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九十七章瓜分


    第六百九十七章 瓜分

    木架分成了三排,在閣樓一層的中間位置擺放著,讓人一眼就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第一排上全是光華各異的古寶、法寶,竟有十六件之多。

    第二排則是形狀顏『色』各異的稀有材料,既有拳頭大小的鐵塊似東西,也有血紅晶瑩,仿若寶石般的石頭。

    第三排所放東西最少,隻有幾瓶數寸大小的小瓶而已。看樣子麵放的都是一些丹『藥』了。

    韓立在這些寶物上一掃而過,麵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哀樂出來。

    其餘之人雖然麵上保持著鎮定,也沒有人冒然的上前把玩這些寶物,但他們目光所到之處已開始鑒別著這些寶物的功用和價值了。

    好一會兒瓜分的時候,能占了什麼先機。

    片刻後,南隴侯就上前代表著眾人一一檢驗這些寶物,其他人也看似和氣的議論起這些寶物的來曆和用途了。至於心如何開始心懷鬼胎的,則就隻有自己明白了。

    這時韓立卻左顧右盼了起來,瞅了瞅貨架之外的其餘之處,除了一個蒲團和一盆放在閣樓窗口處的翠綠小草外,就別無他物了。

    韓立心中一動,剛想舉步走過去,人影一閃,白衫老者竟身形一閃先走到了蒲團處。

    他一抬手,就將蒲團吸到了手中,並翻來覆去的看了起來。

    韓立眉頭一皺後,人就走到了窗口處的那株小草跟前,仔細觀察了起來。

    “怎麼,韓前輩對這‘陰凝草’也感興趣?此草雖然很少現世,但卻是煉製陰寒類丹『藥』的最佳『藥』引,可以讓丹『藥』的『藥』『性』平白增添了三分。”

    韓立才看了幾眼,身後卻傳來了一聲柔和悅耳的女子聲音。

    目中異『色』一閃。韓立緩緩轉過身來,竟是燕如嫣在身後婷婷立在那兒。

    “陰凝草和別的靈草不同,隻有百年期時蘊含的陰寒『藥』『性』才最強,如今此草不知在此待了多少年了,根本沒有什麼用處了。”韓立淡淡地說道,然後目光微微一掃,看見王蟬正跟在王天古身後,興奮的和他這位二伯正小聲嘀咕著什麼。根本沒注意到這的樣子。

    “沒想到韓前輩除了精通陣法外,對煉丹術竟也有所涉及。如嫣真是佩服!”燕如嫣抿嘴一笑,明眸流轉的嬌聲道。

    見此女竟這般想要攀談的樣子,韓立心中警惕心大起,口中不客氣的馬上道:

    “煉丹術?雕蟲小技而已。倒是燕道友不知道韓某和尊夫的關係嗎?如此擅自的和韓某說話,難道就不怕尊夫惱怒?”

    “妾身怎會不知。不過就是因此,妾身才不自量力地想化解前輩和夫君間的此仇怨。”燕如嫣臉上笑容隱去,嘴角泛起無奈的說道。

    “化解?你們魔門和我門天道盟原本就是敵視的關係。有什麼可化解的。”韓立眉梢一挑,臉上譏諷之『色』一閃過。

    燕如嫣聽了韓立這話,顯出苦笑之『色』,張了張杏唇還想再說什麼時,遠處的南隴侯卻突然開口招呼道:

    “幾位道友都過來吧。先把這一層的些寶物分配一下。然後大家再到二層去。

    一聽了這話,韓立馬上不再理會燕如嫣,自行離開走了過去。

    燕如嫣這位絕美少『婦』見此,花容陰晴不定了幾次後。也婀娜的跟了過去。

    王蟬見到燕如嫣竟跟在韓立後麵過來時,目中自然『露』出了一絲驚疑,但深瞅了燕如嫣一眼後,心機深沉地沒有說什麼。

    至於王天古同樣看到了這一幕,但神『色』如常,竟根本視若無睹。‘

    “好了,我們清點過了,這共有六件古寶。十件法寶。材料和丹『藥』也根據其價值,分為了八份。大家最想要的東西,自然都是古寶了。畢竟無須祭煉就可發揮全部威力的。不過這些法寶也不是普通之物,都是當年穹坤上人擊斃勁敵遺留的法寶,威力之大非同小可的。即使隻能發揮七成威力,還要花些時間煉化一番,也絕對值得地。所以想要古寶,還是想要法寶就各憑幾位道友心意了。王蟬道友和燕道友。你兩人隻能領取一份了。”南隴侯已將東西聚到了一個貨架之上。冷靜衝眾人的說道。

