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七百章先手


    第七百章 先手

    護體光罩竟阻擋不了看似一吹即滅的藍『色』火焰,這顯然出乎了尤姓修士意料之外。

    結果他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那纖細之極的藍焰一閃即逝的擊到了其脖頸之上。

    “茲啦”一聲,藍冰驀然出現,接著一呼一吸之間,就將他整個人化為一座晶瑩閃爍的藍冰雕像。

    這也是這位尤姓修士倒黴。

    韓立吸取了上次麵對穆姓法士的對敵經驗,特意將這一縷乾藍冰焰直接擊到其脖頸上。先將頭顱冰封起來,然後才輪到軀體的。讓他根本連反應施法的機會都沒有。

    如此做來,果然一擊成功了。

    但就在韓立用乾藍冰焰將對方化為冰人的同時,從那葫蘆中『射』出的藍『色』電弧,也迅雷不及掩耳的擊到了韓立眼前。

    是未等其真接觸到韓立身子,雷鳴生聲大響,一層淡金『色』電網驀然浮現在了韓立周身。

    金光閃動下,藍『色』電弧轉瞬間被電網一吸而去,不見了蹤影。

    這時韓立毫遲疑的身形微探,一抬手,劈手將那隻藍『色』葫蘆一把抓去。

    從韓立發動風雷翅,到冰封尤姓修士、奪寶,其過程隻不過一瞬間就完成了。

    一旁的王蟬,這時才剛剛釋放完護體血氣,原他打算立刻衝上前協助尤姓修士的,但剛上前兩步,就親眼目睹了尤姓修士瞬間落敗的一幕。

    這一下,讓他雙目『露』出駭然之意。

    當韓立扭頭冷冷看向他時,王蟬想都不想的身形倒『射』,急忙和的燕如嫣並肩而立,並略帶恐懼的吼道:

    “一齊施法,用血靈大法困住他。”說完這話。他粗暴一伸手抓住了燕如嫣的一隻玉手,口中急促的咒語聲大起,血霧頓時高漲起來。

    燕如嫣雖然沒有掙紮,但眼中深處閃過一絲厭惡之『色』,遲疑了一下後,櫻口中同樣傳出悅耳地法決聲,其身上血霧竟和王蟬的血霧,毫無芥蒂的融和交匯一起。形成一股泛起紫『色』血光的霧團出來。

    王蟬和燕如嫣的身影消失在了紫『色』霧氣中。 隨後其內隱隱傳出鬼哭狼嚎的淒厲叫聲,仿佛有什麼怪物存在其中一般。

    韓立見此,臉上毫無表情,但嘴角上升起了一絲嘲諷之『色』。

    “好!沒想到韓道友還有如逆天神通,我二人聯手的話,說不定真有和他們一戰之力呢!”另一側,傳來了南隴侯大感意外的大喜聲音。

    韓立聞言目光一掃,瞥那邊一眼。

    南隴侯等人還沒有動手。不過王天古、白衫老者全都目瞪口呆地盯著他,滿臉的驚駭之『色』。

    而對麵的南隴侯卻『露』出驚喜交加的表情。韓立的剛才的表現,讓其大生逃出生天的希望。

    “隻要道友肯聯手,我情願再分道友一隻玉盒!”南隴侯想到不想的立刻拉攏道。

    “聯手?嘿嘿……”韓立冷笑一聲,沒有言語什麼。但心根本就沒有此想法。

    他可很清楚,別看如此輕易地拿下一名同階的元嬰修士,這完全是因為尤姓修士並不知道乾藍冰焰的厲害,才會如此輕易的中套。

    否則真用其他手段鬥法。即使能獲勝,也絕非一時半刻之事。

    而對方可還有三名初期修士和一名中期的修士,如過南隴侯自己完好無損,倒也不是不能上前一搏。但現在他身負重傷,和他聯手,豈不是將自己也坑了進去。

    這隻玉盒不要也罷!

    不過臨走前,自己必須讓他們動起手來,讓他們把心思放在南隴侯身上才行。

    否則萬一反悔。他就沒這麼容易走掉了。

    想到這,韓立不再理會他人。背後雙翅一動後,在雷鳴聲中,身形從原地消失。

    “不好,他要跑。攔住他!不能讓他將那玉盒帶走。”雲姓老者一見此幕,立刻不假思索地大聲道。

    但是剛見過韓立幾乎瞬殺掉同階修士的驚人之舉,老『婦』人和黑臉漢子聞言,根本充耳不聞。沒有絲毫動手的打算。

    即使王天古也麵帶遲疑之『色』。一時有些拿不定主意。

    畢竟如果韓立真的就此走掉,他們對付剩下地南隴侯自然十拿九穩。那兩隻玉盒就可以穩穩的拿到手中。若強行留下韓立。以對方顯現的詭異神通,絕非普通的同階修士。恐怕雲姓老者和他單打獨鬥,都不見得能贏。這其中的變數可就太多了。

