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一十章南宮


    第七百一十章 南宮

    “可是師侄這次出山采購東西時,無意中遇見了一位修為深不可測的前輩。他硬要我將一件東西轉交給南宮師祖,並還在我身上下了禁製。說隻有南宮師祖才能解除的。”韓立瞬間作出愁眉苦臉之『色』的說道。

    “前輩!是結丹修士?”那白皙修士聞言一怔,有點驚疑的問道。

    “這個,師侄就不知道了。不過,他自稱是南宮師祖的昔日舊識。聽聞師祖大喜之日將近。這才送上一件賀禮的。並還有幾句話,讓我親口轉訴師祖。”韓立沮喪著臉,仿佛被『逼』無奈的樣子。

    “師祖舊識?難道也是哪位元嬰期的前輩!”這一次,另一位粗手粗腳模樣的修士,也有些訝然了。

    “這倒有可能的。不過這位前輩既然已經到了這,為何不親自上山送禮?”白皙修士震驚之後,有些不解起來。

    “這誰知道!也許這位前輩另有什麼要事,或者有不便之處吧。袁師侄,把手伸出來。先讓我看看你體內的禁製再說!”粗手粗腳修士猜想了兩句後,就不客氣的對韓立說道。

    韓立對此早有預料,絲毫不慌的將一隻手臂老實的伸了出去。同時體內靈力一陣激『蕩』後,模擬出一種古怪的法力禁製出來。

    那修士握著韓立手腕,感應了片刻,臉上就『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白皙修士見此,也好奇的將兩根手指搭在韓立手臂之上,結果沒多久臉『色』同樣大變起來。

    “不錯,你體內的確被下了厲害禁製。而看這禁製的複雜程度,十有八九真是元嬰期修士所下。但是僅憑此,我二人還不能就輕易讓你上山。你先把那位前輩的賀禮拿出來,我中一人幫你轉交一下。看看是否真實南宮師祖的舊識再說。若是師祖認識並願意見你。才可以上山。袁師侄,你可明白?”白皙修士神『色』一凝,但口氣卻一緩的說道。

    韓立聽了這話,一臉苦『色』,但想了想後,就點點頭地表示同意。

    “這樣也好。不過,師叔一定要向師祖講清楚,師侄身上被下了禁製之事!”韓立從腰間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個長長的木匣。交給了對方,並擔心的補充道。

