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九章殘符


    第六百七十九章 殘符

    高級符籙中的五行法術符籙也就罷了,大部分高級法術的威力,還不如法寶使用的威力強大。

    導致修士一結丹後,基本上都會放棄了五行法術的繼續修煉。

    不過,這可不是說高級法術中真的一點用都沒有。

    據韓立所知,有不少種威力強大的五行法術隻要施展出來,甚至連元嬰期修士都不敢硬擋其鋒芒的。

    但這些法術不但修煉困難,就是領悟貫通了,施展起來也是繁瑣麻煩的很。

    有這時間,還不如直接用法寶攻擊了。

    不過韓立隱隱聽其他修士談到,幕蘭人的法士卻似乎突破了此局限。研究出來不少可以瞬間施展的大威力“靈術”。

    讓低階法士不用法器符籙,就可以力敵普通修士而不落下風。

    而高階法士在靈術配合下使用法寶,更是如虎添翼,可穩勝同階修士是毫無疑問的。

    這才會讓天南數大勢力聯手對抗幕蘭人,也隻能自保而已,無法做到真正擊潰對方。

    韓立自從元嬰凝成後,就很有自知之明的開始研究幾種最粗淺的高級法術了。倒也讓其領悟了三四種,當然施展速度慘不忍睹。相信要真的在鬥法中使用這些法術,除非有個敵人無法打破的烏龜殼,否則未等他施法過一小半,就早被同階修士滅了七八次了。

    不過在對敵時突然配合法寶使用高級符籙,倒還真是犀利無比。倘若像施展那些低階符籙一樣,一口氣扔出二三十個高級攻擊符籙出來,別說是同階修士,就是元嬰後期修士見了,也隻能馬上落荒而逃。

    畢竟這可相當於遭受數十名元嬰期修士共同一擊,就是被攻擊修士功法和護身法寶再逆天。隻要修為還局限在元嬰期就絕硬接不下來。

    但如此的攻擊,也隻是想想而已,一次攻擊就消耗數萬靈石下去,任誰也不敢如此奢侈的攻擊。

    況且高級符籙在修仙界也是有價無市的局麵,大多數高級符籙也是輔助『性』質的居多。

    韓立一邊思量著,一邊走在坊市的街道上,不停的向兩旁較大地法器店和雜貨店望去,一般也隻有大型商鋪才可能有頂階製符筆出售。

    那些稍小的店鋪不用去問。十有八九不會有這種偏門法器出售,更別說頂階的了。

    或許個別小店中真可能藏有什麼珍品,但是韓立可願浪費時間一一去找的。否則以闐天城如此多店鋪,他就是什麼不去做,沒有十來日時間,也不可能全部看完一遍。

    街道上除了韓立外,也有其他修士進進出出兩邊的商鋪,神態各異的買賣自己想要的東西。

    其中大多是築基修士。偶爾也有少部分結丹修士出現。

    至於煉氣期修士,除了闐天城本城的修士外,外來煉氣期修士可是少之又少地。

    韓立將修為再次掩飾到了結丹中期的樣子,所以路上遇到的修士雖多,也隻是被那些築基期修士用敬畏目光多瞅兩眼而已。至於結丹修士之間。不認識的則都是一掃而過而已。

    如此一來,韓立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自己慢慢逛著一家又一家的大型店鋪。

    當韓立再次失望的從一處閣樓中出來時,一天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大半。

    看看有些發黑地天『色』。和各家店鋪中陸陸續續開始亮起的月光石,韓立有些猶豫了起來。

    他心思量是不是該回住處去了,還是再瞅兩家再回去。

    可就在這時,一陣吵鬧聲從前邊不遠處傳來,仿佛有什麼人起了爭執,附近的一些修士有好奇的圍了過去。

    韓立眉頭一皺,當即兩手倒背,麵無表情的一轉身。打算就此回住處了。

    可是未等他走出兩步遠去,就一聲惡聲惡氣地話語非常大聲的傳來。

    “怎麼,你們落雲宗修士都這樣無賴嗎?弄壞了東西,不賠就想走?”

