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五章凝光寶鏡與輪回神光


    第七百一十五章 凝光寶鏡與輪回神光

    大廳四周浮現絲絲的紅青『色』光霞,波浪滾滾般向中心處的冰冷女子席卷而去。

    銀鍾的音波攻擊更是瞬息攻到此女麵前。

    身處正麵的女子神『色』不變,一點指身前的兩口飛劍,黑白光芒閃動,接著飛劍輕輕憑空旋轉一圈,寒氣熱浪瞬間爆發開來,竟形成了黑白雙層的一個詭異光罩。

    白『色』在外,黑『色』在內,炎寒呼應。

    銀波一攻擊到此光罩上,如同泥牛入海,護罩紋絲不同,仿佛一點效果都沒有。

    但隨後四麵八方而來的紅青『色』的禁製光霞,一下將此女連同護罩淹沒進了其內。

    這時,南宮婉也出手了。

    其身前的“朱雀環’光化一閃,“茲啦”一聲,忽化為一個巨大火團,聲勢浩大向場中激『射』而去。而與此同時,她原本下垂不動的一隻素手不經意的動了一下。

    一道赤紅暗芒一閃即逝,瞬間從其手中消失不見。

    若不韓立神識過於強大,也無法發現南宮婉這一暗中的攻擊。

    一聲女子的悶哼,幾乎在暗芒打出的同時從霞光中傳出。,

    “誅邪刺,你竟然用此物傷我。師妹好手段,我一直以為師妹早已用完此物了,沒想到竟還留有一枚。”冰冷女子驚怒的說道,仿佛在不知不覺間吃了什麼大虧似的。

    不過聽此女聲音雖然略『露』痛楚,但元氣充足。

    韓立就知道,對方隻是受了點小傷。多半是南宮婉為了打斷對方催動令牌,才施展出的此手段。

    故而在催動廳中禁製後,韓立又手掌一翻,那黑乎乎的“千重峰”就出現在了手中。

    接著往空中一祭,數道法決飛快的打在了山峰之上。

    而此刻被光霞覆蓋的冰冷女子。似乎被那光霞禁製暫時困住,竟不多不閃的被朱雀環所化火團擊了個正著,瞬間被火團七八道胳膊粗地猙獰火蛇,糾纏撕咬而上。

    廳中滔天火海一片!

    眼看山峰已狂漲五六丈之高,韓立正要催動此寶時,遠處卻“噗嗤”一聲輕響,一道碗口粗五『色』光柱從火海中迸『射』而出,所過之處無論光霞還是廳中的滔滔火焰。全都被此光柱一掃而空,勢如破竹一般。

    “嗆啷啷”一陣清鳴從空中發出,隻見原本靈活之極的光柱突然凝住不動起來。

    一隻晶瑩赤紅的圓環在光柱中滴溜溜轉動不停,竟被禁製在了光柱之中,無法脫身而出。

    “凝光寶鏡”

    韓立眼神一縮,麵『色』鄭重的喃喃一聲。

    在此女到來之前,南宮婉自然將他這位師姐的功法寶物,大概都說了一遍。好讓韓立對敵時能多一兩分把握出來。

    而這件“凝光寶鏡”就是南宮婉提到最多的一件古寶,也是她師姐成名寶物之一,神通極大。

    說起來,韓立當年在血『色』試煉中得到的法器“青凝鏡”,就是這件古寶地一種簡化仿製品。論威力尚不及“凝光鏡”的百分之一。 但就是如此,“青凝鏡”也在低階修士中鼎鼎大名,躋身頂階法器綽綽有餘的。

    由此就可見“凝光寶鏡”的威力之大了。

    現在青紅『色』的禁製霞光和火焰全都被那光柱衝的七零八落,再也無法困敵。所以冰冷女子身影重新顯『露』出來了。

    她在黑白光罩中。正一手掐訣,一收持鏡。

    韓立目光一轉之下,就落在了那麵即使在元嬰期修士中也名聲不小的寶鏡上麵。

    此鏡不大,和青凝鏡相仿,但是通體烏黑發亮,鏡子正麵中黑幽一片,給人一種深遂陰森感覺。但從中卻『射』出一道光濛濛的五『色』光柱。強烈反差之極,讓人覺得有些怪異。

    而原本持有地禁製令牌。從手中不見了蹤影,反而掐訣的玉手血跡斑斑的,仿佛隔著護罩竟受到傷害一般,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看來應是那所謂的“誅邪刺”之功了!

