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二章強行交易


    第六百七十二章 強行交易

    韓立聞言,臉上隻是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旁邊的呂師兄一定會替其說些什麼的。

    果然呂姓中年人未等金光中的南隴侯再說什麼,就搶先開口介紹起韓立來。

    “君侯,這位是新加入我們落雲宗的韓立師弟,才剛結嬰不久。旁邊的幕姑娘是其侍妾。韓師弟,君侯和為兄的家師是舊交了。你也來認識一下吧。”、

    “見過南隴侯!”韓立衣衫飄飄,雙手一抱拳,顯得從容不迫。

    “韓立?這個名字聽起來陌生的很,看來韓道友的確是新進進階的元嬰修士了。就不知道神通如何,讓本侯試試如何?”南隴侯竟在獸車中漫不經心的如此說道。

    “啊?韓師弟才凝結元嬰數年,怎可能是南隴道友的對手。道友可已是元嬰中期的修士。”呂洛原本含笑的麵容微變,同時心暗暗叫苦不迭。

    這老怪物雖然『性』情怪癖,但怎會忽然想到試試韓師弟的神通,看樣子也不是以前認識的樣子!

    “放心。本侯還不會依仗修為以大欺小的,隻是用神識比拚一下。剛才韓道友的神識不弱,可不像一名剛結嬰的修士,我也是見獵心喜而已。”

    隨著南隴侯的此話出口,獸車上的金光一閃之後,黯淡了下來,在巨大獸車中間顯出了三個坐在一起的人影。

    一男兩女!

    男的紫蟒錦袍,頭帶碧玉高冠,長髯齊胸,身處兩女中間;女的雪白宮裝,貌美如花,半依在男子懷內。

    那長髯男子自然就是南隴侯了,其身旁的兩女。十有八九是侍妾之流,雖然修為隻有築基期左右,但都婀娜妙曼,風情萬種。

    “君侯說笑了。韓師弟雖然神識較強大一些,但神識比試危險異常,怎可輕易比試。”呂洛真有些急了,再也顧不得心中的忌憚,張口直接回絕了對方的建議。

    “嘿嘿!呂道友你心急什麼。說不定韓道友自己願意一試呢。”南隴侯嘿嘿冷笑一聲,不慌不忙說道,一雙細目望著韓立,麵寒光微閃。

    “況且,若是韓道友真拒絕在下地好意。我若沒記錯的話,這已經身處闐天城千之內了,似乎可以適用強行交易的規定了。”

    “強行交易?君侯這話是什麼意思?”呂洛臉『色』微變,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兆。

    “沒什麼。我看這位幕姑娘和韓道友如此親熱的樣子,應該是韓道友心愛之人吧?正好,我這邊也有兩位愛妾,不過我對她們有些厭煩了。就用她們換取韓道友這位侍妾如何。我這兩個愛妾,姿『色』修為都不下於這位慕姑娘。明顯適用強行交易的條件。韓道友若是不願交易的話。那就要和在下比拚下神識大小,若是勝了不但可以保住自己的侍妾,在下地愛妾也歸道友所有了。”南隴侯目光往那慕沛靈身上冷冷一掃後,麵無表情的說道。

    其懷內的兩名侍妾。臉『色』微變,但隨即就恢複了常『色』。

    呂洛聞言,則滿麵驚怒之『色』,竟一時無言回對。

    韓立身側的慕沛靈,則花容瞬間無血起來。

    “強行交易!呂師兄,能否詳細說來聽聽?”韓立這時眉頭微皺,隨即淡淡問道。

    對他來說,這位南隴侯也隻是位元嬰中期修士。以韓立如今的神通,倒也沒有很大的懼意。

    “其實沒什麼。強行交易,隻是主辦方勢力專門針對元嬰期修士設定的一條規定。”

    “師弟你應該知道,凡是修為到了元嬰境界的修士,任何勢力都不願輕易得罪。負責主辦交易會地勢力也不例外。但是如此大的交易會,在交易中肯定會有一些爭執或者衝突發生。若是元嬰以下修士,主辦的勢力可以強行鎮壓下去。但是元嬰期修士之間發生衝突的時候,主辦方也不願輕易沾染其中的麻煩。於是才有了幾種特殊地規定。讓元嬰修士間自行解決爭執。強行交易就是其中最少用到的一條。”

