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六章血魔劍


    第七百一十六章 血魔劍

    “我是誰都無所謂,關鍵是道友何必如此固執?將困心術禁製令牌交出來,我們立刻放道友離開。至於這所謂的血魔劍,我雖然不知道是何物,但我它還不足為懼。道友還是不要將之視為依仗的好!”韓立的話語聲不緊不慢的在大廳中響起。

    “構不成威脅!你知道血魔劍是何物嗎,竟敢如此大口氣!也好,先殺了你,南宮師妹還會回心轉意的。”冰冷女子盯著韓立,一抿嘴唇的狠厲說道。

    接著她猛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到了嗡鳴大響的血『色』小劍上,兩手一掐法決。

    數寸長的小劍,血光大閃,一漲至了三尺來長,通紅妖異,血腥之氣更是聞之欲嘔起來。

    冰冷女子卻毫不在意的纖手一伸,握住了此劍的劍柄處,然後渾身靈光大放,全身靈力注入了血劍之中。

    “不好,快出手。千萬不能讓其先攻擊!”南宮婉麵『色』再也無法保持鎮定,焦慮的向韓立嬌呼一聲。

    對血魔劍的可怕,南宮婉同樣知道甚多的,自然也不相信韓立所言的不足為懼之言。

    因此她也顧不得凝聚的輪回神光尚未完全竟功,就猛然衝頭頂上的巨大光暈一點指。

    頭上的圓月般的光暈一顫,接著開始急速轉動起來,片刻後,一道妖異長虹從光暈中飛『射』而出,如碧落虹影,豔麗異常,瞬間就到了冰冷女子身前。

    冰冷女子見此,一隻手看也不看的輕輕一拋,將最先取出的那麵三角小幡祭了出去。

    小幡一托此女玉手,就化大片碧綠陰森的濃霧。向前迎去。

    光華閃過後,長虹一頭紮進了綠霧之中,悶響聲從其內傳出。

    那長虹如同蛟龍出水一般,驀一接觸後,立刻大占了上風。它在霧氣中輾轉翻騰,想要一擊衝出。但綠霧仿若附骨之蛆,在冰冷女子神識催動下,一層結一次鞥的糾纏不放。竟一時無法衝破綠霧攔阻。

    見此情景南宮婉麵『色』大變,冰冷女子麵上卻一絲喜『色』閃過。

    隨後此女手中血『色』長劍一橫,向韓立頭頂處,重若千斤的虛空一斬。

    劇烈的空間波動驀然出現在了韓立頭頂處,一道丈許長巨大劍氣隨後出現在哪。

    此劍氣猩紅似血,邪氣衝天,並毫不客氣地向下一斬。

    另一邊,一劍斬出後的冰冷女子如同精氣被抽取大半一般。臉『色』瞬間殷紅了數遍,並且手中光芒一閃後,血劍恢複了原來大小,飄落其手中。

    劍氣隻落下一半,附近的靈氣就如同萬流入海般的。被血紅劍氣一吸而空。

    而韓立隻覺著周身一緊,身形頓時被禁錮了起來。,不要掐訣施法,就是連手一根指都無法動彈分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劍氣不慌不忙的緩緩斬下。

    血腥之氣迎麵撲來。

    看到這一幕!南宮婉麵上蒼白如雪,,而冰冷女子臉上譏諷之『色』閃過。

    就在兩人都以為韓立這次大難臨頭之際,韓立死死盯著下落的血『色』劍氣時,卻深吸了一口氣。

    雷鳴大響,金光狂閃,一層淡金『色』電弧浮現在了韓立全身表麵。

    冰冷女子一愣之下,尚未來及反應。血『色』劍氣就一下斬進了電網之中。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電光,血氣交織到了一起。

    看似氣勢驚人地巨大劍氣,在金『色』光弧纏繞中,光芒狂閃,左衝右突,竟無法斬斷看似纖細的電弧。

    反而被一層層的,漸漸包裹在內。隻能如同入網的大魚一般。拚命掙紮著。

    韓立身上禁錮,在辟邪神雷說話的金弧出現的瞬間。也全然消失。

    他望著空中的劍氣金弧,臉上『露』出一絲訝然之『色』。

    若他沒有感應錯的話,辟邪神雷組成地金網,雖然將那血『色』劍氣困住,但辟邪神雷自身也在劍氣的掙紮中急速消耗著。若不是他一次釋放出了幾乎三分之一的神雷存量,能否困住這詭異劍氣,還真是兩說之中。

