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九十六章破禁與卷軸


    第六百九十六章 破禁與卷軸

    韓立兩手一掐法訣,十幾杆麵對晶牆的陣旗,漂浮移動了起來。

    片刻後,這些陣旗擺出了一個古怪的陣列,看似混雜,但又仿佛暗含玄機。

    可就在此時,韓立口中低沉晦澀的咒語聲傳出,接著手中十幾道法決打出,每一道都準確擊到了這些陣旗之上。

    頓時這些陣旗一抖之下,五顏六『色』的光芒閃動,一道道光絲同時從陣旗上中激『射』而出,將眾多陣旗聯結成了一個古怪的法陣出來。

    王天古、南隴侯等精通陣法的修士見到此幕,眉頭一皺。

    他們既覺得這此法陣有些熟悉,但又從未真的見到過,不禁紛紛暗自揣摩起來,想從中看出些什麼來。

    但韓立似乎不願讓其他修士多研究這陣法排列的奧妙,一聲低喝下,全身驀然冒出刺目耀眼的白光。

    正凝神望著法陣的他人,一個不提防之下,全都被閃的閉上了雙睛。

    但這些老怪同時心一驚,暗自警覺的靈力往目中注入,馬上又睜開了雙目。

    結果,不由得一個個麵現驚訝之『色』。

    隻見晶牆表麵的陣旗法陣,不知何時竟一絲不『亂』的嵌入到了晶牆之內,仿佛原本就生在牆壁中一般。

    這一下,南隴侯和白衫老者都『露』出了大喜之『色』。對韓立信心大增!

    王天古臉『色』微微一變,但隨即恢複了常『色』。

    至於其身後的王蟬,麵具上的雙目現出複雜吃驚之『色』,有些怔在了那。燕如嫣卻秀眉微皺,看了一眼晶牆中的法陣,眨了眨美目,玉容上現出一絲疑『惑』之『色』。

    這時韓立幾步走到了晶牆麵前。雙手按在在了牆壁表麵,十指放出淡青『色』的光華來。

    與此同時,晶牆中的法陣仿佛與此呼應似的,在中心處爆發出了五『色』霞光,此光越來越耀目,漸漸充斥著整個晶牆,絢麗異常。

    就在在場眾人看得入神之時,韓立卻將手掌從晶牆上拿開。身形一晃後,到了另一麵晶牆跟前。

    同樣凝望了半晌,又取出一套陣旗,布下了一個和原先陣列不動地法陣出來。同樣身上白光閃過後,將這個法陣瞬間嵌入了晶牆之中。

    因為這次有了提防,所以縱使強芒之下,南隴侯等人在靈力保護之下,雙目仍將韓催使陣旗入晶壁的舉動看的清清楚楚。

    對韓立如此輕易的破開晶壁。嘖嘖稱奇。

    一共四麵牆壁 韓立都用同樣手段一一布置完畢,所花費的時間自然不短,足足耗費了半個時辰。

    其他修士倒沒有因此『露』出急躁之『色』!

    誰都知道破除如此神妙的上古禁製,花費時間長點毫不稀奇。

    當然這也是韓立從容不迫的舉動,給了眾人許多信心有關。否則。南隴侯和白衫老者還真的沒有這般任由韓立浪費時間地。

    布置完這一切後,韓立就走到大廳中間的位置。

    他單手一翻,亮出了一塊碧綠『色』陣盤。

    隨後毫不猶豫的向陣盤中打出幾道複雜的法決,陣盤和四麵晶牆中霞光同時一張一縮的開始閃爍不定起來。節奏由一開始的雜『亂』無序。到所有霞光,都同時亮起,同時收縮,竟猶如一體一般。

    “破”

    韓立看也不看四周中的霞光,頭微微一低,口中低沉的吐出一個“破”字。

    隨著此聲出口,霞光一下高漲起來,並發出了發出了刺耳地嗡鳴聲。此聲音越來越得來,猶如萬鳥齊鳴。

    “轟隆隆”的一聲巨響,霞光潰散了開來, 整間大廳一下黯然無比起起來。

    南隴侯等人這才發現,四周的晶牆不知什麼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卻是普通地青石牆壁。而在其中一麵石壁上,還鑲嵌著一扇高約七八丈,寬有三四丈的石門。

