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六百七十章交易會


    第六百七十章 交易會

    凝望著手中玉盒好半天,韓立歎了一口氣,將玉盒緩緩收進了儲物袋。

    隨後手上青光一閃,那塊淡青『色』玉簡又出現在了手心中。。

    是否冒險修煉這第二元嬰?還是等他先將這玄牡化嬰大法口訣徹底參悟透徹,再決定吧。

    畢竟此事風險和難度都非同小可,他還是慎重一點的好。

    心這樣謹慎決定著,韓立則將神識沉浸到了法決之中,再次進入了忘我的境界中。

    閉關室的大門緊閉不開,而銀月則在相隔不遠的另一間密室內,同樣靜心潛修著。

    洞府內的一切其他雜務,都有幾隻巨猿傀儡負責處理著。

    時間過的飛快,轉眼間春去冬來,一年多的時間過去了。

    這一日,韓立洞府所在的字母峰附近,從遠處破空飛來青白兩道長虹。

    光華一斂後,昏沉沉的『迷』霧前現出了兩名人影出來,正是落雲宗的兩位長老,銀發老者和青黃臉『色』的呂姓中年人。

    他二人一見大陣禁製緊鎖的樣子,不禁相視一笑。

    呂姓中年人手指一彈,一道早已準備好的傳信符脫手『射』出,化為一道火光,沒入了禁製之內不見了蹤影。同時他一轉臉,笑著對一旁的銀發老者說道:

    “看來韓師弟自從上次回來,就沒有出過洞府,還真是一心苦修啊。”

    “這是很正常之事,否則韓師弟也不可能僅以二百歲年紀就凝結元嬰成功。可惜我壽元將近,是不可能在修仙路上更進一步了。而你估計也機會不大啊。”程長老臉現異『色』的說道。

    “師兄說笑了。以師兄年紀,最起碼再過一二百年絕沒有問題的。”中年人一聽這話,急忙出言安慰道。

    “嘿嘿,呂師弟!我的情況。自己還不知道嗎?也許在上次沒受傷之前,我再多活個一二百年,決沒有問題。但如今傷勢雖然痊愈個七七八八了,但是這部分損耗的元氣,已經無法光靠打坐就能彌補過來了。”銀發老者搖搖頭,平靜的說道。

    “師兄!”呂姓中年人聞言,臉『色』一變,還想再說什麼。

    但老者一擺手。打斷的繼續說道:

    “我即使從此不和人拚法爭鬥,也頂多硬撐五六十年地樣子。這一點不用安慰我,是毫無置疑的。否則,我何必如此心急的拉攏韓師弟入落雲宗。並且刻意交好他。要知道,普通情況下就是再心急想拉攏對方入門,也要仔細查清對方來曆再說的。不過,現在總算證明我的判斷沒錯,這人雖然來曆有點曲折。但的確並非對我們落雲宗沒有另有目的的。”銀發老者緩緩說道。

    “師兄上次派出地弟子,真的查出韓師弟的來曆?”呂姓中年人一聽這話,不禁一怔。

    “不錯,韓師弟雖然對自己的來曆說的含含糊糊。但是光憑他的名字、相貌及出身越國這些線索。我派的幾名弟子潛進越國偷偷打聽了一番,終於打聽清楚了我們韓師弟的大概出身。說起來你也許不相信。我們這位韓師弟在一百多年前。竟是原來越國黃楓穀地築基期修士,而且在築基期弟子時頗有些小名氣的樣子。據說當年和魔道交戰中,他獨自一人就斬殺了不少同階修士。但後來黃楓穀潰敗時,那位一向『奸』猾似鬼的令狐老怪。卻不知為何看走了眼,將我們這位韓師弟當成了棄子處置了。後來這位韓師弟就了無音信的不見蹤影,不知一直在何處隱姓埋名修行,直到最近才突然冒了出來。並有了結丹後期修為,還在我們落雲宗修成了元嬰。看來是這段空白時間,應該是另有一番機緣吧。”老者冷靜的說道。

    “當成了棄子。真有點好笑啊。扔掉地一位門內弟子,竟然是千年難得一見的修煉奇才,短短時間就從築基修煉到了元嬰。我想令狐老怪知道此事。會不會懊惱的跳腳啊!畢竟現在黃楓穀在九國盟的日子並不太好過,光靠他一個老鬼硬撐,實在太勉強了。而我若沒有記錯地話,他似乎和師兄是同一時期的修士,壽元也沒有多少了吧。”呂姓中年人嘴角掛起了一絲冷笑,譏諷的說道。

    “不錯,靈狐老鬼比我的年齡還要大上一點。但是這老鬼精通養生之道,壽元相對來說也稍長了一點。並且憑借其元嬰修士的名頭。最起碼在其坐化前。黃楓穀還不會有太大問題的。而我也對落雲宗,原本有同樣的擔心。我若一去。實在害怕師弟一人孤掌難鳴啊!”

