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一章南隴侯


    第六百七十一章 南隴侯

    他們自然是從溪國長途趕來的韓立和呂長老二人。至於那名貌美女修則是韓立侍妾身份的慕沛靈。

    那銀發程長老因為要坐鎮落雲宗內,以防有宵小之輩趁虛搗『亂』,就沒有來跟來。

    按照此老的說話,這樣的盛會他都參加過了七八次了,也沒有什麼迫切需要的東西,自然要將機會讓與較年輕的兩位師弟。

    如此一來,韓立和呂長老就出現在了此處。

    慕沛靈此女則遇到了修煉上的瓶頸,恰好閉關出來。再見韓立時,一聽說這天南第一交易盛會就要召開,她也不禁心動的試著提出一齊去開開眼界。

    畢竟若無法結丹成功,此次盛會說不定是她唯一可能參加的一次。

    韓立並非刻薄之人,又覺得此次是去交易會不會什麼危險,也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畢竟路途不近,有一名美女相陪,也是一件賞心悅目之事。

    當然此次前去交易會,雲夢山三派同樣也有些修士或結伴同行,或單獨上路。

    韓立等人自然不會願意和這些小輩一齊同行,也就早一步出發,先往虞國而來。

    挑選的路線盡量避開正魔兩道的國家,也就一路無事的進入了九國盟範圍,並最終來到了闐天城附近。

    此刻韓立正漫不經心的打量附近景『色』,偶爾遠處也有修士經過,但神識遙遙一掃過呂姓中年人和韓立時,頓時一個個臉『色』大變的,不敢停留片刻,馬上飛也似的飛遁離開,生怕招惹到什麼似的!

    韓立和旅行中年人可沒有掩飾自己的修為。普通修士一下見到兩名元嬰期修士在一齊,任誰也會心驚膽顫,馬上繞路而行的。

    一開始時,慕沛靈此女還有些不太習慣,後來見多了此事,倒也習以為常的視若未睹。

    這時那位呂長老一邊向前趕路,一邊和一旁地韓立和顏悅『色』的說著什麼事情。

    “這交易會改在闐天城舉行,還隻是近百年的事情。以前一直都是正魔兩道把持交易會的召開。分別在天羅國和風都國輪流舉行的。畢竟當時們天道盟尚未成立,九國盟又被幕蘭法士壓的喘不過氣來,這種獲利驚人的盛會,也隻能由這兩大勢力掌握了。但是正魔兩道一開始擴張後,其他勢力之人的修士,自然不會再放心繼續讓正魔地國家舉辦交易會了。所以從上一次開始,交易會舉辦權就毫無爭議的落到了中立的九國盟上。這也算正魔勢力大漲後,吃的一個啞巴虧吧!”

    “呂師兄如此一說。還真是便宜了九國盟。不過,我對闐天城的傳聞倒真是有點興趣。整個天南的修士之城,也就是這一座而已。聽說當年的法士聯軍,曾經一度打到虞國境內,就在闐天城下才被新結盟的九國修士。利用那‘上元滅光陣’大敗而歸地。聽說那一戰,光是元嬰期修士,就陣亡了數位之多,不可謂不慘烈啊。”韓立臉上『露』出感興趣之『色』。說道。

    “哈哈!韓師弟放心,這闐天城絕對不會讓師弟失望的。不過我倒是一直覺得,師弟這次閉關後和以前有點不一樣了。但又不像是修為精進的樣子。看來師弟一定修煉什麼秘功大成。否則不會給我這樣怪異的感覺。”呂姓中年人一笑後,忽然話題一轉,有些試探的問道。

    “我地確新修煉了一門功法,不過說到大成還遠的很呢。倒是在下曾聽人其他弟子說過,呂師兄的‘千浪決’可是赫赫有名的頂階功法,小弟一直都想一睹為快地。”韓立微然一笑。輕易的將話頭一帶,反將話語引到了對方身上。

    “師弟不要聽門內那些弟子胡說,我這‘千浪決’隻能說是較普通的水屬『性』功法,雖然對付結丹修士輕鬆之極,但一對上同階修士,卻敗多勝少了。好在這功法還有兩種保命的神通,倒也為兄不至於敗後丟掉了小命。。”這位呂長老搖搖頭,苦笑的說道。

    聽對方此言。韓立心倒也相信一些。他記得上次。此位和那位銀發程長老,一齊被正魔聯手困住了一回。結果這為呂長老毫發未損的逃回了雲夢山。反而修為略高的銀發老者深受重傷後,才得以擺脫對手。

