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四章識破與伏擊


    第七百一十四章 識破與伏擊

    落日殿,曆代掩月宗擔任大長老之位修士才可居住的地方。不但必定修建在靈眼之處,而且殿中禁製重重,除了寥寥幾位長老外,任何人沒有大長老允許,都不能隨意接近此殿。

    這時,遠處一道尺許長紅光從飛『射』而來,在落日殿禁製外麵盤旋了幾圈後,竟“滋溜”一聲,毫無阻攔的遁入了大殿之中。

    紅光連穿過數層若有若無的禁製後,幾個拐彎,飛進了一間側廳之中。

    那正有一名麵目秀美的女子,閉目盤坐在蒲團上,膚『色』雪白冰冷,年約二十餘歲,身上隱隱散發著陰寒之氣。

    紅光瞬間飛至了此女麵前,這女子似乎知道的緩緩睜開雙目,眉頭一皺之下,衝紅光招了招手。

    頓時紅光化為拳頭大小的火團,徑直落在了此女的手上。

    冰冷女子盯著火焰,麵無表情的不發一言,忽然一翻手,火團瞬間熄滅了。

    “這丫頭搞什麼鬼,竟然主動要見我?不過既然口風軟了下來,過去看看也好!”此女喃喃的自語道。

    這女子顯然也是雷厲風行之人,隨後化身一道白虹,飛遁而出,片刻後就出了落日殿,直奔某個方向而去。

    沒多久,此女飛遁到了南宮婉的洞府前,光華一斂,落下了遁光。

    她稍微打量了下四周,看起來一切正常,洞府外的禁製法陣仍然殘缺不全,沒有異常之處。

    她這才放心下來,直接走到洞府大門外一抬手,一道白『色』法決打在了石門上,大門竟然自行打開了。

    蒼白女子沒有客氣。不慌不忙的走了進去。

    “參見師祖?”石門後早有一人在那候多時,一見此女進來立刻大禮參拜,看身形容顏正是那名黃衫少女。

    “你的修為似乎比上次見麵時精進了一些。看來給你的丹『藥』,已經服用了。”冰冷女子隨意掃了黃衫少女兩眼,淡淡說道,隨後往洞府深處緩緩走去。

    “這多謝師祖賜『藥』!否則,弟子哪能精進如此之快。”黃衫少女秀首微低,緊隨後的回道

    “你知道就好!南宮師妹在府內還安穩。沒有什麼古怪舉動吧?”此女又問道。

    “沒有。南宮師祖除了今日見了一位弟子外,並沒有其他舉動。”少女一絲不苟的說道。

    “這事我已經聽你藍師叔地傳音符說過了。那弟子似乎轉交什麼禮物。人應該走了吧?”

    “那弟子隻是宗內一名低級管事,已經在小半日前離去了,但南宮師阻收了禮物後,似乎反有些不高興起來。”少女繼續恭敬的回道。

    “哦!什麼禮物,能讓你師叔也會不高興?”此女一聽此言,神『色』一動的問道。

    “也沒什麼,隻是一把銀劍法器而已。隻是南宮師祖見了此劍。頗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黃衫少女將秀首更低了三分,但口齒清楚的一一道來。

    “大概是南宮師妹以前遊曆時結交的散修吧。這倒很正常。”冰冷女子先是一怔,但想了想後,『露』出一絲詫異的說道。

    “師祖所言極是!南宮師祖就是收到銀劍,獨自思量了一段時間後。才忽然發出傳音符要見師祖的。”

    “能讓我這位南宮師妹改變了主意,還真是有些出乎意料!”南宮婉地師姐似乎有些好奇起來了。

    “以後繼續盯南宮師妹的一舉一動,我給你的高階靈符,以師妹被禁大半法力的修為。應該不會發現你的監視。隻要辦好了此事。我自會給你許多好處的。”這位掩月宗的大長老不經意的吩咐道。

    但在說話間,兩人已經快走到了大廳之外。

    “遵命,師祖!南宮師祖就在廳堂內等你呢!”黃衫少女以極低地聲音細聲答道,接著就將此女引到了廳堂入口處。

    冰冷女子本想按照往日的謹慎習慣的,仔細掃視一下四周再走進廳堂的。

    但是她剛一在廳堂外『露』麵,麵就傳來了南宮婉的聲音。

    “師姐!你進來吧。你讓我思量地事情,為了本宗我可以勉強答應下來。但有一個條件,你必須先承諾我才行。”

    南宮婉的聲音隨意。冷靜異常。

    但其師姐一聽此言,臉上卻『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她頓時不及多想的大步走了過去,口中同時欣慰說道:

