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零八章韓立的決心


    第七百零八章 韓立的決心

    “錢兄此言有些誇大了。這位韓前輩雖然短短時間就修煉至了元嬰期,但能衝擊化神期卻是遙不可及的事情,哪有這般容易做到的。其實就是修煉至元嬰後期境界,也足以讓所在宗門稱霸一方了。 這倒是真有一絲可能的。”聶盈想了想後,嫣然一笑道。

    “!是錢某想的太多了。但若不出什麼意外的話,這位韓前輩在近千年內,足以成為影響整個天南形勢的大人物。而他和貴穀有如此深淵源。若是能拉入六派中來,說不定不用多久,我們六派就可以重返越國了。”錢姓修士目中精光一閃,緩緩說道。

    “淵源?道友剛才也看到了,韓前輩雖然昔日出身我們黃楓穀,但如今已是天道盟落雲宗的長老,無論身份還是宗門勢力,本穀又有什麼好拉攏人家的。況且你們也看到了,對方絲毫回來的打算都沒有。”雷萬鶴默然了一會兒,歎息的說道。

    一聽此話,其他幾人同樣有些啞口無言。

    “這位韓前輩為何如此對待貴穀?他畢竟出身貴穀,難道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巨劍門大漢,有些不信的說道。

    “具體情形,我不太好透漏。但是估計希望不會大的。倒是我看他和掩月宗的南宮前輩,似乎交情不淺,這倒可以讓南宮前輩嚐試勸說一下的。即使不能讓其重新加入我們六派,但交好總還是能做到的吧。”雷萬鶴先是搖搖頭,但接著話鋒一轉,衝掩月宗的中年修士說道。

    “這個……可能吧。這位韓前輩和南宮師叔具體交情怎樣。我還要回宗內問上一二的。”唐明驊有些不自信的講道。

    “算了,這等拉攏元嬰期修士的事情,也不是我等能做主的。一切還是交給諸位長老來處理吧!這位韓前輩,應該會在三個月後地大典上出現的。我等還是趕緊回盟去吧。這也不算是什麼安全之處。”雷萬鶴忽然旁顧幾眼。眉頭一皺的說道。

    其他人聞言一驚,也沒有心思再詳談此事,五人當即化為五道遁光飛遁而走。

    隻是雷萬鶴口中雖說的輕鬆,但在途中卻在暗自發愁起來。

    他如何才能和門內的那位令狐老祖說清楚此事?

    難道直接講當年被他放棄的一名弟子,如今竟然成了不弱於他的存在。並且還因為當年之事,對黃楓穀大為不滿的樣子。

    這豈不是直接指責自己這位師伯地不是?

    心無奈的又歎息幾聲,雷萬鶴隻能一言不發的悶頭趕路。

    ……

    因為禦風車實在太顯眼了!

    韓立馭車飛行了一段距離,將雷萬鶴等人甩的沒有蹤影後。就不慌不忙將此車一收,隻用普通遁光前進。

    如今驟然得到南宮婉的息,並且還是最糟糕的一種,他要冷靜的好好思量一番。

    當年他和南宮婉隻是春風一度,和此女僅有的兩次見麵,也因為修為身份地巨大差異,如同路人般的沒有絲毫柔情可言。

    但不知從何時起,韓立早已在潛移默化中。心中將南宮婉視作自己的女人。

    特別在他金丹結成和元嬰先後結成,自認為足以匹配南宮婉後,心中對此更是絲毫疑『惑』沒有的。

    所以剛一聽到南宮婉竟要成為別人的雙修伴侶時,他才差點心神失守地大失形態。

    故作不知的眼睜睜看著南宮婉嫁給他人為『婦』,韓立想也不想的根本不會容忍此事情的出現。

    這輩子能可以娶此女為妻地男子。也隻能是韓立一人而已。

    況且,他也相信作為取了南宮婉真陰的男人,此女對他也不會一點感覺沒有的。

    三個月後的慶典,韓立決不能讓它順利召開的。

    現在他思量的就是。是就什麼都不顧的直接前去掩月宗,偷偷將南宮婉帶走。還是靜等三個月後的慶典式召開之日,再找上門去。

    這兩個方法,明顯各有利弊。

    第一種雖然較容易實現,但他實在很難保證南宮婉會二話不說地立刻跟他而走。畢竟此女在掩月宗待了如此多年,如今更身為掩月宗長老,不可能毫無顧慮就悄然離去。

    而第二種直接慶典之日出現,同樣向南宮婉正式的求婚。就要麵臨掩月宗、六派甚至九國盟諸方麵的巨大壓力,可謂困難重重。但隻要他能將事情一一解決,就可以正大光明和南宮婉在一起,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當然還有一個更簡單的方法,則就是直接將那位打算娶南宮婉的魏離辰,神不知鬼不覺而從這世間滅殺掉。

