紅光一閃,她微一躬身,將一隻玉手靈巧的按在了女子的額頭之上,然後明眸一閉,默不做聲起來。

    韓立目睹此景,似乎知道南宮婉在做什麼,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站在原地一語不發。

    片刻後,南宮婉美目一睜,手掌一抬,在其手心處多出了一把血紅小劍,正是那件“血魔劍”。

    “這件魔器威力太大,對我二人威脅不小,還是帶走的好。我是不會用此物的,但看剛才的金弧竟能克製此寶,還是你留著以備萬一之時吧。!”南宮婉隻是瞅了手中小劍一眼,就搖搖頭的將此魔器扔給了韓立。

    

Snap Time:2018-04-25 16:49:28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