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三章密會


    第六百八十三章 密會

    “有勞君侯久候了!”韓立客氣了兩句,就被南隴侯讓進了石屋內。

    屋內情形讓韓一怔,空『蕩』『蕩』的,哪有一人?

    但他神識一掃,也就發現了屋內的禁製波動。

    與此同時,南隴侯也察覺了韓立的舉動。他微然一笑,說道:

    “本侯的這點小手段,自然無法瞞過道友。韓道友請跟我來!”

    南隴侯說著,隨手掐了個法決,一片金霞從袖中『射』出。

    金霞過後,屋中某塊不起眼地麵頓時白光閃動,幻象消失,驀然出現了一個黝黑的石階出來。

    南隴侯二話不說的走了下去,韓立眉頭微皺後,也就沒再猶豫的跟了下去。

    石階很短,幾乎前腳才邁進去後腳就出現在一間不大的地下大廳內,寥寥幾顆月光石的柔和白光將此處照的忽暗忽明,並怎麼清晰。

    正有七八名修士在麵,六名坐著,其中一男一女並肩站在一起,似乎是一起的。

    這幾人一見南隴侯和韓立進來了,同時將目光掃了過來。

    “是你!”

    站著的男子,一見韓立容顏,不禁臉『色』大變的失聲叫道。

    聽起來,竟似認得韓立的樣子。

    韓立聞言一愣,目中精光一閃,目光落在了這名結丹後期男子容顏上。

    結果入目的是一張印象深刻的銀『色』麵具,韓立見此情形,先呆了一呆後,接著嘴角掛起一絲譏諷之『色』。

    這男子竟是那位當年將他追殺的走投無路的鬼靈門少主,同樣的銀『色』麵具,麵具下同樣一人,眼中少了當年的少年猖狂。 而多出了兩分滄桑和一絲驚怒之『色』。

    “沒想到,在這還能見到昔日故人。真讓韓某有些意外!”

    “怎麼可能?你……你凝結成了元嬰?”

    這位鬼靈門少主嗓子和以前相比,有些沙啞,但話地驚懼之意,任何人都能聽的出來。

    “怎麼回事,你認識這位道友?”坐在王嬋前麵的一名黑袍人,突然冷冷問道。

    “二伯,這人就是我和你說過的那名姓韓的黃楓穀修士。當年是他……”

    “不用說了。韓道友已是元嬰期修士,怎麼還會和你一個晚輩一般見識。”這位黑衫罩體、麵目儒雅的中年人,臉上閃過一絲訝『色』,但眉頭一皺後,毫不遲疑的打斷道。

    隨後此人對韓立溫和一笑,又和顏悅『色』的說道:

    “在下鬼靈門王天古。當年之事,小侄不知天高地厚,多由得罪。但看在在下薄麵上。希望道友不再計較此事。”

    聽這人地口氣,似乎對韓立之事了解一二的樣子。

    “當年我和王道友隻是一點小事而已,事過境遷多年,韓某怎還會記恨的。閣下過濾了!” 韓立望了黑袍人一眼,嘴上輕笑道。仿佛真打算既往不咎的樣子。 但韓立心卻暗自冷笑一聲。

    當年這位鬼靈門少主三番兩次差點要了他的小命,甚至還『逼』得不得不冒險傳送離開天南。此仇哪有這般輕易真放棄的。

    若不是眼前元嬰修士眾多,並且鬼靈門門主也在這。他絕對馬上取了對方的小命。

    但眼下隻能先看看其他人都是些什麼角『色』,是不是還有魔道之人?

    否則仇沒有報到。反被對方聯手滅掉了。

    “哈哈,韓道友原來出身黃楓穀。我還以為道友原本就在落雲宗修士呢。不過,道友能放棄前嫌。這就再好不過了。畢竟本侯將諸位請到這,可不希望看到有什麼不快之事發生。”南隴侯這時,才適時的『插』口說道。

    王天古聞言,微然一笑,以此人地心機深沉,自不會輕易相信韓立所言。

    於是。他看似隨意的點頭說道:

    “道友心胸如此寬廣,王某欽佩。不過韓道友盡管放心。回去後我會嚴加懲處小侄的。倒是道友竟然短短近二百年的時間,就從築基期修煉至了元嬰期。真是讓人難以相信啊。想必再過數百年,道友就是修煉至元嬰後期,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我等資質愚鈍之人,可是遠遠不及啊!”

