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七章墜魔穀


    第六百七十七章 墜魔穀

    “此環尚未認主,所以妾身能讓其施展的神通不多。不過在座道友都是識貨之人,是真是假瞞不過諸位的。我打算用此環,換一瓶元嬰期用的促進修為丹『藥』。若是有的話,讓妾身看看丹『藥』即可了。”『婦』人重新將困仙環化為巴掌大小,托在手掌之上,不慌不忙說道。

    雖然在座的修士人人都有了各自的本命法寶,但是兼修其它神通的法寶,也並非不可能的。況且像這種未認主法寶,也可以買下給門人弟子使用的。

    元嬰修士親自鍛煉的法寶,自然比普通結丹修士煉製的的強多了。

    而大部分修士都不擅長煉器的,即使到了元嬰期也不會有什麼不同。所以這件法寶一出,頓時有不少動心之人,上去交換。

    『婦』人挑中了其中一人的丹『藥』,順利的交換完成。

    看來這件捆仙環法寶,雖然價值遠在赤精芝之下,反而是件好交換之物。

    下麵的一名修士,未等天晶真人招呼,就自動站了起來。

    “我這次拿出來的,是一盒星鋼沙。打算用此……”

    交換會在毫無波折中進行著,一個接一個元嬰修士拿出的東西,無一不是珍稀罕見之物,遠非韓立以前在坊市看到的東西可比。這些東西中的一件,都讓普通結丹修士傾家『蕩』產,也不一定能拿下來。

    到了他們這一階層,果然隻有同階修士之間,才能有合適東西可換了。

    當然並不是是每一個人都交換成功,有幾名因為東西太冷僻,或者拿出的東西不錯,但要要交換之物卻實在在稀少,也未能交換成功。

    不過這些元嬰老怪人人都是人精。想占便宜的價值懸殊交換,基本上不可能出現。

    火龍童子和呂洛都排在了韓立前麵,也拿出了自己交換之物。

    火龍童子拿出了一朵碗口大的三『色』奇花,也是煉丹的一種材料。雖然比不上一開始的赤精芝,也是罕見之物。不過,他想要交換一種“毒符木”的材料,可惜在場之人都沒有。火龍童子隻好失望地重新坐下。

    呂洛的交換則很成功了,用一瓶韓立未曾聽說過的靈草汁『液』。換來了一口未認主的火紅小劍,也不知是打算給誰準備的。

    畢竟以他的年紀,多半不可能再耗費時間培煉的。

    呂洛一交換完成,就輪到韓立自己了。

    因為前不久,韓立成功的從錦袍修士手中將那株赤精芝拿下,倒也有不少人多看了他兩眼。

    韓立麵『色』如常地站起來,手中早已各托起了兩個淡白『色』的玉盒出來。

    “在下有六級水火屬『性』妖丹各一枚,千靈草兩株。隻換取庚精一塊。若是實在沒有庚精的,有庚精下落消息提供的,也同樣可換取盒中一物。”

    韓立一說完這話,雙手一抖之下,青光閃動下。兩個玉盒同時打開了蓋子。

    兩枚紅藍顏『色』的妖丹,和兩株碧綠欲滴的靈草,顯『露』在了眾修士的神識之中。

    “庚精?”

    韓立這話才一出口,四周修士。一個個目『露』古怪之『色』、

    這些妖丹和千年靈草雖然珍貴,但比起庚精來可差的不是一點半點了。要換地話,估計也能換取豆粒般大的一點點而已,而這點庚精又夠幹什麼的。不過,若說隻換取庚精的消息,就隨便用一枚六級妖丹和千年靈草,似乎又過於大方了。

    畢竟在場之人誰不知道,消息歸消息。離取到手可是天差地別的。因為有許多天材地寶和上古修士遺址盡管人人皆知,但所處之地根不是人仙難至地絕地,就是大凶大惡的九死一生之所。就是神通再大的修士也無法取出的。

    最著名地例子,就是天南大陸中間位置的墜魔穀了。

    那是傳聞中的上古戰場。傳說蠻荒時期,不少上古大神通魔修設下奇陣禁製,在麵不知為何原因的互相廝殺鬥法。最後卻因為神通過於驚人,甚至撕裂出了一道道的細小空間裂縫。讓整個山穀的空間都不穩起來。