    “老身已經一把年紀了。那還有什麼時間祭煉法寶去,就要一件古寶即可了!”老『婦』人倒也不客氣搶先倚老賣老的說道。

    一聽此言。其他人麵上不變,但心都暗自冷笑一聲。

    但就在這時,王天古卻衝南隴侯忽然大有深意的問道。

    “南隴道友和雲道友不先挑寶物了。二層說不定沒有二位想要地東西了。”

    “王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南隴侯一聽此言麵『色』大變,但隨即臉上一沉的冷冷道。

    白衫老者聞言,也同樣麵帶不善之『色』的盯著王天古。

    “沒什麼,王某隻是覺得二位若是現在不挑選的話,實在有些可惜了。”王天古對此猶若不見,反輕聲一笑的說道。

    “哼!這沒有什麼值得我和雲道友先挑選的東西,至於韓道友要不要動用這個權利了,就隨韓道友自己了。”南隴侯神『色』有些冰寒的說道,似乎剛才的言語讓他幾位地不快。

    “在下同樣現在不用這個權利。還是到第二層再說吧。”韓立『摸』了『摸』下巴,隨意的說道。

    “既然如此,這些寶物我等就平分了。想要古寶的,那下麵法寶的挑選權,就自動放棄了。幾位道友覺得如何。”王天古不客氣的說道。

    “這個辦法不錯。我同意。”

    “就這樣吧!”

    其他人倒也覺得公平,紛紛同意了。

    韓立自然不會挑選什麼法寶的,最後竟是白衫老者和尤姓修士二人放棄了古寶。而優先挑選了兩件中意的法寶並領取了自己的那一份材料丹『藥』。

    至於古寶,則韓立等人同時出手,一人取了一件。

    韓立到手地是一件竹筒般地古寶,也不知其威力如何,有何神通。但他毫不在意的將此物收進了囊中,當然自己地那份材料和丹『藥』也一同收起了。

    等韓立等人再一人拿走一件法寶後,一層的東西就瓜分完畢。

    至於那件蒲團,韓立注意到其早被白衫老者隨手扔到了地上,再也不看一眼了。

    顯然並非什麼好東西!

    而陰凝草也有幾人上去仔細看了幾眼,認出來曆後,自然也沒人感興趣了。

    看到這一幕,韓立心中苦笑幾聲。看來沒人是傻瓜,這些元嬰老怪對閣樓內的每一件東西的,都不會放棄檢查的。

    畢竟除了明麵上的寶物,這閣樓中很有可能暗藏有什麼東西。

    這些元嬰老怪物搜索了一通後,並沒有什麼意外之喜,一群人也就放棄的往二層而去。

    結果一進入二層,韓立就和其他人一樣,有些愣住了。

    因為一進二層,就有一股檀香之氣撲麵而來。而一揚首就直接看到,在麵對樓梯口處的角落,有一張供奉的神龕擺在那,神龕中放有一隻三頭六臂的獨角妖神金像,麵目猙獰,栩栩如生。

    而神龕前麵,放有一個火紅的小爐鼎,鼎內冒出嫋嫋白霧,那檀香之氣就是從這白霧中而來。

    這蒼坤上人竟會供奉妖神,這實在太讓南隴侯等人大吃一驚了。

    但韓立一看三頭六臂的神像,心卻一下怦怦直跳起來。、

    這神像模樣,竟和他一直疑似梵聖真片的銅片上妖獸一模一樣,甚至同樣的怒目圓睜,六臂齊往天舉。

    韓立不及多想,目光從對麵的神龕上一轉,急忙打量了下二層的其他角落。

    隻見在離神龕左側數丈遠的地方,有一個看似普通的書桌和一把木椅,上麵放有硯台、『毛』筆、竹簡等一堆東西。

    神龕另一側相對應的地方,則是一張放著藍濛濛的玉床,即使相隔如此之遠,仍能感受到其散發的陰寒之意。似乎是用某種寒玉雕刻而成的。

    在玉床的一頭,並排放有三個大小不一的玉盒,非常的惹眼。

    看來這二層竟是蒼坤上人的寢室了!

    人影一閃,白衫老者忽然到了那寒玉床跟前,伸手就抓向其中一個玉盒。

    “且慢!”隨著此聲的發出,另一個人影也到了玉床跟前,並隨手彈出一道黑芒,直『射』向老者手背。

    “你這是什麼意思?想和老夫切磋一番嗎?”雲姓老者手腕一縮,避過此偷襲,但驚怒之下,惡狠狠的盯著那人說道。

    

Snap Time:2018-01-23 20:12:05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