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零七章南宮之訊


    第七百零七章 南宮之訊

    對這個當年自己一手引進黃楓穀的小丫頭,韓立印象極深。但緊接而來的,自然就是小老頭馬師兄的樣子,在心中一閃即過,蒼涼之意頓生。

    以小老頭的年紀決沒可能結成金丹了,這位黃楓穀中和他最淡的來之人,恐怕已化為一杯黃土了。

    “小丫頭!現在的蕭師妹可不再是什麼小丫頭了。而早已嫁人為『婦』了,並且在數十年前進入了結丹期。”聶盈宜喜宜嗔的說道,唇角邊泛起若隱若現的笑意。

    “哦,她也進入了結丹期。這還真出乎我的意料。”韓立呆了呆後,輕笑了一聲。

    “我以前曾聽蕭師妹數次說起前輩當年引她進入門的經過。蕭師妹,對韓前輩可一直深感大恩,掛念的很。”聶盈溫婉的說道。

    “我當年引她入馬師兄門下,也隻是看其資質不錯,一時興起而已。如今已經物是人非,又有什麼可見的。”韓立臉上笑容一收,平和的說道。

    見如此相勸,韓立還一副根本不願再回黃楓穀的樣子,聶盈和雷萬鶴對望了一眼後,也隻能無言的苦笑了。

    對於韓立為何不願回去的原因,這二人也不笨,自然猜得七七八八。

    當年被遁入九國盟的核心弟子中,韓立既然沒有在其中,這位昔日還隻是小小築基修士的“韓前輩”自然是被當成了誘餌那一路人,被放棄掉了。

    難怪對方對黃楓穀冷漠之極,沒有一絲回去的意思。

    正在二人有些無奈之際。韓立沉寂了一會兒後,忽然衝掩月宗的中年修士緩緩問道:

    “你們掩月宗是不是有一名叫南宮婉的女修!她如今怎樣了。”韓立的一下顯得有些低沉。

    “啊!前輩認識南宮師叔?南宮師叔如今正在宗內坐鎮,一切都很安好。”這叫唐明驊的中年修士先是一怔,但隨後恭敬的回道。

    “師叔?她也進階元嬰了?”韓立一驚之後,話語中掩不住一絲欣喜。

    “南宮師叔在百餘年前。就凝結元嬰成功了。如今是本門地長老之一。前輩是南宮師叔的舊識?”中年修士詳細的,殷勤非常的樣子。

    對他來說,如果能借機交好一名元嬰修士,自然以後有數不盡的好處的。

    “舊識!也算吧。我當年曾經受過貴師叔大恩,一直想再見見她的。可惜這般多年有事在身,一直沒有機會。”韓立歎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一絲恍惚之『色』的喃喃說道。

    “!南宮師叔雖然一向很少見客,但前輩真想見南宮師叔地話也容易。三個月後。南師叔就要和化意門魏長老,舉行雙修大典。正式和魏長老結成雙修伴侶。這慶典原本隻邀請盟內的高階修士參加的。但韓前輩既然是南宮師叔的舊識,到時來敝門參加的話,畢宗一定……”

    “雙修大典?”韓立腦子嗡的一下,根本聽不進去下麵的任何話語,猛然一轉身,聲音徒寒的問道。

    “不錯,化意門這位魏離辰長老。堪堪三百年就結成了元嬰,一身神通深不可測,算是天南不出世地修仙奇才了。本宗和化意門費了好大的勁兒,才促成此樁美事的。” 韓立的陰寒表情,反將中年修士嚇了一跳。心中各種奇怪的念頭轉了數遍,但在韓立冷冽地目光注視下,還是不由自主的一一吐出道。

    雷萬鶴等人見到此景,都麵帶古怪之『色』起來。

    這時就是笨蛋也看的出來。韓立似乎和掩月宗的南宮婉關係,似乎大不簡單地!

    否則,韓立怎會一聽到此事,竟然有如此大的反應。

    但接下來大出眾人意料的是,韓立臉上寒『色』,再盯著中年修士一會兒後,就瞬間消失不見了,反而聲音一緩的溫和說道:

    “唐道友不用驚慌。韓某沒有什麼惡意的。隻是聽到往日愛慕之人突然要變成他『婦』,心有些激動罷了。既然知道此事,在下自然要去參加好友的大喜之典了。”

