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六章法士初現


    第六百八十六章 法士初現

    韓立神識所感之處,黃風鋪天蓋地而來,足有百餘丈之高,所過之處,更是飛沙走石,黃塵滾滾,如孽龍出世一般,好大的煞氣。

    他也心一驚!

    不過他神識強大,幾乎可媲美元嬰後期修士,因此和其他幾人神識到了百之外,就再也無法向前隻能遠看不同。他體內大衍決略一運行,神識一凝,就探入風沙之中。

    但神識一進入風沙之中,就昏沉沉的,隻能模模糊糊感應到數十丈遠而已。而再往深處探去,也是同樣的情形,如同『迷』霧相仿。

    韓立大感愕然之際,接著那老『婦』人的話語聲,那冷麵的尤姓修士也將神識收回的說道。

    “不錯,這是慕蘭人的風靈術!以前和我鬥過法的法士,施展的就是這種“紅塵萬丈”的靈術。此靈術一施展開來,不但可以隔絕我們修士的探測,而且其中的黃沙狂風,更有護身困敵的奇效,非常麻煩。不過,眼前這般驚人的情景,我倒從未見到過,好像是將靈術範圍擴大了百倍千倍一般,有點古怪。”南隴侯一邊說著,一邊臉『色』陰沉了下來。

    “慕蘭人?”

    其他幾人聞言,全都微微『色』變。

    王蟬和燕如嫣更是麵『色』一下蒼白起來。不過,他二人在這身份和修為最低,自然不敢隨意『插』口什麼。

    “南隴兄所說沒錯。也隻有法士靈術才能讓風沙變得這般驚人。而且看此術威力,麵更不知藏了多少法士在其內,就是有和我們同階的存在其中,也並非不可能之事。”白衫老者同樣慎重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慕蘭人突然出動這般多法士,要幹什麼?”老『婦』人驚疑的問道。

    “邰夫人,我們上次和慕蘭人休戰,是什麼時候的事了。”王天古忽然臉『色』古怪的問道。

    “大概是百餘年前吧!王兄的意思是……”老『婦』人聞言。臉上忽『露』出若有所悟地神『色』。

    “百餘年時間也差不多了。足可讓慕蘭人養精蓄銳完畢。”王天古臉上『露』出一絲譏諷之『色』的淡淡說道。

    “王兄所言不錯,差不多該開始新一輪爭戰了。這一次又不知道要隕落掉多少修仙者。不過怎這般湊巧,我等竟恰好碰到了慕蘭人的先鋒。南隴侯喃喃的說道,臉現一絲無奈之『色』。

    其他人聞言,也覺得此事實在巧合之極。

    “這世間巧合的事多了。不必太多驚訝。不過眼下,我們隻有兩條路可走。一是就此原路返回,不用硬碰眼前的慕蘭人先鋒。以後另尋其他時機再來尋寶,畢竟寶物不會長腳。以後還有機會的。但是慕蘭人的進攻幾年內肯定不會停歇下來地,短時間內是不可能了。而世事難料,下一次是否還能將諸位道友聚集到一起,這可就不好說了。”白衫老者沉聲講道。

    “不用說了,第二條路 肯定是直接動手,從對方風陣中闖過去。不過,這風險也未免太大了些。萬一麵藏有幾個和我們同階的厲害老鬼,我們很難成功的。難道不能想辦法避開對方嗎?”老『婦』人搖搖頭。不讚同的說道。

    “繞開恐怕來不及了。慕蘭人一旦展開進攻,怎麼可能就這一股先鋒。我們即使繞到其他方向,同樣也會遇到慕蘭人的。不過我們可以先隱匿身形。看看能否從旁邊穿『插』過去。隻要不是迎頭撞進風陣的中心處,應該沒問題的。而隻要過了慕蘭人的先鋒,我們就有足夠時間。避開法士地主力。正好趕到人手空虛的慕蘭草原,可以輕鬆許多的取寶走人。”老者沉『吟』了一下後,才凝重的說道。