    “南宮師妹!你終於想通了。真是太好了!無論是什麼條件,隻要你肯嫁給化意門的魏長老,我都會答應地。若能借助魏無涯之力,我們掩月宗的興盛,是指日可待的。”

    說完這話。她往麵定睛一看。廳堂中的一切都落入了其目中。

    南宮婉正坐在藤椅上。手中拿著一柄煉製粗陋的銀『色』巨劍,橫在身前。一雙美目眼也不眨的仔細鑒賞著。仿佛剛才的話語,根本不是從她口中而出一樣。

    一見這種情景,冰冷女子自然一愣,腳下也放慢了三分。但還是走入了大廳中。

    目中一絲驚疑之『色』閃過,南宮婉師姐正想開口問些什時,卻神『色』一變,一隻手臂毫無征兆狂向後閃電一抓。

    尖尖五指出『射』出數寸長的劍芒,犀利無比。

    而那正是那黃衫少女所站之處。

    少女麵對此攻擊後,驀然抬首地詭異一笑,隨後身形一矮,黃光閃動,整個人一下沒入了青石地中,而地上隻留下一件被劃破的黃『色』衣衫。

    少女卻已經蹤跡全無。

    一見此種非同一般的土遁術,冰冷女子毫不遲疑的光華一閃,整個人急忙向後飛『射』出去,要一下遁出大廳。

    但就在其身形才剛起時,一柄數丈長的青『色』巨劍從門外呼嘯飛來,迎頭就是狠狠一斬。大有將此女一劈兩半之勢。

    此女臉『色』打變,十指猛然一彈,十道尺許長寒芒脫手『射』出,正好擊在了巨劍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青光,白芒交織到了一起,巨劍和此女同時倒『射』了出去。

    冰冷女子隻是退出了數丈遠去,就停了下來。

    而青『色』巨劍光華一散,突然化為數十口飛劍,上下盤旋不定,而在劍陣中間則現出了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出來。

    此男子麵帶微笑,不慌不忙的望著女子。

    “這是怎麼回事?南宮師妹,這人和剛才假冒玉兒地女子是誰?”此女一看清楚韓立地修為,目光一縮,冰寒的說道。

    隨後單手往腰間一模,一塊紅『色』令牌出現在了此女手中。

    “禁製令牌!”韓立目光一轉,盯住了令牌,沉聲地說道。

    “哼!南宮師妹果然都將一切都向你說了。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這是我們掩月宗門內之事。這位道友還是及早收手的好。否則,閣下就要同時麵對我們六派的追殺。”女子冷哼一聲,出言威脅道。

    “師姐何必危言聳聽。師妹在六派中又不是沒有幾個知心好友。若是知道師姐如此對付同門,恐怕反對師姐不利吧?至於你手中令牌雖然可以引發我身上的禁製。但是你以為我會給你發動令牌,施法引發困心術的時間嗎?”南宮婉已經將手中銀劍收起,婀娜的站在那冷靜說道。

    隨後南宮婉檀口一開,一隻火紅圓環從口中噴『射』而出,正是她的本命法寶“朱雀環”。

    聽了此話,冰冷女子目光陰森起來,見到對麵韓立也沒有一絲退卻之意,當即臉上怪倔之『色』一閃,一隻長袖猛然抖出。

    一白一黑,兩口飛劍從袖中先後飛出,隨後一個盤旋後,體形暴漲,化為兩口丈許長的巨劍。

    白『色』飛劍潔白如雪,散發著冰徹刺骨的陰寒之氣,黑『色』飛劍炙熱難耐,絲絲黑『色』火焰閃爍不定,竟是一對難得的陰陽冰火劍。

    隨後此女冷笑一聲後,握著紅『色』令牌的玉手輕輕一抖,低眉垂首的念念有詞起來。

    頓時令牌上靈光閃動,一層妖異的紅光漸漸浮現在了令牌上。

    但早已盯著其舉動的韓立,哪能讓她如此順利發動禁製。當即想也不想的單手一拋,一個銀『色』小鍾被直接祭出,化為一道銀光在頭頂盤旋不定。

    接著韓立法決一催,鍾口一橫,對著冰冷女子響起了嗡鳴的鍾聲。

    淡銀『色』音波出現,直接罩向了對麵之人。

    幾乎與此同時,韓立又兩手一搓,再左右一揚。一紅一青兩道法決,分別打在了附近的兩跟廳柱上。

    大廳中布置下的法陣禁製,在顫抖中也發動了起來。

    

Snap Time:2018-01-21 18:31:06  ExecTime: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