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一章昔日之心


    第七百一十一章 昔日之心

    白衣女子一見韓立進來,將手中撫『摸』的銀劍放回了木匣,然後螓首輕輕一抬,嫻靜的望向了韓立。

    一張魂牽夢縈無數次的嬌容,出現在了韓立麵前。

    略尖的下巴,秀氣的鼻子,清澈醉人的明眸,這一切韓立如此熟悉,如此動心,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溫馨感覺從心中油然而生。

    仿佛早已此女共度過上百上千年一般!

    什麼心境,什麼口訣,在這時韓立徹底放置了腦後,任由這種以前從給體驗過的激情,瞬間充斥了整個胸腔。

    南宮婉見韓立如此放肆的盯著他,先是一怔,接著大大美目中閃過一絲若有所思之『色』,秀眉不經意的皺了皺。

    “玉兒,你先下去。我要單獨和此人談談。”南宮婉微揚下巴,衝那名引韓立進來的黃衫女修,平靜的說道。

    “是,師祖!”那黃衫少女先是一呆,但馬上垂首的答應道。

    她悄然退出了大廳,不見了蹤影。

    韓立靜等此女從門口徹底消失,才左右看了看,用神識一掃視四周,大廳附近確沒有在有他修士的樣子。

    然後他這才盯著南宮婉,二話不說的兩手一掐訣,體內忽然一陣“嘎”的爆裂聲驀然傳出,接著身形一下突兀的長了數寸,同時麵上青光一陣晃動。

    韓立顯出了真容出來。

    “真的是你!韓立!”南宮婉玉容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但並沒有過於吃驚的樣子,隻幽幽的歎息一聲。

    “你……你知道我會來!”回複了本來麵容的韓立,也不知如何稱呼此女才好,吞吐之下,經有些笨拙的說出這麼一句無趣的話來。

    此話一出口,韓立自己也有些後悔不及。不禁懊惱地撓撓後勺。

    “你呀!叫我婉兒就行了。”南宮婉見到韓立這般呆頭呆腦的樣子,卻豔容一展,嫣然輕笑起來。

    此女明眸流動,容光懾人。

    ”婉兒!”韓立心中大喜,情不自禁的輕呼一聲。

    原本還有些忐忑不安的他,終於定下心來了。

    此女的確對他並非沒感覺的,否則就不會對他顯『露』如此神情了。、

    一時間,韓立緊盯著此女的絕『色』容顏。有些癡『迷』起來。

    “我有什麼好看的,難道比你那位新收地侍妾還耐看嗎?”南宮婉臉上一紅後,微一偏頭淡淡說道。

    “侍妾?這你也知道。”一聽對方似乎不快的言語,韓立終於清醒了一些,驚訝的說道。

    “哼!落雲宗的新進長老,二百多年就進階的元嬰修士,我怎會不知道的。”南宮婉螓首微低,看著光潔的青石地麵。微哼了一聲,略『露』一絲刁蠻之意。

    “是前些日子遇見的姓唐地修士?”韓立想了一想,有點恍然的說道。

    “你倒也不笨!的確是那位唐師侄,利用特殊渠道給我發的傳音符。我接到傳音符時,實在不敢相信。消失多年不見的你。竟然也成了元嬰修士,立刻叫人找來了落雲宗近期地資料。以前我對這方麵消息一向不太注意的。雖然遲了些,我總算知道了你的大概情況。從你忽然現身,成為落雲宗長老。並到交易會途中離開為止。我都略知道一些的。而你地那位侍妾,還在闐天城至今未走呢!”南宮婉一拂額前青絲,斜瞥了韓立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神情忽然嫵媚無比,盡顯萬般風情。

