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三章設伏


    第七百一十三章 設伏

    “沒關係,試試看再說。若真不能成功,再走也不遲的。有我護著你,即使身受禁製,我也能帶你衝出去的。”韓立笑了笑,話語中充滿了自信。

    “這……好吧!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神通有多大,但你如此自信應該有些手段才是。不過,你也不用主動去找她,師姐居住的落日殿禁製重重,還是我將她引到這,然後我二人借助禁製之力,出其不意將她擒下。”南宮婉凝望了韓立雙目一會兒,似乎知道無法勸阻住韓立,輕咬紅唇的說道。

    “這個方法當然更穩妥一些了。不過你這洞府禁製還能用嗎?我進來就發現,好像禁製有些殘缺不全的樣子。”韓立一怔之後,笑著說道。

    “放心,雖然表麵上的幾處禁製已經被師姐毀掉。但我還有一種非常厲害的隱秘禁製沒被其發現,還可以使用的。”南宮婉嫣然一笑,胸有成竹的說道。

    “好!既然如此,就如此辦吧。我身上帶有幾套布陣器具,雖然不是多厲害的,但設下後,也能起到一定牽製作用。”韓立『摸』了『摸』下巴,說道。

    “還有陣旗,這就更好了。事不宜遲,先留小半日時間給我,讓我破除身上其它禁製,好好恢複法力助你一臂之力。你先布置下法陣吧。”南宮婉聽到韓立如此椅說,心中更添了幾分信心。

    “不過,若是我們能製住你師姐的話,難道不能順勢控製掩月宗嗎,如此一來,我們也不用狼狽而逃。”韓立想了想後,有些疑『惑』的問道。

    “這恐怕不行!我們掩月宗除了師姐外,還有另一位師兄也是元嬰期修士。他雖然為人還算不錯。但肯定不會讓我名不正言不順的上位大長老之位的。而我也沒有爭權奪利的心思。隻要能有一處幽靜之地,讓我安心修煉即可了。”南宮婉一呆之後,搖搖頭的說道。

    “要是這樣地話,就算了!若是一切順利的話,你跟我回落雲宗就是了。九國盟勢力就算再大,魏無涯就算再偏愛魏離辰,在這法士入侵的關頭,也絕不敢輕易得罪天道盟和我們兩名元嬰修士的。”韓立點點頭。冷笑的講道。

    隨後他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拍,手掌以翻轉,手中多出了一疊陣旗陣盤出來。

    南宮婉見此,嘴角微翹的笑了笑,在原來的椅子上重新坐下,閉上明眸,雙手掐出古怪的法訣。

    片刻後,雪白衣衫上始冒出赤紅『色』光焰。足有數尺之高,將南宮婉包裹在了其中。

    這時,韓立也沒有閑著。

    他身形一晃之下,在大廳四周來回遊走,同時手中地陣旗陣盤不停飛『射』而出。

    五顏六『色』的光芒後。它們全都鑽入了廳堂各處,不見了蹤影。

    陣旗布置自然非常快,但為了盡量發揮陣法的威力,韓立隻將法陣威力隻控製在了大廳內。而且還全是那種隱蔽異常的陣法,不經刻意用神識仔細搜索,一般很難發現的。

    這些陣旗陣盤都是韓立以前在結丹期時煉製的一批,就是對付結丹修士,都有些不足,更別說元嬰期修士了。

    韓立肯本沒有寄希望在此上,而是又在布置玩這些法陣後,又沉『吟』了一下。忽然袖袍一甩,一道白光從袖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在了韓立身前,正是銀月所化的白狐。

    “主人,你喚我出來,就不怕南宮女主人吃醋!”銀月現形出來後,笑眯眯的口吐人言道。

    “哼!你一個器靈有什麼吃醋地。這一次要對付元嬰中期修士,而且不能讓其跑掉。雖然有禁製輔助了。但還是需要你從旁協助一二的。元嬰中期的修士不比初期的修士。不全力以赴很難成功的。”韓立雙眉一挑,盯著小狐。神『色』凝重起來。

    “主人,打算讓奴婢如何協助?”銀月聞言,笑容一收地問道。

    “很簡單,你在恰當的時機使用這件寶物,一定不能讓其脫困而出。”韓立又從儲物袋中『摸』出一物出來,遞給了銀月。

    “這個東西,給我用?”銀月一對爪子捧著手中之物,有點難以置信的說道。

    “嗯!你驅使此物,應該比我更能發揮它的威力。由我消耗法力來使用此物,不如交給你用了。當然,隻是暫時借你用地。畢竟你這器靈之身,沒有辦法長時間驅使其它寶物的。”韓立冷靜的說道。

