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二章困心術

  
  第七百一十二章 困心術
  “後來就沒什麼可說的了。我回到了掩月宗內,並等本宗一在北涼國站住腳後,又潛入越國找過你一次。但得到的消息很糟糕,隻知道你似乎被鬼靈門又追殺過一次,具體的情形卻無法得知。不久,我被魔道的人發現,不得不返回了九國盟。之後,就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我以為你十有八九隕落掉了。有關你的心魔也漸漸消褪了。再往後僥幸凝結元嬰成功,我順利成了掩月宗的長老,一直到現在。”南宮婉平靜的說道。
  韓立聽著南宮婉悠悠的講述,神『色』隨之變了數次,當年此女為他做了如此多的事情,他可毫不知,望著南宮的眼神更多一絲絲的溫情。
  “那魏離辰是怎麼回事?”半晌之後,韓立還是忍不住的問道了。
  “魏離辰!他是數年前一次外出遊曆時,我無意中遇見了化意門長老。這個人我並不喜歡。因為此人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偽君子,表麵上風度翩翩,但背地堣@肚子男盜女娼。聽說光所謂的女弟子,就有七八名之多。而且我還聽聞,此人似乎偷偷修煉過采陰補陽之術。會想我求婚,估計十有八九也對我沒起什麼好心思。因此第一次向我求婚時,我一口就回絕了。”南宮婉臉帶冷笑的說道。
  “回絕了?那現在怎會變成這樣?”韓立聽到這堙A麵『露』奇怪的問道。
  南宮婉沒有直接回答此問,而是忽然問道:
  “你知不知道,天南三大元嬰修士?”
  “這個自然知道。正魔和九國盟各有一個修為到了元嬰後期,隻差一步就可以進入了化神期的修士?否則,幾大勢力也不能一直保持平衡至今。至於我們九國盟,則有一對精通聯手術的元嬰中期夫『婦』。兩人聯手之下,倒也能勉強抵住一名元嬰後期修士。怎麼。魏離辰難道和其中之一有關?”韓立臉『色』陰沉的問道,心中隱隱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不錯,這位魏離辰的親叔祖就是三大修士中魏無涯。這位魏無涯,身為九國盟地太上長老,修煉的是罕有人知道的毒道功法,舉手之間就可以取他人『性』命於無形間。神通之大,遠超普通修士想象。”南宮婉低聲的說道,十根玉指交織糾纏到了一起。臉現苦笑之『色』。
  “難道是那魏無涯親自為難於你!”韓立嘴角抽蓄了以下,目中煞意一閃的冷聲道。
  “這倒不是。但是魏無涯的確『插』手過此事了。你知不知道,現在掩月宗的大長老並不是以前的那位大長老了。而是換上了昔日地一位師姐。這位師姐修為雖然不低,但功利心很強,和我平常多有些不合。雖然有另一位長老進行調和,但我二人關係極糟!”南宮婉麵帶慍怒的說道。
  韓立麵『色』一沉,心知南宮婉說到了關鍵之處。
  果然南宮婉玉牙一咬後,接著道:
  “在我一連數次拒絕了魏離辰的求婚後。不知道魏離辰用什麼方法親自請動了魏無涯找上了我這位師姐,雖然不知兩人商談了什麼。但僅僅半年後在我素女輪回功法的輪回期內,她突然出手製住了我。然後『逼』我嫁給魏離辰。”
  “你們這位師姐,腦子沒有壞掉吧。竟然用這種手段對付同門的元嬰修士?”韓立愣了一下後,有點難以相信起來。
  “你說的不錯!我也沒想到她瘋狂到如此地步。不過那位魏無涯提的條件。倒也的確很難讓她拒絕。後來我才知道,隻要掩月宗答應了這門親事,不但允許掩月宗甚至六派跳出北涼國發展,甚至說魏離辰還願意娶了我之後。就此脫離化意門,加入掩月宗來。有這種一箭雙雕地美事,難怪她不惜一切手段了。甚至她不管我答不答應,就先放出去我同意和魏離辰雙修的消息,還準備舉辦慶典,想將此事生米做成熟飯,到時我就是想反悔,都無法辦到了。”南宮婉嘴角一翹。『露』出譏諷的說道。
  “原來你從來沒有答應過婚事,一開始還故意說什麼要嫁人的話語,讓我心堳ㄓ@下子!”韓立聞言,大喜的說道。
  “我還想問你呢!既然數年前就已經結成了元嬰,那為何不及早來找我。你若早來一年,說不定就不會惹出這許多事端出來了。”南宮婉白了韓立一眼,沒有好氣地說道。
