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八十章誓言與選擇


    第六百八十章 誓言與選擇

    韓立一偏頭,冷冷的斜瞥了兩名結丹修士一眼,立刻將那人尚未完全出口的言語,嚇得吞回了腹中。

    他們是兩名陌生的中年修士,韓立並不認識。也不知是哪一派的修士。

    這時,韓立麵前的店鋪掌櫃和兩名夥計,早已被近在咫尺的巨大靈壓,直接壓在了地上,無法動彈分毫。

    他們滿臉驚恐,再一聽韓立竟是名元嬰修士時,更嚇的魂飛天外,急忙開口想求饒。但三人身上重若泰山,連氣都喘不出來了,哪能開口說半句話來。

    四周修士也個個麵無人『色』起來,有些生怕殃及魚池的膽小修士,早就悄悄的退走了。

    站在韓立身後的孫火,因為韓立的特殊照顧,除了同樣被『逼』退了數步外,並沒有任何異樣。

    不過他認出了韓立後,臉『色』一變,立刻上前大禮參拜,恭敬的說道:

    “弟子孫火,參見韓師祖。”

    韓立不再理會眼前三人,一轉身,目光往孫火手中捏著的半張符紙掃了一眼,才點點頭說道:

    “看來不用我多說,你已經知道我現在的身份了。”

    “弟子當日不知師祖真身,多有狂妄之言,還望師祖恕罪!”孫火想起在聖地時對韓立不恭的情形,心中大感不安,口中老老實實的先自我請罪一番。

    “當日我還未成為本宗長老,自然不會責怪你什麼的。倒是你手中有這張殘符,好像和我有一點淵源的。”韓立盯著孫火,慢慢的說道。

    “殘符,難道師祖就是……”孫火一呆之下,大喜的想再說什麼,遠處卻有一道銀虹從低空處飛『射』而來。

    “此事一會兒再說。”韓立一擺手。製止了孫火下麵的言語。眼睛一眯的望向遠處地遁光。

    可以在闐天城不受影響飛遁的修士,自然隻有九國盟的執法使。

    他們專門負責整個闐天城交易會的前後秩序。

    孫火自然不敢說下去,當即老實的束手站在那。

    可他心實在壓不住興奮之情,握著符紙的那隻手掌,不覺更小心了三分。

    這時,那驚虹在韓立身前光華一斂,現出一名黃發老者出來,有結丹中期修為的樣子。在胸前繡著一把金『色』小劍的圖案。正是執法使地標誌。

    老者從遠處就飛『射』而來,自然是感應到了韓立剛才放出的驚人氣勢。

    但職責所在,所以明知這有元嬰期修士發威,也隻能硬著頭皮過來了。

    不過他一望見街道中間站立不動的韓立,就雙手一抱拳的說道:

    “晚輩闐天城執法使武斐,不知前輩為何發怒,可有晚輩效勞之處。”這位執法使麵對一位元嬰修士,自然客氣異常。

    “沒什麼。隻是路過這。聽見貴城這位店主對我們落雲宗有些微詞,故而想讓這位道友在韓某跟前再說一遍而已。”韓立雙手倒背,冷淡的說道。

    “啊!這肯定是這位掌櫃胡言『亂』語了。他們三人如何敢得罪前輩?你們三人還不快過去賠罪。”老者一聽韓立所言,大感頭痛,像這樣牽扯到宗派名聲的事情。可是能大能小,實在難以說清楚的。故而先勸慰一句後,立刻一扳臉的向掌櫃三人訓斥道。

    韓立已經將靈壓收了起來,故而那三人總算能夠顫顫巍巍從地上爬起。那掌櫃聞言。麵無血『色』馬上說道:

    “前輩,晚輩剛才隻是口誤而已,決沒有真對貴宗無禮地意思。剛才這位道友損壞的火雲符,晚輩情願不要賠償了。隻當是給前輩賠罪了。”

    韓立了這話眉頭一皺,神『色』非但未緩,反而臉『色』更加陰沉。

    “怎麼,你以為我站在這,是想占你的小便宜嗎?先讓我看看你這盒中的火雲符是不是真是大師製作的符籙再說。若是真地。我自然會代宗內這位弟子,賠償你靈石的。但若不是,嘿嘿!”韓立麵帶不善的冷笑道。

