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三章神識化形


    第六百七十三章 神識化形

    “道友說的不錯,但韓某也無意將侍妾想讓,隻有討教一二了。”韓立從容說道,然後不再多說的神識往外一放,一股驚人氣勢冒出,同時什麼東西一下向對麵激『射』而去。

    “來得好。”

    南隴侯非但不懼,反而大喝一聲。同樣神識外放,兩道幾乎肉眼可見的無形之物,就在兩人中間的空無一人之處,碰撞爆裂了開來。一道猛烈的罡風隨即大起,向四下散去。

    見此情形,南隴侯心中一驚。原本試探神識瞬間放大了數倍。

    頓時爆裂聲接連不斷,一層層罡風形成了白濛濛的氣流,將二人憑空卷入了其中,兩人身形一下模糊了起來,在高空中若有如無的化為了兩道靜止不動的黑影。

    “神識化形!怎麼可能?韓師弟神識,竟強大如斯!”下麵觀戰的呂洛見倒空中的情形,不禁失聲出來,一臉難以置信之『色』。

    “神識化形?那公子能否勝過對方。”慕沛靈一聽此言,雖然不知道什麼意思,但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按常理說,神識化形正是元嬰中期修士憑借神識強大才能掌握的神通。韓師弟現在就能施展了,難道他主修的功法,是偏向神識方麵的修煉。一定是這樣了,也隻有這樣才能說的通。”呂洛開始還是回答慕沛靈的疑問,但後麵卻喃喃自語起來。

    “如此說來,公子也有一拚之力了吧!”慕沛靈顧不的這位呂師祖言語的顛三倒四,還是滿含期望的問道。

    “這個不好說。要知道即使同是元嬰同階修士,也有強弱之分。南隴侯早在三百年前就進入了元嬰中期,雖然現在還停留這一境界,但毫無疑問,他應修煉至了中期的頂峰。離那後期境界也隻不過一步之遙而已。師弟要想勝過這個老怪物,難啊!”呂洛神『色』不定的說道。

    而慕沛靈聽了這話,心剛升起的一絲希望,立刻又變得冰涼起來。

    就在這時,天上地爆裂聲卻越發密集起來。所形成的罡風在不停旋轉之下,甚至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風圈,將二人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這讓呂洛不禁又輕咦了一聲。

    “咦!真不敢相信,韓師弟並沒有落在下風。”他臉上滿是非常古怪神『色』的說道。

    慕沛靈聞言大喜。香唇一動之下想再問些什麼。

    天上卻突然一陣刺目白光閃動,接著一聲清空霹靂傳來,原本朦朧朧的一下氣圈爆裂了開來,狂暴的罡風一下向四麵八方席卷而去。

    遠在數十丈下的慕沛靈等人,一見這氣勢洶洶而來的白『色』狂風,臉上均都大變起來。

    “不好!”