    可見對方的保命手段,地確不同凡響的樣子。

    韓立好心中一動,正想多說些什麼時,忽然臉『色』一怔,有些驚訝的轉首向一側望去。

    “公子,出了什麼事了!”緊挨在韓立身邊的慕沛靈,好奇的問道。此刻她已是韓立的侍妾,自然不會再『露』出冰冷的樣子,結果嬌容綻放之下,嫵媚誘人,眸波流動。

    “有隊修士正在向我二人飛過來,其中有一名元嬰期修士,看情形似乎也發現了我們的樣子。”韓立眉頭一皺,但馬上從容說道。

    “咦!還真是地。想不到師弟神識如此強大,竟比為兄還早感應到一點!不過師弟也真是小心慎密,竟然在這闐天城附近也將神識時刻放開著!”呂姓中年人順著韓立望去地方向看了一眼,臉上也『露』出了訝『色』,不禁對韓立更高看了一眼。

    韓立聞言,笑而不語。

    其實以他神識的強大,哪用刻意放開,隻是自動感應到地罷了。不過遠處那名元嬰修士,也能相隔如此之遠的向他們飛來,看來也是神識不弱之人。

    韓立和呂姓中年人同樣好奇對方倒底是何人過來,三人不覺放慢了遁光。

    片刻後,一片悠揚的鼓樂聲悠悠傳來,遠處天邊金光閃動,一隊身穿金盔金甲、猶如天兵天將的持戈武士,正簇擁著一輛金碧輝煌的獸車,向這緩緩飛來。 隱隱的,還前有白鶴飛舞,後有提鼎宮女尾隨,一副猶如帝王出巡般的氣派模樣。

    慕沛靈看的目瞪口呆,檀口驚愕的微張。

    韓立心同樣愕然,但表麵看起來鎮定如常 。

    他自知修仙界中修士千奇百怪,特別到了元嬰期後,一些修士因為功法影響厲害或者其他原因,『性』情變得怪異不合情理,這都是常見之事。所以一驚之後,也就不以為意了。

    但是呂姓中年人一見此景,卻倒吸一口涼氣,馬上壓低聲音驚呼道。

    “南隴侯!這老怪物怎麼也來參加交易會了。”

    “韓師弟,千萬不要『亂』說話。此人神通廣大,脾『性』怪異。但當年我曾和他有過一麵之緣,一切由我應付就是了。”

    呂姓中年人急忙囑咐了幾句,就叫韓立二人停下遁光,麵帶鄭重之『色』的在原地恭候那隊修士過來。

    見呂姓中年人如此緊張的樣子,韓立臉上終於有了一絲動容,但並沒有多問什麼,一一照辦。

    慕沛靈見此,更加識趣的一語不發。

    一小會兒的工夫,遠處的金甲武士和獸車就已漸漸接近。韓立看清楚了對方的情形後,不禁心中一凜。

    那些持戈武士倒還罷了。雖然看起來個個人高馬大,威武之極,但是隻不過有築基期的修為而已。讓韓立心驚的是,拉那輛金燦燦的獸車的兩隻靈獸。

    一隻青鱗披甲,頭生怪角,仿若麒麟仙獸,另一隻則火羽飄飄,金目長翎,竟是隻火鳳般的大鳥。

    韓立暗自心驚這兩隻靈獸的形貌時,獸車已到了韓立等人的麵前。

    呂姓中年人未等獸車靠近,就先朗聲的一抱拳道:

    “麵可是南隴君侯嗎?在下落雲宗呂洛見過道友了。上次見過君侯還是三百年前隨家師木離上人之時,今日還能再見,真是呂某有幸!”

    雖然呂姓中年人說的不卑不亢,但韓立很清楚的聽出了他對這位南隴侯的畏懼之意。竟隱隱有將自己視若晚輩之意。

    而那巨大獸車被一團金濛濛的亮光罩住,無法看清楚上麵分毫,但原本從獸車中傳出的鼓樂之聲,在呂姓中年人這一聲問候後,立刻嘎然而止。

    隊伍在離韓立三人數十丈距離時,也毫無征兆的停了下來,一下變得鴉雀無聲。

    韓立看清楚此情形,雙目一下微縮了起來。但隨即恢複了正常。

    “哦!原來你是木離那酸儒的徒弟啊。當年好像還隻是一個結丹修士,沒想到三百年沒見,你也結成了元嬰。聽說令師三百年前一別後,就坐化了。真是有點可惜了。不過你身邊的道友是誰,看起來麵孔陌生的很啊!”金光中傳出了懶洋洋的聲音,最後一句竟一下提到了韓立。

    

Snap Time:2018-04-27 12:48:01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