    “沒想到韓道友對陣法之道有如此高造詣。竟真破掉了此禁製。哈哈!很好。我和雲道友自然說話算數,一會兒我二人挑選過一件後。道友可以優先挑選一件寶物。”南隴侯目『露』喜『色』,有些興奮的說道。

    白衫老者一見那石門,同樣滿臉笑容,目光也充滿了火熱之『色』。

    “南隴兄,我們還是看看麵倒底有何寶物吧!不會麵還有什麼禁製吧!”尤姓修士些熱切之餘,還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不會有了。按照那蒼坤上人遺言所講,此洞府一共就下了兩層禁製而已。”南隴侯自信地說道。

    隨後他也不再多說的大步向前,長袖衝石門上輕輕一拂,大門輕易的朝內敞開了。

    見此情形,眾修士心中的最後一絲擔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紛紛跟著南隴侯身後進入了門內。

    “這是什麼?”一看清楚石門後的情景,老『婦』人愕然的叫道。

    不隻是他,韓立和其他人等也都麵『露』訝然之『色』。

    門後是比前麵大上數倍的另一處大廳,但在大廳中間卻多出一間小巧玲瓏地閣樓出來。

    此閣樓通體用晶瑩閃爍的白玉雕刻而成,十餘丈高大,隻有兩層,但精致異常。

    而在閣樓數丈高的門上,還寫著“玉磯閣”三個銀『色』大字。

    不過在大廳中建造閣樓,怎麼看都實在怪異!

    在這“玉磯閣”前麵,還有一張烏黑發黃的陳舊供桌,上麵供奉著一副長約數尺的銀白『色』卷軸,銀光閃閃,看來不是凡物。

    至於其他之處空『蕩』『蕩』的,任何東西都沒有,也沒有其他門戶的樣子。

    “難道寶物就藏在閣樓中?”所有人心都不由得如此想道。

    南隴侯和白衫老者互望了一眼,結果南隴侯沒有動,老者卻麵帶謹的上前,走到了供桌前。

    老『婦』人和王天古等人心中一動,但卻沒人阻攔。隻是冷眼看著老者地舉動。

    雲姓老者並沒有直接伸手去拿卷軸,反而猶豫了一下後,一張口,噴出一片白霞出來。

    此霞光直接卷起卷軸飛到了半空中,然後一陣翻滾後,“唰”地一聲,直接打了開來。

    『露』出一副背負長劍,仰天而望的儒生背影圖。

    “這是蒼坤上人?”冷麵修士望著繡像圖,有點詫異地問道。

    “也許吧。不過此圖供奉在這,應該有什麼用意。但也不會是什麼貴重之物。”王天古目光閃動的看了看玉閣,意有所指的說道。

    “讓老朽試上一試再說!”雲姓老者卻想了想後,緩緩說道。

    接著他兩手一掐訣,手指一彈,數道紅『色』法決,打在了圖畫之上。

    繡像表麵銀光大放了一會兒,但片刻後就恢複了原來模樣,並沒有什麼異常出現。

    “有點古怪!但也可能隻是普通的繡像圖!”雲姓老者見到此幕,有點遲疑的說道。

    “既然這樣,姑且將此物暫且收起。等一會兒將其他寶物尋到時,再做歸屬吧!幾位道友有沒有意見?”南隴侯默然了一下,開口建議道。

    “老身沒有意見,就依道友所言就是!”老『婦』人瞅了一眼畫軸,嘿嘿一笑的讚同道。

    其他人此時還未見到其餘寶物,自然也是無所謂的意思。

    結果雲姓老者將卷軸收起,小心的收進了儲物袋中。

    “走!我等到閣樓看上一看!”南隴侯看著閣樓,閃過一絲熱切神『色』的說道。

    結果一行人繞過供桌,來到閣門緊閉的小樓前。

    這一次,南隴侯迫不及待一推閣門,“吱嚀”一聲門打開了。

    未等韓立等人進去,耀眼的靈光就迎麵『射』來,直晃得眾人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隻見閣樓一層內,放著三個細長的烏木架子,上麵全都擺滿了東西,散發著奪目懾人的光華。

    這一下,無論南隴侯二人還是王天古等修士,全都麵上大喜。

    不過,他們個個老『奸』巨猾,倒也不會做出什麼犯忌諱,招惹殺機的愚蠢舉動來。

    一幹人等全都強按捺住心中的火熱,緩緩走進了閣樓,才紛紛打量這些木架上的寶物。

    

Snap Time:2018-07-21 02:35:30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