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四章蒼坤遺寶


    第六百八十四章 蒼坤遺寶

    “南隴兄,沒說錯吧,要去幕蘭草原?”那冷麵修士眉頭一皺的問道,仿佛還真信自己聽到的言語。

    其他修士臉『色』也好不到哪去。但是坐在這的元嬰老怪,哪個不是經曆過無數風浪才走到這一步的。因此心雖然駭然,但還能保持著鎮定,靜看南隴侯如何回答此問。

    “道友誤會了。我說要去慕蘭草原,可並不是要深入草原中,而是在百處的邊緣即可。”南隴侯不動聲『色』的解釋道。

    “那也是非常冒險的事情。我聽說幕蘭人經過這些年的養精蓄銳,又有些蠢蠢欲動了。現在那草原邊上才是真正的危險之地。恐怕和我們同階的法士,也聚集了不少吧。而那些法士即使法寶單一了些,但是修為和功法都不在我們修士之下。而他們精通的靈術,威力更是大的出奇。而非常擅長配合對敵。萬一被發現了,我等即使能逃的『性』命,也很難全身而退。”冷麵修士搖頭說道,看來對此事真很忌憚的樣子。

    “法士的難纏,我怎會不知道嗎?當年本侯和一名元嬰期法士爭鬥過三天三夜,那人修為比我差了一籌,法寶威力也遠遜於我。但一番爭鬥後,兩人卻誰也奈何不了誰。”南隴侯臉『色』一沉的說道。

    “既然如此,道友還打算去慕蘭草原。看來那地方真是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否則,南隴兄不會冒此風險的。”王天古忽然微微一笑,往後一仰的慢條斯理說道。

    “哈哈,還是王兄最了解本侯的心思。幾位道友有沒有聽說過‘蒼坤上人’的名頭。”南隴侯話鋒一轉,說出了一個令眾人有些耳熟的名諱來。

    “蒼坤上人!五千年前那位力壓正魔兩道地天南狂修?”原本一直沒說話的一位老『婦』人,聞聽此言動容了,渾濁的雙目當即『射』出一縷精光出來。

    “邰夫人所說不錯。就是那位大鬧過正魔兩道的瘋子。雖然沒有誰正式承認過,但這位膽大飽天的狂修,當年絕對是當年天南散修中的第一人,一身高深莫測的神通,橫掃天南幾乎難逢對手。即使當年的魔道合歡宗大長老,和正道盟地盟主這兩名公認的正魔第一人,也不敢說能勝過這位半瘋癲的狂修分毫。”南隴侯臉帶一絲異『色』的沉聲道。

    “道友此時說起此人,難道這事和這位狂修有關嗎?”王天古臉現古怪的問道。

    “嘿嘿!王兄所言即是。我們這次要去的地方。就是這位蒼坤上人當年坐化前,精心布置的一處秘密洞府。”南隴侯凝重的說道。

    “不可能!當年那瘋子不是因為犯了眾怒,被諸多修士圍攻,被當場擊斃了嗎?”老『婦』人把頭搖地跟撥楞鼓一樣,根本不信的說道。

    南隴侯聞言,輕輕一笑,正要解釋時。那位元嬰中期的白衫老者,突然開口了。

    “蒼坤上人當年沒有被擊斃。而是被迫自爆了修煉的兩個傀儡化身後。施展瞞天過海的手段,借機逃脫了出來。當年圍攻地修士,並不知道此事。一直以為他們擊斃的就是穹坤上人和其一條化身罷了。不過一經此戰,這位蒼坤上人也元氣大傷。很難恢複自己的通天神通了。於是他靜養了數年後,就從原來的洞府消失地無影無蹤。從此音信全無。直到我和南隴道友找到其最後坐化之地。才從遺留的信息中得知。這位上人當年失蹤後,竟然打起了墜魔穀的注意。冒死闖進了此穀,而且還成為了從墜魔穀中生還的第一人。”

    “從墜魔穀生還!這怎麼可能?”老『婦』人有些尖利的叫道,滿麵激動之『色』。

    其他之人。除了南隴侯外,包括韓立在內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大部分人,一邊震驚此消息的驚人,一邊判斷真假的可能,一時間不禁麵麵相覷起來。

    “就算此事是真的。這和慕蘭草原有什麼關係,難道這位蒼坤上人真將他從墜魔穀中得到地寶物,全都另行埋在了那的密洞內?”黝黑麵容的修士,在沉『吟』了一會兒後。冷笑的問道。似乎頗不以為然的樣子。

