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九十三章驚退


    第六百九十三章 驚退

    “看來尤道友遇到麻煩了。不過隻有兩名法士出現,大家一齊出手吧!”南隴侯果斷的說道,隨後身形化為一團金芒升天而起。

    其餘之人互看了一眼後,沒有異議的也紛紛現身。

    頓時八道顏『色』各異的光華從山丘上升起 ,並急忙迎向了前麵落逃而來白虹。

    原本就奔向這的白虹,一見此情景,遁速立刻又快了三分,轉眼間就到了韓立等人麵前,光華一斂,『露』出了尤姓冷麵修士。

    麵『色』有些發白,看來損傷了些元氣的樣子。

    “多謝諸位道友前來接應,尤某感激不盡!”冷麵修士雙手一抱拳,臉上焦慮的神『色』消失不見,略帶感激的說道。

    “好說!道友沒事吧?不過,怎會有兩名法士在後麵追尋道友。我記得原本隻有一人嗎?”南隴侯同樣停下了遁光,現出身形的漂浮在空中,看似關心的問道。

    “沒事,隻不過先和後麵一人爭鬥了大半日,對方又來了幫手,我隻好帶著他們兜了兩天兩夜,元氣損耗的了一點!”冷麵修士苦笑一聲,有點無奈的說道。

    “這就難怪道友一路而逃了。同時麵對兩名同階法士,我們中除了南隴道友和雲道友外,其他遇見了同樣隻能暫避鋒芒的。””那老『婦』人歎了口氣,說道。

    “不過追道友的這二人,修為神通暫且不說,膽子真的很大。到現在,竟還沒有退去的意思。難道真想以卵擊石不成?”韓立朝遠處望了望,忽然輕笑起來。

    其實不用韓立說,其他人自然都看到了。

    對麵的那兩名法士一見韓立等人現身,雖然遠遠停了下來。卻沒有馬上逃走,而在原地冷冷的觀察著他們。

    但同樣,這兩人的形貌在韓立等人地強大神識下,也看的一清二楚。

    一名麵『色』金黃,頭帶羽冠,身穿麻泡,一名相貌猙獰,一身綠衫。都是元嬰初期的法士。

    南隴侯見此冷哼一聲,朝對麵冷冰冰的說道:

    “兩位道友到現在還不肯離開,難道真讓我等出手不成。兩位就不怕一不小心,在此形神俱滅了!”

    南隴侯的話,充滿了威脅之意。

    “好大的口氣!雖然我們二人不是你們的對手,但若說能滅掉我們,此刻話也未免太大了些。我二人又不會動手硬拚,隻要拖延半日時間。你們以為還有機會能離開這嗎?倒不如,現在就乖乖束手就擒的好。說不定,本上師還能讓你們傳世投胎!”麻冠法士兩眼一翻,尖刻異常地回道。

    “拖延半日?你們以為我等都是泥巴捏的不成?”南隴侯怒極反笑起來。

    與此同時他身上金光耀目,讓人幾乎不敢直視。

    “也許不能。也許可以!你們如此多高階修士到慕蘭草原來,我等身為主人總要好好招待一翻的!”另一名綠衫法士,則麵無表情的說道。

    “哼!看來你二人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雲兄,動手吧!”南隴侯臉『色』一沉。扭頭的對白衫老者淡淡的說道。

    但白衫老者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原本想在辦正事前,少消耗些法力的。但也不能就讓這二人跟在我們後麵一直綴著,也隻有動手了!”老者輕歎一聲的說道。

    一說完此話,他一張口,一麵銀『色』法輪從口中噴出,

    此輪拳頭大小,晶光四『射』。在胸前數尺前緩緩轉動著。

    對麵地兩法士見此,立刻身形後退了一些,周身光華高漲,一臉戒備的望著老者。

    而那南隴侯不言一語的大袖一甩,一口金『色』飛劍,當從袖中飛出。

    韓立等人也默不做聲的提起法力,身形緩緩的向前移動。

    就在這時,對麵二人背後地遠處天空。忽然紅光閃動。接著一道火光由遠及近的飛『射』而來。

    原本正想動手的南隴侯等人一怔,手上動作不禁暫停了下來。

    這兩名法士自然也發現了身後的異狀。但其中地麻冠法士神『色』如常的衝那火光一招手。

    結果,紅光在其頭頂上丈許處一個盤旋後,穩穩的墜入了其手中,並後爆裂開來,一團火焰在此人手心處洶洶燃燒起來。

    這竟是一張不知從何處飛來的傳音符!