    “我當時明明叫她起跟另一位長老同回宗內的。看樣子,有什麼事情耽誤了吧!不過這位侍妾是……”韓立『摸』了『摸』鼻子,『露』出一絲尷尬之『色』的想解釋一二的。

    “ 好了,不用多說什麼了。我並不是對你收侍妾有什麼埋怨之意。我自己不也要嫁人了嗎?”南宮婉一下打斷了韓立的話語。神『色』同時黯然下來,驀然柔弱無比起來。

    “這倒底怎麼回事?難道你真打算嫁給那人的!”韓立臉『色』微變,聲音一沉後,緩緩問道。

    “在回答此問前,婉兒想仔細問一下。你這次來是為了什麼。是要阻止我嫁給那人,還是隻想看看我就走。”南宮婉微咬了下紅唇後,星眸閃爍的說道。

    “當然是帶你走,我要你做我韓立地妻子!不管誰要橫刀奪愛。都先問過同不同意。”韓立聞言。毫不猶豫的說道,話語充滿了數不盡的毅然之『色』。

    “你想的倒美!我什麼時候答應。要嫁給你了。南宮婉聞言,臉上紅暈頓生,有些羞澀的輕啐了一口,神態撩人非常。

    韓立嘿嘿一笑,沒有說什麼。

    他在情事上再是個菜鳥,也知道這時候最好少分辨些什麼的好。

    片刻後,南宮婉臉上羞意漸去後,神情一正的說道:“你知道嗎,當年在禁地血『色』試煉中,我失身給你後,原本心中升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將你這名小小煉氣期修士斬成了無數截,然後再用朱雀環將你挫骨揚灰,以報失身之仇!畢竟我苦守了百餘年地清白身子,毀在了你手中。怎能不讓我痛恨至極。”

    “這麼說來,我當年還真差點一命嗚呼了!”韓立『揉』了『揉』鼻子,『露』出幾分哭笑不得之『色』。

    “當然。當時要不是我鬼使神差地忽然心腸一軟,放過了你。你以為我一位結丹修士的便宜,是這麼好占地。”說到這時,南宮婉雖然麵上還殘留著一絲嫣紅,口中卻沒有好氣的嗔怪道。

    韓立咧咧嘴,沒有再說什麼。而南宮婉心中一絲幽怨稍解後,杏唇輕啟的繼續道:“後來你我分手,我回道宗內後。不知為何,無論修煉功法,還是閉關打坐,總也無法擺脫掉你的影子。並且出現的次數還越來越清晰,越來越頻繁起來。這時,我才知道你已經成了我命中的魔障,若不設法擺脫,恐怕修為終生都無法再精進的。”

    “而消除這魔障隻有兩種方法,一是我嫁給你為妻,你我夫妻一體,魔障自然就不複存在了。第二種方法則是你從這世間從此消失,你這個人都不存在了。魔障也會漸漸消褪的。嫁給你,因為修為身份懸殊太大,對當時的你來說,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被苦苦折磨了許久之後,我還是一咬牙的決定除去你。但我還未來及行動,那時魔道六宗就正好來犯了。我在七派營地中恰好又遇見了你。而你那時已是一名築基期修士了。這讓我剛下的決心,又動搖了起來。畢竟若是你能繼續精進的話,你我結成夫妻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原來你那時又對我動了殺心。我當時見到蒙麵的你時,可是興奮異常的。但被你冷漠的樣子,給澆了一盆冷水,還沮喪了好些日子。”韓立麵上一愣,但馬上喃喃的苦笑道。

    南宮婉聞言,抿嘴一笑,沒有接口的又說道:“再往後,因靈獸山背叛,七派大敗。各派都準備了帶離核心弟子撤離越國。作為最年輕的結丹修士,我原本也在先撤離人員之中的。但是當時我也有一個交好的黃楓穀好友,在給我傳信交談中,隱隱知道了令狐老祖的撤離計劃。知道了你可能會要身處險境。”

    “當時,我也許鬼上身了。竟不知為何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突然返回救下你,當等我過去的時候,卻已經遲了一步。戰鬥已經結束,你們作為誘餌的弟子已經大半被殺,隻有一小部分修士,突圍出去。我不知道你的生死。無奈下,隻好先回到了宗門內,協助留守弟子和魔道之人大戰了一場。結果被一名結丹修士重傷,突圍離去時又被幾個小輩追殺。後麵的的事情,你想必也知道了吧。這世上並沒有南宮屏此人的。根本是我易容改扮而已。這倒不是我不想以真麵目和你相見,隻是我一名結丹修士總不能親口告訴你,我特意來救你,想要嫁給你吧!而且當時我又吸取了你的大半修為,更加不好意思以真容相見。但我不是提出了要你跟我回掩月宗的話語嗎。原本你隻要跟我回去。我就會顯出真容,盡量協助你結成金丹,然後嫁給你的。誰成想,不知道你是真的貪財,還是大男人主義太重,竟然硬是隻要點靈石就算了了。這讓我一時也無法了。”南宮婉說到這時,明眸中閃過一絲好笑之『色』,狠狠的瞪了韓立兩眼。但韓立卻怎麼覺得,此女這兩記媚眼中,經由一絲欣慰之『色』。

    韓立自然不知道,他當日若是真答應了跟此女返回了掩月宗,南宮婉固然可能依言嫁給他,但更可能因為他隨意答應和別的女子雙修,對其大失所望下就此解除心魔。

    到時對韓立冷淡下來的此女,十有八九,會隨意找一名女弟子應付他的。

    

Snap Time:2018-04-25 16:52:50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