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九十八章算計


    第六百九十八章 算計

    這出手之人,竟是衣衫飄飄的王天古。

    “雲兄何必心急!在下隻想確認一下,雲道友是不是隻要盒中之物,而放棄挑選其他東西的權利。”王天古不動聲『色』的說道。

    “盒中之物,雲某自然要先看看再說。要是一點沒用,老夫難道也要挑選嗎?”雲姓老者恢複了冷靜,但盯著王天古不客氣的說道。

    “若王某沒記錯的話,我等答應兩位道友的,是先挑選兩件寶物。然後剩下的平分。可道友覺得挑完這三個玉盒,這的東西還夠我等平分嗎?”王天古並沒有『露』出什麼懼『色』,反而一瞥玉床上孤零零的三個玉盒,平靜的說道。

    “道友有何打算,就不訪直說吧。難道想反悔不成?”南隴侯幾步上前和老者並肩站到了一起,目光在鬼靈門三人身上一掃而過,神情顯得有些陰森。

    “王某可沒有毀諾的意思。不過這二層可分寶物實在不多。而這玉盒無法用神識直接透視,就可知麵東西,十有八九是樓中最貴重的寶物了。說不定蒼坤上人深不可測的功法和有關墜魔穀的有關秘密,就在其中呢。在此種情況下,兩位道友還要先查看清盒中物品價值再決定取舍,不覺得有些過分嗎?”王天古微微一笑,神『色』從容的說道。

    “過分!我隻知道幾位道友當初可親口答應了我二人優先挑選寶物的。至於東西不夠,這和我等有什麼關係!”雲姓老者一扳麵孔,冷冷的說道。

    “話可不能這麼說。這二層東西仍是任由道友優先挑選的。不過,盒子就不必打開仔細鑒別了。道友若是不放心的話,大可以挑選其他東西。比如眼前的寒玉床,也是件難得一見的寶物。對修行陰寒屬『性』功法修士來說,可是珍貴異常地。”老『婦』人出人意料的開口相幫。

    一聽此言。南隴侯神『色』更顯陰沉。猛然上前一步,衝天而去的氣勢頓時放出,一下『逼』得王天古和老『婦』人臉『色』微變的倒退了半步。

    到了元嬰期後,中期和初期修為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的。

    “還有誰覺得王道友所言有道理的,盡可站出來了。想必王兄敢如此出頭,應該不隻邰夫人一人支持的緣故吧!”南隴雙目一眯『射』出刀劍般寒芒,掃了其他人一眼,說道。

    “南隴道友不必動怒!王兄所言也不是沒有道理地。道友總不能一口殘湯都不給我等幾人留下吧。”黑臉修士沉默一下後。竟也神『色』平靜的忽然開口道。

    而那尤姓修士眉頭不經意的一皺,遲疑了一下後也悄然站立到了王天古身後。仿佛忘掉了和王天古之間的不快一樣。

    頓時除了韓立之外,閣樓中的修士分成了兩團,對峙了起來。

    南隴侯和雲姓老者見此,麵『色』真的大變起來。

    “看來你幾人早已連成一氣了。就不知你門什麼時侯商量好的。這一路上,你們應該沒機會才是。”南隴侯瞬間恢複鎮定後,問道。

    “連成一氣可談不上!我和幾位道友隻不過在出發前,另行小聚了一下而已。好商量幾種自保以及出現意外情形下的應對之策。而眼下這種情況。正好就是我等預料到地情形之一。這才不得不和南隴道友相爭一二罷了。”王天古若無其事的慢悠悠說道。

    南隴侯臉罩寒霜的默然了下來,隨後目光落到了韓立身上。

    “韓道友,你也如此想的嗎?”他口氣凝重的問道。

    如今他們兩名元嬰中期修士,對峙四名元嬰初期和兩名結丹後期修士,怎麼看也是個力均勢敵地樣子。一直沒有表態的韓立。自然就顯得重要起來。

    韓立聽了這話沒有馬上說什麼,隻是微一偏頭,淡然的瞅幾眼王天古等人幾眼,將他們的表情盡納入了眼中。

    隻見王天古不但神『色』如常。反而對韓立平和地笑了笑,竟一絲擔心之『色』都沒有流『露』。

    而他身後的王蟬和燕如嫣『露』出茫然之『色』。他二人似乎並不知道王天古和他人聯手之事。但隨後,王蟬雙目『射』出興奮之『色』,而燕如嫣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邰『婦』人和尤姓修士幾人則一絲驚慌之意都沒有,但瞅向韓立的目光冷冰冰的,毫不感情。