    “炳道友此話雖然沒有全對,但也猜中了七七八八了。據穹坤上人坐化之地所留的信息看。他似乎在墜魔穀中足足待了數年之久,但以出了墜魔穀不久,就自行坐化了。就不知是舊傷複發,還是在墜魔穀中另受了什麼重傷。但他應該從墜魔穀帶出了不少的寶物才是。能讓這位當年的第一散修都看中地寶物,肯定非同小可地。況且這位當年僅憑散修身份,就能如此力壓群修。本身的秘功和法寶,也是了不得之物。這趟慕蘭草原。幾位真舍地不去嗎?”南隴侯一撚長髯。臉『色』不變的說道。

    “而我等這般多元嬰修士同行,普通法士哪能真擋的住我們。況且。就是真遇到了什麼意外,大不了各自分頭突圍就是了。這點風險若是還不願冒的話,我那就請不願去的道友自便了。我二人自會再找他人同去的。不過有一件事,我先給你們說清楚。”白衫老者也不動神『色』的補充道。

    聽了南隴侯和白衫老者二人的言語,王天古、老『婦』人等幾名修士,麵現躊躇之『色』。但這時,韓立卻開口問道:

    “韓某有一點不解。兩位既然知道了寶物所在地方,為何還要特意召集我等前來。還非要神識強大之人才可,難道此處不好尋覓,還是洞府開啟和此有什麼關係。”韓立平靜的,說出了心疑『惑』很久的話來。

    “韓道友此言不問,其實本侯一會兒也打算說明的。我二人若能獨自取到寶物,自然不會讓他人同分的。但上次,我們悄悄潛進慕蘭草原尋覓那洞府時。地方雖然隱秘的很,但還是按照蒼坤上人的遺留信息,破費一番工夫的找到了。但麻煩的是,這洞府外麵的竟設有一座神妙非常的上古法陣,我二人費盡了心機,也無法破禁而進。因為身處慕蘭草原,我二人可不敢久待。隻好記下了此法陣的特征,重新回返了天南,專門查尋各種法陣典籍,研究那座上古法陣。結果最終才發現,此法陣所放出的禁製,竟是上古早已失傳的“太妙神禁”。”南隴侯說到這,麵上顯出一絲無奈之『色』。

    “太妙神禁!這不是十大古禁中的禁製嗎?怎會出現在那?”王天古麵『色』一變,有點吃驚起來。

    其他人大都沒聽說過“太妙神禁”的稱謂,但聽了此話後,心中也一凜。

    十大古禁!一聽這名諱,就知道絕不是什麼好破除的東西。

    而韓立目中閃過一絲訝『色』,但隨後就隱匿不見,神『色』如常的。

    “早就聽說王兄是赫赫有名的陣法大家,如今看名不虛傳,就連這般罕有人知的上古禁製也知道!”南隴侯也有點意外,和那白衫老者互望了一眼後,就臉上帶笑的連連讚道。

    “南隴兄過講了。在下隻聽過名字而已。具體怎麼破禁的,在下可一竅不通的。”王天古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馬上客氣的的謙讓起來。

    白衫老者見此,難得的笑了笑,口中接著說道:

    “我二人研究了數年才發現。想要破除此禁製,要麼一點點的用蠻力消磨,來強行破禁製。要麼找八位神識強大的修士,用神識化形神通同樣可解此禁。強行破禁肯定不行。這上古禁製神妙異常,就是我二人日夜不停的狂攻此陣數月,也不一定肯定能打開。而在慕蘭草原上,我二人又怎敢肆無忌憚的施展神通!但若用神識化形破解此禁製,隻要諸位道友神識夠強,一日內就可破掉大陣的。”

    聽到這,廳堂內的所有人才明白,南隴侯二人為何找他們幾人來了。

    也許其他的元嬰中期修士,神識夠強大,同樣可以配合破除那禁製,但他二人明顯不想讓過於強大修士加入他們,生怕出現反客為主的事情。

    畢竟他二人都是元嬰中期修士,兩人聯手的話不能說穩勝韓立等幾人,但也能維持一個巧妙平衡。算他二人也算煞費苦心了。

    不過麵對墜魔穀中帶出的寶物,包括韓立在內的廳內修士,自然一個個都動心不已。

    去慕蘭草原邊上雖然有點風險,但就像白衫老者說的,相比這些寶物來說,這些風險就微不足道了。這樣的機會,別的修士肯定求也求不到的。

    於是眾人心憤憤暗自計定,而南隴侯問了幾聲,見沒有人退出後,臉上也真正『露』出了笑意。

    “不過有一點,要和幾位先說清楚。若是一切順利,真進入了洞府內。麵的寶物我二人要先一人挑一件才行。剩下的才可進行平分。幾位道友沒有意見吧?”南隴侯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Snap Time:2018-01-21 12:53:15  ExecTime:0.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