    “若非我們占據雲夢山這樣的靈山聖脈,單憑師弟一人,其實也足夠保持落雲宗昌盛無憂地。但現在宗內實力隻要稍遜一點,恐怕就有不少眼紅宗門跳出來吧。按照我原來的意思,是想叮囑師弟,等我一去之後,全宗就主動退出雲夢山的,以免本宗遭遇什麼大劫。但現在有韓師弟加入,這一切自然又不同了。”

    “這位韓師弟雖然看起來應是一心追求仙道的苦修之士,對門派不太關心的樣子。但是越是這樣,我才更放心的。隻要好好籠絡住了此人,不是碰上什麼萬年不遇的大劫,我們落雲宗千年內又可無憂了。”銀發老者手撚長須,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不過,韓師弟雖然是修煉奇才,但畢竟年紀過輕,還是剛剛凝結地元嬰,實在不知道真正地神通如何啊?”中年人猶豫了一下,卻有點擔心的說道。

    “嗯,你這擔心我也有點。畢竟也有一些苦修之士,根本不願浪費時間修煉什麼厲害神通,隻是一心追求境界地提升。這種修士雖然修為極深,但是鬥法起來,卻連低一兩階的修士都無法擊敗。雖然我看這位韓師弟不像這種苦修之士,但還是要試下的好些。所以這次前去交易會。我特意選擇留守門內,而讓你陪韓師弟走這一趟。”銀發老者麵『露』神秘之『色』的說道。

    “師兄的意思難道是說?”中年人聞言,有點恍然的說道。

    老者微然一笑,正想再說什麼時,麵前的『迷』霧突然翻滾了起來。老者見此馬上默不做聲了。

    中年人也同樣閉嘴不言。

    雲湧的霧氣輕輕的往兩旁一分,自行現出了一條通道來。兩人毫不遲疑的並肩走了進去,身影漸漸沒入濃霧中,最終不見了蹤影。

    ……

    三個月後,天南百年一次的最大交易會,即將在天南最北端的虞國召開了。

    修建在此國一座深山中的闐天城,為九國聯盟的總壇所在,也是天南唯一一座修士之城。

    此城居住的無論男女老幼,全都具有靈根的修士。光是元嬰中期以上九國盟老怪,此城就有六七個之多。足可以將任何找事或挑釁的修士,當場滅殺了。

    故而不論是正魔兩道、天道盟還是桀驁不馴的散修,全都不敢在此過於放肆惹事。

    而在這天南第一交易會召開的一兩個月前,作為東主的九國盟,就開始將此城赫赫有名的護城大陣“上元滅光陣”的大部分禁製,撤去了。

    因為,這時就已經有部分遠道的修士來到了此城,甚至一些『性』急的修士,提早就在城內的一些坊市內,擺起了攤位。也真有其他的修士上前問價交易的。

    畢竟到了交易會正式召開的那幾日,固然是寶物眾多,各種珍稀材料層出不窮,但也絕不是普通修士能負擔起的。真想買到稍稀罕些的合適材料,還是早些尋覓就購進吧。

    稍嫌冷清的闐天城,不久就熙熙攘攘起來了,仿佛凡俗間的普通城市一般熱鬧。

    隻不過走在城市街道上兩旁的,都是修為境界不低的修仙者而已。

    而拿來購物買賣的貨幣,也隻有靈石一種。

    城內的唯一的一家拍賣行,也是九國盟開辦的拍賣行,也開始接受各種珍稀物品的送拍和估價了。

    整個闐天城漸漸火熱起來。

    等到離交易會隻有半月光景的時候,,遠在數千之外的地方,正有三道光化不緊不慢的向此城飛遁而來。

    等遁光稍近些才得以看清楚,是兩男一女三名修士。

    其中一名冷豔貌美的女修,緊挨著一名身著青衫麵容普通的青年一旁,神『色』頗為親熱的樣子。

    而另一人則是位藍衫中年人,衣袖飄飄,氣勢不凡。

    

Snap Time:2018-01-23 20:07:28  ExecTime:0.280