    最後,拚鬥的上古修士。還是同歸於盡於此。

    空間紊『亂』,古陣禁製的存在。讓這古修戰場步步殺機,墜魔穀隨即就成了一處奇凶之地。。

    多少年以來,不知有多少自持神通過人地高階修士,因為貪圖麵古修的遺寶功法,全都進去尋寶,結果從未有人活著從麵出來過。

    日此一來,前前後後葬身此穀的高階修士,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他們隨身的各種奇寶,也同樣的丟落穀中。

    到了近萬年來,就沒有誰心懷僥幸的去碰運氣了,老老實實讓墜魔穀坐實了天南第一凶地的名頭。

    結果,全天南的修士都知道暗魔穀寶物眾多,但是也都隻能幹瞪眼地咽口水而已,沒誰去自找死路去。

    不過,看來這庚精地確不是一般人知道的。故而場中地修士人人望著韓立,卻沒有一人傳音說些什麼。

    韓立見此,心中有些失望。

    沒拿出更好寶物出來,就是知道不可能參加一次交換會就能換到所需之物的。所以為了財不外『露』,才故意拿出這些價值較低的妖丹靈草出來。但這如此多的元嬰修士,卻連相關消息都不知道,也著實讓他有點沮喪了。

    他暗自歎息一聲,目光向四周修士隨意一掃,眉頭不經意的一皺,臉上詫異之『色』閃過。

    不過,人卻沒有遲疑的坐了下來。

    下邊的一位修士,立刻掏出一快黑乎乎的煉器材料,開始介紹起來。

    韓立沒有用心聽這位修士說些什麼,人卻閉上雙目的思量起來。

    剛才若沒有看錯的話,剛才目光掃過天晶真人時,對方雖然麵『色』如常,但是目中流『露』的那一絲遲疑,卻被他一眼看進了眼內。看來這位天晶真人,即使手沒有庚精,也應該有庚精的消息才是。

    韓立沒有費心去想,心中就立即做出了判斷。

    不過,他也是心『性』沉穩之人,並沒有馬上傳音前去詢問,而是故作不知的就此坐下。

    他自信,隻要有了這一點線索,就總有辦法從對方口中得知自己所需消息的。隻要等到最合適的機會即可。

    又過了半晌,終於最後一位修士,也交換完了自己所需之物。

    天晶真人這才重新走到中間位置,並笑著說道:

    “諸位道友看來大部分都換到了所需之物。沒有換到的也沒有關係,現在來到闐天城的元嬰道友,才隻不過來了十之一二而已。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別人不說,我天晶還會再舉行一次規模更大的交換會的,希望諸位道友繼續參加。不過,在此之前我也有幾件東西,想和大家交換一二。”

    老道一說完這話,當即兩手白光不停閃爍,竟瞬間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七八樣東西之多,一下就擺滿了身前的桌子。

    其他修士看清桌上物品時,不禁都驚愕的詫異起來。

    韓立看清楚這些東西後,臉『色』頓時大變。

    桌上竟然擺放著七八個大小不一的傀儡怪獸,有白狼,有青蟒,還有紅牛般的存在。

    這些東西雖然看似死物,卻散發著驚人靈氣,遠勝韓立儲物袋中的巨猿傀儡,看起來足有結丹初期水平的樣子,但並不是他那本傀儡真經中記載的類型。這讓韓立驚疑不定起來。

    難道這人也是千竹教的修士。不過,千竹教不是沒有元嬰以上的修士嗎?還是這人修煉的是其他類型的傀儡術。

    韓立心念一動之間,不禁重新凝望著這些傀儡起來,希望看出什麼不同之處來。

    但未等韓立看出個什麼異樣,斜對麵的合歡宗胖子,已經笑嘻嘻的開口了。

    “咦!天晶道友,你什麼時候修煉其傀儡術起來了。難道原先修煉的‘晶光功’,打算放棄嗎?要是這樣的話,我老鞠可真是佩服非常啊!”

    “鞠兄說笑了。我都這一把老骨頭了,哪還能改修什麼功法。這幾隻傀儡,都是貧道前不久和幾位道友在一處古遺址中找到的。如今囊中羞澀,貧道隻能用它們換些東西了。這東西雖然對我等來說,威力不算大。但在某些特殊場合,還是頗有奇效的。”天晶真人含笑回道。

    

Snap Time:2018-01-22 08:39:14  ExecTime: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