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九十九章禍水東移


    第六百九十九章 禍水東移

    南隴侯一邊說著,一邊手往胸膛處一拂,白蒙蒙的柔光一閃。

    原本凹下去地方,轉瞬間回複如常。

    王天古幾人臉上微變。但雲姓老者卻麵不改『色』的說道:

    “幾位不用擔心。他隻是施展秘術暫時控製傷勢而已。並非無礙了!不過和這姓韓小子有什麼囉嗦的。派一人上去纏住他,其他人先滅了南隴侯再說。”

    老者一冷冰冰的說完這話,不慌不忙的衝身前銀輪一點指。

    此法寶立刻化為一道銀虹飛至了其頭頂,接著灑下大片銀光將其全身護住。

    老者身形在銀光中顯得若有若無起來。

    顯然此位也知道南隴侯對其恨之入骨了,所以不求有功,但求無過起來。

    王天古眉頭皺了皺,似乎覺得也有些道理,於是一偏頭,衝身旁的尤姓修士說道:

    “尤兄,這小子就先交予你應付一下了。不用和他死拚,隻要纏住一時半刻即可。等收拾掉了南隴侯,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王天古終於不再掩飾對韓立的殺意,陰寒的瞅了韓立一眼後,身上驀然冒出數尺高的黑芒起來,整個人一下沒入黑暗之中,顯得詭異無比。

    老『婦』人以及黑臉漢子見此,也紛紛噴出了法寶,緩緩圍攏了過來。

    “好說,這位韓道友交給我就是了!”尤姓修士嘿嘿一笑,一隻白蒙蒙的玉如意從袖口中無聲滑出,然後幾步上前,似笑非笑的麵對韓立而立。

    對他來說,纏住一名剛進階元嬰修士根本小事一樁。 這可比直接麵對南隴侯這位元嬰中期修士,安全的多了。

    韓站盯著尤姓修士,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心跳在老『婦』人離開樓梯口的瞬間,砰然加劇,縮在袖口中的一隻手掌,牢牢的扣住了一件古寶。

    就在這時,南隴侯忽然單手向後一拂,一片金霞飛『射』而出,同時卷住了身後玉床上地三口玉盒,然後飛帶回了其手中。

    “接著!”南隴侯一點遲疑沒有的一甩手。其中一個玉盒激『射』向了韓立。

    這個舉動大出所有人意料,自然也沒有誰來得及阻止。

    玉盒被韓立輕易接到了手中,但他眨了眨眼睛,目『露』出一分疑『惑』。

    “既然道友沒有和他們同流合汙,這玉盒本侯相送了。若是盒中真有墜魔穀的秘密,道友也能活著將其帶出這,就算道友的機緣造化了。”做完這一切,南隴侯雙手倒背。意有所指的說道。

    王天古和雲姓老者等人聞言,不由得麵『色』大變。

    韓立低首看了看手中的玉盒,抿了抿有些發幹的嘴唇,心突然有一種想要狂笑的衝動,但是憑借過人理智還是按捺了下來。

    這滿閣樓修士都想搶地東西。竟會被人主動送上門來,真是好笑之極。

    南隴侯這般做法,自然也沒懷什麼好意。

    以王天古等人對玉盒勢在必得的架勢,現在玉盒給了他。這分明是在玩禍水東移的心思。好分散王天古等人的一些注意力,讓其能壓力大減的逃之夭夭。

    不過此人倒也拿得起放得下,竟能忍痛割愛的將到手寶物仍給他一個,還真有一些梟雄本『色』。

    但寶物既然到了他手中……嘿嘿!

    韓立冷笑一聲後,毫不遲疑手掌一翻,玉盒消失不見,被其收進了儲物袋中。。

    “蟬兒,你們兩人協助尤道友一下。別讓姓韓的小子取巧跑掉了。這邊的爭鬥。有我們幾個老家夥就足夠了。”王天古臉『色』一沉,毫不猶豫地吩咐道。

    他倒也夠冷靜異常,並沒有被玉盒寶物弄昏了理智,隻派最弱的王蟬二人過去看住韓立,沒有再多分其他人手對付韓立。

    其他人互望了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雖然寶物動心,但隻要滅了這位南隴侯,以韓立區區一位元嬰初期修士。到時侯還不是同樣手到擒來。