    聽到韓立說的如此坦然,中年修士反而大鬆兒了一口氣,口中連連說出歡迎的言語。

    但韓立隻是淡淡一笑,沒有再多說什麼。

    雷萬鶴等人也麵上神『色』一鬆,畢竟現在越國六派幾乎是一體地存在。自然不想另招惹什麼事端出來。

    接下來,韓立又隨意的問了一些越國六派的相關事情。都不是什麼要緊之事。這五人自然一一告之了。

    當聽到。黃楓穀那位令狐老祖大限不久的言語後,韓立眉頭一皺。但隨後就若無其事的舒展開了,猶若未聞一樣。

    “對了。你們南宮師叔是否有一名叫南宮屏的堂妹,也應該是掩月宗的修士。”韓立似乎想起來什麼,又隨口的問道。

    “南宮屏!晚輩沒聽說過啊!南宮師叔一直是孤身一人修煉地,沒聽誰說過還有什麼堂妹。前輩是不是搞錯了。”中年修士一愣之後,有些不解地問道。

    韓立聽了此言,驀然呆住了。但深吸了一口氣後,馬上追問道:

    “這南宮屏的女修,應該是貴宗地結丹修士才對!你會不會記漏掉了此女。”韓立的聲音急促起來。

    “本宗若真有此人,晚輩怎會不知道的。在下可以向前輩保證,本宗的確沒有此女。”唐明驊苦笑了一聲,差點要發誓的講道。

    “唐道友所說沒錯,掩月宗若真有這位結丹的女修,我等也灰知道的。的確沒有此人。不知前輩從何處得知此人的。”雷萬鶴忍不住的『插』嘴相幫道,臉上『露』出詫異之『色』。

    “沒什麼!也許是韓某弄錯了。”韓立口中如此說道,但麵上滿是怪異的神情,其中還摻有一絲茫然之『色』。

    以韓立心機,此時自然知道當日的南宮屏哪是什麼南宮婉的堂妹,分明就是易容該換了容貌的南宮婉本人。怪不得當日並沒有對他下狠手,並且臨分手的神情、所說的話語如此的古怪。

    下麵的時間,韓立似乎徹底失去了再說話的興趣,隻是陰沉臉的默默駕馭著禦風車向前飛遁。

    其他人也看出了這位“韓前輩”心情不大好,自然也沒誰敢肆意的在車中大聲交談。

    一時間,禦風車中寂靜無聲。

    過了小半日後,到了一處無人的小山頭後,韓立將禦風車停了下來。

    “在下就和幾位道友在此分手了。這離豐原國邊界隻有一日的路程了。已算是安全之地了。韓某另有要事,就不繼續相送了。”韓立站在車上,平靜的開始趕人了。

    雷萬鶴等人自然不敢多說什麼,重新向韓立拜謝了救命之恩後,紛紛飛遁出了禦風車。

    韓立一句話也沒有再說,當即方向一變,馭車破空而去,瞬間消失的蹤影全無了。

    “雷道友,這位‘韓前輩’真的當年是你們黃楓穀的弟子,還曾經是道友的師侄?”另一位年紀較大的天闕堡修士,一見禦風車消失不見後,終於忍不住的開口向雷萬鶴再次確認道。

    “怎麼,雷某像是虛言相欺之人嗎?”雷萬鶴眉頭一皺,沒有好氣的說道。

    今日雖然被韓立所救,但當年的晚輩修為都超過了自己,並突然成了貨真價實的前輩,還要小心陪著不是,任誰心情也不會有多好的。

    “!雷兄不必動怒。我隻是覺得有些奇怪罷了。若道友所講不假,這位韓前輩應該和聶道友年紀差不多大的才是。聶道友,不知你修煉了多少歲月,才有今天的境界。”這位天闕堡錢姓修士沒有動怒,反而一轉首向聶盈認真的問道。

    “我修煉了二百多年,才有今天的結丹初期修為。”聶盈似乎明白對方想說些什麼,臉『色』微變的回道。

    “如此說來,這位韓前輩同樣隻有二百多歲就凝結成了元嬰。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錢姓修士『摸』了『摸』下巴處的那幾根寥寥無幾的胡須,一臉正『色』的說道。

    “難道錢兄的意思是……”巨劍門的石姓壯漢,不禁失聲的說道。

    “不錯,此人很可能有機會衝擊化神期的。上一次,我們天南出現有記載的化神期修士,還是數萬年前的事情。雖然其一進入了化神期,不久就從修仙界消失,但僅那短短存在的時間內,他就橫掃天南全無敵手。整個天南無論正魔兩道,還是中立宗門幾乎都被其整合到了一起。根本沒人能力抗化神期修士。即使對方隻是化神初期的修為。”錢姓修士凝重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16 23:12:59  ExecTime: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