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七章大上師


    第六百八十七章 大上師

    其他幾人聞聽此言,倒也沒人『露』出慌『亂』之『色』。

    看來人人都明白,這些法士隻敢用禁製困他們,就說明他們這的高階法士的確不多。否則早就群湧而上了。

    不過他們也不能被困太久。一旦慕蘭人的援軍趕到。那可就麻煩真大了!

    於是老『婦』人幾人身上,五顏六『色』的光華紛紛閃動,不再掩飾的各自施展神通,開始衝擊四周的禁製。

    韓立也飄逸的隨手一彈,三道青芒脫手後,迎風狂漲,轉眼間化為三道青『色』驚虹,向不遠處的黃沙席卷而去。

    一層水波『蕩』漾般的的波動,在眾人的攻擊下驀然出現。

    接著黃光閃動,這禁製竟如同薄紙般的被眾人攻擊,輕易撕扯的粉碎。

    見如此輕易得手,其他人有點一怔的的訝然起來,韓立見此,卻臉『色』不變的化為一道驚虹,從缺口中一下激『射』而出。

    一個匆匆布置下來的禁製,能有多大威力。被他們一擊就破,原本就是很正常之事,這沒什麼可猶豫的。

    見韓立幹脆的舉動,其他老怪一愣之後,也馬上明白過來,同樣緊隨遁出。

    一出去後,外麵雖然同樣的漫天飛沙,但明顯沒有在禁製中的那種壓抑的感覺。這讓韓立心中略鬆口氣,神識往四下一掃,想辨認下方向再行動。

    可就在這時,韓立神『色』一動,雙目驀然半眯了起來,盯著某一處的黃沙,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

    此刻,他的瞳孔中隱隱有藍光閃動,顯得有點妖異。臉上則淡然平靜的表情,絲毫看不出心正在想什麼。

    “韓道友,你在這幹什麼。”這時從後麵追上來的南隴侯,看見韓立凝望不動的舉動,驚疑的同樣用神識往此方向掃了一眼,但任何異樣沒有發現。不禁奇怪地說道。

    “沒什麼,我隻是在琢磨哪個方向,才是我們該走的。”韓立回過頭來。神『色』如常的說道。

    “在這些鬼風沙內,神識都不好使。光靠肉眼如何能瞧出什麼來?本侯這有一件‘定星盤’異寶,應付這種情形正合適。”南隴侯『露』出不以為然的說道,隨後單手往腰間一模,掏出件淡紅『色』玉盤出來,扁扁圓圓的。

    南隴侯一手持寶,一手掐訣,晦澀咒語聲從口中傳出。掐訣的五指一張,從手心處『射』出一道金光出來,正打在了圓盤表麵的某個流動符文上。

    金紅兩『色』異光從盤上大放起來。

    韓立心中一動,多瞅了此寶兩眼。

    結果就見盤上金星點點,現出了一個奇怪的圖案。竟暗含星辰日月等天象,奇異異常。

    韓立看得出神,白衫老者人等也麵帶好奇地圍攏了過來。

    南隴侯對此不聞不問,隻是專心的凝望圓盤圖案。片刻後就單手一翻,手中寶物消失不見,但口中則簡短的說道:

    “跟本侯來!”