    在木匣蓋子上貼了一張淡銀『色』的禁製符籙,從靈氣波動看起來,似乎非同小可的樣子。

    顯然是為了防止轉交之人,在半路上偷看才如此做得。

    “知道了。你在這好好候著就行了。馬師弟,我去去就來!”白皙修士先是不耐煩的衝韓立說道,然後又叮囑了另一位修士一句,就手托木匣的向身後禦器而去。

    韓立則隻能站在原地。靜等起來。

    他雖然有自信,那南宮婉見了盒中之物一定會見他的。但事到跟前心中還是有些忐忑不安。

    口中則有一句沒一句地,應付留守築基修士的其他詢問。但當對方問起了那位托送賀禮“前輩”的相貌起來,被韓立一句,對方帶著鬥篷。連男女都無法看清楚的言語給應付了過去。

    等了足足一頓飯的工夫後,那白皙修士終於雙手空空的回來了。

    “南宮師祖說了,那人的確是他的舊友。你可以跟我去見師祖了,並會順便解開你禁製地。”白皙修士倒也幹淨利落。短短幾句話後,就招呼韓立跟隨器上山而去。

    韓立心中大喜,麵上則作出激動之『色』的緊跟白皙修士身後,向山頂禦器而去。

    “小心些。千萬不要偏離了山路兩側,這禁製可比中層厲害的多了。就是我失陷進去,也絕無生路的。”白皙修士一邊在前邊帶路,一邊冷淡警告道。

    韓立自然口中連連稱是。

    可就在這時,迎頭飛『射』來一道藍光。那白皙修士似乎認得遁光主人,麵帶恭敬之『色』的禦器停在了一旁,恭敬地束手而立。

    瞬間遁光就到了二人麵前,略微一頓之後,『露』出了一位麵目陰森的錦衣中年修士。

    “孫師侄,你怎麼帶一位煉氣期弟子上山峰。難道不知道這的規矩?”錦衣修士掃視韓立一眼,麵無表情的冷冷地道。

    “藍師伯,師侄是奉了南宮師祖之命。才帶這名弟子上山的。否則師侄就是有天大膽子。也不敢如此做的。”白皙修士似乎對錦衣修士敬畏非常,連忙開口解釋道。

    這時。韓立已用神識仔細掃過對方,這錦衣中年隻是結丹初期修士罷了,倒也不用放在心上的。心雖然如此想到,表麵上韓立卻隻能作出恭謹的樣子,不敢輕易的說話。

    “南宮師叔要見這人!怎麼一回事,說給我聽聽。”錦衣修士聞言,愕然了一下,隨後詫異的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這位袁師侄……”白皙修士不知不敢隱瞞,還是覺得此事無所謂地,就將韓立之事重新說了一遍。

    “南宮師叔舊友,身上被下了禁製?”錦袍修士眉頭微微一皺,目光間如利刃般的突然落在了韓立麵上。

    “讓我看看你身上的禁製!”錦袍修士不客氣的吩咐道。

    韓立心中大罵此人沒事找事,但也隻能無奈的聽命上前。

    “咦!的確有些古怪。不過,這禁製雖然複雜,但並不凶惡。看來那人的確沒有惡意的。你們去見南宮師叔吧!”錦衣修士同樣抓住韓立一隻手腕,探測了一會後後,點點頭地說道。

    然後他不在理會二人,身上光芒一起,化為一道淡藍『色』遁光直接向山下飛『射』而去,在片刻後,其遁光黯淡模糊起來,忽然間化為了五形,消失地無影無蹤。

    “藍師叔的無形遁法,可以說是青出於藍勝於藍了。雖然隻是結丹初期,但想必就是結丹後期修士也很難奈何他了!”白皙修士一等那錦袍結丹修士離開,深吐了一口氣,望著遁光消失方向,喃喃地自語幾句。

    韓立聽到這心中一動。

    “無形遁法”

    此人難道和當日血『色』試煉前出現過的“穹老怪”有些關係,是“穹老怪”的徒弟或後人不成?

    韓立略感意外!

    這時白皙修士神『色』一鬆,重新帶韓立禦器向前。

    韓立隨之將錦衣修士之事,拋置了腦後。

    因為玲瓏山最頂層,居住的高階修士原本就沒有多少人。

    除了一開始的那位錦袍修士外,二人並未再遇到他人,直接到了接近山峰最高處的一處洞府前。

    “這就是南宮師祖的靜修之所了!一會兒你小心回複師祖的話,說不定除了給你接觸禁製外,南宮師祖還會另有什麼好處給你呢!”白皙修士有些羨慕的說道。

    接著他就一轉首,在大門外就恭敬的傳聲:

    “啟稟師祖,弟子已經人帶來了。”

    “嗯!我知道了。讓那名弟子自己進來吧。你先下去吧!”一句韓立聽起來有些熟悉,但又有些陌生的女子聲音,從石門後淡淡傳來,接著洞府大門上黃光閃動,石門自行敞開了。

    韓立沒有猶豫,幾步走了進去。

    結果讓韓立有些意外的是,在石門後正俏生生的站立一名黃衫短袖的俏麗女修,看年紀不大,隻有十六七歲的模樣,但竟然已經築基成功,有初期的修為了。

    “跟我來。師祖正在大廳等你呢!”這女修打量了韓立所扮的袁坤兩眼,見沒有什麼出眾之處,就冷淡的說了這麼一句,就扭身往洞府深處而去。

    韓立輕吸了一口氣,默默的緊跟而去。

    南宮婉的這處洞府不算很大,那俏麗女子隻帶著韓立走了一小段走廊,再穿過幾間不大的房間,就來到了所謂的大廳。

    廳堂中布置的典雅,精致,角落中點燃著不知名的某種檀香,門口處則放著兩個古『色』古香的矮小花架,上麵各有兩盤珍貴罕見的奇草,翠綠欲滴。

    而在廳堂正中間,擺放著一個四方的小巧木桌,在兩側各有一把淡綠『色』的藤椅。

    其中一把椅子上,坐著一名烏發白衣的少女,正低首看著手中的一件東西,一柄銀光閃閃的巨劍。

    在一旁木桌上放著蓋子已掀開一半的木匣,麵已空空如也了。

    

Snap Time:2018-04-21 04:27:54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