    但韓立帶走的盒中寶物,也可能就是他不惜花費偌大力氣,也要得到的墜魔穀秘密。

    一時間,即使王天古心機深沉,也不由得兩難起來。

    雲姓老者見此,那還不明白這幾人的想法,但他同樣對韓立地乾藍冰焰有些發怵。並且他離開這對上韓立,那這的南隴侯雖深受重傷,但施展秘術下衝出王天古三名元嬰初期修士的阻攔,還是有不少希望的。

    這讓他也躊躇起來,不知是否出手攔阻。

    在電光中,韓立身形就出現在樓梯口處,他詭異的衝王天古等人一笑,馬上衝黑『色』山峰一點指。

    黑『色』小山一陣顫抖後,瞬間從原地消失,然後突然出現在了王天古幾人頭頂上,毫不客氣的狠狠壓下。

    雲姓老者和王天古沒想到韓立竟會來這麼一手,心中自然大怒之極。

    但以此山峰的威力,即使雲姓老者也絕不敢獨自硬接,幾人無奈之下,不得不身形晃動,倒『射』出了小山壓下的鋒芒。

    但如此一來,南隴侯終於得到了出手地機會,他眼睛一亮之下,忽然化身為一道刺目金光,直接衝對麵地老『婦』人衝去,老『婦』人大吃一驚,身前黃光一閃,一麵土黃『色』小盾檔在了身前。

    頓時金光黃芒交織到了一起。南隴侯周身金光大放,就要一口氣衝過去。

    但其他幾人見此,不及多想催動法寶一齊攻去,將硬生生的攔了下來。

    但是南隴侯也不知施展了什麼秘術,身上金光越來越來越濃,越來越密,竟如同一個金人一般,同時祭出數件大威力古寶和他們幾人混戰到一起,而絲毫未落下風。

    王天古他們心驚之餘,一時間自然再也顧不上韓立地舉動了。

    韓立見此,心中滿意。衝黑『色』山峰再一點指,巨峰呼哧一聲,縮成了數寸大小,飛『射』回了其手中。

    隨後看了看那團不停翻滾的紫『色』血霧,韓立麵上一絲厲『色』閃過。

    他瞳孔中藍芒隨之亮起,稍微凝望了紫霧麵的情形,就毫不遲疑的單手一抬,整隻手臂泛起黑光的膨脹起來,接著一片黑紅『色』光片從手掌上激『射』而出,從血霧中一斬而過。

    正是那陰魔斬的秘功!

    在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從血霧中傳出的同時,韓立已經電弧閃動中,消失不見了蹤影。

    在他陰魔斬一擊之下,王蟬即使沒能當場斃命,但也絕受傷不輕。

    可惜他雖然想立刻趁此機會讓王蟬形神俱滅。但是自知出手後,那王天古肯定不會束手不管。到時就不得不直接卷入和王天古一夥人的爭鬥中,危險大增不少。

    反正一個區區的結丹後期修士,韓立自付隨時都可以滅掉對方,倒也用不著冒此風險。

    故而一擊之後,看都不看結果的,用雷遁術離開了。

    韓立的身形一下浮現出在了閣樓一層的大門處,隨後他立刻化為一道青虹瞬間飛向了大廳的入口處,隻是在半途中,突然從大廳的一角飛『射』而出一道白光,一下遁入了韓立袖口中,並顯出了原形,竟是一隻雪白的小狐。

    “主人,我……”銀月一張口,有些興奮的想說什麼的樣子。

    “現在什麼也不用說,等脫離了眼下的危險再說。”韓立直接從大門飛掠而出時,神『色』陰沉的馬上開口打斷道。

    在破開太妙神禁的時候,韓立故意用耀眼靈光一下擾『亂』別人的靈覺,然後強行打開一點點的禁製缺口,將銀月那間就送進了麵。

    然後才故意拖延時間,慢騰騰將此禁製真正破掉。

    否則,韓立怎會僅因一個優先挑選的條件,就費心費力的破這太妙神禁。

    如今看銀月如此興高采烈的樣子,看來在那樓閣中收獲不少了。

    有此先手,這也是韓立毫不猶豫的拒絕和南隴侯聯手,先讓自己脫出危險境地的原因之一。

    

Snap Time:2018-08-20 02:58:12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