    如此一來,自然一切煙消雲散,什麼阻礙都沒有了。

    不過。這種方法也是最危險的。

    因那化意門可不是普通的小宗派。而是九國盟最大的兩大宗派之一。門中光元嬰期長老就有四五位之多。實力之強遠超落雲宗之流地。

    那位魏離辰若是呆在門內,始終不外出。他就是有天大地本事。也無法神不知鬼不覺的擊殺對方。

    而就算擊殺對方成功,一旦暴『露』了自己身份,即使自己身為落雲宗長老,恐怕也吃不了兜著走地。

    韓立一邊徐徐前進著,一邊心中反複思量著對策。

    最後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決定這幾種方法都折中一下。

    他先趕到掩月宗一定要見南宮婉一麵,問清楚對方的心意。若是此女顧慮重重,或者另有什麼苦衷不願跟他而走。

    那他就在慶典之日前再去一下化意門,看有沒有機會偷偷滅殺掉那位魏離辰,好永絕後患。

    若是沒有出手的合適機會,那他就隻有在慶典當日,同樣向南宮婉正大光明的求婚。

    不管結果如何。南宮婉是否會願意答應,他都要強行將此女帶走的。

    他這一生,很少真正動情,也一向理智大於情感。但這一次,內心深處卻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南宮婉讓於給別人的。

    而以他如今的神通,隻要不是碰到元嬰後期修士出手阻攔,應該沒有誰能奈何了他。

    心中計定完畢,韓立精神一振。辨認清楚方向後。他遁光猛一提速,瞬間破空而去。

    ……

    越國六派當年敗退,被迫撤入了九國盟之後,就在九國中修士宗門最少地北涼國重新紮下宗門。

    北涼國修士宗門如此稀少,是因為此國修煉資源在九國盟是倒數一二的。

    六派身為新加入的宗門,也沒有什麼可選擇的餘地。

    並且即使如此,六派修士還是和當地一些宗門,明爭暗鬥百餘年之久。才用憑借自身實力勉強紮下根來。

    當然所得的靈脈靈山,原料靈礦以及六派在北涼國的聲勢,都遠不能和在越國一家獨大時相比。

    但如今六派經過這些年的兢兢戰戰,總算恢複了稍許元氣,在九國盟的話語力也大了不少。

    掩月宗身為六派中最強大地宗門。自然占據了一處靈氣不錯的靈脈之地。

    在北涼國最西邊的玲瓏山,掩月宗眾修士圍著此處靈山,施法修建起了無數的樓閣殿堂,布下了一個個的禁製大陣。

    這就是掩月宗的新山門所在。

    玲瓏山大致被分為了三層。

    最下邊的山腳處。是那些低階弟子的居住修煉之所。從山腳到山腰處,則是築基期以上修士才有資格進入其中。

    到了山腰之上地最上層,自然隻有結丹以上修士,才有資格居住其中。

    築基期修士雖然在結丹以上修士眼中,不足一提。但是在那些新入門不久,修為還在煉氣期徘徊的低階弟子目中,卻是宗內的支柱,是需要仰視的存在。

    而掩月宗內的各個大小管事。自然也都是由精明過人,築基成功地修士來擔任的。

    但袁坤這個專門負責采購一些世俗物品的掩月宗管事,卻是其中一個個例外。

    因為此人是掩月宗內唯一一名以煉氣期修為的宗內管事。

    追究其原因,是因為袁家這個北涼國地土生土長的中等家族,是頭一個對六派駐入北涼國表示歡迎的家族,給六派特別是掩月宗在北涼國的立足,出力不少。

    因此作為對袁家的獎賞和補償,掩月宗就將宗內這個不太重要的管事職位。就承諾世代交予袁家弟子來擔任了。

    而不巧的是。袁坤恰好是本代袁家家主的一位親侄。並且在修煉上,實在沒有什麼前途可言。所以在袁家之主親自出麵求情下。掩月宗地高層也就勉強讓其擔任了宗內的管事。

    好在這位袁坤雖然修為不行,但是在世俗事物上卻如魚得水,處理的井井有條,並沒有出過紕漏,倒也逐漸坐穩了這個位子。

    不過,在修仙界中一切都是以自身修為高低來說話的,所以掩月宗的低階弟子自然也談不上對他有多恭敬了。

    其他築基期的管事,更是對其多有蔑視之語。

    不過,袁大管事對此卻是毫不在意,該狐假虎威的就狐假虎威,該低頭陪笑的就低頭陪笑,倒也在掩月宗內混地逍遙自在。

    這一日,袁坤出現在離玲瓏山最近地一處世俗小城中,帶著兩名修為比其更低一籌的掩月宗弟子,像往常一樣來到幾家商鋪,采辦一些日常用品。

    他沒有注意到地是,隻在走了兩三家商鋪後,一縷若有若無的強大神識從附近一家酒樓宗傳出,在其身上的掩月宗管事服飾上轉了幾圈後,就悄然纏在其身上,盯上了他這麼一名區區的煉氣期修士。

    

Snap Time:2018-01-24 07:47:11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