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五章荒地凶險


    第六百八十五章 荒地凶險

    對於南隴侯二人的條件,王天古等修士沒有什麼異議。

    畢竟無論二人的修為,還是發起人身份,多得些寶物也正常的很全都默然同意了。

    為了怕夜長夢多,眾人當即約定好,不等交易會結束,稍準備兩日後,就立刻出發。

    所有人發下了不得外泄此事的心魔誓後,才先後離開了此處。

    不過,韓立看南隴侯二人自信異常的模樣,似乎也不怕他人的小動作。

    想來也是,地址和破禁方法都掌握在這二人手上,以他們的心機和神通,其他人的確很難起什麼鬼心思。

    而韓立會答應此行,有他自己的思量。

    自從他到了元嬰期後,因為沒有合適丹『藥』可以服用,那青元劍訣進展的可以用蝸牛爬來形容。

    韓立估計,若是在洞府內光是靠自己苦修,估計沒有二三百年光景,別想修煉至元嬰初期的頂峰。至於後麵能否還進入到元嬰中期,就要看機緣和造化如何了。資質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因為能走到這一步的元嬰修士,哪一個不是天資過人之輩。

    按照韓立原先打算,等這交易會一結束,就閉關苦修秘術功法百餘年,等所有功法都小成後,就會離開洞府,到各處遊曆尋找一些古修遺址和天材地寶。

    隻有這樣,才有可能尋到一絲契機,看能否提前進入下一境界。

    現在有機會得到大名鼎鼎的墜魔穀寶物,韓立又怎會放棄。

    說不定,這就是他的一次機緣呢!

    而其他幾人心思,恐怕也他差不了多少。

    這些元嬰老怪困在初期境界,不知多少年月了。更是不會放過任何可能突破的機會。

    而墜魔穀同歸於盡的魔修,可不是普通的古修士,據說在當時的上古修士中也是頂尖存在。遺留地功法或者丹『藥』自然非同小可了。

    光憑此一點,就由不得韓立他們不動心。

    不過那位鬼靈門少主既然也會一同前往,路上若有機會滅掉對方,韓立自然會不客氣出手的。

    隻要不被那位鬼靈門的王天古當場抓住。對方還能真對他怎樣不成?要知道魔道和他現在的天道盟,原本就是敵對關係的。

    韓立一邊心生殺意的思量著,一邊在一條青石大街上。往自己的住處而去。

    不過他不知道,在與他相隔數條街的一條小巷中,王天古不急不慢地在前走著。王嬋和燕如嫣則默不做聲緊跟其後。

    “回去之後,將你和這人間的恩怨,再詳細說給我聽聽。看那人的樣子,似乎對你恨意未去,以後你夫『婦』不要離開我左右太遠。以防對方偷襲了。”王天古慢悠悠的吩咐道:

    “是,二伯。沒想到當年一念之差。小侄竟給自己豎了一個大敵。此人在這般短時間,竟一連突破結丹和元嬰瓶頸,實在太讓小侄意外了!”王蟬恭敬的答道。但他一想到韓立已經是元嬰修士的事情,就覺得心發堵,頗為沮喪的樣子。

    “哼!你也不用過於氣餒。以血靈大法的無上威力。你夫『婦』人聯手,也不見得就真懼怕這小子。而血靈大法隻要突破了第七層後,你和如嫣就可以雙雙凝結出元嬰了。到時誰找誰地麻煩,還真不好說!不過。此次去慕蘭草原,你二人還要多小心些。即使我真有事不得不離開你們。你夫『婦』二人也別落單了。聯手之下,應該可以自保的。”王天古冷笑的說道。

    “多謝二伯指點!”王蟬聽王天古如此一說,心中安心了不少,急忙稱謝。

    “嘿嘿!你們兄弟幾人,我最看好你了。否則這次也不會單獨就帶你來參加交易會了。不過,那小子原本是黃楓穀修士,而令狐老鬼好像也親自來參加這次的交易會了。這小子不會和那老鬼還有什麼瓜葛吧?”王天古聲音一低。喃喃的自語起來。似乎對那對黃楓穀地令狐老祖,非常忌憚的樣子。

