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零六章雷萬鶴的震驚


    第七百零六章 雷萬鶴的震驚

    “前輩!”韓立『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一絲古怪之『色』。

    胖老者正是曾經用丹方和他交換過靈『藥』的那位“雷師伯”,如今竟然稱呼他為前輩。

    雖然按照修仙界的規矩來看,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韓立心中還是不由得升起一些怪異之情。

    至於那位叫聶盈的絕『色』女子,則是當年有過一麵之緣,維護過雷靈根慕容兄弟的那位“聶師姐”。

    雖然韓立沒有和此女有過什麼交集,但耳聞目睹之下,也知道此女資質過人,秀慧內外,當年愛慕此女的男弟子可謂數不勝數。

    沒想到這些年沒見,此女也結成了金丹。

    就在韓立一語不發、神『色』複雜的打量著雷萬鶴和聶盈的時候,雷萬鶴心中也暗暗疑『惑』。

    眼前的這位“前輩”不但年輕的實在過分、駐顏有術,而且不知為何,他竟覺得對方這張看似普通的麵孔,似乎有些眼熟,仿佛在哪見過一樣。這讓他心愕然之餘,也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聶盈一雙美目望著韓立,明眸深處同樣閃過驚疑之『色』。此女也發現了什麼似的。

    韓立自然不會就這麼一直幹耗著,展顏笑了笑後,他終於開口了:

    “看來當年一別,雷師伯是真的不記得在下了。不過,當年師伯所贈的丹方,可真幫了韓某不小的忙。”

    “師伯?丹方!你……你是……”雷萬鶴一聽韓立稱呼他師伯時,震驚的嘴巴張得老大,一時無法合攏,但後麵聽到丹方之事,又想起了什麼似的,一下驚駭的結巴起來。

    其餘幾人聽到這話。則同樣驚得目瞪口呆。在這位元嬰期的前輩竟然突然稱呼雷萬鶴“師伯”,這實在讓他們腦筋一下無法轉過彎來了。

    隻有那位聶盈聞言後,吃驚的重新打量了韓立幾眼後,花容大變地的說道:

    “你是李師叔的弟子,韓立……韓師弟?” 此女的嬌呼聲中,充滿了難以置信之『色』。

    “沒想到聶道友還認得韓某。”韓立真有點意外的說道。

    韓立不知道,在煉氣期時因為低調和修為低下的緣故,真的沒有幾人知道和認識他。但從血『色』試煉中活著出來。並築基成功被李化元收為弟子後,就有不少的有心人注意到了他。

    這位“聶師姐”就是其中地一位。

    等到魔道六宗入侵越國,他擊殺眾多同階魔道修士後,名聲更是在低階弟子中大振。雖然沒有在見過麵,但他給這位聶師姐留下的印象更是加深了三分

    如今韓立容顏和當時見此女時一模一樣,他隻提個開頭,自然被此女想起昔日那個名聲不小的韓師弟,不禁驚疑的脫口說出。

    “你真是當年的韓師侄。”雷萬鶴幹咽了下口水。目光有些發直的怔怔道。

    雖然說修仙界中什麼詭異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資質過人的修士,從弟子身份一下提升到和長輩平輩地事情,並不少見。但一名原本築基期的師侄晚輩,一下變成了元嬰期的前輩級存在。即使雷萬鶴這般也算見多識廣之人,也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雷師伯,不必驚訝。不過,這不是說話之地。我們還是在路上再詳細淡淡吧。”韓立向四周看了看,神『色』平靜的說道。

    “師伯這稱呼,雷某萬萬不敢當了。韓前輩既然已經進階元嬰期,那就是晚輩的前輩了。一切都由前輩吩咐即是。”雷萬鶴臉上紅白神『色』變了數遍後,終於苦笑一聲後地說道。話語仍保持著剛開始的恭敬,並不敢有怠慢之意。

    無論韓立以前的身份如何,但現在既然修為神通都遠超於他,他自然不敢再托大的接受韓立如此稱呼了。

    其他三名修士。這時也終於聽明白了幾分,韓立和雷萬鶴二人地關係,麵麵相覷之後,自然滿臉的怪異之『色』。

    韓立聞言沒有『露』出什麼意外之『色』,稍微默然了一下後,也就點點頭的接受了。

    “既然雷道友如此一說,韓某也不客氣了。現在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你們遁速恐怕有些慢。還是讓我捎帶一程吧!”