    此話一出口,包括南隴侯在內的其他修士麵上全都一變。

    韓立暗叫不妙,心將這位鬼靈門修士恨得牙根癢癢。

    明著是稱讚自己。但這一句話一出口。可就將他推到了眾矢之地了。

    “道友今年還不到三百歲嗎?”默然了一會兒後,坐在角落的一位黝黑漢子。異樣的問道。

    “王門主說笑了。在下也是剛結嬰不久,怎剛奢望元嬰後期這等不知幾百年之後的事情。”韓立輕描淡寫地回道,目光一一掃視屋內之人。

    他這才發現,除了王蟬外,旁邊那位國『色』天香的貌美少『婦』也是結丹後期的修為,就和王蟬並排站在王天古身主後。

    看此女從容不迫的樣子,不像普通的女修。

    聽說當年越國第一家族燕家,一潛出越國後就馬上加入了鬼靈門,並將家族的那位天靈根之女燕如嫣嫁給了王嬋。

    難道就是此女不成?韓立不由得想到。

    至於其他六人,則全都是元嬰期修士,甚至一名白衫的無須老者,還是和南隴侯一樣的元嬰中期修為。

    韓立多瞅了此人一眼,結果和老者目光一對之下,頓時激靈靈地打了個冷戰,對方這一眼竟然冰寒刺骨,仿佛能冰徹心肺。讓韓立心中大凜。但表麵上卻不慌不忙的略一偏頭,看似隨意的避開其目光。

    老者見此,嘴角掛起一絲淡笑。

    此刻,南隴侯已神『色』如常的招呼韓立坐下。

    韓立沒有客氣找了一個空椅,四平八穩的安然入座。然後似笑非笑的撇了目光閃爍不定的王蟬一眼。

    這位鬼靈門少主,因為有王天古在這,雖然心驚駭異常,如今也回複了冷靜。但是望向韓立的目光,自然暗含說不出地忌憚之意。

    當年和他一樣修為地對頭,竟一躍飛天的凝結成了元嬰。這實在讓他驚怒之餘,自然嫉恨異常。倒是地燕如嫣,多瞅了韓立兩眼,目光清澈明亮,不知心在想什麼。

    韓立見此情景,冷笑一聲,就不再注意二人。

    南隴侯作為發起人,已站神『色』一正的站在中間,沉聲說道:

    “幾位道友有的分屬正道修士,有的來自魔道宗派,還有的是獨來獨往的散修之士。但有一點所有人都一樣的。那就是幾位的神識都異常的強大。這也是我會邀請幾位道友共聚這的緣由。其中一部分人都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但大部分道友還並未通氣過。所以本侯會重新將事情詳細講一遍。然後大家在決定是否參加此事。若是不願的話,本侯絕不會勉強的。”

    韓立聽到這,精神一振,知道正題來了。

    “嘿嘿!其他人也就算了。鬼靈門的兩個小輩也會在此處,這是什麼意思。不要告訴本人,這兩人的神識也能和我等相比。”坐在黑袍人對麵的一名冷麵修士,竟絲毫征兆沒有的突然說道。說話的同時,用不善的目光盯著王天古,似乎和其有糾葛的樣子。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

    “尤道友,你這次可看走了眼。他二人修為雖然不高,但是卻精通秘術,聯手之下能將神識合二為一,短時間神識並不弱於我等的。要知道,像我等這般神識強大的修士,可實在不好找。幾位道友也是要麼修煉過什麼功法,要麼天生神識過人,還有的是有寶物可以強化神識。否則本侯豈是做無用之事的人。”南隴侯卻似乎早有預料,胸有成竹的說道。

    “既然這樣,剛才的話就算尤某沒說!”冷麵修士麵無表情的說道。

    其他幾名修士更沒有什麼意見,望著南隴侯,準備靜聽其下麵的言語。

    “這次召集大家來的目的,其實是想讓諸位隨我跑一趟幕蘭草原。”南隴侯緩緩掃了一遍諸人後,才緩緩的說道。

    “幕蘭草原?”

    南隴侯一出口,在座大部分修士都心一驚。

    韓立聞言,同樣臉『色』大變。

    

Snap Time:2018-04-22 20:30:11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