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零二章煉嬰


    第七百零二章 煉嬰

    “南隴侯和天極門有關?雲道友,你以前可沒提過此事!”老『婦』人臉『色』微變的問道,黑臉漢子也『露』出了驚怒之『色』。

    “沒提過嗎?也許老夫一時大意疏忽了此事。不過,我這位老友並未真加入天極門。兩位若還有些擔心的話,大可以加入本門。隻要成了鬼靈門長老,天極門也不能拿二位怎樣的!”雲姓老者微然一笑,不慌不忙的說道。

    “哼!老身都這般年紀了,沒有興趣再受什麼拘束了。”老『婦』人聞言冷哼一聲,一口回絕道。

    “在下懶散慣了,同樣沒興趣加入貴門?”黑臉漢子眉頭一皺之下,也淡然說道。

    “那真是遺憾了!兩位若肯加入我們鬼靈門,必能讓本門聲勢大震的。老夫也不強求二位道友。隻要將南隴侯在此滅殺,天極門也不會真為一個死人出頭的。隻是可惜,我雖然和南隴侯雖然相交百餘年,但有關墜魔穀之事,他卻口風甚緊,一絲都沒有透漏過。隻是知此地的隱秘洞府中,放有一份蒼坤上人當年進出墜魔穀的路線圖。若按此圖進入墜魔穀,安全自然大有保障了。所以一會兒追上去的時候,先別滅了其元嬰,我用搜魂術,看看能否再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老者並沒有因為二人的拒絕而動怒,反而話鋒一轉說起其他事來。

    “可萬一路線圖,恰巧就在姓韓小子帶走的玉盒中,可有些不大好辦了?”王天古麵『露』擔心之『色』的說道。

    “這好辦。大不了就將此事挑開了說,讓天南所有宗門都知道此事,到時候不要說正魔兩道,就是天道盟也會追問他要圖的。然後我們再渾水『摸』魚就是了。區區一個落雲宗,也想獨自享墜魔穀的寶物,先看看有如此大胃口嗎!相比那路線圖。我更在意南隴侯腦中的一些墜魔穀消息。若是知道這些東西,就是人人皆知進入墜魔穀的方法,我們也大占先機地。”雲姓老者緩緩說道。

    “萬一真的如此不巧,也隻能如此辦了。不過在此之前,我們也可以嚐試能否花其他代價從對方手中將路線圖換回來。畢竟這世間沒有不可交易的事情。即使他和我們結下了仇怨也是一樣的事情。”王天古想了想後,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嘿嘿!王師弟所言比為兄又妥善一些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小子的神通實在夠詭異的。他真和王師侄差不多年紀?但我看其爭鬥經驗,可比我們這些老家夥還狡詐的多。連尤道友都著了其道。論單打獨鬥,我也不見地能奈何的了他?”雲姓老者長出了一口氣,喃喃的說道。

    “我問過蟬兒,此人原先隻是黃楓穀一名普通弟子,修為也的確隻有築基期。現在為何會突飛猛進有如此大神通,這就不太清楚了。不過,若非這小子遠超乎我們意料的厲害,並加以搗『亂』。我們幾人聯手下,怎會讓南隴侯如此輕鬆的跑掉。”王天古目光閃動下,『露』出一絲懊惱神『色』。

    顯然他想起了韓立用黑『色』山峰攻擊,並在最後驅使太妙神禁阻擋他們之事!

    老『婦』人等人聞言,也隻有苦笑而已。

    “說到這。我們先回去將尤道友解封再說,以尤道友的元嬰期修為,應該還有救的。另外我也有些擔心小侄。剛才韓小子臨走時,放出地那黑紅『色』光片。竟有些像本人修煉的魔血斬!不知有沒有大礙!”王天古接著又建議道。

    “也好,反正現在無法感應到對方,先回去看看那再說。等到我那位南隴道友的秘術失效後,我們再追過去也來的及。“雲姓老者讚同的說道。

    頓時一行人再次駕起遁光,飛入了通道中。

    轉眼間回到了玉磯閣地廢墟中。隻見燕如嫣正半蹲著,一副手足無措的樣子,而王蟬趴伏在附近的地上,一動不動。

    “怎麼回事。蟬兒被擊中要害了嗎?”王天古一見此景,聲音一寒的問道。難得到此時,他地聲音還是顯得冷靜異常。

    “沒有,但夫君的腿……”燕如嫣遲疑的說道,,臉上『露』出一分焦慮之『色』。

    王天古幾步上前看了一眼。結果眉頭緊鎖。

    隻見王蟬兩條大腿齊膝而斷,旁邊地方放著兩條被切下來的小腿,但詭異的未曾留下一滴血來。

    “我和夫君已經聯手施出來了血靈大法的護體血霧。但不知對方施展的是何秘術。不但奇快無比轉瞬間就到了跟前,而且血霧根本無法阻擋分毫。夫君隻來得及跳起一半。避過攔腰一斬。但雙腿就……”燕如嫣有些無奈的講道。

