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零四章路逢舊人


    第七百零四章 路逢舊人

    剩下的玉盒也被韓立一一打開了。

    一隻玉盒中,放著一個綠『色』小瓷瓶。另一隻中,則放著一團拳頭小、紫濛濛的東西。

    隨意的將綠瓶打開,放在鼻下輕聞了一下,一股辛辣異常的氣息撲鼻而來。

    韓立臉『色』一下大變,如見毒蠍般的急忙將瓶蓋重新塞好,然後麵帶異樣的又打量小瓶幾眼,才謹慎的將它收進儲物袋中。

    最後,目光落在放著紫光的東西上,將其拿在手中五指輕輕一捏,柔軟無比,光團中瞬間閃爍起縷縷的光絲,明亮耀目。

    “咦!”

    韓立有點驚訝的輕咦一聲,凝神將神識聚成一點,探查起此物來。

    片刻後他恍然的單手一抖,手中光團瞬間化為一片紫霧,盤旋頭頂。但被一道法決打在其上後,現出了原形,重新跌落到了韓立手中。

    竟是一張層層疊疊,薄若輕絹的紫『色』絲網,上麵的絲線纖細若無,晶瑩發光,一看就知是件難得的異寶、

    “這不是‘紫兜”嗎?這可是蠻荒時期名氣不小的古寶。”白狐一看清楚紫『色』晶網,吃驚的脫口說道。

    “你知道此物?大名鼎鼎,難道也是通天靈寶?”韓立目中喜『色』一閃,強按心中一絲興奮的問道。

    “這倒不是。紫兜雖然也是古寶中的頂階存在,但和通天靈寶一比,可是遠遠不及的。不過單論防禦神通而言,的確妙用無窮。根據煉製威力大小,此寶一旦施展開來,足可以遮蔽百丈乃至千丈的範圍,是一種少見的可大範圍防禦寶物。據說最頂尖的紫兜’古寶。甚至可以一下罩住百之內生靈,不受傷害。就不知是真是假了!當然此寶用來困敵也犀利之極,可自行釋放“玉陽真火”,足以滅殺強勁之敵。”銀月如說家珍一般地說道。

    “銀月,你對這‘紫兜好像知道的很清楚,難道你以前見到過。”韓立臉上失望之『色』閃過,但掂了掂手中的紫網,麵帶古怪的問道。

    銀月一聽這話。卻默然了下來,半晌之後才苦笑的說道:

    “主人如此一說,我才發現。在殘存的記憶中,我在被煉化成器靈之前,好像就有這麼一件紫雲兜古寶。所以才知道的如此清楚。”

    銀月一邊說著,一邊目中也閃過沉思之『色』,似乎想起了什麼,但隨後搖搖頭。又鬱悶的放棄了。

    “這件紫雲兜既然如此厲害,可沒聽說過蒼坤上人使用過此寶對敵,看來十有八九是從那墜魔穀中得到地寶物了。可惜的是,我們得到的這四隻玉盒中,竟然沒有墜魔穀的信息。看來有關的東西。應該湊巧在南隴侯的兩隻玉盒中了。真有些可惜了。”韓立自嘲的說道,但眉宇間卻沒真『露』出多少沮喪之意。

    他也很清楚,得到了墜魔穀秘密固然以後有機會進穀取寶。但是同樣的,十有八九會成為眾矢之地。隻要消息走漏。不知會有多少老怪物大勢力,一下找上門來。

    這其中的利弊,實在難說的很啊!

    “主人,那隻玉簡麵沒有嘛?”銀月終於忍不住的多問了一句。

    “那玉簡中記載的是蒼坤上人地功法神通。雖然其中的主修功法‘望月決’,我無法修煉的。但幾種秘術和一些修煉上的體會,倒可以借鑒一二。對我用處不小地。”既然銀月問道,韓立也沒有隱瞞的意思,淡然的告之了。