    說完這話,南隴侯化為一團金光,斜著向飛遁而去。

    老『婦』人、冷麵修士等人二話不說,緊跟在後。顯然對這位元嬰中期修士的判斷,他們頗為相信的。

    王天古則身上黑光閃動,再次將王蟬和燕如嫣一裹。也遁光跟去。

    不過在路過韓立時,這位鬼靈門的長老,若有若無的瞥了他一眼,然後若無其事的從韓立身邊擦身而過。

    韓立嘴角微翹,似笑非笑地回望過去。

    隱隱看到黑光中的王蟬低著頭,沒敢向這邊望上一眼,一副異常老實的樣子。反倒是燕如嫣這位大美女,眸波閃動。平靜的目光在韓立身上停留了片刻。就轉過秀首。

    韓立眼看就要獨自落在了後麵,卻不在意的笑了笑。身上青光一閃,就要飛離這。

    不過在飛走前,他下意識地又望了原先所瞅方向,臉上閃過一絲古怪的神『色』後,忽然嘿嘿冷笑的破空而去。

    轉眼間,韓立的身形在風沙中消失地無影無蹤。

    此處馬上變得安靜異常起來。

    但是僅過了一小會兒,韓立原先所望之處刺目黃芒亮起,一個黑乎乎的大洞,絲毫征兆沒有的顯現了出來,並從中爬出了一隻烏黑發亮的妖蟲出來。

    此妖蟲龐大驚人,長約六丈,寬約四丈,身子呈扁圓形狀。

    更可怖的是,妖蟲的三角頭部除了十幾隻幽黃的複眼外,還生有數條細長的觸角和一對碩大地鋒利獠牙,上麵寒光閃動,森然嚇人。在背部則由四隻透明的輕薄翅翼,輕輕震動不已。

    而在如此可怕的妖蟲背上,還站立著三名高矮不一的人影,一人渾身白光耀眼,讓人不敢直視,一人全身罩在碧綠怪霧之中,身形若有若無。最後一人,全身淡藍『色』電弧跳動不已,竟仿若雷神降世一般。

    “大上師,就這樣放他們離開嗎?這不大好吧?”渾身白光的人影,望著韓立等修士消失的方向開口說道,話隱隱透漏一些擔心之『色』。

    “哼!不放他們離去,僅憑一座幻陣,還能真困住人家不成?不要忘了,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元嬰期的老家夥,都是和我一個等級的存在。即使最弱地那兩人,也是結丹後期修士。單憑我們一個黃沙部,留住對方癡心妄想!”綠霧中地人影冷哼之後,寒聲說道,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但天風部地穆上師那,如何交待?他可是親自送信來,讓我們想盡一切辦法困住這一隊修士的。這一次的先鋒部落,可都是歸他暫時指揮的。而穆上師已經去聯絡其他幾個部落的大上師去了。不如我們若是發動部落的鎮族聖器“魔塵幡”,即使不可能重創這幾名元嬰修士,但是困住對方一時半刻,還是能做到的。”白光中的人影,還是不放建議道。

    “胡鬧!那三十六杆魔塵幡豈是隨意可以動用的!我們黃沙部祖先曆代有訓,不到滅族的時刻,那些聖幡決不能輕易動用的。況且以這些修士神通,就算真困住了他們一時半刻,但萬一遭到反噬,損壞了幾杆的話,我們要如何應對。沒有了鎮族聖器,我們的憑什麼坐穩聯軍十大部族的位子,甚至還可能被那些小部族窺視,就是發生滅族之危也不是不可能的。”綠霧中的人影勃然大怒,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弟子魯莽,多謝大上師提醒!”白光中的法士麵帶冷汗的連忙謝罪。

    “看在你剛成為上師不久,也就算了。但下不為例!反正我們也不是沒動手,隻是這些人神通太厲害了。根本困不住對方而已。那位穆大上師打得倒是好主意。讓我們黃沙部的人出物出力的幫他困敵。到時候兩敗俱傷後,他再來和其他人過來撿便宜。功勞和戰利品,他自然會占了大頭。否則天風部同樣也有鎮族寶物,他們為何不拿出來阻敵。我看他有些居心不良,借機報複我們黃沙部!”綠霧中的“大上師”冷冰冰的說道,似乎對那穆上師印象極糟。

    “這位穆上師恐怕打得真是這主意。畢竟我們兩個部落原本就不怎麼和睦。但現在我們隻是聯軍,又並非真正上下所屬,這種大損實力成全別人的事情,自然無須認真對對待。況且,以天風部的法寶“禦風車”的恐怖速度,也未必不能追上這幾人。嘿嘿,到時候誰勝誰出,還真不好說了!不過,隻要他們能將這些人拖到主力到了的時候,自然就成了大勝。”電弧纏身的慕蘭法士,開口冷靜的分析道。

    “那禦風車雖然速度驚人,但若要聚集了足夠人手才出發,恐怕是來不及了。”綠霧中的“大上師”,並不同意的說道。

    “追不追的上,那些修士和我們都沒有太大關係了。我疑『惑』的是,最先破陣出來那名輕年人,好像發現了躲在須彌孔洞中的我們。這可有點古怪了!我這頭“須彌蟲”是上古出名的奇蟲之一。雖然戰力不強,但天生就有臨時撕開空間裂縫的神通,是最擅長原地藏形了。雖然因為還是頭幼蟲,撕開空間和時間都極受限製。但對方兩名元嬰中期修士,都沒有發現須彌孔的存在。一名元嬰初期修士,反感應到了。看來那青年也不是一般之人,不是修有什麼特殊秘術,就是擁有極厲害的探查寶物!”這位“大上師”沉思了一會兒後,自語的說道,但臉上仍殘留一絲驚疑之『色』。

    

Snap Time:2018-07-23 14:08:51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