    竟有辟邪神雷無法完全克製的魔道邪器,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過。

    不過即使如此,若是還這樣繼續下去,這血『色』劍氣和頭頂神雷多半是兩敗俱傷共同潰散的局麵。

    他自然不會眼睜睜地看到此結果發生。

    想到這,韓立臉『色』一沉,兩手向上一揚,兩道奇粗無比的金弧從手中狂噴而出,正好透過金網擊在了血『色』劍氣身上。

    金『色』電弧狂擊之下片刻後,劍氣一聲哀鳴終於潰散開來,化為一小團血霧,浮在空中不動了起來。

    韓立想也不想,衝著頭上金網一點指,頓時金網一收將那團血氣徹底包在了其內,化為一個拳頭大小的金球,落在了韓立手中,

    然後韓立才目光一斜,麵無表情的瞥了對麵地女子一眼。

    剛才的一幕,已將冰冷女子驚得目瞪口呆,一臉的愕然不信之『色』。

    就是南宮婉也檀口微張,怔在了那。

    血魔劍的全力一擊,竟然無功,這讓兩女太失態了。

    此劍自從在天南詭異現世以來,並沒有知道它是古寶,還是法寶。

    因為此劍可以像法寶一樣收入體內,但又無法像法寶一樣將之煉化認主,幾乎誰得到此劍,都可以發揮出驚人的威力。

    麵對此劍的虛空一斬,除了提早遁走避開外,幾乎無物可擋的。用功法、法寶硬接此劍的,十有八九都會被一斬兩截地。

    當然動用此劍,除了動用大量精血元氣外,還要時刻提防劍上魔氣反噬。

    因為動用了此劍後,根據時間長短,體內真元都被會沾染上一絲魔『性』的,若是積累的魔『性』過多,就會曾出現被魔氣反噬,從而理智大失的血魔劍主人,最終魔化狂舞而死。

    像此類型的寶物,在天南還有其它數件,故而天南修士幹脆將它們稱為“魔器”。對之可謂又愛又恨!

    但是韓立可沒有等二女女回複常態,反而口中一聲尖鳴聲發出,盤旋在另一側空中的金『色』蟲雲,嗡鳴聲一起,隨後鋪天蓋地的向冰冷女子狂湧而去。

    韓立這一驅蟲攻擊,終於驚醒了失態中的冰冷女子。她驚怒之極地一張口,又一口銀『色』小劍噴『射』而出,兩手飛快地一掐訣。

    銀劍光芒大放,被耀目的銀光罩在了其中、

    “噗嗤”之聲頓時,銀『色』小劍一抖之下,在光芒中化為上千道纖細銀絲,破空激『射』而出。

    迎向了空中地金『色』蟲雲。

    “化劍為絲”韓立眉頭一皺的自語道。

    這位南宮婉的師姐,原來竟是位劍修,怪不得身上的法寶多為飛劍。

    就在這時,銀絲金雲撞擊到了一起。

    “劈劈啪啪”聲音大響,無數朵金花從空中直墜而下,金雲一下稀疏了不少。

    韓立見到此景,心中一沉。

    如今的噬金蟲,還是無法和元嬰修士對陣嗎?這可讓他白耗費了如此多心血。

    銀『色』劍絲從金雲中瞬間穿過後,一掉頭再一次的從蟲雲中洞穿而過。

    自然又有許多噬金蟲從空中跌落下來。

    冰冷女子見此,心才微微一鬆。

    如此幾番來回,就可將這些奇怪的飛蟲全被滅掉,看來這些飛蟲不足畏懼的。

    韓立自然大失所望。可忽然間,目光在那些掉落地地賣弄的飛蟲身上一掃後,又麵『露』喜『色』起來。

    隻見這些原本應該身死的噬金蟲,同時動了一下,並發出一聲尖鳴後,再次展翅飛起,重新化為朵朵金花凝成了另一塊蟲雲,撲向了冰冷女子。

    而就這時,其身手的綠霧中一聲鳳鳴聲傳出,接著光芒萬道,所有的綠霧突然間被驅散的幹幹淨淨,顯出一道赤紅的圓月出來,

    隻見圓月光芒一閃,迎頭向冰冷女子罩下。

    冰冷女子見此,麵『色』大變。

    她驀然身形滴溜溜的在光罩中一轉,身形化為一道黑白兩『色』的驚虹,就要洞穿大廳屋頂而走。

    此女經過先前的一番交手,終於明白了。單憑一人之力,恐怕很難應對韓立和南宮婉的聯手。

    如此一來,她自然要逃出洞府去,召集其他人後,再來製住二人。

    畢竟韓立和南宮婉就是再厲害,也絕不會是成千上萬的掩月宗弟子對手的。

    況且一到了外麵,她還可以發動掩月宗的鎮派大陣,將二人活活困在其內。

    

Snap Time:2018-07-21 21:52:21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