    現在眼見南宮婉本命法寶被此鏡神通困住,韓立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的。

    他默不做聲地衝黑『色』山峰一點指,此寶輕輕一顫後,瞬間從原地消失,但下一刻就出現了冰冷女子的頭頂。直接氣勢洶洶的壓了下來。

    下麵的秀美女子冷笑一聲。手持地“凝光鏡”略向上一偏,同時另一隻手一道法決打進了鏡子表麵。

    頓時境中的光柱微微一顫。驀然分『射』出另一道稍細些的光柱,同樣迅雷不及掩耳的『射』向了上麵壓下的黑『色』山峰。想同樣禁製住此寶。

    已經有了防備的韓立怎會讓其如此輕易成功,不及多想的兩手一掐訣,黑『色』山峰落下之勢驀然一頓,接著滴溜溜一轉後,從底部噴『射』出了大片的黑『色』光霞,正好和那迎上二來地光柱衝撞到了一起。

    開始時黑光將相比纖細的光柱吞沒了進去,並且餘光還將下方的冰冷女子也一並罩在了其中。

    冰冷女子身上的黑白光罩在黑『色』霞光中一顫,徒然覺得周身靈氣一『亂』,竟差點讓鏡中噴『射』的光柱散『亂』了開來。

    女子身影在黑光中一下黯淡起來。

    她神『色』微變,毫不遲疑的一張口,一團精氣噴到了鏡麵上,迎向黑『色』山峰的光柱立刻粗了三分,並馬上化為了一團五『色』霞光,輕輕托起黑霞和小山不讓其落下。

    兩者之間摩擦,隱隱傳出沉悶的爆裂聲

    竟一時成僵持在那!

    南宮婉見此,精神一振,猛然一催被困地朱雀環,頓時此寶在鳳鳴聲中漲大收縮不定,拚命地想要掙脫禁製似的。

    一時之間,終於形成了兩人聯手對抗南宮婉師姐地局麵。

    三人的手段自然不僅僅隻有這些,所以見此局麵出現,三人幾乎同時又有了舉動。

    韓立是單手猛然往腰間一扯,將一隻靈獸袋祭了出去。

    嗡鳴聲大起,無數金燦燦飛蟲蜂擁而出,形成了一塊猙獰可怖的金『色』蟲雲。

    南宮婉則口中一陣仙樂般的咒語聲傳出,頭頂上空數尺處驀然浮現赤紅『色』的巨大光暈,如同佛光般的流轉不停,並漸漸耀目異常起來。

    “輪回神光!南宮師妹,你真想拚命不成!竟敢動用此神通!”

    冰冷女則將手中寶鏡往頭頂一祭,兩手一搓,多出一麵角形的碧綠小幡出來,但一見南宮婉頭上現出的光暈,不禁麵『色』陰沉的說道。

    她雖然對韓立釋放的金『色』蟲雲略感詫異,但倒不怎麼放在心上的樣子。顯然不認識這些近似成熟的噬金靈蟲。

    “師姐不想拚命的話,就那困心術的禁製令牌交出,放我二人離去。”南宮婉神『色』如常,平靜的說道。

    “哼!口氣倒不小。輪回神光雖然厲害,但以為能對付得了我嗎?”冰冷女子冷哼一聲,臉上煞氣一閃,同時再一張口,噴出一口血『色』小劍出來。

    此劍隻有數寸大小,但通體血紅晶瑩,放『射』出刺目的血光。而在此劍體內,還隱隱有一絲黑氣在其中遊走不動,更是詭異之極。

    而此小劍一現身出來,竟未等女子催動,就自行顫抖嗡鳴起來,一股血腥之氣頓時彌漫了整個大廳。

    “血魔劍!你什麼時候得到的此魔器?師姐動用此物,就不怕魔氣反噬?”南宮婉一見血『色』小劍,玉容上笑意全消,盯著女子冷冰冰說道。

    “反噬?師妹放心,我既然動用了此寶,擊敗你們根本用不了多長時間,哪會給魔氣反噬的機會。倒是我現在再問師妹最後一聲,為了本宗的興盛,師妹是否真的不願嫁給魏離辰。若是還不同意的話,一會兒血魔劍發狂起來,我可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控製住威力大小。萬一傷了師妹,可別怪師姐沒有提醒過你。”冰冷女子不客氣的說道,似乎對這血魔劍信心十足。

    “你不用再問什麼了。就算婉兒願意為掩月宗犧牲,我也決不會同意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韓立瞅了那血魔劍一眼,淡淡的說道,似乎將此劍根本沒放在心上一樣。

    “你倒底是誰?看你的修為神通不低,應該不是無名之輩才是。可我記憶中似乎沒有你這麼一位元嬰修士,難道也是近些年才進階元嬰期的?婉兒?叫得如此肉麻,看來我師妹一直不肯嫁人,多半是因為你了。”冰冷女子星眸中寒光一閃,盯著韓立殺機頓生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9 08:26:23  ExecTime:0.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