    “不用前輩看,我這火雲符隻是普通符籙。晚輩情願認罰。”這掌櫃倒也機靈,未等韓立真取木盒觀看,就立刻自曝其短的連聲說道。

    聽了這話,韓立不再言語什麼,隻是瞅了一旁地執法使一眼。

    老者一看此情形。哪還不知道該怎麼做。當即微一躬身的說道:

    “前輩請放心,此店主如此不規矩。晚輩會重重處罰的。一定會給前輩一個交待的。”

    “既然有這話,就由你處理了。我也沒有閑工夫真管這等小事的。孫火,跟我走!”韓立淡然的一說完,身形一閃,忽然出現在了孫火旁邊,然後刺目黃光閃動。二人的身形就憑空從地麵上消失不見。

    附近的修士一陣地驚歎,這等神妙的土遁法,他們自然沒有幾人見到過的。

    老者見此,才真正放下心來了。不過,他回首瞅了瞅同樣大鬆一口氣的掌櫃三人,卻麵『色』冰寒的訓斥起來:

    “你三人,跟我走。將剛才的事情給我老老實實說一遍。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的。”

    那掌櫃一聽這話,心再次一提,頓時哭喪起了臉來。。

    ……

    在一處僻靜無人的石屋後,韓立和孫火地身影在黃光籠罩中,浮現了出來。

    “就在這吧。把那半張符紙拿出來,讓我看看。”韓立大有深意地瞅了孫火一眼,才說道。

    “是,師祖!”孫火一點遲疑都沒有,立刻將那符紙雙手奉上。

    韓立單手接過符紙,稍微掃視了一眼,就默不做聲的另一隻手掌一翻,竟也多出了半張符紙出來。然後在孫火眼也不眨地目光中,韓立將兩片符紙對到了一起,裂開處完全吻合,一絲縫隙都沒有。

    孫火心中的最後一絲擔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毫不猶豫衝韓立再次倒頭就拜。

    “孫火拜見主人。”

    韓立神『色』不變,點點頭後手上紅光一起。兩片符紙化為了灰燼,消失的無影無蹤。

    孫火一驚,但馬上鎮定下來。

    韓立見此情形,對其定力比較滿意。

    “看來你真是孫二狗的後人了。不過先別忙著叫我主人,先告訴我你是他第幾代子孫?”韓立從容的問道。

    “小人是先祖第七代玄孫。”孫火不加思索的回道。

    “當年孫二狗發誓,孫家自他起,就世世代代奉我為主。但當年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並未在天南。所以你們孫家從未沒真正做過我的仆從,我也沒對你們孫家提供什麼庇護。現在你作為孫家後人也進入了修仙界。那當年的誓言,就不一定算數了。但看在當年你先祖的一點情分上,我可以給你兩個選族。”

    “一是我直接給你一點好處,比如一些丹『藥』或者法器之類東西。但從此你我個各不相幹。不要指望今後我會如何照顧你。另一條路,就是你仍願意繼承先祖的誓言,繼續奉我為主。但我會在你身上種下禁製,以保證不會背叛我。同時也會交你一些事情去做,會有些危險也說不定。但是作為補償。我會盡量提高你的修為,對你的修煉進行指點,並提供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好處給你,不會虧待你的。估計隻要你的資質不是太差的話,結丹還是有希望的。”韓立嘴角一翹,平靜的說道。

    聽了這些話,孫火臉『色』陰晴不定,目中有一絲不知所措之『色』。顯然這些言語大出乎其預料之外,讓他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半晌之後,孫火臉上一絲決然之『色』閃過。

    “師祖,我……”

    “不用急著回答我。為了防止反悔,還是等交易會結束後,回宗門再給我答複。這段時間,你想好了其中的利弊,真的深思熟慮過後,再來洞府找我吧。”韓立卻大出意外的打斷了孫火下的言語,冷靜的說道。

    “弟子遵命,多謝師祖體諒!”孫火想了想後,也覺得這樣做比較妥當,急忙開口答應。

    “好了。我還另有要事在身。你好自為之吧!”韓立神『色』一緩的點點頭,人在黃光中再次消失不見。

    孫火並沒有馬上離開這,而是又低頭沉『吟』了好半天,才長歎一聲的慢慢走開。

    而這時,韓立已經出現在了自己住處的閣樓前,抬首看了看徹底黑下來的夜幕,臉上閃過一絲古怪的神『色』。

    

Snap Time:2018-04-21 19:57:25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