    “什麼?”

    麻冠法士隻用神識飛快查看了一下,就驚呼的叫出聲來。

    即使隔著數百丈遠,南隴侯等人還是能清楚的看到其麵上的驚訝之『色』。

    此人忽然已扭頭,嘴唇微動的向一側地綠衫法士傳音了起來。那麵目猙獰的法士,隻聽了幾句,臉『色』一變後,同樣低呼一聲。

    然後這二人仔細瞅了眾修士幾眼,目光最後竟落在了韓立身上,麵『色』凝重起來。

    韓立神『色』如常,擔心卻隱隱猜到了什麼。

    多半是有關穆姓老者被自己重傷,隻有元嬰得逃之事。這二人難道和那老者關係匪淺?

    韓立不動聲『色』的思量著,兩法士卻狠狠瞪了韓立一眼後,兩人互望了起來,並麵『露』躊躇之『色』。

    這又低聲傳音了兩句,二人身上光華一起,二話不說的化為紅綠兩道長虹,向來路飛遁而回。

    這讓南隴侯等人一愣,但猶豫了幾下,也沒人去追。

    結果眨眼間,那兩人就化為了兩個光點,最終從天邊消失不見了。

    “韓道友,那二人似乎對你很在意啊。你以前認得這兩名法士嗎?”王天古似笑非笑的,在一側不知何意的忽然問道。

    “不認識,在下是第一次來慕蘭草原,如何認得那二人。”韓立毫不猶豫的回道,神情平靜。

    南隴侯聽了這話,眉頭皺了皺,但馬上舒展開來。

    “好了,不管那兩名法士怎麼回事。我們還是離開這,去解開禁製,好快點拿到寶物。這是慕蘭人的地方,我們不可久待地。”南隴侯沒有對剛才地事情多加詢問,反而若無其事的說道。

    王天古見南隴侯都如此說了,立刻閉嘴不言,其他幾人雖然同樣有點不解,但也沒多說什麼。

    畢竟看那兩名法士地樣子,好像和韓立結下了什麼仇怨似的,他們這幾人可懶得多管閑事。

    於是,在南隴侯和白衫老者的帶領下,幾人化為幾道遁光,迅速離開了此地。

    沿著草原邊緣處,一路向西而去。

    ……

    半日後,一行修士到了一處光禿禿的小石山跟前。此山隻有數百丈高,丹寸草不生,上麵全都是灰白『色』的巨大山石。

    見到此山時,韓立等人都麵『露』訝然之『色』。

    那蒼穹上人的洞府,難道就在這不起眼的石山中?

    這靈氣匱乏,若不是南隴侯領路,他們還真是說什麼也找不到此地的。

    “好了,就是這了。我和雲道友,先打開外層的禁製,幾位道友可要跟好了。”南隴侯凝重的衝韓立幾人叮囑說道,然後就和白衫老者並肩向前一步,麵對著此山懷內各從掏出一麵小旗出來。

    這兩麵小旗都數寸大小,一個綠光閃閃,晶瑩異常,,一個黃濛濛一片,隱有符文飄動,一看都不是平凡之物。

    看到南隴侯這般舉動,韓立等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凝神細看二人施法。

    就見兩人念念有詞,低沉的咒語聲不慌不忙的從二人口中連綿發出,同時兩杆小旗也開始閃爍發光,並漸漸開始自行抖動起來,一副要脫手飛走的樣子。

    “去!”

    幾乎在同一那,南隴侯和白衫老者一撒手,手中的小旗脫手『射』出。

    光華一閃後,小旗一溜煙的沒入石山表麵的某塊山石中,不見了蹤跡。

    片刻後,一切如常,什麼動靜也沒喲。

    韓立等人臉上,不約而同的升起一絲疑『惑』之『色』。

    那老『婦』人輕咳一聲,正想開口要問些什麼時。腳下地麵忽然間巍巍顫動起來,讓大部分人都身形一晃,差點站立不穩。

    但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韓立麵『色』微變,心一驚起來。

    

Snap Time:2018-01-22 14:27:40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