    銀月聽了歎了一口氣。有些無精打采起來。

    而這時,韓立則將東西玉盒全都收起,並囑咐銀月一聲,就閉上雙目,盤膝入定起來。

    銀月不客氣緊挨著韓立卷縮其狐身,睜著烏黑發亮的眼珠,望著空無一人角落,發怔起來。

    慕蘭人的隊伍一點點的前進。韓立和銀月安然的待在車內。過了兩天兩夜。

    在這期間,隊伍倒也遭遇了兩撥法士的檢查。

    但韓立被銀月叫醒後。略一施法,這些低階地法士,自然毫無所獲的離開了。

    這輛馬車是專門盛放無足輕重之物的車輛,隊伍中的慕蘭族凡人,也一直沒有誰進入車輛中看上任何一眼。

    結果,一等到隊伍出了慕蘭草原,韓立就立刻攜帶著銀月,神不知鬼不覺的他離開了此隊伍,從另一條路進了荒原,直奔天南而來。

    依仗著神識的強大,韓立遠在百之外就能清楚的感應到法士的存在,所以很輕鬆地避過一些不必要地麻煩,順利通過了荒原地段,進入了九國盟的豐原國。

    豐原國是最靠近慕蘭地三個國家之一,平常在邊界處的幾處靈山上都駐紮著眾多的九國盟修士。

    但韓立進入豐原國的數日內,一路上修士沒有見到一個,倒是到處遊『蕩』巡查的法士氣息,發現了不少。

    顯然九國盟被慕蘭法士全力偷襲之下,初戰不利,已經暫時後退了。

    雙方真正的大戰,應該還沒有開始才對!

    韓立對此沒有多想什麼,專挑偏僻荒野之地的悶頭趕路。

    一連安然無事的過了三四天,這一日他化為一道青虹,剛剛飛過一座無名小山時,忽然神『色』一怔的扭頭向一側望去,臉上現出一絲訝『色』,隨後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在他剛才神識感應之下,在那一側的不遠處,靈氣波動劇烈,並隱隱煞氣衝天,分明有修為不弱的修仙者在哪鬥法拚鬥。

    在這出現如此規模的爭鬥,自然十有八九是是修士和法士之間的爭鬥了。

    他再稍微仔細感應一下,其中一道法力波動強大無比,是元嬰期的存在,其餘四五人則都是結丹期水準,正合力對抗那元嬰期修仙者的模樣。

    而這些結丹期的氣息中,有一兩股韓立覺得有些熟悉,好像似曾認識的樣子。

    心中思量一下,他一時無法想起是誰。

    猶豫了一下,韓立還是壓不住心中好奇,悄然飛遁而去。

    以韓立的神行遁術,如此短的距離,自然轉瞬間即至。

    結果前方靈光閃現,各『色』光化衝天而起,爆裂呼嘯之聲連綿不絕,仿佛正爭鬥的激烈異常。

    五名服飾不一的男女修士,正圍著一位法士聯手拒敵。

    韓立一眼就看出,那五名結丹男女修士雖然竭盡全力,各自將本命法寶催動的出神入化,但仍中間的那名黃袍光頭法士,釋放出餓一圈圈黃霧給『逼』得節節後退。

    這黃袍法士滿臉橫肉,有元嬰初期的修為,雖然任何法寶沒有放出出,但單憑一套神妙的功法和高深的修為,就輕易大占了上風。

    而且要不是這人絲毫不願拚命,並且對其中一名絕『色』女子,頻頻手下留情,一副想活捉的樣子。恐怕,這五人也無法堅持到現在的。

    但韓立雖然覺得那絕『色』女子有點眼熟,但目光卻落在了一位肥肉滿身的胖老者子身上。

    這老者周身盤旋著銀白『色』雷弧,驅使的法寶也是一柄不停放『射』電光的巨劍,威力在這五名結丹修士中堪稱第一。

    “是他?這世間的事,還真是巧合啊!”看清楚了胖老者的相貌和功法後,韓立口中喃喃的自語道,臉上卻『露』出難辨的複雜之『色』。

    “你這丫頭,別不知好歹。要不是本上師修煉的功法,缺少一位上佳的爐鼎,哪能留你『性』命到現在。再不束手歸順本上師,可就別怪本上師不懂得憐香惜玉了。”黃袍法士爭鬥了如此長時間,終於有些不耐了,衝著那名絕『色』女子麵目一獰的說道。

    隨後一張口,噴出了一麵黃『色』的羽扇出來,上麵靈光大放,隱隱畫著什麼東西,被光頭法士一把抓到了手中。

    一見此景,包括胖老者幾人的無名結丹修士,全都麵『色』大變,心知不好。

    他們何曾不知道,對方剛才一直未施出全力出來。但是他們可不敢就此返身而逃。否則一旦聯手之勢被破,他們被對方一一拿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更是沒有活命的機會。

    於是,五人暗暗叫苦之餘,隻能硬著頭皮的再次提起全身的法力,加大攻擊的威力。

    頓時五件法寶一時間聲威大起,竟將那些黃霧擊散了不少,勉強扳回了一些頹勢。

    但黃袍的光頭法士見此,卻勃然大怒。

    將手中羽扇往空中一祭,張口一團黃濛濛精氣噴到了法寶上,接著口中念念有詞!

    羽扇在咒語聲中一抖,衝著對麵的幾人輕輕的一扇。

    頓時間呼嘯聲大起,一股深黃『色』的狂風從羽扇中蜂擁而出,轉眼間狂漲巨大化,

    數十丈之高的颶風,一下將五名結丹修士,全都卷入了其中。

    

Snap Time:2018-04-21 19:55:33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