    “銀月知道了。”白狐小腦袋一搭,有些沮喪的回道,但同時又『摸』了手中之物幾下,似乎非常喜愛的樣子。

    韓立看進眼中,心中一動。

    隨後銀月手持那物,周身銀光閃動的一下鑽入了地中,消失不見了。

    下麵,韓立圍著大廳又轉了幾圈,忽然腦中靈光一閃的抬首望了望上麵後。

    他沉『吟』了一下後,忽然將身上一隻靈獸袋然祭了出去。

    大片的三『色』噬金蟲從袋中蜂擁而出,化為丈許大蟲雲在空中飛舞盤旋。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一張口,一團青霞從口中噴出,直接打在了蟲雲之上。兩手掐訣,口中低沉咒語聲傳出。

    空中蟲雲“嗡”地一下,瞬間化為漫天星光,衝天而去。

    竟在青光閃動中,一下沒入了屋頂不見了蹤影,並且飛蟲就此氣息全無。

    韓立眼睛眯了眯,站在原地細望了屋頂一會兒,覺得毫無破綻,的確沒有明顯異樣後,才滿意的點點頭。

    布置完一切的韓立,瞅了瞅座位上閉目施法的南宮婉。

    這時,此女身上光焰流轉不停,形成一個圓形大紅光盤,就並開始詭異的忽明忽暗起來。

    整間大廳的靈氣隨著光焰的變化,也開始隨之晃動,並漸漸開始躁動起來。

    韓立眉頭皺了皺,隨後略一思量,一道法決打在了一側地一根石柱上,頓時一層青『色』光幕驀然浮現,將南宮婉附近都罩在了其中。

    大廳內外地靈氣一下回複了正常。

    韓立見此,笑了笑。

    伸手一招,一把藤椅飛『射』而來,被他接住放置身下,在南宮婉對麵隨意坐下,望著此女一語不發。

    有如此良機,他自然要將眼前女子誘人嬌容,一次看個夠,好一解多年的相思之苦。

    沒多久,正當韓立看著有些怔怔之時,忽然目中『迷』醉之『色』一褪,神『色』一下陰沉了下來。

    馬上,韓立地身形毫不征兆的一陣模糊,接著整個人突然從椅子上憑空消失了。

    正躲在大廳外正向廳堂內偷窺的某個人,一見此景心一驚,暗叫不好的就想抽身離開。

    但這時已經遲了,在她身後傳來了韓立淡淡的聲音。

    “為何在此偷窺,難道不怕你師祖怪罪於你!”

    “我沒有偷窺,隻是見師祖和你這麼長時間在麵不出來,有些擔心而已。”這人不敢回頭,有些結結巴巴的說道,但聲音清脆嬌嫩,竟是那名引韓立進來的黃衫少女。

    她此時已經感受到了身後的龐大靈壓,這才心驚膽顫的解釋道。

    “哦!是嗎?不過既然隻是想來看看,為何要隱匿身形,鬼鬼祟祟的。而且你身上貼著的這張“靈隱符”,是罕見的高級符籙,你一個小小的築基期修士,從哪弄到的。”韓立雙手倒背,盯著少女的苗條背影,麵無表情的說道。

    “我……”

    “不用再解釋什麼了。你先乖乖的跟我回去,等你師祖收功後,再決定如何處理你。”

    少女一驚,還想再分辨幾句。韓立根本沒有耐心再聽下去,冷冷的說道。

    黃衫少女一聽此話,終於害怕起來。

    她猛然將手中緊握的另一張符籙捏碎,身上黃光一閃,瞬間化為一道驚虹,就激『射』而出,沿著長長走廊就想要逃離此地。

    韓立冷冷的觀望著,並沒有動身去追的任何意思。

    但黃『色』遁光剛『射』出十餘丈遠,在一個拐角口處時,附近的一處牆壁上突然憑空噴出一團粉紅『色』香霧,一下將遁光罩在了其中。

    少女遁光一散,身形在霧中晃了幾晃,翻身栽倒。

    黃光閃動,銀月從噴出香霧的牆壁上一跳而出,優雅的擺動幾下狐尾,笑嘻嘻的走到了少女身旁。

    

Snap Time:2018-08-20 02:58:17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