    韓立心中咯一下,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警惕心大起。

    他看似隨意的走動了幾步。讓自己離兩夥人都稍遠一些,才輕笑一聲的說道:

    “韓某哪有什麼意見。無論王道友還有南隴兄討論出什麼結果出來。在下都不會反對的”

    聽到韓立如此一說,南隴侯沒有太過驚訝。韓立會采取中立的態度,一開始就表『露』無疑了。

    他剛才一問,隻是在確認清楚罷了。

    於是南隴侯神『色』緩和地衝韓立點點頭,就將目光從韓立身上挪開,冷笑一聲的望向王天古,就要說些什麼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一旁的白衫老者忽然一步上前。冰寒的說道:

    “南隴兄,和他們在說這般多廢話幹嗎?這幾個人真以為聯手起來。就可以讓我等讓步嗎?簡直癡心妄想!” 一說完這話,老者一張口,白光閃動,就要從口中噴出法寶的樣子。

    “雲兄且慢,我再和……啊,你!”

    南隴侯眉頭一皺,想出言阻止雲姓老者有些冒失的舉動。畢竟真動起手來,他們並沒有多大把握的。

    但沒想到地是,老者聞言卻猛一回頭,一隻銀輪從激『射』而出,快似閃電地擊在了近在咫尺的南隴侯身上。

    “砰”一聲悶響傳出。

    在南隴侯難以置信地神情中,銀輪一下切開了他的護體金光,直接擊到了胸膛上。不但將他擊退了數步去,其胸部也一下凹癟了一大塊。

    一口鮮血脫口而出,金光一閃。

    南隴驚怒的一反應過來,馬上大袖一甩,一口金『色』小劍從手心激『射』而出,狠狠紮向雲姓老者。

    但老者身形一晃,早到了對麵的王天古等人身邊,並抬手一招,收回了銀輪擋下了金劍,然後冷冷望著南隴侯的前胸。

    隻見破破爛爛衣襟麵,『露』出一塊閃著青光的皮甲,雖然深陷進去,但卻沒有被切開的樣子。

    “青犀甲!你果然將此寶貼身穿戴了。”雲姓老者目光閃動,麵無表情的喃喃道。

    “好,很好!沒想到你也被他們收買了。”一片殷紅浮現在南隴侯麵頰,他單手撫著胸部,雙目噴火的盯著老者一字字道。

    那口金『色』小劍,雖然光芒耀目的擋在其身前。但誰都看的出,此人收了極重的內傷。

    “幾位道友小心了。決不可以放這廝離開此地,否則以他的修為,我等麻煩可就大了。”雲姓老者沒理睬南隴侯,反而衝王天古等人淡淡的說道。猶如和南隴侯之間,一下成了陌生的路人一般。

    “放心,我等如此多人在此。他又身負重傷,這次是『插』翅難飛了。”尤姓修士陰笑的說道,隨後放出了一口白濛濛的飛刀法寶出來、

    這時王天古卻一扭頭,衝著韓立熱情的說道:

    “韓道友,如果你現在肯和我等聯手對付這廝的話,他身上寶物也算你一份如何?”他說的誠懇之極,似乎一點也不計較和韓立和王蟬之間的往日恩怨。

    “聯手?”韓立也被剛才一幕,震驚的神『色』數變,此刻聞言長吐了一口氣。但目光一轉之下,卻又落在了樓梯口處。

    就在老者出手暗算了南隴侯的瞬間,老『婦』人無聲無息的守在了那。否則他早就遁『射』過去,先逃之夭夭了。

    而這玉閣的牆壁上全都白光閃動,明顯被下了什麼厲害禁製,是無法擊穿而逃的。

    王天古所說的聯手話語,他根本不信。

    想必一解決了南隴侯,這位鬼靈門的長老絕不會在意在多滅一個他的。否則當初他們幾人商議聯手之事時,早就叫上他了。

    估計從一出發開始,他就是被定為是那南隴侯的陪葬品吧!

    想到這,韓立神『色』不變,開口想先應付兩句再說時,那南隴侯卻冷笑一聲,先說道:

    “韓道友,你不會真相信如此膚淺的把戲吧。雖然我不知道,這位王道友用何手段竟拉攏住這般多人。連我這位結交了一百年多年的好友,都投入了他們一夥。但你我聯手,還有一線生機。若是被各個擊破,則形神俱滅無疑!”

    

Snap Time:2018-07-21 21:53:47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