    “是。二伯!我正想會會這位‘韓前輩’呢!”王蟬目中厲『色』一閃,陰陰一笑的答應下來。

    隨後他衝燕如嫣一招手。向韓立這邊走了過來。

    燕如嫣美臉上複雜之『色』一閃即逝,默不做聲的跟了過去。

    韓立見此,淡淡的望了兩人一眼,麵上絲毫異樣沒有。

    說起來也好笑,閣樓中雖然弩張劍拔,但無論王天古等人,還是南隴侯都沒有先動手地意思。

    這倒不是雙方還留有什麼情麵。隻不過誰都知道南隴侯如今困獸猶鬥,一旦出手,肯定是石破天驚,說不定一橫心,就會拉上一兩名對手同歸於盡。

    一名元嬰中期修士的臨死反撲可怕,這些老家夥個個清楚之極。自然無人願意第一個出手,承受對方的致命一擊。

    況且當然他們本身也不怕對方拖延,南隴侯隻要沒有時間打坐恢複,傷勢隻會越拖越重,對他們越有利的。

    奇怪地是,南隴侯也同樣站在原地沒動一下,仿佛對傷勢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但他麵頰上的殷紅之『色』,更加豔紅起來,如今已變得如同滴血一般的鮮豔。

    這更讓王天古等人不敢輕舉妄動,生怕對方已施展了極厲害的搏命秘術,個個雙目冰冷的盯著南隴侯,眼也不眨一下。

    至於一旁的尤姓修士,對韓立也抱著差不多的想法,反正隻要纏住韓立即可,故而也沒有先出手地打算。

    王蟬倒想立刻擊殺了韓立,但是自恃修為不夠,自然不敢輕舉妄動的。

    如此一來,閣樓中雖然殺機遍布,但一時間卻安靜下來。

    片刻後,臉『露』沉『吟』之『色』的韓立,忽然間輕歎一聲,雖然聲音不大,但在此時十分的惹眼。

    可閣樓中的元嬰老怪個個老『奸』巨猾,除了對麵的尤姓修士外,其他人根本眼皮也沒抬一下,沒人分神看過來一眼。

    對麵的王蟬撇撇嘴,眼中閃過一絲譏笑之意。

    在他們心目中,韓立自然隻會等南隴侯先動手後,才會隨之出手的。隻有這樣,他趁『亂』之下才有微乎其微地一線生機。

    但沒人想到地是,韓立歎息之後,竟真的行動了。

    隻見韓立神不變地一抬手,一隻黑乎乎的東西浮現在了其手中。

    尤姓修士眼睛一眯,尚未看清那是何物時,韓立就毫不客氣的將此物往空中一拋,這東西在空中滴溜溜的一轉後,瞬間狂狂漲,轉眼間就變得足有七八丈之巨,猶如一堵巨牆一般橫在了兩人之間,將雙方一下隔開。

    尤姓修士這才看的清楚,這竟是一座黑壓壓的小山,通體烏光閃動,也不知是何寶物。

    不過他一怔之後,並沒有驚慌,反而一點指自己身前的玉如意法寶。

    頓時玉如意嗡鳴聲大起,隨後白光大起,在一圈圈的光暈之中,竟現形出一隻白『色』巨虎出來。

    雖然此虎顯得有些模糊,但一成形後當即血盆大口一張,碗口粗的炙白光柱一閃即逝的噴『射』而出,直接打在了黑『色』小山之上。

    “轟隆隆”的巨響傳來,白芒瞬間將大半小山都淹沒進了其內。

    一側的王蟬也反應了過來,他毫不猶豫的兩手一掐訣,血紅『色』濃霧從身上驀然冒出,將其身影吞沒進了其內。與此同時,一股讓人聞之欲嘔的血腥之氣,瞬間充滿了整座閣樓。

    而燕如嫣花容麵無表情,同樣一掐訣,身上浮現出了相似的血『色』濃霧,隻是這次沒有血腥之氣傳出,卻充滿了一股古怪的香甜氣息,讓人一聞昏昏沉沉,神識立刻大為不清。

    尤姓修士見此,心中更為放心,一邊控製玉如意上白虎再次噴出一道光柱,一邊單手往儲物袋上拍,一隻寸許大小的淡藍『色』葫蘆浮現在了手中。

    就在他想將手中葫蘆祭出之際,忽聽到對麵似乎傳來一聲輕微的雷鳴聲,他一怔之下,警惕心大起,毫不遲疑的一掐訣,一層凝厚的白『色』光罩,就先出現在了手中。

    而幾乎與此同時,其身側之處銀『色』電弧一閃,韓立背生雙翅的身影,幾乎緊貼其護身光罩浮現在了那。

    “啊,你……”

    尤姓修士臉『色』大驚,但總算對戰經驗不少,急忙一揚手中的藍『色』葫蘆,一道藍『色』電弧從葫蘆口激『射』而出,耀目非常。

    但在藍『色』電弧『射』出的那間,韓立絲毫躲避之意沒有,卻木然的張口輕輕一吹,一縷纖細如絲的藍『色』火焰,從口中噴出,絲毫無阻的洞穿了白『色』光罩,直『射』向尤姓修士身上。

    

Snap Time:2018-08-19 06:11:03  ExecTime: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