    聽了老者的建議,其他人略微商量一下。覺得隻能如此了。畢竟誰也不想放棄眼前地機會,而等數年後的不確定的事情。

    當然,這也是南隴侯等人個個都是元嬰期修士的緣故。否則就是寶物再動心,他們也隻能灰頭灰臉地而歸了。

    不過在此之前,這幾人倒也紛紛放出了傳信符,讓它們飛向最近幾處九國盟修士據點。好讓九國盟提前做好準備,別被慕蘭人偷襲,殺個措手不及。

    這也算盡了。他們作為天南修士的一點義務吧。

    然後他們一行九人收斂功法氣息,隱匿身形,開始向一邊悄然的遁去,想避開風沙最猛烈的中間位置,從旁邊溜過。

    因為怕王蟬二人修為不夠,所以王天古特意支起了一個巨大光罩,將這二人一起罩在其中,然後在韓立眼皮底下。漸漸消失了蹤影。

    不光韓立見此。嘴角邊上卻暗含一絲冷笑。

    以他的神識,王天古等人的行跡怎可能真逃的過他的感應。

    百餘地距離。轉眼間就到。

    灰濛濛,黃沉沉的風沙,從仿佛天際間冒出的妖魔,從遠處隱隱壓來。

    黃沙未到,一股股的衝天風柱率先呼嘯而來。

    好在他們事先偏離了風陣正麵,人已到了較遠的一側,隻有寥寥幾股風柱從一旁掠過,根本構不成威脅。

    這些風柱,大的直徑有十幾丈,小的也有數丈之大,足以藏納數名法士了。

    隱形下的韓立,在如此近距離,用神識感應地清楚了。

    在這些風柱中,模模糊糊地有人影晃動,看來都有法士隱匿在其中。

    不過這些法士顯然都沒有發現一旁的韓立等人,自顧自地禦風向前。

    韓立等人冷眼盯著,人同樣悄然無息的向前遁去。

    眼看他們要一頭紮進後麵緊隨而來的彌天黃沙中,走在最前邊的南隴侯,突然神『色』一變的傳音警告道。

    “不好!小心旁邊!”

    韓立聞言轉臉一看,結果臉『色』一驚。

    一道粗約百丈,一眼望不到頂的巨大風柱,竟從遠處橫著向他們幾人狂嘯而來。

    這般巨大的風柱,麵施法的法士肯定非同小可。難道此人發現了他們?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體內的青竹蜂雲劍不禁躍躍欲試起來。

    雖然對法士早就久聞大名,但他還真沒有親眼見到過一次。不過在眼前這種情形下看見,可實在不是什麼高興之事。

    其他幾人同樣滿臉戒備的盯著巨風柱,有的人甚至手上暗光流轉,已經將法寶取在了手中。

    但巨風柱一下緊挨著眾人的擦身而過,竟似毫不發覺的樣子。

    這讓南隴侯不禁大鬆了一口氣。

    而就這片刻耽擱的時間,從天而降無邊沙霧,一下將眾人淹沒了其中。

    四周立刻變得黯淡無比,到處都是昏沉沉的深黃之『色』,讓人壓抑異常。

    “當心點。這風沙有點古怪,神識無法穿透太遠的,可不要走散了。”南隴侯冷靜的招呼道。

    雖然眾人想要破除這點沙霧自然輕易之舉。但如此一來,眾人的行跡也就暴『露』了。

    好在這些黃『色』風沙應該很快就刮過去的,韓立等人也隻能將距離拉近些,繼續隱匿身形,小心的前進。

    但僅飛遁了一頓飯的工夫後,韓立打量著四周的黯然單調的景『色』,心中隱隱覺得不對勁起來了。

    忽然,韓立的身形一頓,竟漂浮在空中,停嚇了遁光。

    這一下,自然讓南隴侯幾人都是一怔,也隨之驚愕的停了下來。

    “韓道友,為何不走了。”老『婦』人眉頭一皺,有點不滿的問道。

    “幾位道友沒有發覺不妥嗎?”韓立麵無表情的說道。

    “友這話是什麼意思?”黝黑漢子身形一閃,到了韓立身邊,有點訝然的問道。

    王天古和白衫老者人聞言,互望了一眼後,臉上竟也『露』出了驚疑之『色』。

    “其實我不說,有的道友也應該察覺到了。我們在這風沙飛了這麼長的一段距離,怎麼連一個法士都沒有碰到。不要說,這些法士全都集中到了風沙的中間位置了。而且四周的景『色』,也一直沒變過。這代表著什麼,幾位道友也應該知道吧!”韓立臉『色』難看的說道。

    “有人在施展禁製暗算我們!”黝黑漢子聽完後,同樣臉『色』不好看的喃喃道。隨後目中精光閃動,向四周掃視個不停。

    “韓道友應該沒說錯。我也覺得有點古怪了。看來我們的確被對方察覺,然後施法在對付我們。看來不得不大戰一場了!”南隴侯默然了一下後,點點頭的陰沉說道。

    

Snap Time:2018-04-27 12:53:28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