    “既然如此,為何不施術幫蟬兒馬上續肢接上。你應該懂此法術地。“王天古仍然陰沉的問道。

    “我試過數種續肢法術了,可不知為何一點效果沒有,根本續接不上。斷口處雖然沒有流出血來,但有一股黑氣字在傷口處聚而不散,怎麼也驅除不淨的!可能因此才法術失效吧,而夫君也因此昏『迷』不醒的。”燕如嫣秀眉一鎖的不敢肯定道。。

    “哦,這倒有可能。你二人聯手再加上血靈大法庇護,普通攻擊怎麼可能傷到你們。我來看看!”王天古神『色』一緩,凝神望向王蟬傷處。

    王斷腿的傷口處,果然一團淡淡的黑氣,若隱若現的。

    王天古一抬手,五根手指黑芒閃動,往那些邪氣上輕輕一抓,一團豆粒大小地黑『色』氣團憑空出現在了其指尖處。

    他本想隨手就用真火將此邪氣燒掉,但忽然心中一動地想了想後,另一隻往腰間一拍,一隻小瓶出現在了手上。

    王天古將這淡黑『色』氣團用靈力一包裹,往瓶口處一送。

    結果“嗖”的一聲,邪氣被吸入了瓶中,隨後被慎重地收好。

    看來王天古是打算以後研究一下此物,好對韓立的功法有點了解。

    王天古沒有注意到的是,燕如嫣見此情形,麵上複雜之『色』一閃而過,但馬上恢複如常。

    等到王天古將另一條腿上的邪氣,也憑空抓走後,燕如嫣就默不做聲的將斷肢重新對上傷口,開始施法續肢了。

    王天古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則轉身向一邊走去。

    那雲姓老者等人正圍著尤姓修士的冰像,有些怔怔的發呆。

    “怎麼,幾位道友還不動手解封?”王天古走到跟前,有些奇怪的問道。

    “解封?怎麼解?沒想到此物比我們想象中還陰毒的多!”老『婦』人目中閃過一絲恐懼之『色』,喃喃的說道。

    雲姓老者陰沉著臉孔,站在原地一語不發。

    “這話是什麼意思!”王天古口中如此說道,但目光在那冰雕上一轉之後,『露』出一絲若有所思表情,隱隱猜到了什麼。

    ”王兄看好了。”黑臉漢子忽然單手朝地上隨意的一招,然後衝冰像一甩手。

    一顆拳頭大小的碎玉,直接飛『射』而去。

    “砰”的一聲脆響,藍光一閃,碎玉剛一接觸冰像表麵,先是那間被化為了同樣的藍『色』冰塊,接著就碎裂成了無數片晶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黑臉漢子的舉動還沒有完,他又隔了丈許遠,伸出一根手指輕輕一點。

    一縷炙白真火從指尖處噴『射』而出,向藍冰一掃而去。

    結果那真火一接觸藍冰,同樣的光華一閃,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竟仿佛被吸納進去了一樣。

    王天古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藍冰如此歹毒,看來尤道友的肉體早已壞死,不用再保了。現在隻能讓尤道友元嬰出竅,等回去後再找個合適軀體另行奪舍了。尤道友以前沒有動用過奪舍的機會吧!”雲姓老者歎了一口氣,忽然問道。

    “沒有,這身體就是他原本的軀體。”黑臉漢子仿佛和尤姓修士較為熟悉,沉聲說道。

    “這就好。下麵就讓尤道友自行元嬰出竅吧”雲姓老者點點頭道。

    但藍冰中的尤姓修士似乎也聽到這番言語,整個身體突然間白光大放起來,然後“砰”的一聲悶響,身體化為飛灰消失的無影無蹤,

    晶瑩的藍冰中,隻剩下了一隻寸許高的尤姓修士元嬰,雙手捧著一顆拇指般大小的玉佩,小臉上滿是懊惱和怨毒之『色』。

    它小口一張,噴出了一團火紅炙熱的元陽嬰火到手中玉佩之上,再一高舉玉佩過頭。

    頓時周身冒出了尺許高的紅白兩『色』的光焰,然後想也不想的直接衝去,就要破冰而出。

    “且慢”雲姓老者似乎想到了什麼,急忙出口阻止道。

    但是此話有些遲了,那尤姓修士的元嬰結結實實撞到了藍冰上。

    結果讓在場修士背後寒氣直冒的一幕出現了。

    那看似厲害的紅白兩『色』光焰,一碰觸冰壁就如同點燃了什麼。

    所有冰壁一下熊熊燃燒起來,馬上化為一團藍『色』火焰,將紅白光焰連同元嬰都一口吞入了其內。

    紅白光焰轉瞬間就被詭異的化為藍焰,元嬰口中發出淒厲之極的慘叫聲,帶著藍焰發瘋般的一下衝向半空中,但隻飛出十幾丈遠處,就在藍焰中拚命的打滾哀嚎。

    片刻後聲音噶然而止,元嬰在火焰中被煉化成了一團白光,白光一散後,尤姓修士從此從世間形神俱滅,再無其人。

    

Snap Time:2018-01-24 02:11:56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