    “不是不賠,隻是在下剛買過其他東西了,身上真沒有如此多靈石。而這一張隻是初級中階的火雲符,怎麼能要三百靈石這種價錢。頂多一百多靈石也就頂天了。況且我不是將本門令牌押在這了嗎,回到客棧就向其他同門借些靈石再回來的。”另一個年輕些地男子聲音。也有些惱怒的大聲反駁。

    韓立走出兩步的身影驀然一頓。這男子聲音怎麼聽著有些耳熟,好像是落雲宗中他認識的某人。

    韓立『摸』了『摸』下巴。略一思量後,還是回身向『騷』動傳來的店鋪走去。

    不管是誰,還是看看再說吧。畢竟他現在身為落雲宗的三大長老之一,實在不好故作不知的一走了之。

    片刻後,韓立遠遠看到,一家小型雜貨鋪前有十幾名修士圍觀著,麵好像有數名修士在那對峙著。

    其中一人黑衣英挺,一臉怒容,竟是在試劍大會上見過的火雲峰孫火。

    短短二十年沒見,這位叫孫火地青年,麵容沒有多大變化,不過修為精進了不少。而在他對麵的,則是三位麵容不善的本地修士,看樣子似乎是這間店鋪的掌櫃和夥計。

    這時居中一名留有短胡的掌櫃模樣修士,兩眼一翻的衝孫火說道:

    “一塊不值一文的牌子,我要它有什麼用。萬一你不要此令牌,回去後馬上返回落雲宗,我難道還真不遠萬的追到溪國不成。廢話少說,既然靈石沒有,就將儲物袋中地東西拿出來,給我抵押在這。至於那張火雲符,你以為是一般地中級符籙嗎,它是我們闐天城製符大師的作品。豈能和一般地火雲符相比。收你三百靈石已經便宜你了。難道落雲宗修士,一個個都是窮鬼?”

    說完這話,這位掌櫃瞅了一眼一旁夥計手上托著的木盒,臉上『露』出幾分痛惜之『色』,仿佛真吃了大虧一樣。

    “好!東西是你們的,你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一張普通的火雲符,你們也能說成是製符大師煉製的。”孫火一聽此言,怒急反笑起來。

    “怎麼,是不是大師煉製的符籙,你能區別出來。還是你真不想賠償本店損失?那就不要怪本人通知本城的執法使了。”掌櫃冷笑一聲,不客氣的出言威脅起來。

    孫火聽了這話,臉上一陣白一陣紅。

    九國盟的執法使來了,會偏向誰,不用問他也知道的。

    況且這件事,還真是不清不白的。看來這個虧真是吃定了!

    臉『色』陰晴了好一會兒,孫火一跺腳,猛然往腰間的儲物袋上一拍。

    頓時一打各『色』符籙出現在了手上,大都是初級中下階的低級符籙。

    “這些符籙雖然級別不高,但足以暫頂二三百靈石了。”孫火咬牙切齒的說道。

    掌櫃聞言,臉『色』一緩的說道:

    “這還差不多!”然後伸手就要去接符籙。

    “咦,這張不是的!”

    未等店鋪掌櫃將符籙拿到手,孫火目光向手中符籙一掃之下,臉『色』忽然一變的一收手,並馬上那個從那些符籙中抽出一張殘破近半黃『色』符紙出來,才又遞了過去。

    “哼!一張破成這樣的空白符紙,還如此緊張?你們落雲宗還真是窮的夠可以的。”那掌櫃一愣之後,有麵『露』譏諷之『色』的說道。然後再次單手向前一抓,就要把那些符籙抓到手中。

    但就在此刻,眼前人影一閃,一個人驀然『插』到兩人之間,並將那些符籙一把接了過去。

    孫火都嚇了一跳,那名掌櫃更是急忙後退幾步,驚怒叫道:

    “是誰,要幹什麼嗎?”

    “不幹嗎!隻是聽閣下三番兩次說我們落雲宗怎麼怎麼的,閣下能當韓某麵再說一遍嗎?”這名『插』足進來的修士,麵無表情的冷冷道。

    才說完此話,一股驚人的氣勢從他身上放出,巨大靈壓從天而降,頓時讓附近修士神『色』大變的不由倒退數步。有些修為淺些的修士未等站穩腳步,就立刻覺得身上泰山壓頂一般,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而恰好路過的兩名結丹修士稍好一些,但也身形一晃後,其中一人更麵『色』驚惶失聲道:

    “元嬰期修士!前輩,你……”

    

Snap Time:2018-04-25 16:48:03  ExecTime:0.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