    一說完此話。韓立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拍,手掌一翻轉。一件小巧玲瓏的東西出現在了手中。

    往一側輕輕一拋後,白光一閃,一輛精致的四方東西出現在了眼前,正是韓立新得到的那輛禦風車。

    此刻這輛飛車,在法決催動下,迅速漲大,變得足有十餘丈大小。

    “都到車中去吧!”韓立沒有客氣的吩咐道。

    雷萬鶴等人自然沒有其他意見,,身形一閃的全進入了車中。

    韓立抬足進入禦風車後,腳下靈力馬上往此車中微一灌輸。

    飛車一陣輕顫後,頓時化為一道白虹,破空飛去,其速度之快遠超乎普通地法寶飛遁速度。瞬間就此處消失的無影無蹤。

    見著禦風車如此神速,其他人大喜。

    心知有此車的話,法士自然無法追上了。原本還提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幾位道友,豐原國應該全落入了法士的掌七七八八了。你們幾人為何會出現此處,還被一名高階法士堵住了。要知道,若不是這地處偏僻之地。即使我出手,恐怕也不是如此輕易能脫身的。”韓立一邊驅車飛行,一邊看似隨意的問道。

    五人聽了這話,神『色』各異的互望了一眼,雷萬鶴顯然是他們幾人中地為首之人,躊躇了一下後,才說道:

    “前輩有所不知,我們幾人也是身不由己地。我等原本奉了盟的命令,來此執行一件重要任務。結果在某一地方耽誤了幾天,一從那出來後,才發現豐原國竟已經被慕蘭人侵入了。無奈之下,我們隻好挑選偏僻地小路,往回飛遁。但在路上還是遭遇了一些低階法士,不得不出手滅口。誰成想附近恰好就有那麼一位元嬰期的法士存在。剛滅殺掉最後一名低階法士後,就被那老怪物發現,並追殺了過來。雖然知道不是其對手,但若是分頭逃竄,我們被滅的隻能更快,也隻有拚命了。若非僥幸遇到了韓前輩,我們恐怕真的難逃一死。”

    雷萬鶴一麵說著感激的話語,一麵又打量這位以前的“韓師侄”幾眼。

    說實話,即使事到如今,這一切還讓他有些仿佛白日做夢的感覺。

    韓立聽了這話,卻失去了追問的興趣,隻是淡淡的嗯了一聲。但過了一會兒後,又另問道:

    “雷道友,家師李化元還好嗎?”

    “韓前輩,李師弟早在百餘年前就在和慕蘭法士的爭鬥中,隕落掉了。而其夫人因為未能結成金丹,也在不久大限來臨時坐化掉了。”這些沒有什麼好隱瞞的,雷萬鶴老實的回道。

    “我那些師兄弟,沒有人結成金丹嗎?”韓立聞言身子微顫,麵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又問道。

    “沒有,李師弟門下弟子,雖然有兩三個資質不錯、進階到假丹境界的,但最終還是機緣不夠,未能結成金丹。”雷萬鶴有些歎息說道。、

    韓立聽完這話徹底默然了下來。“於坤”“宋蒙”“鍾衛娘”等人的模樣,在其腦中一閃即過。一些交集的往事,也點點滴滴的浮現在了腦海之中。

    半晌之後,他長吐了一口氣。

    既然這些師兄弟未能結成金丹,那無須多問,此時他們多半也坐化掉了。

    想想當年在黃楓穀發生的事情,竟仿佛隻是一場舊昔日舊夢。黃楓穀現在的低階弟子,更是不知早換了幾批了。

    “韓前輩,不知你是否有意還回黃楓穀。”聶盈突然在這時,開口問道。

    “回黃楓穀?沒有這個興趣了。我現在是天道盟落雲宗的長老,在哪待得還不錯。不打算回去了。”韓立眉梢輕輕一跳,但隨即淡淡的說道。

    一聽韓立此言,聶盈臉上閃過失望之『色』,而雷萬鶴臉上陰晴不定,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其餘三人則和韓立根本不熟,自然不敢隨意的『插』口。

    “不知前輩是否認識蕭翠兒!”聶盈猶豫了一下後,又開口問道。

    “蕭翠兒!自然認得,你認識那小丫頭?”韓立一怔,有點古怪的回道。腦中同時浮現一個古怪精靈的小丫頭形象。

    

Snap Time:2018-04-26 05:47:55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