    呂洛一聲低吼,身形一閃地,擋在了慕沛靈身前。同時雙手一劃,一道藍『色』護罩浮現在了身前,將二人同時罩入了其中。

    就這片刻工夫,迅猛的罡風已經衝到了護罩上麵。

    結果“嘎吱”的怪聲不斷傳來,前麵的凝厚罩壁才一接觸。就竟仿佛被重錘狂擊了一般,一下在罡風掠過的瞬間,深凹下去了數寸。

    好在這些罡風隻是分散而過,大部分都從護罩兩側一滑而過。凹進的罩壁片刻恢複了常態。

    這時。呂洛臉上藍光一閃,撤掉了護罩。

    對麵不遠處的南隴侯那群金戈甲士,在麵對罡風吹過時,卻訓練有素的同時高舉金戈,頓時大片金光浮現在他們頭頂之上,仿佛一麵巨大金遁,將他們連中間獸車一齊護在其中。

    但就是這樣,白『色』狂風吹過之時。金光隻支撐了片刻,就碎裂了開來。被那殘餘地罡風一卷而過。這些武士女修紛紛雙手抱頭的痛苦慘叫,並漸漸七竅流血,麵現恐怖之『色』。

    隻有坐在獸車上的兩名宮裝女修,因為有獸車禁製的保護,倒也安然無恙的。

    但二人花容失『色』,滿臉驚慌失措地表情。

    看到這一幕,慕沛靈倒吸了一口涼氣。望向天空中重新顯出身形的韓立。不禁怔怔的出神起來。

    此刻,空中傳來南隴侯的一聲冷哼。

    一團金光從天而降。但在半途中爆裂開來,化為無數金芒將自己手下都罩在了其中。

    金芒所過之處,原本抱首之人立刻停止了口中慘叫,並一個個重新站穩了身形。

    他們雖然還個個麵帶驚惶,但總算沒有什麼大礙地樣子。

    做出救治舉動的南隴侯,望向對麵神『色』如常的韓立,臉上滿是驚疑之『色』,仿佛猶不相信對方憑神識真和自己不相上下。

    要知道,剛才他雖然外放出所有神識,但也動用了十之七八了。而看對方如此輕鬆接下的樣子,自然同樣也有餘力。甚至神識在他之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南隴侯輕視之心進去,心中遲疑不定時。對麵的韓立,卻忽然衝他展顏一笑。

    “比試到此為止吧?再繼續下去的話,韓某恐怕真要支持不住了。”韓立輕描淡寫的說道。

    “哈哈!韓道友太過謙了。功法不說,但神識上道友絕不在本侯之下。這次比試就此作罷也好。否則就真傷了和氣。”南隴侯隻略一思量,就借此台階,同樣神『色』一緩地說道。

    韓立見此,微笑不語。但心卻歎息一聲。看來在修仙界,即使元嬰期修士也一樣以實力說話的。

    最起碼對麵這位南隴侯,雖然不信真動起手來,韓立在修為和神通上也能和他並駕齊驅。

    但剛才的爭鬥,足以讓他對韓立生有幾分忌憚之心,不敢過於輕慢和對待了。

    況且,對方神識強大正好符合他的條件,他還有求對方呢。

    “既然韓道友在神識上並不比本君侯差多少。那有關比試的真正緣由,在下自然會說給道友聽的。就像道友猜測的,若不是本侯另有目的,地確不會硬拉道友比試神識地。不過此緣由事關重大,在這可不方便明說。這玉簡中有一副地圖,交易會開始的第四日,道友可到地圖上標明地方聚會一下。本侯會介紹其他幾位道友給韓道友認識地,還會有一件天大好事跟道友共享。”南隴侯衝韓立詭異的一笑,嘴唇微張之間,一小段密語清晰的傳到了韓立耳中。

    然後他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模,一隻小巧玉簡出現在了手中,揚手一『射』,玉簡化為一道白光飛『射』過去,絲毫沒有避諱下麵的呂洛等人。

    韓立聞言一愣,立刻抬手一招,將玉簡吸到手中,然後眨眨眼睛的打量了南隴侯幾眼,就將玉簡放進了儲物袋中,絲毫沒有現在就看的意思。

    暗南隴侯看到此幕,不怒反喜的哈哈大笑起來,接著周身光芒一起,轉眼化為一團巨大光球,直往下墜去。

    獸車中金光重新亮起,所有持戈甲士簇擁著此車向闐天城方向飛快遁去,鼓樂聲也從車中重新響起。

    對不遠處的呂洛,這位南隴侯招呼也打一聲,就這麼直接走掉了。

    也許別的元嬰期修士,肯定心中不忿,大為不滿。但是深知對方怪異脾『性』的落雲宗呂長老,卻隻是苦笑一下而已。

    韓立也在這時,輕飄飄的降落了下來。

    “公子,你沒事吧?”一見韓立回到遠處,重新心神大定的慕沛靈,秀臉酡紅問候道,一雙明眸秋水的美目也盯著韓立不放。

    剛才她這位“公子”力敵南隴侯雖然僅僅片刻工夫,但剛才大展神威的身姿,還是讓其心中有了一絲波瀾。

    覺得待在韓立身邊,似乎並不是一件壞事,還隱隱有了一種溫馨可靠的感覺。

    “沒事,隻是神識耗費了一點。”韓立表麵上平淡的說道,對此女對自己的忽然變得關切起來,心中卻動了一動。

    “師弟,你瞞的好苦啊。白讓師兄如此擔心了。”一旁的呂洛嘖嘖的盯著韓立好一會兒,才滿臉欣喜之『色』的說道。最後那一絲若有若無的隔閡,此刻也『蕩』然無存。

    “師弟可從來沒有瞞過兩位師兄什麼,隻不過兩位師兄從未問過而已。我們現在也走吧。剛才的神識罡風的動靜,恐怕會引來不少的修士。”韓立神『色』溫和的說道。

    “不錯,要真被其他修士注意到,的確有些麻煩。我們快些趕到闐天城吧!”這一次,呂洛毫不猶豫的讚同道。

    

Snap Time:2018-01-19 23:42:21  ExecTime: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