  “並不是我不想找你,而是我……”韓立一愣。張口想解釋些什麼的。但仔細一想卻的確有些奇怪。
  他雖然隱隱約約覺得,南宮婉應該就是自己真正喜歡之人。但不知為何始終沒有想過直接碰觸這份感情,若不是突然得知南宮要嫁人的消息,恐怕他心中還有一絲彷徨,不敢直接麵對此情感地。
  韓立就自己臉『色』不定時,南宮婉卻嫣然的站起身來,幾步走到了韓立身前,直視著他雙目的說道:
  “其實我和你的情況差不多。雖然我等閱曆神通都遠超凡人,但是在情感一事上,都是第一次,都有些陌生和畏懼的。即使你我都在對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痕跡。但我二人畢竟不是普通的世俗男女,不可能像他們那樣為了短短一瞬間的耀目,就迅速燃燒了所有地情感,再盡請釋放出來。為了最佳的修煉心境,我們修士是不得不將大部分情感都淡化和深埋心底的。激情過後,留下更多的恐怕還是相敬如賓的那份平淡和持久。所以當我得知你還活著的消息時,高興之餘,還是仔細考慮了兩天兩夜,才最終決定按照本心來接納你的。”
  溫柔的說完這話後,南宮婉伸出纖纖素手,握住了韓立地一隻手掌。
  韓立默然了一會兒,隨後一言不發地另一手也搭了上去,感受著女兒家手掌的嬌嫩和滑膩,心中竟升起了溫馨地感覺。
  南宮婉臉上一紅,飛快的將雙手抽了回去,並嗔怪了韓立一眼。
  韓立不以為意,卻微然一笑的忽然說道:
  “婉兒,你雖然被困此地。但看你如此鎮定的樣子,應該早有了脫身良策才是。否則不會見麵至今,還一絲焦慮之『色』沒有。”
  南宮婉聞聽此言,抿嘴笑了笑,星眸中隱隱流『露』出狡黠之『色』的說道:
  “你反應很快嘛!的確,我雖然被軟禁在了洞府內。但知道此事的隻有寥寥幾個高層而已,普通弟子是不知道此事的。否則,我也不會直接收到那位唐師侄的傳音符了。但是為了怕我逃跑,他們在我身上施加了好幾種禁製。其它禁製沒什麼。他們不知道我的輪回素女功一進入了元嬰期後,多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神通,這些普通禁製根本困不住我的。我隨時花些時間,都可恢複原來的法力。但是唯有被那位師姐親手下的困心術,實在不太好破解。這種法術,是她準備在大典中使用的。我萬一一直不肯答應婚事,她就用此術暫時『操』縱我,特意用她自己的精血種下的此禁製。而這禁製的關鍵,就在於一塊禁製令牌上。不將此法器摧毀。我隻要在百堣坐滿A就不得不受其控製的。好在我和她的修為相差不是太大,這種控製,隻能控製一些簡單的動作,我身上的任何法力,她是無法驅動的。”
  “那你原來的打算是……”韓立好奇的問道。
  “嘻嘻!我原先是想在臨近大典幾天前,瞅個他們最鬆懈的時機出其不意的回複法力,然後立刻遠遠的逃之夭夭。隻要不在那禁製令牌控製範圍內。她也拿我沒辦法的。但現在既然你來了,這個問題自然就交予你了。畢竟你可是要娶我的男人。而且我可聽說,你很輕鬆就擊敗了一名同階的元嬰期法士的。應該有些手段吧。”南宮婉輕聲一笑,輕鬆的說道。
  “困心術?這個禁製的確很麻煩的,除了毀掉那令牌外,是沒有其他簡單的方法可解。”韓立眉頭一皺,麵帶沉『吟』的喃喃道。
  “實在沒有辦法就算了。我二人遠遠離開掩月宗就是了。”南宮婉明眸流轉,不在意的說道。
  “沒關係!不就是一塊禁製令牌嗎?它應該在你師姐手中吧。我去將它取來就是了。順便替你出口惡氣!”韓立雙目微眯,一縷寒光閃過後,豪氣大發的說道。
  “我隻是說說,試試你的心意而已!並沒有真要你去盜令牌的意思。我那位師姐已修煉到了元嬰中期,一身功法神通不是我等初期修士可比的。我二人還是偷偷溜走就是了。大不了,我多花費十餘年的時間,將這禁製一點點煉化就是了。”南宮婉搖搖頭,抿嘴笑笑的說道,嬌容上隱現一絲淘氣之『色』。
  韓立無語之下,一下聯想到了當日初見此女時,那個古怪精靈的少女!
  

Snap Time:2018-10-23 09:59:53  ExecTime: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