    “具體是。 在交易期前後,主辦地千之內的地方。元嬰期修士之間,凡是一方用明顯高出對方東西價值的東西交換自己所需東西時,對方若拒絕地話,就可以使用此規定了。雙方可以各憑修為神通來解決爭端。不過,此規定適用非常苛刻。而且強行交易發起方即使獲勝,也隻是進行交易罷了,占不到什麼便宜的。但敗的話,拿來交易的東西則無償歸被挑戰方。而且這種挑戰,雙方可以重傷對方,但不得傷及『性』命。否則,主辦方會盡起高手追殺凶手的。不過元嬰期修士在一對一中殺掉對方,原本就困難之極。而除非對方手真有自己必須得到的物品,而對方修為又明顯低於自己時,否則無人做這種沒有好處,反而招惹仇家的蠢事。”呂洛給韓立一一解釋道,但神『色』著實不太好看。

    侍妾對元嬰期修士來說,的確存在交易之說地。在一些魔道邪派修士中,甚至頗為流行。

    因此無論怎麼看,對方發起的條件全都滿足了。就算招來了九國盟的執法修士,也無濟於事的。

    不過,好在韓立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但未等到交易會開始,就平白受了重傷,這也實在是無奈之事。

    至於慕沛靈在他眼內,則根本不算一回事。即使真被對方換去了,韓立也同樣會得到兩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不算吃什麼虧的。

    韓立和慕沛靈同時聽清楚了呂洛之言,韓立神『色』不『亂』,但慕沛靈心中上滿是懊悔之『色』。

    早知道交易會上竟有這種規定,她說什麼也不願求韓立到此了。

    她雖然不太了解這位南隴侯,但隻見對方的做派和對付侍妾的態度,就可知像在韓立身邊時仍保持處子之身,決不可能。甚至還可能被其像貨物一樣,隨便拿來贈人交換。

    一想到此種情形可能出現,慕沛靈貝齒緊咬,蒼白麵容上隱有一絲殷紅閃過。

    對於她這位“公子”戰勝對方,此女實在無法抱有太大希望地。

    “怎麼?韓道友是打算答應和我交易,還是我二人神識比試後,再交易啊。”南隴侯坐在獸車中一動不動,步步緊『逼』地問道。

    一時間附近寂靜無聲,不但呂洛河慕沛靈有些緊張的望著韓立,南隴侯身邊地兩位侍妾,也用好奇目光望著眼前這位年輕不像話的元嬰修士。

    韓立『摸』了『摸』下巴,忽然笑了起來。

    “神識比試倒也沒什麼,韓某才凝結元嬰不久,正想試試神識和其他元嬰修士相比差了多少。不過,若是在下僥幸贏了話。我也不要君侯的身邊的愛妾。隻想知道南隴道友一定要神識比試的真正理由。道友可不要說,是看在下不順眼,或者真是看中了在下的侍妾!”韓立鎮定的說道,竟似一絲擔心之『色』都沒有。

    聽了這話,讓南隴侯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神『色』,其他人則莫名的有些『摸』不著頭腦。

    “好。本侯答應了。”南隴侯沉默了一會兒後,緩緩回道。威嚴的臉龐上竟充滿了凝重之『色』。

    “公子……”慕沛靈見韓立真答應了挑戰,不禁叫出了聲,嬌容上滿是複雜之『色』。

    “沒關係的,隻是較技而已。”韓立一擺手,說道:

    “師弟要多加小心啊。若是不行,就馬上認輸。師兄我會立刻出手阻止的。”呂洛則歎了口氣的叮囑道。

    韓立點點頭,就不再言語了。

    這時對麵獸車中的南隴侯,已經推開懷中的侍妾,袖袍一甩後,人就憑空浮向了高空。韓立身上青光閃動後,同樣化為一道青虹,向上飛去。

    雖然說按照強行交易規定,最好有九國盟執法修士在場,但現在雙方都默契的不提此事,自然也就算了。

    “雖然我不知道,道友為何一定要試探我的神識大小。但是顯然君侯的用意非淺。在下對此事,真的有點好奇了。”等二人飛離了五六十丈,停了下來後,韓立漂浮在南隴侯對麵,平靜的問道。

    “韓道友真是個聰明人,不過想知道原因。隻有神識隻比我強或者差不多才行。要不是剛才神識掃過我時,讓我覺得你神識不弱,本侯還真不會自降身份的找你比試。不過,我看韓道友希望不大。元嬰初期和中期的神識強弱,差得可不是一星半點的。”南隴侯嘴角『露』出一絲冷冷的笑容,不客氣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3 19:26:55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