    王蟬和燕如嫣聽到此言,二人也驚疑的互望了一眼。

    ……

    韓立回到了住處,睡了一宿後,第二天起來,花了一整日的時間,將自己還需購進地些材料匆匆忙忙的全部購置齊備,然後叮囑了一番慕沛靈此女。準備拜托呂洛將此女一同捎帶回去。

    呂洛聽聞韓立竟打算不等交易會結束。就要匆匆離去。自然大感愕然,不過他看韓立沒有詳細解說的意思。也就沒有追問其因由,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這讓韓立對這位呂師兄,大增了不少好感。

    剩下一日,韓立則哪也沒去,就在閣樓內打坐煉氣了一整日。

    到了約定的時間,韓立從容離開了閣樓,獨自一人往闐天城南麵千之外的一處小山而去。

    到了那時,南隴侯和白衫老者,未帶絲毫門人的等在了那。

    特別是那南隴侯,連身上的紫袍玉冠都換了下來,一付淡黃的儒生打扮。

    隨後地兩三個時辰內,其餘等人也一一到來。但最後的鬼靈門王天古三人,卻是聯襟一齊而來。

    韓立見此,臉『色』動了一動。

    在南隴侯的一句“出發”,一行九人悄然離開了闐天城,往南麵的慕蘭草原方向而去。

    ……

    闐天城所在虞國,並非最靠近幕蘭草原的國家。九國盟鄰接慕蘭草原的國家,也並非領土真正接壤,而是中間還隔了綿延近萬的黃土野地。

    這片地方草木稀少,長年黃土飛揚,狂風不止。自然就成了九國盟和法士鬥法拚鬥之地。

    如此多年下來,死在了片土地的修仙者已經數以萬計。

    不要說是正式接戰之時,就是平常時期,這荒地也是危險異常地所在。

    因為出於諸多原因,有許多兩邊地修士、法士在這片土地上來回遊『蕩』。

    有的是為了明目張膽地殺人奪寶,有的是為了在生死一線間,突破修煉瓶頸。

    無論什麼原因,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敢到此地的修仙者,自然都是對自己修為頗有自信的,遠比普通的同階修士,強上那麼幾分。這些人中又以築基期修士居多,偶爾也會出現結丹間的爭鬥。

    每當這些結丹級的存在出現後,那些低階修仙者立刻就會躲得遠遠的,生怕殃及了魚池。

    至於元嬰級別的老怪物,是不會輕易出現在這種小打小鬧的地方。所以當南隴侯帶著韓立等一行人走進了此片區域時,人人不以為意。全都將這片荒地視作無物一般!

    萬的距離,對韓立等元嬰期修士來說,也就是大半日工夫即可輕鬆穿過,所以幾人也不慌不忙,隻以普通的速度向前遁走。

    南隴侯和白衫老者在前帶路,王天古等三人斷後,韓立和其餘幾人在分散的在中間飛行。

    一路上倒也發現了幾名低階修士,他們幾人自然不會去理會,直接無聲無息的從他們頭頂飛遁而過。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們幾人剛在荒野之地上飛行了近半個時辰,前邊帶路的白衫老者身形一頓,竟停滯了下來。

    “雲兄,出了什麼事情!”南隴侯不禁一呆的問道。他和白衫老者是輪流放開神識監視四周的,所以才有此一問。

    “前邊好像刮起了大風,有點不太對勁!”雲姓老者,雙目一眯,臉『色』凝重的說道。

    “大風,什麼意思?此地有點風不是正常之事?”南隴侯有點奇怪的說道,說完自己也將神識放出,向遠處探去。他知道白衫老者不會無端如此說道的。

    後麵的韓立和老『婦』人幾人,也聽清楚了南隴侯兩人所言內容,互望了一眼後,也作出了自己的舉動。

    雖然現在還未真正進入慕蘭草原,但還是小心點的好。他們幾人都是神識強大之人,別人說的再詳細,自然不如親自探測一下的放心。

    結果等韓立等人才將神識向前方放出,幾人的麵上也紛紛『露』出了一絲驚疑不定的神『色』。

    “這風不是有點不對勁,而是肯定有問題。絕不是自然刮起的大風!”老『婦』人將神識一收後,臉『色』陰沉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1 04:24:22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